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觅×德拉科(脑洞的cp)(不要笑了,我站的cp这么甜_(:ᗤ」ㄥ)_)

锦觅×德拉科(脑洞的cp)

是我飘了_(:ᗤ」ㄥ)_最近生活里事情好多,但是还是忍不住熬夜拉郎了_(┐ ◟ᐕ)¬_来吧,给你们看我完善后的脑洞(视频其实是听了甜甜的歌,想剪一对cp,刚好最近最喜欢的女神是锦觅,男神是德拉科,而且我那破电脑里有存着两人的片段,我就拉郎了_(┐ ◟ᐕ)¬_)(写得不好,权当消遣了呀(´▽`ʃ♡ƪ))

1

——在一瞬间,有一百万个可能,该向前走,或者继续等。

锦觅看着仙气缥缈的天庭,内心一阵阵感慨,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界呀。

她这里逛逛,那里看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处园林,里面长满了千姿百态的花朵,各个开地正好。她兴奋地跑过去,刚摘起一朵,那花却在她手心变作云雾消散了,如此几番,她气馁地跺脚:“这天界的花是看我不起吗?怎的不给我摘?”

“罢了罢了。”她转回身去,突然被一个东西砸在发簪上,发簪叮咚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拾起发簪,同时看到了那个砸到她的东西——一个青苹果?

她把青苹果和簪子收到袖间,把头发拢到脑后,走了几步,却觉哪里有些怪异,这路怎么不太一样了?地上云雾消散了,露出了茵茵的芳草,间或几朵小花,她触手去碰,发现能够碰到了。

“咦,这是什么情况?”锦觅手里拿着朵小花,才发现周围不知何时,从花团锦簇的花园,变成了古树繁多的森林。

她又向前行了几步。

“Hello?”一道怪异的声音从她头顶上方传来。锦觅抬头向上看,吓了一大跳,原来这棵枝干遒劲的古树上,竟坐了一个少年,她仔细看,发现这少年长得也有些奇异,金色头发灰色眼睛,皮肤苍白,穿着一身样式古怪的绿底袍子。

忽略显眼的城堡

少年皱眉叽里呱啦说了一串锦觅听不懂的话,她只呆呆地看着少年,心猜这莫不是某个精灵?也许是这棵树修成了人形,却还没有学会人话,她心中升起一点雀跃之情,好多年没有见到初生的精灵了,也许她可以教导他学习人话呢。

这少年名叫德拉科·马尔福,彼时他正坐在这棵古树上,奚落着路过的宿敌救世主哈利波特,他正说着话,一个眨眼的功夫,树下的同伴,面前的救世主,全都消失了,学校变成了森林,然后一个穿着古怪、长相也不太一般的少女走了过来,他试探着问了一句,这少女只呆呆看着他,他跳下了树,想抓着眼前仅有的人问问情况。

德拉科走过去,费劲说了一通,这少女仿佛完全听不懂一般,他皱眉走开,暂时不管这少女了,他开始查看这棵树,他怀疑这是种幻觉魔法,或者……不,不,那太疯狂了,不可能的。

锦觅见那少年走开,她连忙跟上去,她看着少年绕着树转,她扑哧一声笑出来,啊呀,好可爱的精灵,是不是因为刚幻化人形,还搞不清楚状况,分不清本体和人形,所以这么绕着树转。

她捂着嘴笑,见少年看过来,她拍拍少年的肩:“初生的树精,你好啊,我是个葡萄精灵,我叫锦觅!”

德拉科皱眉拂开少女的手,他听着这少女的话,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是东方话?他惊疑不定地看向少女。

锦觅伸手拉住了少年的手,德拉科一惊,他想缩回手,但是少女的手劲居然不小,他一时没有挣脱,被少女拉着走到了一边,少女随即放开了手。

锦觅碰了碰少年的肩,叫他看前方,然后她催动法术,在半空幻化花瓣,花瓣拼成了两个大大的字,她对着少年说:“锦觅,我叫锦觅!”

德拉科震惊地看着她,这个少女看着年纪比他小,但是,她竟然已经会使用无杖魔法无声魔法了吗?

少女在重复着一个词,德拉科皱眉辨认:“Jimmy?”

锦觅鼓励地对他笑了笑:“对,锦——觅——”然后指着他问:“你的名字?”

