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吾奇侠传》第七章——并施功滩沼伏巨蟒 悄探觅山野寻贼窝

今天的内容有点短哈~不过我会在说书中弥补的~

封面来源:微博@有一只secret被自己齁到了    在此感谢! https://weibo.com/u/5684626696这是画师小姐姐的微博地址!大家快去围观哦!

定场诗:

长风枯草未应至,便意论剑说来听。高来莫需长兵刃,飞花落叶即为兵。

书接上回,话说那响当当在泥沼中正采药,不料遭遇一巨蟒奔袭而来,响当当正倒地之时,却见那巨蟒正朝淑宁张开血盆大口,响当当连忙大喊一声:“淑宁!把刀抽了来!”淑宁缓回神来,连取了腰间匕首挥在面前,正劈中那巨蟒面门,把那巨蟒惊了一惊,响当当趁势连忙翻滚起来,做一鲤鱼打挺,直直从地上翻身跃起,朝那大蟒扑去,那大蟒连掉转过头来对付响当当,只见响当当是运了全身的气力在双脚上,瞬时腾空跃起,回身便是一个劈掌,正中那巨蟒眼睛,把那巨蟒打翻在地。响当当即时又向淑宁一招手,喊道一声:“淑宁!”淑宁便会意,将手中匕首掷向响当当,响当当反手一撩,将那匕首勾在手里,那大蟒此刻也缓过神来,张了血盆大口冲向响当当,响当当欠了欠身,把腕子劈力一甩,那刀便带了三分真气飞出去,正中那大蟒口中,疼得那长虫直扭身子,惊起一方尘土来。

响当当连忙躲闪开,防着那长虫缠绕到自己,眼瞧着那大蟒渐渐没了气力,在地上蜷缩成一盘,直打哆嗦,响当当便又冲上前去,撬开那巨蟒大口,将那匕首尽力拔出来,刚抽出刀,响当当便连翻两个跟头弾跃开来,那大蟒见响当当远离,便连忙退缩到草丛那一窝巨蛋旁边。

响当当瘫坐在地上,淑宁连过来扶住,淑宁拿过匕首,裁了衣袖上一段绸子,连把那伤口绷紧了。淑宁问了:“那匕首,你为何又去冒险取了,教村中铁匠再打一把不就是了。”

“不可,那大蟒想来是一盘了窝的蟒,刚才突然来了,也是怕我们伤了蛇蛋,若是不把它口中匕首拔了,怕是没等那小长虫生出了就死了。”响当当站起身,重新把背篓连那烧火棍一并取了回来,又随手找了些止血草药嚼烂了敷在肩头伤口上,领着淑宁离了这泥沼。

归来路上,响当当渐觉得有些气力不支,便将背篓又取了下来,坐在山路旁青石上歇息,响当当叫淑宁去打点清水,把肩膊上血污连带伤口一起清洗了,不想淑宁去了多时,仍不见回来,响当当心里便有了不测,连忙把棍子抄起来,顺着淑宁去时路走过去,走了大约几百步远,只听得眼前林子里有细碎声响,便蹑了手脚声音上前查看。

“头儿,看这女娃,长得倒是俊俏,不如带回去,给你做个压寨夫人如何?”

响当当听了这,心里一惊,原来是一众山林野盗在前方空地里集伙,再看那地上躺着的,正是淑宁,此刻已是倒在地上昏迷了。

响当当顿时双眼瞪得龇裂,直迸出红光来,愤恨的咬牙切齿,随即抽出腰间棍棒,抄在手里,认准了那为首头头项上人头,瞬时将棍飞掷出去,正中那恶盗太阳穴,那恶盗应声倒地,当即毙命。响当当纵身飞跃出草丛,大喝一声:“大胆贼人,纳命来!”那贼人见领头的此刻已经毙命,再加之看见响当当面目,想那响当当先前时候在山林里把恶丐一众剿灭殆尽,留存的便在山林中散布了消息,说那太吾村中有一女侠,道是:

