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渊玄的成名之作,就是这部作品让老虚一炮而红!

说起虚渊玄,在ACGN圈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动画业界,无论是他参与多少集的制作,又或仅仅只是写了其中几句对话,似乎只要贴上“虚渊玄”的金字招牌,就可以大卖。

这一方面源于他过硬的剧本实力,另一方面,也与他“爱的战士”的名号密不可分。

只要是他参与的作品,不管作品本身会不会大卖,反正刀片一定会大卖。

这位“爱的战士”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名副其实的。

不仅仅因为他笔下的那些“治愈”人心的剧情,还因为他的出身——galgame剧本作家。

Galgame这个体裁,跟“爱”是密不可分的。

而我今天要推荐给大家的作品,正是老虚的成名之作——

《幻灵镇魂曲》

这部最初于2000年低调发售的galgame,在这一体裁的作品中是异类中的异类。

美国黑帮的背景、果敢的硬派男主,还有各种根据实地取景绘制的背景图片、29种不同枪械的详细介绍……

这部作品实在不像是一个“美少女游戏”,剧情紧凑,没有太多恋爱戏插入的空间;男主性格非常鲜明,难以令玩家产生代入感。

然而,这部作品散发的才气还是深深吸引了玩家,从2000年至今,这部作品已经七度重置,可见玩家对其喜爱之深。

2009年,这部作品被改编成动画,系构由黑田洋介担任,他执导了《Hellsing OVA》、《学园默示录》和《铳墓》等一票动作片,是个暴力美学的代言人。

故事开始于男主角吾妻玲二的一次美国旅行。

只是因为误入了黑帮凶杀的现场,他窥见了自己本不该看的影子世界。

戴着白色面具的杀手,一步步的逼近他,一声又一声的枪响,宛如死神镰刀在地面上划过的余音。

不过,这个影子世界并没有将他吞噬。

在他与杀手的对峙中,他自身作为杀手的天赋也展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这个影子世界接纳了拥有才华的他。

追杀他的少女杀手成了同居的教官,但他却无法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点异性的气息。

她就像自己惯用的左轮一般,可靠、准确又无情。

这个少女杀手,是黑帮组织Inferno(地狱)的王牌——Phantom(幻灵)。

她的创造者——赛斯.马斯特对男主进行了洗脑,抹去了他的记忆和过去。

从此以后,他的故乡、故人一并化为乌有,沙漠中孤零零的一个铁皮房,和铁皮房里同居的教官,这就是他所拥有的一切了。

连同记忆一起消失的,是“吾妻玲二”这个人。

女孩是Ein(德语数字1),他是Zwei(德语数字2),他们不再是独一无二的人类,而是“谁也不是”的Phantom。

为了任务需要,他们可以扮演执事与女仆,可以扮演翘课外出的学生情侣,但他们比谁都清楚,那不过是演技罢了。

本质上,他们没有“自我意志”

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和Ein严格的训练,短短三个月间,Zwei已经达到了Ein两年训练才达到的水平。

就连现役的海豹突击队队员,也不是Zwei的对手,他的确是杀手的天才。

出道后,他的战果颇丰。

在他和Ein的配合下,一夜之间肃清了西海岸所有反对inferno的组织头目。就连美女上司玛秋奈对他似乎也情有独钟,百般拉拢。

不过,他很快就被卷入了黑帮内部的血腥斗争中,更多艰难的选择在前方等待着他。

《幻灵镇魂曲》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其紧凑而扣人心弦的剧情了。

在美国黑帮管理的影子社会下,既有互相倾撒子弹的武斗,也有杀人于无形的智斗。

整个故事看下来十分完整,没有破绽也没留下疑问,人物行动合情合理,智商在线。

拔枪对射的时候丝毫不留情面,互相算计的时候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那些被Inferno(地狱)吞并的黑帮,无疑也处于地狱之中。

