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十四章:冥洞之谜

晔山之中,陈思与莫寒遭逢异变,面前无数白球飘忽不定。慢慢的白球散发出了渗人的光芒,凝化成了一张张脸孔,铺天盖地,笼罩了整片天空。数不清的面孔,驱不散的恐惧,两人顿时陷入绝境。

“砰”陈思一把抽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其中一张脸孔扣动扳机。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呼啸而去,打在脸孔之上,贯穿了它的面庞。但仅仅一张脸孔的牺牲,在这漫无边际的数量之前显得如此渺小与无力。

“呵呵呵啊哈哈哈,又有人送上门来了,今日我要吃个痛快。”

“你们这些孤魂野鬼,为害村民,可知阴阳法规?”

“法规?那算个屁!当年我们枉死的时候,法规何在?天理何在?这里已经死了太多的无辜人了,有着太多的冤魂了。现如今我们要复仇,要用你们活人的血洗刷我们的冤仇。”

“冤鬼想要转世,必须要杀掉和自己有仇的人平息了怒气,才能够转世投胎。这点确实是因果不假,但是我们两个人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张冠李戴把仇恨强加在我们的身上,就不怕作孽吗?”

“哈哈哈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算是鬼也是一样,让你们看看我的样子。”话甫落,面前万千人脸开始旋转起来,而他们背后的石壁上也出现了变化。一张张脸从岩壁里面冒出来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起码不下数百张的人脸,就跟一些图片里的密集恐惧症一样让人恶心。成千上万张人脸都咧开嘴露出诡异的笑容,慢慢的冒出岩壁与天空上那些人脸合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团混沌的东西。

“千魂魈?”看着人脸聚在一起形成的这团混沌物体,陈思眉头微皱出声道。千魂魈是一种存在于传说中的山怪。倒不是说千魂魈是而是魈这个怪物是存在于传说中的山怪,只有在深山里才会出现。而一般出现在聚阴池等地的魈被统称为千魂魈,但是不能说它就是一千只魂魄组合起来的,千魂魈的意思是说它非常的厉害。这里的山脉阴气极重,绝不亚于一般的凶煞之地。更兼背后又是一座尚不得知的神秘洞穴,有着什么样的害人秘法还犹可未知。在这里所产生的这种鬼怪,即使不是千魂魈,也绝不会差到哪里去。

“出手!”面对这种见所未见的东西,陈思明白坐以待毙就是等着去阎王那报道。必须先发制人,才可能博得一线生机。另一把手枪从腰间旋转而出,左右开弓,一连响了数声,七八颗银色子弹飞向半空。这些子弹并非寻常的子弹,而是用神符*******,对灵体具有很强的杀伤力。千魂魈虽然强悍无比,但毕竟也属于灵体范围,难以完全避免这种攻击。子弹在空中形成一圈小的包围圈,封杀千魂魈的左右两侧。

“布阵”一声怒喝,知晓陈思意在拖延,莫寒会意。七枚铜钱(铜钱经过千万人之手,其上面存有的阳气虽不能与赤硝等物相比,也算是一大善物。故施法之物里多有铜钱。)随即落在手中,四下分散开来,落在两人周围,形成一个三角形的阵法。随后一根鸡喉穿透一颗赤硝,被莫寒用力的插在了正前方的铜钱方孔之中,顿时方孔之中一朵耀眼火花燃烧而起,七枚铜钱交替感应,各自燃烧起一朵火花。

“日出东方,赫赫大光,众庭不灭,为我金光,起。”起字一落,七枚铜钱的方孔之中各自升起一道金光,扩散接连形成了一堵坚不可摧的金光盾墙。此阵名为金光阵,是茅山一脉里较为常见的一种防御阵法,能够阻挡来自虚幻灵体的穿墙过壁,对付冤魂恶鬼时较为有用。此时千魂魈以硬挨一颗子弹为代价,生生的冲开了包围圈,一股澎湃的幽冥之力席卷而出冲击在金光阵上。金色墙壁颤抖了一下,并没有出现裂痕。看起来刚才那颗子弹阻扰了千魂魈的行动,使其无法在一瞬间内发挥全力。