德拉科福灵心至,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开口:“My name is Draco Malfoy.Draco Malfoy.”

“爵扣?”这少年一串的话出来,锦觅自动截出了一段,她心想,这树精给自己取的名字可真长,这么喊着也太累了,还是取个关键词吧。

“Draco Malfoy——”德拉科觉得对方发音诡异,最重要的是,她怎么喊自己的名呢……

“掘抠——”锦觅回味下这名字,觉得这树精真的是乱起名字,但是,怎么起名字是人家的自由,她就不多说了。

德拉科闭了闭眼,算了,懒得再多说了,名就名吧,他得赶快搞清现在的状况。

他们踏着满地的绿草,在森林里走走停停,边走,边进行着语言不通的交流,锦觅自得其乐地教着少年掘抠她所讲的话,掘抠心不在焉地学着。

两人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终于见到了森林的边缘,德拉科望见熟悉的城堡屋顶,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他开始揣测,那么刚刚究竟是谁,施魔法把他搞到了森林里,他扭头看他们来时的森林,它被雾气笼罩着,他慢慢皱起眉头,不,那不是禁林,那是哪里?

他眼睛突然瞪大,那森林,就在他的注视下,被雾气吞噬,然后消失了……



马尔福从禁林带回来一个貌美的东方少女,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霍格沃兹,大家对神秘的东方人心存好奇,这好奇都快冲淡三强争霸赛带来的兴奋了,据说这个东方人是凭空出现在禁林中的,她不会一点英文,她会使用无杖无声魔法,她还会飞!……

被众人好奇着的锦觅正被强迫着学习英文,她的小老师德拉科臭着一张俊脸,用魔杖指着纸,纸上浮现一个词:“Book”。锦觅的眼神漂移,又不由自主看向了温室的方向,被眼尖的德拉科瞅见,他坏笑一下,魔杖一抽,一道电光闪过,吓得锦觅马上聚精会神了。

德拉科得意地笑了,相处之后,他就发现这人的能力就是个纸老虎,远没有传说中会无杖魔法无声魔法的人强大。

他们从那座奇怪的森林出来后,刚走到门口,就被邓布利多抓着到了校长办公室,很快,连马尔福先生都来到了学校,邓布利多难得严肃着脸,说:“嗷,奇怪的魔法波动,德拉科,你经历了什么?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这里开始就不用英文了,因为我水平不够了( ‘-‘ 三 ‘-‘ ))

德拉科有些惊慌地看着马尔福先生,马尔福先生拿着他那根蛇头魔杖,敲了敲马尔福的手:“德拉科,你做了什么事?”

锦觅愣愣地看着这群人,她环顾四周,这里的人和房间构造以及陈设都好奇怪,她看向那个白胡子的老爷爷,老爷爷看着她,对她眨了下眼睛,说了一串听不懂的话,他手一挥,手心凭空出现了一碟糖果,他走过来递给了锦觅。

锦觅嗅了嗅,嗅到了糖果的味道,她惊喜地接过,对着老爷爷道谢:“谢谢。”

邓布利多和马尔福先生对视一眼,邓布利多露出一个放松的微笑:“好,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这位小姐和那位没有联系。”马尔福先生瞳孔一缩,他不自然地点点头。

“既然她是德拉科带回来的,那么,就让她和德拉科学习英文吧。”邓布利多手一挥,布下一个隔音咒,和马尔福先生谈了一会,愉快地做下决定。

德拉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我负责带着这个少女融入学校生活?我马尔福是做这种事的吗?他求救地看向马尔福先生,但是马尔福先生虽然皱着眉,却微微点了点头。

少年看着无知无觉的东方少女,心头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锦觅在吃糖果,那个老爷爷拿给她的糖果特别好吃,她一吃就爱上了这个味道,见他们似乎谈话结束了,德拉科走到了门口,没好气地喊她:“吉米!”

