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 | 零下10℃的日子里,我只想去大象王国做一个“非洲人”!


“啊切!”

今年的帝都一定是被施了冰冻技,刚被一路邪气兮兮的刺骨劲风“抽”回家,比打台风还磨练心智,回到室内的我当场连打整整十二个啊切,有种被“年终总结”的魔幻感。

此时此刻,我有且仅有的一个冲动就是瞬移到非洲大地去撒野、去吸天地之暖气!

非洲辣么大,而本期我只想独宠骚死·埃福瑞卡的博茨瓦纳(绝对不是扔飞镖扔中的)。

占据Lonely Planet 2016最佳旅行国家榜首的博茨瓦纳,位于非洲南部,是非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拥有全世界最大的zuànshí矿

划重点,这里还有全球最“野”的野性画面:广袤的草原,荷尔蒙爆炸的野生动物们,壮观绚烂的日出日落,野性自由又温情脉脉。脑补完以上,它被称为“非洲不为人知的骄傲”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个大象特写美爆了有没有?!

说正经的,乔贝国家公园位于博兹瓦纳的北部,是博茨瓦纳第一座国家公园,这里是5万头大象的伊甸园,以及各种野生动物的主场。

你可以在这里看到成群结队的大象在河边喝水,猎豹在草原上上演“速度与激情”,狮子在威风凛凛的低吼,还有不远处嬉闹的“美角”羚羊。这就是乔贝国家公园的日常。

被野性笼罩的生态里,一切宁静都伴随着伺机而动。

毫无波澜的泥塘里暗藏着玄机,有潜藏在水底的鳄鱼,有悠闲而不知深陷险境前来喝水嬉戏的河马,可能下一秒就画风突变。

如果被幸运女神砸中,说不定还能近距离目睹一场食物链决斗。

偶尔会有一两只火烈鸟前来湖边觅食,打破看似平静,实则紧张的氛围。

在陆地奔跑的猎豹也不甘示落,追逐各种羚羊。如果遇上食物匮乏的时候,大概率还能见证猎杀斑马的场景(晕血者慎入)。

在这方圆几万里的公园之中,每天都在上映着成千上万次的猎杀。

猎豹猎杀斑马;狮子猎杀野鹿;鬣狗猎杀羚羊......所有的追捕都是一场生死较量,对于浸泡在文明世界麻木多时的我们来说,每一场都是有血有肉的食物链冲击,这不就是非洲的魅力吗?

除了在水中和陆地的动物们,这里还有各种“奇装异服”的鸟儿,远离着凡间的争斗。白头鹰,蛇鸟,珍珠鸟,野鸭子等,应有尽有,雨季的时候这里最活跃的就是它们了2333。


释放完足够的荷尔蒙,以我的脾性就该找个疗愈之地静静了。

奥卡万戈三角洲(Okavago Delta)位于博茨瓦纳的北部,面积1500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沼泽三角洲。

其实我对于出走博茨瓦纳的私心,最初就是因为那条“永远找不到海”的河——奥卡万戈河

奥卡万戈河在博兹瓦纳境内“造”了一大片三角洲湿地,滋养出了最美的绿洲、茁壮了森林、孕育成群的动物,被称为博茨瓦纳的生命之河,却永远碰触不到海的边界。

“永远找不到海的河”,感受一下有没有很治愈?人类一生川流不息,往那个“听了都说好”的归宿,可是生命总是未知,我们无法先知哪里是好的归宿,但一路淌过的风景和最后停留的某处,也许就是最好的归宿。

如果还能更治愈一些,大概就要搬来奥卡万戈最让人陶醉的天色了。黄昏向晚,迎着折射下高级的日落,一杯爱喝的酒,一点闲言碎语,C'est la vie~


不远万里来到了非洲撒野,是不可能错过Safari的。

1836年,一位名叫William Cornwallis Harris的英国爵士第一次到南非,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旅行方式——Safari,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有钱人真会玩”吧!

一天游玩下来,精疲力尽的身躯值得最好的“归宿”。

andBeyond是非洲顶级野奢酒店之一,位于三角洲的中心,被森林完美庇护,拥有绝美的视角。酒店旁就是河流、森林,猴子在树上窜上窜下,目光之所及,就是卸掉液晶屏的360°立体声实景《动物世界》,如果赵忠祥老师在就完美了。

倘若时间刚好,不妨坐在游泳池旁的椅子上,或者在泳池里,喝一杯大象酒咖啡(建议不要追究来源,喝就对了),赏着头顶的巨幅调色盘,积累了一天的乏瞬间就散了。     

此外,这家酒店的最大特色就是可以航拍。第二天早晨,你还可以搭乘“奢华”标配元素——直升飞机俯瞰整个乔贝国家公园。像现在适逢雨季,大草原的草地变得茂盛,视觉感受更丰富。  

当然,更野一些的兄弟也可以选择移动帐篷作为你晚上的歇脚点。野外帐篷的体验非常刺激,也更方便视线捕捉动物。              

移动帐篷每5天会更换一次位置,帐篷里有床,马桶,浴袍,衣柜,洗簌用品样样齐全。半夜可以听到狮子在附近低吼,猎豹的的脚步声,各种小生物的鸣叫声,那一刻你就彻底加入《动物世界》了。

尾声:

找不到大海又如何呢,我有绿洲啊。希望这个冬天,“我们都是非洲人!”从此成为一句吉利话。兄弟们,下期见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