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T48 1专特辑(上) 与歌曲有关的回忆、在泪水与笑声中成长

原文地址:https://www.nishinippon.co.jp/sp/nlp/hkt_news/article/342257/

翻译:本文由《西日本新闻》新年特号集于2018年1月3日发布,当时正值HKT48首张专辑《092》发售,被采访的成员为哈鲁P、闹闹、小圆的采访。主要是以HKT48过去的单曲为顺序,讲述每一张单曲背后的故事,以及三人在当时的回忆。原文分为上下两部分,本文为上篇,包括从第一张单曲《喜欢!喜欢!小跳步!》到第七张单曲《致74亿分之一的你》等7首曲子背后的故事。可能有错翻、漏翻,敬请见谅。文章中的专辑封面全是在网上找的,原文并没有。


(正文开始)

上月27日、HKT48的1st Album终于发售了。其中2张盘除了集结之前所有Single的标题曲外、还加入了新谱写的5首新CW曲。4种Type分别收录了不同的曲子、总计51首歌曲、可谓是至今为止最强的唱片。其中的特典影像更是与东映合作、由48名导演搭档48名成员拍摄48部短篇电影。不论是听还是看、都是值得反复观赏的作品。然而这部「集大成」之作、却是等了约6年时间、10张单曲才好不容易得来的。整个团体、每个成员都经历了大起大落。选拔、非选拔、选拔内的排名、以及总选举…一首看似普通的歌、就蕴含了无数回忆。

「那时候、我曾经…」

以此为题、本报对1期生的植木南央(20)、森保圆(20)、以及上月27日宣布停止活动的儿玉遥(21)进行了采访。以单曲顺序为时间轴、讲述在HKT48走过的历程。

(1)「喜欢!喜欢!小跳步!」(スキ!スキ!スキップ!)13年3月20日发售  

スキ!スキ!スキップ! Type-A
スキ!スキ!スキップ! Type-A

拼命展现自己的个性

 植木「好怀念啊…这张封面照」

   儿玉「仅仅是这张摆着单一姿势的封面照、当时就已经是为了展现出不同的个性而在拼命了。像是站的方式什么的、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不一样、我记得每个人都是在拼尽全力做这件事」

   植木「唱卡拉OK的时候、很罕见地出现了我自己的影像。其实这首歌是从我开始、又到我结束的哦。一开始是站在梅露(田岛芽瑠)后面的我在发呆、结束的时候则是我在做鬼脸。所以当时我很开心、和朋友去唱卡拉OK的时候一直在说『快看、是南央哦!』这样」

 森保「拍摄MV的时候真的很开心。当时我还没有拍摄经验、但是Sashi(指原莉乃)会说『这里这里是怎样的感觉、所以大家要怎样怎样做』类似这样的话、这些过程全都很开心」

 ——初披露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儿玉「应该是在东京読売乐园的活动上吧?明明只是第一张单曲、会场里全是客人、当时看到来了那么多人真的非常感动。因为来的人比预想的情况还要多、所以很开心。」

   植木「那时候、还不懂能进选拔是件应该感激的事…。什么都不懂。被人问感想如何、也尽是说些没什么宣传性的话。没有那种『我被选上了、太好了!』这样的感觉。虽然现在能说了」

(2)「Melon Juice」(メロンジュース)13年9月4日发售 

メロンジュース(Type-A)
メロンジュース(Type-A)

掉选拔后一边哭泣一边跟经纪人打电话

  ——植木君不在(选拔里)了…

    植木「请不要说『不在了』这种话(笑)。『Melon Juice』的选拔发表方式比较独特、至今为止都是『谁谁谁』这样叫着名字发表的、但那次是在给演唱会资料的时候、把成员的名字也一起打印在了里面、没有写的人就是掉选拔了。大家看的时候好像都发现了、但我没有、所以回家的时候还是和平常一样情绪很高涨。看到掉选拔的成员的时候我还想『为什么那么不开心呢』…第二天在学校里、我才从当时和我同班的莉奴(熊沢世莉奈)还有啾梨(中西智代梨)那里听说这件事、然后就变成了『啊…』这样的状态。真的是最糟心的知道方式(笑)。然后、就很直接地变消沉了。」

