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家族〕〔张真源〕〔陈泗旭〕房东的猫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____〔起风了〕

刚到海岛的陈泗旭拖着行李走到海边,陈泗旭张开双臂让微风随意的停在他脸上

陈泗旭特别喜欢这种说走就走的旅行,准确的来说他是流浪,他平时的爱好是摄影,也没有特别稳定的工作,刚到海岛的陈泗旭需要找一个宾馆


你好,请问这里是要出租吗?陈泗旭走进一个木屋

正在给自家猫打理毛的张真源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泗旭

是的,请问你是要组房吗?张真源放下猫走到陈泗旭身边

嗯,你这里多少钱一天啊?

不收钱。张真源笑了笑对着陈泗旭说

不收钱?陈泗旭惊讶的看着张真源

我们这里一共两间房所以我只招一个租客,我平时有时候要去经营我的咖啡店所以没时间照顾猫,如果你在这住的话就要劳烦你帮我照顾一下猫咪

陈泗旭看了看懒懒的爬在屋里的落地窗上的肥猫

当然!陈泗旭爽快的答应了

张真源看见陈泗旭背着的吉他

你会谈吉他啊?

是啊,怎么了

没事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陈泗旭

你呢

张真源

张真源?陈泗旭把脸向张真源的脸靠近,张真源也吓得后退两步

干嘛?张真源问陈泗旭

张真源?可是我看你不圆啊!陈泗旭这话一出也把张真源给逗笑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带你参观参观吧

嗯   





第二天早上陈泗旭一早就起来为的是看看海上的朝阳,陈泗旭一出房间门就看到张真源正在厨房里忙活

张真源看到陈泗旭起床了也招呼他过来吃早饭

泗旭,快去洗漱吧,马上吃饭了

陈泗旭笑了笑就去洗漱了,不过洗漱完的早餐成品却不怎么样

额!不圆,你是不是不会做饭啊?这个……

陈泗旭看着煎糊了的鸡蛋,烤焦了的面包和不知道是什么但疑似果酱的果酱

额!泗旭啊!这真的不能怪我,我平时都是买早餐吃的,真的不擅长下厨。

没事,我来吧。陈泗旭刚打算进厨房去露一手可是看到一团糟的厨房他果断选择了出去买

额!不圆我还是出去买点吧。

嗯,一起吧。

海上的风景总是这么好看,夏天的早上就算有微风吹在脸上也不会有太冷的意思

吃完早餐的泗源觉得出去溜达溜达

 

你一直都在这住吗不圆?陈泗旭看着前方问着旁边的真源

是啊!我从小就在这长大,很少离开这,还有我叫张真源不叫张不圆。张真源看着陈泗旭轻轻的说

哎呀没事啦叫什么都一样,不圆挺好的。陈泗旭笑着对张真源说

嗯!

对了,泗旭,你是来旅游的吗?

嗯!怎么了?

哦,没事。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一会要去咖啡店看看

回家的时候陈泗旭和张真源把鞋子脱了在沙滩上跑着,脚下柔软的沙和旁边的张真源让陈泗旭有一种从来没有的安心和轻松


嘶!走着走着的陈泗旭突然脚下一疼

怎么了?张真源着急的问

好像被什么扎到了

张真源看了看陈泗旭脚下沙,里面有一个尖的螺,张真源把螺拿起来,眼里却无比的温柔,他把它放回海里了

陈泗旭看着张真源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们明明才认识两天啊!

脚怎么样了?张真源关心的问陈泗旭,流血了,我背回去,走

诶诶诶,不用吧,我可以自己走

没事,走吧,以后脚感染了就不好了

张真源背着陈泗旭就往家里走,陈泗旭本来就不重在加上张真源体力很好,所以一路背回来也没问题

来,我帮你上药

嗯!谢谢

张真源把陈泗旭想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小心翼翼的处理伤口,陈泗旭看着这样温柔的张真源竟然害羞了

张真源感受到了陈泗旭的目光抬起头四目相对,张真源对他笑了笑眼里无比的温柔

上好药的陈泗旭赶紧跑回房间

张真源看了也这是笑笑

  

                 一个月后

不圆,不圆。陈泗旭在房间里喊着沙滩上的张真源

嗯?怎么了?