“我说你就不能改改你这保守的坏习惯吗?刚刚那么好的机会,竟然还摆出这种防御阵法做缩头乌龟。”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懂不懂!只会进攻的傻子没资格来教训我。”斗嘴之刻,手势不停,有了金光阵的保护,莫寒的心也算是有了一份保障。解开绳扣,披风随风飘扬,绷带落下,虎牙镇魂尺露出一抹黑紫的光芒。代表着羽化一门绝对战力的镇门法器出手。千魂魈怒嚎一声,宣泄着自己的悲愤与怨气,左手用力拍来。这一击,金光阵不断地摇晃着,坚固的墙壁上也出现了丝丝裂痕,显然这种级别的阵法无法抵御如此强悍的进攻。同时地上的铜钱开始不断地跳动着,镇压着正前方的鸡喉与赤硝也出现了暴窜的情景。

“好厉害的家伙,仅仅一击就把金光阵破坏了近三分之一,从情况来看只能再撑住两次攻击。”

“这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不擅长布阵法,你还愣着干嘛?我拖时间,你动手!”双枪再出,银色子弹呼啸而来,眨眼间两支弹夹里的子弹已经倾泻而出。双手一转,M1911旋转的瞬间空弹夹脱落而出,转身时刻,藏在袖口里的弹夹划入套筒座之中。脚步停止扭动,双手再出,银弹飞舞。

千魂魈身处半空,又见无数子弹飞泻而来,慌忙闪避。方才自己吃了一颗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厉害,要是再多挨几颗可不好受。陈思看准千魂魈的移动倾向,预判猜测它下一步的位置。枪火宣泄无尽的战意。千魂魈方才躲开包围,又遇众多攻势,双手一张幽冥之力扩散开来形成一堵气墙挡住子弹。就在这时,莫寒一指转动,背后六芒金阵冉冉升起,虎牙镇魂尺发出耀眼的金光,勾玉凌凌,杀气腾腾。一尺扫开八荒六合,一指点动四方江山。

“六芒星光:金锁开阵。六芒金锁擒妖阵,列!”六颗勾玉暴窜而出,飞向半空,六道不同的光芒从每颗勾玉中闪耀而出。形成一堵六芒光墙,将千魂魈笼罩在里面。护罩之中,正气庞然,幽冥之力难以运用。千魂魈为抵御攻势的气场也随之衰弱下去,先前被牵制住的子弹趁势而起,射入灵体之内。蕴藏在里面的神符显出威能,阵阵剧烈的爆炸掩盖了半空的夜色。

“成功了吗?”疑惑之中,烟雾散尽。千魂魈纹丝不动的浮现在原地,只不过变得有些苍白。看起来先前的轮番争斗只给了它轻微的损伤。

“切,无效吗?我的子弹已经用了三分之一了,再争斗下去就要到子时了。阴长阳衰,我们会处于绝对的劣势,先撤。”

“往哪撤?这块地方是它的地盘,往哪都是死。”

“你的脑子到底能不能转弯啊,进冥洞!”一把推搡,陈思将莫寒撞进背后的山洞之中,尔后再开两枪。双枪收回腰间,从背后背包里取出同样的七枚铜钱放在地上,摆出了茅山入门的一种阵法,诈阳阵。(“阳”,指的是太阳或是阳气,顾名思义,“诈阳阵”是伪装太阳或阳气聚集点的阵法,是吓唬人用的,不对应该说是吓唬鬼用的,让他以为这里阳气过于旺盛犹如白天一样不敢靠近。)这种阵法虽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能做到狐假虎威的功效。千魂魈虽然厉害无比,但毕竟是鬼。诈阳阵应该让对手不敢短时间靠近冥洞。摆好阵法,陈思顺势退入洞中。