“飞檐走壁,纵棍如龙。但教以一当十,不费吹灰之力。棍下留人性命,仁勇尽显齐名。”

今日这恶盗便是早就听闻过响当当威名,今日一见,只觉得心惊胆战,连忙四下里逃了去。响当当连忙去扶起淑宁,只见淑宁还有气息,只是昏迷不醒,四肢无力,想必是被人下了蒙汗药,响当当立即抱起淑宁,飞也似地赶回了村子里,村里村民一众见响当当抱了淑宁赶回来,吃了一惊,连忙把响当当引进屋子里,喊来了村中婆婆。

响当当放了淑宁在床上,只觉得眼前一黑,瘫坐于地,村众连忙将她扶住,坐回到椅子上。响当当只感觉臂膀上鲜血又流淌下来,想必是伤口又挣裂开来,响当当运了静禅功在心头,定住了周身血脉,一旁人连忙为其包扎止血。

就这样调息了半个时辰,村中那采药婆婆也寻了药草回来给淑宁和响当当熬了,那婆婆见响当当担心淑宁,连安慰道:“莫怕,只是中了那歹人的蒙汗药,淑宁想来身子弱,便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我且把这醒神汤药与她喂下,不消一个时辰便会苏醒了。”响当当听到这儿,悬着的心才放下,出门去与那村中长老商议起村中事宜。

“长老,我看这采药不是个办法,山中匪患迟迟未除,我武功尚欠几分,此次出去却是差一些把淑宁也搭了进去,可否想些别的法子?”

那长者捋捋胡须:“倒也是凶险,如此说来,还是在村中安心做些生意的好,我看不如这般,既然有了驿馆,便将那山间清泉引了来,开一茶馆,此般也可招徕些生意,不知太吾一下如何?”

“好是好,只是如此一来便又要动用村中劳力,不知乡亲们可否答应?”响当当忙问道。

“太吾言重了,这村中设茶乃是富足各位父老,又非太吾一人,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既然太吾答应,不如我们明天便去选址祭天,破土动工。”

响当当连忙作揖谢了那长老,并嘱托安抚村中乡亲父老。自己便出去查看那泉水所在,次日,村中精装劳力连那木工便都来了掘土动工,一众人先是引了那山上一方清泉来,引在那驿站边做了存积起来,便是在这泉水旁作了一方小亭台,以作取水饮茶之用,然后便在那亭台边夯土定基,立了茶馆所在。

便是这样过了不消两月,但说这日,眼瞧这茶馆屋舍已是立了顶子,亟待完工,响当当趁那淑宁还未醒,便连忙收拾了各色药品,提了烧火棍上山去。

进了山林响当当来到之前淑宁遇袭之处,回想那当初贼人逃散方位,便顺着空当草路摸索过去。行不到一刻,便见前面一营寨,这营寨相比那恶丐窝定然是气派了几分,周遭还有几路巡逻喽啰在寨子外面看守着,响当当心中想了:“这贼人一日不除便是祸患,但这营寨中喽啰众多,若是想拿取下这群贼人,想必还是要擒贼先擒王.”想罢,便绕到那寨子后面。这寨子设置得倒也巧妙,面朝山林,背靠万丈深渊,易守难攻,可这响当当孤军深入,单枪匹马,定然难以察觉。响当当把腰间包袱扎紧实了,便攀上寨子围墙,翻进寨子里去。

响当当在寨子中寻了不多时,但见前方一宽敞屋舍内有蹊跷声响,于是纵身跃上那旁边屋檐,拨开那房上瓦片探头向里面看去,这一看却是使得响当当吃了一惊,若问这屋中究竟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好的,大约就是这样,本章也就就此结束,如果你喜欢的话,还请素质三连哦~ 我们下期再见ヾ( ̄▽ ̄)Bye~Bye~

天人之姿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