给!

陈泗旭拿出一个信封

什么?

张真源打开信封,里面不是信而是一贴毛爷爷

泗旭,你这是干什么?

不圆,我在你这白吃白喝住了一个多月了,也该交点房租了,别人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张真源笑了笑。泗旭,我说过你在我这随便住不用你给房租,更何况你还帮我照顾了猫咪呢,而且一个猫一个你我还是养得起的

不得不说猫咪真是神助攻,跑到陈泗旭的脚下蹭了蹭

陈泗旭也不好说什么就把钱拿回去了

晚饭过后张真源和陈泗旭做在沙滩的礁石上

泗旭,你给我谈一首吉他吧,我还没听过你弹吉他呢

好啊!

看雪花飘落窗棂轻轻述说回忆

我就站在雪地静静地聆听

耳边似乎传来你的呼吸

但你面容我看不清

一首曲子下来张真源似乎更加觉得离不开陈泗旭了

对了,泗旭,你说你是来旅游的,你都一个多月没回家,你家人不担心你吗?张真源问出了心里话

是啊!我是来旅游,更准确来说是流浪,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很像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能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张真源宠溺的问


在我12岁的时候一对男女把我收养了,他们对我挺好,只不过我们经常吵架,跟邻里关系也不好,我不喜欢哪样的生活所以我就出来了。


那你想他们吗?泗旭

之前挺想的后来不怎么想了,其实他们并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你更重要,不圆。当然后面这一句陈泗旭没有说出来

     几天后

嗯,我知道了,我明天回来,嗯拜拜

旁晚的时候陈泗旭走到沙滩上接了一个电话,是医院打了的,说他养父养母出了车祸,希望他回去一趟

刚打完电话的陈泗旭叹了一口气,转身,张真源就在背后这样看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僵持了好久

你要走了吗?张真源先开口

嗯!明天的飞机,机票我已经定好了

那年还会回来吗?张真源声音竟然有一丝哽咽

我…我会回来,你相信我吗。其实陈泗旭自己都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我会等你,张真源看着陈泗旭两个人相视一笑

呜…房间里的猫咪也乖乖的爬在落地窗上看着他们时不时叫一声

第二天一早陈泗旭就起来了,他做好早饭放在桌子上却这样张真源一个的份

陈泗旭订的是上午9点的票他看了看时间,已经8电46了

他去张真源房间敲了敲门

不圆,出来吃饭了。

陈泗旭敲了好一会都没人回应,陈泗旭直接推门而入,房间里没有张真源的身影,不过有一张字条

泗旭 ,来一趟礁石这,我等你

陈泗旭看着字条流了一滴眼泪,他从来没想过分别这么痛苦,他真的怕他见了张真源会心软不走了

陈泗旭心一狠,把字条捏在手里扔家垃圾桶


回到重庆陈泗旭忙完了所以在重庆的一个天桥上看着重庆的夜景,重庆的夜景总是这么好看跟海岛的沙滩一样,只不过少了陪他看的人而已

无聊的陈泗旭拿出手机玩,突然弹出一条一个星期前的新闻,陈泗旭颤抖的点了进去,里面的内容让陈泗旭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力和绝望

  据本台记者报道,XX海岛在几天前遭到恐怖分子袭击,现场一片狼藉,据报道,海岛死亡64人受伤167人,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陈泗旭看着新闻,里面还有一张图是一张真源家不远的礁石,陈泗旭飞奔到机场买了一张最早的航班,飞机上陈泗旭看着相机里张真源的照片不自觉又流泪

下了飞机陈泗旭跑到那片海岛,那里已经被封锁了,旁边也没有工作人员看护所以陈泗旭越过挡在哪的牌子跑向小木屋的方向

陈泗旭看着周围一片狼藉,小木屋里也没有人了,猫咪也不见了

陈泗旭从小木屋里出来走到沙滩上,双眼不自觉充满泪水

陈泗旭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着他拿出手机看了看这个陌生号码

喂!陈泗旭有气无力的说

看后面。手机里传来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陈泗旭猛然回头

张真源站他他正前方看着他,又是这个场景,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我的一生遇到过很多人,可能你不是最惊艳的但却是我一辈子忘不了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