【超人幻想】最后的晚餐(一)

神化43年10月21日,一个必将载入史册的日子。

我走在被毁灭殆尽的新宿街头,内心唯有迷茫。倾倒的红绿灯、掀翻的混凝土、尚未熄灭的诡异火焰与满地焦痕,我刚开始熟悉的一切,尽成废墟。曾高昂着头的人们被铐上镣铐跪倒在地,曾应是被打倒的对象依旧洋洋得意高居于天。这是一场战争,而他们,是胜利者。

嘈杂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随即状若四足昆虫的猩红怪物从街角、从地底,甚至从大楼表面的玻璃幕墙上涌出,睁开明亮得恐怖的探照灯向天际与四面扫射。我认得它们,也认得制作它们的那位先生,虽然由于相识时间短暂,我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此时我左手上戴着的绿色手环就是他给我的,我还记得当时他的表情----充满信任与诚意。是他对我说:“戴上这个,你就是正义的超人了。”

我恍惚着抬起手腕,看向透着奇异光泽的绿色手环。难道我记忆中的那位先生只是一场幻梦吗?因为在我更新的一层记忆中,正是与那位先生有着相同容貌的怪物指挥着猩红的机甲们碾向众多学生与超人,动用烟雾弹与高压水枪,将他们的联盟击的溃不成军。是他大臂一挥,发出“阿兰尼亚GO”的呐喊,开启了噩梦的始端。

蓦然间,我的视线变为一片洁白,连大脑也跟着产生瞬间的恍惚。一辆量产型阿兰尼亚发现了我,它不客气地冲我靠近,仿佛害怕路灯的光线不够般用探照灯彻底笼罩了我。我微眯起左眼,抬起左手试图遮挡。

“……是在超人课登记过的家伙吗,啧,快点滚开,别打扰我们清理残局。”

然而,出乎意料的,对方并没有太过在意我,在自言自语完毕后便跳跃到隔壁大楼的表面,向着仍在负隅顽抗的学生们的方向去了。

我再次打量起左手的手环,看来是它让那位国家公共保安队的成员将我与抗争的超人们区别开来的。

因为我是隶属超人课,真正的超人……吗?

别开玩笑了。

我听到自己发出了一声讽刺的轻笑。

如果他知道带着白田先生与Mountain Horse的大叔们来这里搅局的人就是我的话,估计会气得不由分说先用水枪把我淋成落汤**。

有些痛苦地弯下腰,我伸手摁住胸口。这份自虐性质的思考同时触动了我内心柔软的角落。没错,我本应是正义的超人,正如我憧憬中的……

胸口的疼痛加剧了。拜这份疼痛所赐,我想起了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

尔郎先生……

尔郎先生怎么样了?

以及……

他为什么要瞒着超人课的同伴们,告诉我白田先生(S游星人)的存在?

难道说----他料到了今天的一切吗?

带着迷雾般纠结的困惑,我开始奔跑,踩过遍地的瓦砾废墟,踩过遍地的破败标语。没跑多远,我便发觉球鞋的底面变得异常粘稠。我忍住不让自己去思考那份粘性物的正体。

由量产阿兰尼亚组成的机甲部队仍在周遭巡视,虽然有了前车之鉴,但我依然对直面它们有些抵触。何况随着与车站间距离的缩短,我已经越过了三道警戒线。

从墙角悄悄探出头向外观望,我看到无数忍者装束的人们聚集在东口处。地面滚落着骷髅头盔与披风。从他们浑身杀气腾腾的样子来看,这里显然曾发生过一场大战。也许一开始,游行就只是个幌子----除非你认为棍棒与投石跟标语一样是游行的必然组成部分的话。学生们的攻击性来源与最终目标浅显易懂,超人们自发地揭竿而起也不难理解。但正因他们小看了国家,小看了政治的棋盘,过于提前,过于直接的暴露了自己的目的,才成为了输家。

我暗暗叹了口气。

何必在这里自顾自地分析呢?

难道我就做了正确的事吗?

难道我就站在了正确的一边吗?

“阿斯……”这一时刻,那救赎的倩影再次从我的脑海中浮现,我不禁喃喃自语,“如果是你,会站在哪一边呢?”

前方已失去了继续通行的可能,我俯下身慢慢后退,缩回墙后,却被不知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我赶紧稳住身形。

接下去要怎么做呢?

我垂下头,思考起来。

特意让我在这个时间点通知白田先生他们,说明尔郎先生知道自己会在这个时间点陷入危险中吧?如此一来,尔郎先生一定跟方才的那条通天火柱有关系……

我心有余悸地抬头望了一眼车站上方,尽管此刻那里只有闪亮的群星,干燥的鼻翼却提醒着我空气的炽热。

他在战斗吗?和那股强大力量的主人----克劳德战斗吗?

虽然我只是从传闻中听说的,克劳德毁灭了美国的心宿号核潜艇,还。与警视厅的柴警官战斗,途中爆发出一股“通向天际的强大力量场”。这些都是花鸟堂的超人们饭后津津有味的谈资。

居然凭借普通人的身份与那种存在战斗吗?尔郎先生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心中对尔郎先生涌起浪潮般的崇拜。但很快,这崇拜便同样如同浪潮般褪去了。一片狼藉的地面上,眼熟的某物打断了我的思考。

微微皱了皱眉,我蹲下身,从铁管与手里剑的缝隙间拾起了刚才绊倒我的橙色环状残片。

这是……

从我的指尖触碰到它的那刻,熟悉变成了确信。我在哪里见过这个部件,或者说,见过这个部件的主人……

渐渐的,这块断片宛如外星球的遗产或被封印的魔物般占据了我眼前的一切,仿佛要将我的灵魂也吸纳其中,仿佛她是从我的生命中遗落而出的东西……

刹那间。

我的呼吸停止了。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