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阴灵

“大将军,好像……”

众魂徒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这种停滞不前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在挖出陶俑的第三日,含锋和众魂徒照旧在殇国的街道中找寻着那对老人或是那对孩童的踪迹,可惜时至今日,他们就像是在殇国蒸发了一般。

含锋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坚定的目光就是最好的答案。

殇国是该热闹起来了,若总是这样一成不变,何时才能发现钥匙的秘密。

其实含锋早就发现了殇国的异样。

陶俑被挖出后,含锋并没有让剔掩再埋回去,而是带回了金殿。

次日,五更的梆子声敲响时,含锋和众魂徒依然在找寻那对老人和孩童。当时在宫墙内再次遇到值更人时,含锋就发现了他身上的异样。

虽然他原本就是个死人,但身为活尸的他再次沾染了死亡的气息。

当然不仅仅只是宫墙里的值更人,还有那些守城的士兵,当时街上的那些活尸还没有再次沾染上死亡的气息,但是今日不同,那股气息很强烈,已经不是死亡,而是一股很熟悉气息。

“是怨气”

“怨灵”

怨灵的出现不仅没有让众魂徒慌张,反而让十二魂徒开始有些兴奋,因为怨灵的出现,多少让殇国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变的现实了。

虽然可以认定为怨灵,但含锋看到的却和众魂徒看到的有些不同。

第一次的时候,含锋只是发现值更人身上再次沾染的死亡的气息,但在今日,值更人在含锋的眼里已经不是一个人,他的影子跟随着他走了一路。

怨气是最常见的形成阴灵的存在,因为积怨导致尸身在死后蓄积在体内的魂力在次日日出之时无法消散,怨气会裹挟着魂力脱离本体。

在葬国,怨气对于这种阴灵来说就相当于容器,他是外在的形,但是在殇国不同,他就像是一团火,由内而外,肆意放纵。

更让含锋费解的是这些怨灵是不具备魂力的,他们有的只是无法消散的怨气,若是放任不管,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大将军,这些怨灵……”

终于还有有人忍不住问了。

“这些怨灵不一般,暂时还无从知晓他们的来源,还是先去南面看看吧”

就这样含锋和十二魂徒前往殇国南城门。

虽然在殇国进展缓慢,暂时还没有弄清墓门的方位和钥匙的用法,但是在殇国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若是没有血逆给含锋的记忆,那含锋等人在殇国只能是寸步难行。

在离殇国南城门很远的地方,在那些活尸交错的缝隙中,依稀还能看见城门下那个挖了还没有填上的坑,当然还有从坑中清出的土壤。

和前两日一样,被挖出的深坑还在那,并没有恢复。

东门和南门一样,被剔掩挖出的深坑仍旧是那样,但是离开东门,转向北门的时候发生了古怪。

“是怨灵”

“而且数量在增加”

这些外在的表象,含锋看的清楚,那根源呢,只能亲自前去殇国北门一探究竟了。

在前往殇国北门的路上,含锋看到不止一两个怨灵,几乎每走一步就能发现。

现在出现在殇国的这些怨灵和葬国出现过的那些怨灵不一样,在葬国,怨灵之所以为怨灵,是因为那些怨灵可以脱离尸身,进而作祟。

而此时出现在殇国的这些怨灵,他们像是被束缚在影子里。刚开始看到的那些,比如那个更夫,他的怨灵就像是一个胆小的小偷,藏匿在影子里先是生怕被发现,而之后看到的那些,他们好像是已经放下了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戒心,开始试探着去接触。

当然还有一些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挣扎着想要摆脱影子的束缚,但最终却发现,无能为力。

在临近殇国北门的地方,含锋和众魂徒看到的却又是另一番场景。

“大将军,这些……”
“没错,是阴灵”

含锋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他们,怎么会……”
钰弄一时间竟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怨灵本是阴灵最常见的一种,只是这样的阴灵,别说是十二魂徒,就是含锋也是第一次见。