盘踞在米拉尼广场的黑手党头领,一直坚持不让毒品交易染指他的地盘。

远渡重洋而来的日本梧桐组组长,为了清算兄弟的血债撕毁了唾手可得的盟约。

他们这些黑帮,不过是弱势者的抱团取暖。为了保护彼此、保护自己,他们聚在了一起,成为彼此的兄弟和家人。

这样的关系固然有人情味,但是,遇上Inferno这群不择手段的野心家,他们也只会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他们依赖着刀和子弹,但是刀和子弹从来都只能用来破坏,什么都保护不了。

Inferno(地狱)中的野心家同样也活在地狱里。

为了向权力的巅峰攀爬,他们彼此之间毫无信任可言,相互算计,相互陷害。

每个人都在尸山血海的地狱里,踩着他人冤死的尸体争相向上爬。上一秒还举杯言欢,下一秒就刀枪相向,如此之事比比皆是。

他们的功名利禄,都建立在其他人的累累白骨之上。这样的辉煌,又怎么可能长久?

精明如玛秋奈,白手加入inferno,靠着自己的计谋与美色打下一片江山,坐拥一方大宅,有最强杀手Zwei作心腹,还成功杀死了自己的仇家,坐上inferno二把手的位置。

可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她终究不是马斯特那个老狐狸的对手,被她抛弃的人卷土重来,她的所有权势顷刻间飘散如烟。

被inferno认定为叛徒的她,最后所拥有的,只有挚友赐予她的无痛苦的死亡。

而在这一幅无比真实的影子社会众生像中活跃着的男女主角——phantom,则是《幻灵镇魂曲》中最大的虚构。

他们是无敌的杀手,戴着歌剧演员的面具,在各种场合间灵活穿梭,收割“目标”的生命。

他们可以千里之外,一颗子弹准确的取下目标的性命。

也能在犯案现场跳着华丽的死亡华尔兹,留下一地弹壳、一片惊叫和目标冰冷的尸体。

甚至还能假扮戏剧演员走上舞台,在聚光灯下掏出一把自动步枪,在看台上的目标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呼啸的子弹就已经把他打成了筛子。

这样的杀手根本就不可能在现实中出现,正因如此,他们的称号是“幻灵”,是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鬼魂,是只能活跃在戏剧中的传奇。

他们作为人类的名字、记忆和感情也被抹去,只被赋予了“Ein”和“Zwei”这样冰冷的代号。

看上去,他们风光无限,每天都能活得像007那般,酷炫而帅气。

可是,他们可以杀死这世上所有的人,却杀不掉自己的命运——作为inferno的猎犬、枪弹和杀人机器的命运。

他们并不是天生的杀手,在被马斯特洗脑之前,他们都有自己的人生,还有一个可以容纳自己的故乡。

但是,在他们成为“phantom”之后,这些东西可以寄托情感的东西,全都不存在了。

记忆被抹消,故乡的痕迹不再,地狱一样的训练折磨躯壳,杀人的罪恶感折磨心灵。

在这样的无间地狱里,就连思考都显得那么痛苦。

玛秋奈为了拉拢Zwei,偷偷给他看了他以前的护照,让他回想起了作为“吾妻玲二”的人生。

但是,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即使他能想起自己的故乡、自己过去20多年的人生,也再也没办法回去了。

能容下刽子手存在的地方,只有这个inferno。

他早已不是“吾妻玲二”,他是“任何人都不是”的亡灵Zwei。

《幻灵镇魂曲》中的每一个角色,都处于地狱之中。

很不幸,他们还刚好身处老虚脑内的地狱中,等待着他们的命运只有“死亡”二字。

在这部作品中,你能喊得上名字的所有角色,最后几乎都领了便当。

然而,即使身处注定悲剧的命运上,剧中的这些角色依然拼尽全力,无悔的活过一生。

正如Zwei的美女上司玛秋奈所言:命运是固定的,但是我们可以决定的是,在这条固定的道路上以多快的速度奔跑,这样,我们就能去到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他们在既定的道路上拼命追寻的模样,让这部充满了悲剧的作品,看上去竟是如此的浪漫。

(以下内容剧透警告,不喜欢剧透的读者请自行跳到最后)