“啊?”锦觅望着手上还剩大半盘的糖果,有些舍不得,老爷爷冲她微笑,锦觅试探着说:“我拿走了?”她把糖果往袖子里一倒。

邓布利多一愣,他略带深意地看向少女的袖子,微笑着点了点头。

德拉科不耐烦地上前,抓住她袖子,把她往外拉。


之后,发生的事,果然验证了德拉科不好的预感。

这少女就是个麻烦精,她暂时被安排住在了斯莱特林的湖底地窖,住在潘西·帕金森的隔壁,两人第一天就起了冲突。

据说帕金森一早醒来,看见了锦觅,尖叫一声,吵醒了所以女生,她把锦觅认成了男生。

锦觅被她拉出了女生寝室,德拉科头疼地走出来,他也有些惊异,昨天的少女怎么变成了少年,他皱眉思索,走过去抽出了锦觅发间的簪子,长发如瀑,少女近在咫尺的娇颜晃了晃德拉科的眼睛,他微微后退,攥着簪子的手心有些汗湿。

“一个魔法道具。”德拉科举起簪子,对潘西说。

潘西咂咂嘴,看见德拉科和少女靠近的身影,她走上前,挤进两人中间:“这种魔法道具,难道是专门用来恶作剧的吗?”

德拉科被潘西挤得往边上一歪,他奇怪地看向潘西,因为被撞有些不爽,他走到沙发边,把簪子抛还给了锦觅:“不要戴了。”说完,又想起她听不懂,他烦躁地走过去,一把抢走了簪子,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好了,现在没问题了。”他冲着潘西摊手。

潘西噘着嘴,抱胸挑剔地看着少女。


之后,德拉科开始教锦觅英文,锦觅很聪明,学得蛮快,但是呆了几天,她就有些着急了,她要回去天界找大神仙救活肉肉啊,虽然这里很有趣——好像是个树精灵的国度,所有人都用一根小木棍施法,这里的糖果也好吃,但是,她还是更想看到肉肉复活的场景。

她拖着掘抠要去森林,德拉科现在后怕的很,哪里还想回去那个森林,哪怕是禁林,他也不想去!

锦觅很是执着,德拉科只能先敷衍着。

这天,有草药学的课,德拉科带上锦觅,锦觅之前屡屡引起围观,但现在大家已经习惯了她,不再特别注意她了,锦觅如今懂了些基本的英文,她听着这个大眼睛的斯普劳特教授的课,看着这些还没化形的植物精灵,她有了一些兴趣,试着和植物们沟通。

她趴在了温室土旁,她现在也有了一件袍子——源于邓布利多校长的慷慨,她在衣服外面套着袍子,这会,她的手臂露出来,蹭到了泥巴。德拉科嫌弃地看着她粗鲁的动作,揪着她的后领子,把她往上拉。

“哎——”锦觅不舒服地喊,她的袖子一抖,一个东西从袖子里滚了出来。

德拉科放开了她,他眼睛看向旁边,捉弄了人,嘻嘻地笑着。

对面的格兰芬多的狮子互相看看,冲他嘘声。

锦觅抖了抖站直了,她摸了摸袖子,看向了温室土地,看见了掉出的东西,她忍不住惊呼一声:“肉肉!”

肉肉的真身掉了出来,锦觅连忙要过去捡起,但是,肉肉的真身猛然长大,撑破了花盆,在泥上扎根了。

“肉肉……”锦觅呆住了。

斯普劳特教授走了过来,她的靠近使得德拉科退开了好几步,大眼睛的教授眼睛睁地更大了:“哦,梅林的胡子,一株奇异的魔法植物。”只见,原本吵闹的其他植物居然都安静了下来,还拼命挥舞枝叶,想要远离肉肉。

“肉肉……”

“锦觅……”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

锦觅伸手摸了摸肉肉:“肉肉!是你清醒了吗?”

肉肉却没有再回应她了。

锦觅简直高兴坏了,这里果然是一个植物的国度,肉肉居然重新恢复了生机!

这之后,她的心思就不在于回去天界或花界了,而在于怎么在德拉科的语言课上逃去温室看肉肉。

当然,发现了锦觅纸老虎本质的德拉科,并不会让锦觅轻易得逞。


下章预告(我以为我能一下子写完,但是我高估了我的速度,还有低估了我的话痨程度。゜(ノ)´Д'(ヾ)゜。゜)(可能会更地比较慢,但是开了坑我一般都会填——强迫症_(:ᗤ」ㄥ)_)

2

——如果说以后都不用对你讲客气,我就等着对你说一句欢迎光临

——我开始美丽的际遇,你来自东或西,都没有太大的关系,都听你




剧透!剧透警告!!!









“没关系,我找到你了。”——在时光的长河里,我们终于相聚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