  ——初披露舞台正好是筱田麻里子举行毕业演唱会的福冈巨蛋

 儿玉「是的!」

  ——拍封面照的时候梅露酱和哈鲁P的站位换了、气氛变得很尴尬

 儿玉「是的是的」

    植木「当时还发生了一件我到现在都忘不了的事(笑)。我因为掉了选拔所以非常非常失落。那时候我只要有事、就会马上找经纪人商量、所以半夜一边哭着一边打电话过去说『我很不甘心』。然后就被经纪人说『哈鲁P才是最不甘心的那个人吧』。听到以后我就『啊、是呢』这样回答了(笑)」

  ——无言以对(笑)

    植木「真的是无言以对(笑)。居然对着在哭在难过的成员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恶魔啊(笑)这6年来、一直怀恨在心(笑)」

    儿玉「当时真的很不甘心。而且还是个小孩、只要心里有件事、就想不了其他了…。『至今为止我都做了那么多了、为什么?』那时候这种心情很强烈。」

 植木「而且、当时CW曲里还有一首叫『在那里思考些什么?』(そこで何を考えるか?)的歌…」

(3)「大家一起吃樱花」(桜、みんなで食べた) 14年3月12日发售

桜、みんなで食べた (Type-A)
桜、みんなで食べた (Type-A)

「奈子美久」的强大明星感

    ——初披露是在九州7县巡演的长崎BRICK HALL。森保桑的初凯旋

    森保「当时还生病了跟要死了一样(笑)」

    植木「是会有这种事呢」

    森保「所以没什么记忆(笑)」

   ——从这时开始3期生进选拔了

    儿玉「『奈子美久』(矢吹奈子、田中美久)的『新Star』感很强。感觉来了很厉害的孩子。」

   ——那时候奈子酱和美久酱其实还很紧张

    儿玉「完全不说话」

    植木「工作结束后、我和Mikurin是在同一个地方下车的。那时候我看她还很小、外面也很黑、感觉很担心、所以途中是一起回去的。然后、走路的途中她主动牵住了我的手!」

    儿玉「好可爱…!」

    植木「那一瞬间就沦陷了。然后那天回家我就在SNS上写了『好喜欢Mikurin』(笑)」

    森保「你也太轻浮了吧(笑)?」

    植木「当时觉得『来了很厉害的家伙啊』。一般最开始都会拉开距离、结果当天就在家里帮忙做宣传了。」

    森保「正因如此才会被称为“钓师”啊」

    植木「天然“钓师”」

    儿玉「有很多趣闻呢」

(4)「小心翼翼I love you!」(控えめI love you)14年9月24日 

控えめI love you ! (Type-C)
控えめI love you ! (Type-C)

一直穿着高跟鞋

     ——哈鲁P重新回到了C位

     儿玉「消息发布前拍摄就已经全部完成了、但是当时比起说『太好了!』、更害怕周围的反应、很紧张。如果、又…是该说又吗、因为感觉会有很多人有意见、他们会说些什么呢、一直在想这些。但是也有很多欢迎的人、所以松了一口气」

     森保「第一次站到了第三排、非常不甘心。顺序是从下数大概3、4排。非常不甘心、所以一直穿着高跟鞋(笑)。本来我就高、但又在鞋跟里加了鞋垫。上Music Station的时候也是、谁能说话谁不能说话、坐的位置、HKT全体都有不同的安排。虽然现在已经可以冷静地想着团体的事、不去在意这些、但那时候我只会想着自己的事。所以像是弄的气氛很尴尬的时候、说实话也是有的。」

 植木「选拔发表的时候我正在酒店里的早餐餐厅里。发表完后、没进选拔的我、waka酱(若田部遥)、莉奴(熊沢世莉奈)还有那只蜜柑(田中菜津美)在房间里聚到一起、说着『不甘心』地哭出来了。不过对于当时的1期生来说、心里面都觉得『哈鲁P当上了Center才是HKT48』。所以、这一部分算是被拯救了。虽然不甘心、但也很开心(笑)」

    儿玉「诶ー!我要哭了!」

(5)「12秒」15年4月22日发售 

12秒(Type-A)
12秒(Type-A)

对选拔的感激

   ——初披露是在全国巡演的冲绳场。植木君选拔复归

   植木「当时真的很开心…」

   ——你在哭吗?

