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27 第二版

    易恩还生着病,Evan当然狠不下心赶他走,只得留他下来养病。易恩什么英语都不会,出了门就几乎不能自理,Evan只得请了假在家陪他,免得他太过无聊。

  “Evan,你说我这算不算被你包养啊?”易恩笑嘻嘻的问正在给他削苹果的Evan。

   Evan差点连苹果都惊掉:“别胡说,两个差很多。”

   “不多啊,我现在就是靠你养的啊。”

   “好了,吃苹果。”Evan将苹果塞进易恩嘴里。

   易恩拿下苹果有些抱怨:“马马,你现在脾气怎么这么坏,以前你可温柔了。”

   Evan有些想冷笑:“这不就是你要的吗?蹇宾温柔吗?我只是向他学习而已。你不是爱他爱到要命吗?”

   “Evan,”易恩委屈的拉住他袖子:“你怎么了?别生气,我错了。”

    Evan心又狠狠的动摇了,忙别开脸:“不,是我错了。我最近心情不好,脾气确实差了些。你多容忍些。”说着就进了卧室。

  易恩看着他的背影眼酸酸的,有些想哭。怎么就这么疏远了?可过了一会儿,易恩又厚着脸皮蹭进了Evan的卧室。

   进去时Evan正看着手机发呆,见易恩来了立马关了手机放在一边:“怎么了吗?”

   “Evan,我饿。”易恩揉揉肚子。

  看他可爱的样子,Evan几乎笑了:“好,你等着,我去做饭。”然后起身离开。

   易恩却贼贼的笑了,拿起Evan的手机熟练的开了密码直奔相册。

    呼,还好,“易popo”这一分栏还在。只是,怎么要密码?

    易恩输了自己的生日,错了。又输了Evan的生日,还错。然后竟鬼使神差的输了“易恩我爱你”。天呐!竟然解了!可里面只有一张相片,是他红头发时期一张搞怪的自拍。

   Evan,Evan果然还是爱他的!易恩简直高兴到要飞起!装作平静的关了手机就乖乖坐在床上等Evan叫他吃饭。

   嗯,不急,心急吃不了热马马。

 






        甜不甜?!甜不甜?!哦吼吼吼





  一转眼易恩已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星期,其实他的发烧早好了,Evan也赶了两次人。可易恩往沙发上一倒死活不肯动一下:“马马,我还难受嘛,不能走,会再病倒的。”

   “易恩,你再不走我就生气了。”Evan板下脸。

   没办法,他怕了,怕自己陷的更深。易恩爱的根本不是他,而是蹇宾!他不能傻傻的贴上一颗真心。

   易恩扁嘴:“马振桓你超凶的诶!我不管,我头晕,走不了。你把我扔出去吧!”

  “易恩你……”Evan气到要冒烟:“谁教你耍无赖的!?”

  “你!”易恩瞪大眼:“你骗了纯情少男的一颗真心并在得到他初夜后远走他国。你才是耍无赖!”

   “呵,骗你心的,恐怕不是我吧?”Evan冷笑。

   “胡说!明明是你!”

   “哼,”Evan冷哼一声,对上了他的眼:“那人叫蹇宾才对。千年前就骗了你,利用你,要你替他打江山,要你帮他牵制若木华,要你白白送命,要你……”

  “Evan!”易恩噌的站起来,真的怒了:“不要这么说王上。他没有!他明明……”

 “怎么?”Evan打断他:“说到你的痛处了?齐之侃,你问问自己的心,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不对!不对!不是利用!你明明演过王上,你知道他至死想的都是我!你知道他一直相信我!你知道他一直爱我!”

   “对啊,我知道。”Evan笑了:“所以,相爱的是你们。不是易恩和Evan。”

   “不,Evan,我们也是相爱的。你相册里明明有说爱我。”易恩急了,迟钝的反应过来Evan真的伤心了,忙去拉他的手。

  Evan也不甩开,却凄美一笑:“易恩,事到如今我也不欺骗自己了。是,我爱你。可你不爱我,你爱的是蹇宾!从头到尾都是蹇宾。如果刚才说蹇宾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你会生气吗?不,你不会,你会将错全揽到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安慰他。可你刚刚,你吼了我……”声已哽咽,泪竟滚出。

  易恩慌了,手忙脚乱的要擦:“Evan,我错了,我不该吼你……”

   Evan止住泪,漠然的轻推开他:“不,易恩你没错,是我错了。我竟妄想着代替蹇宾留在你身边。可你知道么,那天你对我做完那种事后,睡梦中喊的是王上,软软的喊着王上。可你在我身上时叫的都是Evan。为什么?因为你太爱蹇宾,甚至爱到都不敢碰他,他在你心里神圣不可侵犯,而我却是替代品。你对我的好,全是为了蹇宾。你怀里拥着我,心里却在想着他。你在透过我感受他。”

  “不,不,Evan。你就是王上啊!你就是啊……”

   “易恩,别骗自己了。我除了长的与他一样,剩下什么都是相反的。纵使我是他的转世,可我早就是另一个人了。我叫马振桓,加拿大籍华人。与他差太多……”

  “Evan……”易恩上前想抱他。

   他轻轻躲开了,笑了:“易恩,你怕了。你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所以,别骗我了,也别骗自己了。我不是他,你不爱我。”

  “Evan,可你爱我不是吗?你再给我个机会,相信我,我真的是爱你的。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你怎么证明?对我好?你只是满足你对蹇宾的需要而已。为我死?不,太幼稚了。你为蹇宾死过一次了,够了。”

   “那……Evan,你要我怎么做?”

   “我只问你一句,你爱他还是我?只能选一个。”

      “…………”

     “看吧,你选不出来。易恩,你根本分不清我和他了。我只是个代替。”

      “…………”

    “好了,易恩,你走吧。机票给你买好了。”

   “Evan,我不走!不走!”泪终是滚落,易恩一把将他拥入怀紧紧抱着。

   Evan也了流泪,轻轻的说:“你不走,我走好了。”然后用力推开他。

   “Evan!Evan!”易恩拉他。

    Evan抽回手,冷冷的笑:“放手,别让我讨厌你。”

   易恩放了手,傻傻的看他出了门,连追都忘了追。

      乡亲们,相信我,下篇甜!

    (马上又要下雪了,愁……)

     顶锅盖跑!你们追不上!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