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神箓16集,我要为俏如来正名!他没有掉智商!也不是不坚强!

半夜热醒说一点对齐神箓16集的个人感悟吧,其实主要是针对俏如来为何会回顾起这么多人说过的话这方面。

这一段出来之后被很多人诟病,当时自己还没看到所以还是抱持着旁观的心境,因为目前为止俏如来的每一次成长大家都看在眼里,在这个时刻出现这样的情节确实让人感觉别扭,但是并未发言,觉得必须自己看过之后斟酌编剧的用意再来发表意见。

所以我是完完整整的看完了这一段才来说下面的这句话:

在全局观来说这一段没有任何问题。

为什么呢?之前在拜师默苍离之后,俏如来的主要心路历程是什么?

是舍得和不舍。包括其后雁王出现,也是在取舍之间拿捏,能否放弃能否舍弃能否背负骂名,这是一直以来俏如来自身的拷问和问题,可以说他做的很好,如果说雁王当初因为没能做到“一视同仁的舍得”,那么现在禅让之后的雁王就是将“一视同仁的舍得”贯彻始终而刻意无视“一视同仁的不舍”。少了最重要最关心最信任的那些人事物,天下苍生再与其无关,没了活着的实感,雁王的目标只剩下创造英雄这一项。

那么这一次的心路历程又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呢?

有。这就是矛盾性的:民主还是专制?

乌托邦的故事大家肯定听过不少,在佛法和性格方面,俏如来肯定是选择民主的。更何况有自己的师父阻止九算的意图在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权利对于人心的腐化,譬如忘今焉,譬如玄之玄。都是被权利欲吞噬殆尽的存在。

正因为有这样两位师叔的存在,俏如来更加注意远离权力中心的位置以保持自我的冷静,即便是史艳文为他代为管理的时候实际上都比他更加深入的管理尚同会,这种趋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百武会被屠戮殆尽之后,尚同会开始振兴起始。所以俏如来为自己不整顿尚同会找了很多理由【甚至于铁骕求衣让他整顿,否则不能用的就解散之类的话都说出来,俏如来依旧只是哄着骗着而不是全力去使用或者支配】,在某种方面,俏如来自己也没有自信能在权利中保持自己身为墨家钜子的初心。

但是这样做的效果是什么呢?不被统治的人们失去了主心骨,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出现,好的坏的支持的反对的,这也是从尚同会成立之初就埋下的伏笔。只是这个伏笔因为任孤沉的个人行为而被提上来。

没有觉悟就不要做,不想支配就不要妄想能够权谋,智者的孤高与贫民的疾苦还有愚蠢形成了鲜明对比,是建立一个空中花园还是脚踏实地统一所有人的思想成为独裁者?

人的本质是什么?渴求自由,但是同时也是复读机,需要指引需要崇拜需要信仰。

所以我觉得俏如来思索的并非是个人的仇怨,他也不在乎这样的仇怨,恨他的人那么多,难道真的多任孤沉一个?龙子恨上他都不能动摇他肃清海境的决心,真正让他动摇的是任孤沉关于底层和领导人不能撑起场面的话。真正让他动摇的是:将选择权交给人们让他们各抒己见到乱作一团,还是干脆不管不顾成为一家之言的领袖?

这,才是俏如来现今思索的问题。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