 植木「没有哭。请不要一副好像我哭了的样子啦(笑)」

    ——舞台上收到祝福时的泪水

    植木「那时候第一次有了对能当上选拔的感激心情…充满了『小跳步!』的时候没有的喜悦感。」

 ——那时候森保又怎么样呢?

    森保「这一段就全是不甘心的回忆了。本来是分成『MeruMio』和『菜圆』的、但是却变成了梅露酱和Na酱(松岡菜摘)站第一排、(朝长美樱)Mio和我站在第二排这样。然后美樱酱和我一起在拍MV的时候哭了。很罕见的2人组合(笑)。虽然立场不同、但是想法一样。」

    ——哈鲁P和宫脇咲良桑担任了W Center

    儿玉「可以和咲良2个人一起担任真的很开心。因为初期的时候一直是我们2人站在前排。」

(6)「吵死了!」(しぇからしか!)15年11月25日发售 

しぇからしか! (TYPE-A)
しぇからしか! (TYPE-A)

重拾自信之时

   ——有摇滚乐队“气志团”的客串演出

      森保「在那之前HKT的歌、主要都是清爽系、可爱系、元气系、王道偶像歌曲比较多、所以作为『成熟系』的成员感觉很开心。因为有了可以展现出“HKT也有这样的一面哦”这样的机会。」

      儿玉「用支架式麦克风的时候有种『单独Center』的感觉、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曲子。感觉自己还是实力不足、做了很多反省。不过后来渐渐地、感觉获得了认可、让我重拾了自信。」

    ——曲子里还拍了短剧

    儿玉「是呢。用博多口音、扮演了不良少女」

    森保「马路须加学院0、木更津乱斗篇」

    儿玉「现在回头去看、真的太厉害了(笑)」

    ——植木君你怎么了?

 植木「没有、就觉得好羡慕啊。那一单选拔发表是在全国握手会那天、我当时还穿着『12秒』的选拔T恤、结果没有进选拔、所以马上就穿了件上衣把T恤隐藏起来了(笑)。想起来很难过啊。村重(杏奈)也和我一样掉了选拔、但最初全是她在安慰我。等我平复下来后、村重就打电话给她爸爸。『爸爸安慰我了』说完以后大哭了起来。于是我们两个就抱在了一起。」

    ——这些事在当时给你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植木「我那一年、在AKB48选拔总选举上第一次实现了进圈(72名)。一般来说是进了总选后就能进选拔这样的情况比较多、但我是先进选拔然后再进总选举、之后又掉了选拔(笑)。不过总选的结果真的给了我很多支持。」

    ——哈鲁P呢?

    儿玉「大概是让我在总选上拿到了第17名吧。拿到了17名、一边探索自己的不足之处、一边看着咲良和Sashi而努力了」

    ——森保桑则是一个比较难过的结果

    森保「(25名→43名)名次下降了。很难受…。举办地点是福冈对吧?在团体的发源地却没能做出令人开心的报告、因为这点更难受了」

(7)「致74亿分之一的你」(74億分の1の君へ)16年4月13日发售 

74億分の1の君へ (劇場盤)
74億分の1の君へ (劇場盤)

全白的衣服、大受好评

 植木「这时候我就完全没记忆了…我当时都在干嘛啊?」

 森保「上了很多音乐节目。衣服是全白的、非常可爱。」

 植木「啊、很让人羡慕呢、那件衣服。」

 森保「因为是结婚歌曲所以有种礼服的感觉、在成员之中也大受好评。」

    植木「(看着封面照)哈娜酱(松岡花)也在啊!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呀。哈娜酱站在了边上。这是哈娜酱和那只蜜柑(田中菜津美)第一次进选拔。」

 森保「是啊、那只蜜柑!」

 植木「(看着哈娜)即使站在边上也在闪闪发光呢…」

(未完待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