Zwei已经无法回到日本,回到自己过去的日常中,但取回了记忆的他,依旧选择作为“吾妻玲二”而活着。

明明作为Zwei活着要轻松很多,这样就可以把杀人的罪业全部推给组织,自己只去充当一把枪。

一旦作为玲二而活,他就必须清醒的行走在这无间地狱里。

命运并没有嘉奖他的觉悟,还两度和他开了残酷的玩笑。

他与Ein约定过,要带她一起找回属于自己的人格,一起回到她梦中的那片蓝天之下——那是她已经被抹去的故乡回忆。

他还给她取了个新的名字“Ellen”,不是作为phantom,而是作为人类的名字。

怎料阴差阳错间,Ein被他亲手击中,跌落海中。

万念俱灰的他留在了Inferno,成为玛秋奈专属的Phantom,继续着杀手的生涯,继续清醒的行走于无间地狱中。

反正,那个誓言已经不可能再实现了,因为Ein已经死了。

为了袒护一个目击了凶杀现场的女孩凯尔,他在Inferno的老大面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了个谎——他说,自己在女孩的身上看到了作为“杀手”的可能性。

凯尔是他在这地狱中的唯一一道光芒,她也迷恋着身为杀手的他。

他明明不想把凯尔带入他所处的地狱,但是凯尔却执意要过来陪他,她知道,玲二已经无法回到正常的世界了,若想要留在他身边,她只能自己踏入地狱。

命运又一次和他开了残酷的玩笑,玛秋奈的阴谋曝光,他也被认定为叛徒。

他赶回小屋,想带上凯尔一起逃亡。他承诺过的,要永远留在她身边。

可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却把他所有的希望炸得粉碎,他又一次没能履行自己的约定。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更残酷的玩笑还在后面。

首先,Ein并没有死,这一次她和他的立场刚好互换,她奉Inferno之命来追杀他这个叛徒。

不过,结局却是一样的。

Ein之所以还在为马斯特战斗,只是为了活下来见玲二一面。

“也许正是因为有你存在,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才不是地狱。”

匕首从两人手中滑落,在他们共度了许多时光的旧仓库里,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一同踏上了逃亡之路。

他们一起在玲二的故乡日本隐姓埋名生活了两年。

这平静如梦幻的大学生活,也被Inferno的追杀打破。

而前来追杀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凯尔——她现在已经成了第三代Phantom,“Drei”(德语数字3)。

两年前,只要玲二在自己的小屋前多停留一会,他就能遇到外出回来的凯尔。

可是,身为杀手的警惕性让他没有这个余裕,而回到废墟的凯尔在雨中等了他三天三夜,等来的却是马斯特。

她恨着玲二,恨着他这个抛下自己跟别的女人一起逃走的男人。所以,她向玲二发起了决斗——音乐时间一结束,就拔枪对射。

清澈的月光透过彩玻璃打在两人的身上,空旷的教堂里,熟悉的曲调回响着——那是他送给她的怀表里藏着的小八音盒发出的音乐。

如果他们以另一种方式相遇,会不会现在已经远走高飞了?

可是命运从来不会给人做选择的机会,一曲终了,凯尔香消玉殒,但是,在生命的最后还能独占玲二,于她来说已经足够幸福。

不过,他最终还是完成了对Ein的约定,以破坏与凯尔的约定为代价。

Ein终于亲手杀死了马斯特,夺回了自己的人格。

玲二也顺着马斯特的经历一路追查,终于找到了Ein梦中的那片草原和蓝天——她的故乡,就在蒙古的大草原。

他们由人变为幻灵,付出的代价是记忆、情感和无休止的训练。

而由幻灵变回人,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呢?

答案是“生命”。

Inferno从来就没打算宽恕任何叛徒,就在乌兰巴托草原上,这两个终于找回了自我的幻灵,便倒在了杀手的枪口之下。

在命运这样不讲道理的东西面前,人类真的很无力。

尽管我们的灵魂总是咆哮着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可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命运扼住了我们的咽喉。

放眼于更远处,所有人都无法从死亡的命运中逃脱。从一开始,我们的终点就已经固定了。

只不过,到底是像鸵鸟一样把头低到尘埃里换取虚假的安宁,还是抬头挺胸潇洒迎接所有的痛苦与快感。

通往终点的方式,是我们可以选择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