半空之上千魂魈再受两枪,哀嚎一声,奋力挥动手臂。将金光阵打的粉碎,想要靠近冥洞,远远的看见洞口那里阳气大盛,犹如白日正午。内心之中产生了最本能的恐惧,只敢在洞口附近晃悠,不敢靠近。冥洞之中,莫寒两人打开头灯,在黑暗的山洞里射出了一道光束,照亮了前方的道路。这个冥洞入口十分的狭隘,两侧都是石壁,只有中间这一条路仅能容纳一个人前进。陈思从背包里拿出一根蓝光棒,用力的掰了一下,棒子发出了蓝色的光亮。莫寒顶着头灯走在前面,陈思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蓝光棒走在后面。这个石洞非常的潮湿,两侧石壁上不断地有水珠滴下来,在寂静的通道里显得十分的诡异。不知道是这里的环境气候还是阴气过重所造成的。

“师兄,咱们两个就这样进来,没问题吗?”

“门口现在有个千魂魈一样的东西堵着,你敢回去?这个冥洞虽然凶名赫赫,但可能就只是几只小鬼抢了个山洞,吓唬吓唬小老百姓。探索未知的事情,总比去面对战胜不了的怪物要强。”莫寒不在言语,向前面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个人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在光的照耀下,两人看清了这个地方的大概情况。像是一个天然溶洞,却又像是人工所为,两侧各有一条通道,不知道通往哪里。中间则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一些让人费解的文字。莫寒站在石碑前凝视了很久,从根本翻译不出来这些文字所表达的意思。在莫寒的记忆力似乎从古至今就没有这种文字的流传。疑惑间,陈思来到旁边,凝视石碑上的文字。随着他深入的观察,眼睛也睁的越来越大,最后有些不敢置信道:“这?这难道是殄文?”(所谓殄文就是说给死人听的文字。相传是由众阁教的祖师爷裴祖旺真人自创的。按茅山术的说法,恶鬼与活人之间是不能用语言交流的,恶鬼只能通过附在人的身上才能借助肉身与活人说话,也就是所谓的撞客,然而并不是每个魂魄都有能力在活人身上闹“撞客”,所以裴祖旺真人便发明了这种殄文,专门用来与死人交流,传说甚至能与修仙的畜牲进行交流,最初的殄文是只有读音没有文字的,到了后世,有一些能人竟然给这种殄文发明了文字。由于这种殄文实在是难学,所以不论是哪个朝代,能掌握这种说给鬼听的语言的人始终保持在个位数,到了现代,这种殄文是否还有人会读写,也是不得而知。)

“殄文?那种写给死人看的文字?”

“啊,曾经听老头子讲过这段东西,虽然有些记不清了,但是这些文字确实和老头子形容的殄文十分的相似。长眠之地,三村秘宝,三煞。能翻译出来的就只有这三句。”

“这三句话代表的又是什么意思?让人费解的东西。三村秘宝?难道代表着云水,黄土,金山三座村子里藏有解开这个谜底的秘密吗?”

“两边的通道,右边被一扇巨大的石壁给挡住了,我看了一下上面有三个凹槽。可能就是指三村秘宝,这三样东西放在那里,就会启动石壁的机关,从而打开石壁。”

“看来想要探寻这个冥洞的秘密,咱们现在还没有那个资格啊。如何,要原路返回吗?”

“显然不可能,一条路走不通,这不还有一条路吗?这条路里也许也藏着秘密,不排除这块石碑是障眼法的可能。以石壁和殄文为引子,致使人们都一昧的相信上面的记载,去寻找三村秘宝,最后却变得竹篮打水一场空。既然特地弄了两条路,我想这条路也绝不会简单,走吧。”挥了挥蓝光棒,陈思率先走入另一条通道,莫寒按了按头灯随后跟上。两人的身影随着前方的光亮在通道里愈来愈远,最后被黑暗所吞没。。。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