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闳纶】手掌心的你

来自于以纶的wb


喜欢子闳的姑娘们应该都知道一个事情:“闳茶”后援会的会长不是别人,正是号称“小天使”的riley king 王以纶。这个少年生性活泼,天真可爱,具备一切“老幺”该有的属性,比如发出“三姑六婆”般的鬼畜笑声呐;作为“空耳大王”把“郝劭文喜欢你”听成“好小维基”或是分不清楚“忧”和“粥”呐......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在子闳面前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迷弟,恨不得天天粘在子闳身边,像个无尾熊一样。而当子闳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天上仿佛飘满了buling buling粉红色的泡泡~
台北的夏天总是被闷热或是雨水承包着,氤氲的水汽扩散在炎热的空气中,整个城市仿佛一口蒸锅,“锅”里面的人好似要被蒸熟了一般。记得有一天,天空阴沉沉的,一场雨正在赶来的路上,而即将到来的雨并不能打扰到SpeXial团员们的兴致。练完了今日份的舞,他们一个个(一对对?)撤出了舞蹈教室,或是一起约着看刚刚上映的电影,或是开着车出去兜兜风,亦或是想着尝一尝士林夜市新开的甜品店里面的冷饮。
子闳自己一个人坐在镜子前划着手机,用余光瞥见宏正和伟晋一起从自己面前走过去。
“子闳,收工之后没有安排?你难道要等我们都走了之后留下锁门吗?威~”伟晋边走边道。
“安排嘛,暂时还没有,只是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子闳的语气中透着疲倦。
伟晋见此无奈的看了看他又很无奈的看了眼宏正,而宏正也只好以无奈的眼神回应。
“子闳子闳,要不要和我还有Evan一起去士林吃好吃的?”一旁的易恩有些孩子气,蹦蹦跳跳的出现在子闳面前。
“好啦易恩,既然要去士林吃甜品那还不快去?听说那家店很火的,去晚了可就没有了哦。”
Teddy见易恩唯恐天下不乱的想让子闳当buling buling的发光体,连拖带拽地(为什么感觉Te辣么暴力...)把他揪出了教室,一旁的Evan看着他家小P孩夸张的表情笑了,笑中蕴含着无奈、窃喜还有一丝丝小小的宠溺。
人终于都走了,偌大的屋子渐渐安静下来,或许是因为要下雨的缘故,细微的风轻轻从窗外吹进来,倒让一心一意划手机的子闳觉得舒服很多。他随手打开放在一边的矿泉水,喝下一大口,清甜凉爽。刷完wb刷fb然后是ig,手机中乏味的内容让子闳觉得有些倦,眼皮也有些沉。子闳心道:那便合起眼睛休息一下。静室微风,又何尝不是一个舒适安逸的环境?
当王以纶回到教室的时候,他彻底凌乱了。看电影的不带他,兜风的开车跑了,吃甜品的那俩也悄悄溜了,所以就剩他一个“留守儿童”了!?说好收工了一起出去high,怎么丢下他一个人不管了!不过还好,子闳没走,可以约顿饭~
“子闳?”王以纶试探的唤他。
可是子闳并没有回应他。以纶走上前,才发现那人已经睡着了,脑袋还时不时的微微向前探着,打着瞌睡。
王以纶看着子闳,嘴角浮出一抹浅浅的却很温暖的笑容。他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子,悄悄平躺在地板上,用自己的两只小手托住了子闳晃动的脑袋。
这是小迷弟王以纶第一次以仰视这一独特的视角,近距离观察子闳:他的下巴很柔软,从下向上看面部的轮廓很柔和,嘴巴微微扯出一点点弧度,似是微笑;双眼轻轻闭着,长长的睫毛似轻羽随着呼吸的起伏细微的动着;细密的刘海遮住额头,为高冷的他添了几分可爱的气息。
以纶的心底乐开了花,他这位“闳茶后援会”会长终于名副其实了一回。《迷失 in u》里穿着白衬衫笑得灿烂的男孩现在正被他捧在掌心上。其实啊,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总有一种“霸道总裁”的气场,实际上有时候二二乎乎经常放飞自我,却也着实萌的可爱。
想到这儿,以纶傻傻的笑了,居然笑出了声...
殊不知他手掌中捧着的人儿已经悄悄睁开了双眼,一双明眸深邃的望着他...


这篇文私设挺多的...带了一点宏晋和桓易..
很多天不更文了,忽然想起来更了一篇。
其实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以纶wb上为子闳庆生时候的照片以及今天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以纶(一部古装电影,名字挺长的,记不太清了😂),加之几日前看见了以纶wb上更新的写真,才发现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小孩子已经长大了...


另外呢,《小葱独白》还在更,准备过几天发上来~
欢迎大家评论区留言哟~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