这些怨灵已经显现出虚幻的人形,只是他们仍是处于影子的位置,样子就像人死后被架着脖子提起来身体都自然下垂着的样子。含锋等人彷佛置身在一个怪异的森林,一个活尸和阴灵组成的森林。

虽然这些阴灵没有明显的五官,但行走在这样的人群中总感觉像是被这些阴灵盯着,后脊背不禁开始发凉。

当含锋等人穿过活尸和阴灵组成的“森林”后,殇国北城门也是呈现在众人眼前。

此时此刻,最为瞩目的就是城门下那个被剔掩剖开的坑。

“不对”

含锋只看了那个被剖开的坑的一眼,就开始摇头。

话音还没落,含锋就已经闪至深坑前。跟随着的十二魂徒虽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但还是跟了上去。

“谁……”

“出来”

含锋突然将声调太高,这倒有些让十二魂徒有些不知所措,旋即心头一紧。

虽然是这样,但十二魂徒仍是将好奇的目光投向眼前这个深坑。

“有人吗?”

虽然十二魂徒甚是不解,但却并没去询问含锋,他们要做的就是看着。

见深坑内没有回应,含锋将之前挖出的土又填了回去。

原本应该填埋深坑的土壤全部莫名的被抛洒出来,散的到处都是。

见状,十二魂徒这才知晓这个深坑中的确有人,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

被重新填进深坑的土被抛洒出来的同时,含锋抬起右手向漆黑的深坑内一招,然后五指弯曲,再上抬,这个躲在深坑中的人便被凭空提了出来。

“是她”

“怎么会是她?”

这人被提出来,十二魂徒一眼就认出这人是谁。

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那个寻找自己走失孙儿的老妇人。

老妇人就这样被含锋扼着脖子提着悬在半空,居然没有丝毫挣扎的样子,但她的双眼却死死的盯住含锋。之前含锋的动作,若是在葬国,含锋只要稍动心神就可以做到,可这里殇国,保险起见,含锋只能亲自动手。

老妇人死死的叮嘱含锋,而含锋本人却没有丝毫的回避,旋即五指猛地用力。不过在接下来十二魂徒并没有看到老妇人的脖子被捏碎,鲜血四处飞溅的样子。

“还我孙儿”

“还我孙儿……”

在含锋猛地用力下,老妇人的身体溃散成阵阵阴风,阴风中裹挟幽怨的声音。

“阴灵”

就在十二魂徒惊呼之时,阵阵的阴风已是向着他们袭去,速度之快,眼看就要打在十二魂徒身上,十二魂徒已是来不及运作体内的魂力来抵挡,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含锋衣袖轻挥间,袭向众魂徒的阵阵阴风已是被打散。

虽然阴风已经被含锋打散,但十二魂徒仍是心有余悸,各自将体内魂力运转包裹周身。

“谢……”

十二魂徒只一个”谢“字,就被含锋伸手阻拦了。

因为在他看来,刚才的变故,他自己也有责任,因为他明知这老妇人是阴灵,而且自己也亲自动手,但他没想到的是,仅仅只是个阴灵,居然没被一击毙命。

”大意了“

含锋暗自叹惜。

含锋之所以会对这”老妇人“下杀手,是因为他想看看血逆带给的他的那些记忆对”钥匙“的反应,但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反倒惹得自己虚惊一场。

阴气被打散后,含锋的表情只是缓和了一瞬,旋即又变的严肃起来。

因为他能感受到,刚才的阴气虽然被打散了,但老妇人的阴灵却还在,她就像是生生不息的火苗,必须将火种毁灭。

”大家小心“

感受到阴灵仍然存在的含锋提醒十二魂徒道。

听得含锋的提醒,十二魂徒也是退开,远离这个深坑。

当十二魂徒退开后,含锋正欲上前和深坑中阴灵交涉时,漆黑的深坑中突然冒出个脑袋,仍是那个老妇人,当这次她的眼神是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望着远方,不知在看什么。

见状,含锋和十二魂徒不禁顺着老妇人的目光一起望向远方。

”不好“

含锋惊呼一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