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西瓜头

西瓜头,大名姓徐,是天润县里出了名的地痞流氓。为什么管他叫西瓜头呢,原因是这小子不但爱吃西瓜,还特意找剪头匠给他剪了一个西瓜头。就这样,他便得了一个西瓜头的外号。

  不过,别看这小子叫西瓜头,可他的爱好却和西瓜一点关系没有。在他八岁那年啊,有一天,他看到他隔壁的老母鸡趴在窝里下蛋,那时候他年纪小,不懂得下蛋是怎么回事,于是就趴在鸡窝那,瞪着一双牛眼睛在那里看着眼前老母鸡。这老母鸡一看,好家伙,一个盯着西瓜头的男孩爬鸡窝前面,俩眼睛像勾魂索一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管怎么说,老母鸡也是见过世面的,被人拿走的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人类的脸长得啥模样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它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遇到过瞪眼睛瞅自己下蛋的。

  这老母鸡心里犯着嘀咕:“难道他也想来我鸡窝里趴会?”

  就在老母鸡犯嘀咕的时候,西瓜头算是彻底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只见他迅速伸出小手,一把插鸡窝里……

  “咯咯咯!”

  老母鸡被西瓜头这一举动吓得咯咯直叫,于是它立刻抬起屁.股,带着只生了一半的鸡蛋蹭蹭的往外跑。还没走几步呢,夹在屁.股里的鸡蛋便掉了出来,摔在地上,碎了。

  老母鸡的叫声立刻引起了他邻居的注意,由于最近偷鸡的贼越来越多,本来就不剩几只鸡了,这若是再被人偷走,那他家小孩的营养可就要跟不上了。于是,他邻居拿着烧火用的木棍,急匆匆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打眼一瞧,便看到了正趴在地上研究碎鸡蛋的西瓜头……

  自从那件事之后,西瓜头便对鸡蛋失去了兴趣。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鸡蛋背后的那顿毒打,给他留下了大约五平方厘米的心理阴影吧。

  从那以后,挨了打的西瓜头便越来越不服从管教,私塾也不上了,功夫也不练了,整日和天润县里的其他流氓鬼混,不到两年的功夫,西瓜头便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地痞流氓。

  不过,相比于偷鸡摸狗,西瓜头最喜欢做的事儿,还是调戏小姑娘,就像今天这样。

  信小条的声音,西瓜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前几日之所以会挨陈大人的板子,就是因为信小条带着几个目击证人,去陈大人那里举报。陈大人查明之后,见证据确凿,便命捕快将西瓜头抓进了大牢,让他又一次明白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正因为这件事,本来就对信小条恨之入骨的西瓜头,从那以后,就恨不得将其剥皮拆骨,以报那二十板子之仇。

  不过,一想起陈大人那张包公脸,西瓜头只能放弃杀人越货的想法。

  不过,起点小摩擦……还是没问题的吧?

  西瓜头眼珠一转,拨开人群,大摇大摆的走到信小条面前,道:“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县最喜欢多管闲事那小子啊。怎么着,这姑娘,你也看上了?”

  信小*****,看到了那名女孩身前白布上写的四个大字“卖身葬父”,见惯了世间冷暖的他立刻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于是,信小条咧嘴一笑,道:“我看不看上不重要,倒是你,如果你真的想帮人家,就赶紧把你这么多年偷的钱拿出来一部分帮帮人家。要是不打算帮,那就赶紧带着你的这群狐朋狗友,从这里滚开。若是一会巡街的赵捕快看到你们,你们的屁.股,可能又要开花了啊。”

  当西瓜头听到“赵捕快”三个字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你这是打算,又拿赵捕快吓唬我?”西瓜头冷哼道。

  信小条淡淡一笑:“我吓唬你干嘛?这叫温馨提示。你就算对你自己不好,也要对你的屁.股好一点吧。还是说,上次那二十板子,对你来说,有点太轻了?”

  “你!”

  一提到他挨的那二十板子,西瓜头的怒气便不打一处来。恼羞成怒的他当即招呼着自己的兄弟,怒吼道:“兄弟们,他就一个人,给我揍他!”


p.s.信小条来向大家求硬币啦!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