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纪录片豆瓣评分9.7?众生皆苦,请继续负重前行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

配上我今天的故事

突然想起了那首诗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丧...


 01 

一种职业的消逝需要多久?也许下一秒,也许很多年,也许就在一瞬间


天亮之后,睡眼惺忪的工人,只能对着流水线上的机器,握一握拳头,拿起自己最后一月的工资消失在街角,寻找下一个能够活下去的工作,哦,也许不能算是工作,只是消耗身体再喂饱身体以供下一次消耗。



他们是劳动者,是谁都不能否认的劳动者,不论是在西伯利亚的冰雪里,化为一节节铁轨的枕木;还是在漫天迸射的火星中消融;亦或是被几股粗壮的绳子捻成河畔的泥土…..他们可能被称为城市的建设者、梦想的编织者,但一直以来他们都有一个名字:苦力


世间皆苦,起早贪黑、春去秋来,苦味就像是年轮,一圈一圈地加深,勒紧了他们的裤带,扼住了他们的咽喉,直到他们再也说不出话来。以至于他们就沉默着,沉默着用肩膀扛着,就算咬碎了牙,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02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那句“别把棒子放在身前,那样像乞丐”



我今天要讲的,不是什么带制作、带场面的作品,而是一部13集只花了1300元的纪录片《最后的棒棒》



说起重庆,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大多会惊讶于其山城的独特。而正是这座依山而立的城市,催生出了这种特别的职业:棒棒。那既是对他们的称呼,也是他们吃饭的工具,一根扁担木,搭配两根绳索,他们就这样走上了街头。“像情感节目里的嘉宾,任人挑选”



作为底层劳动者的典型代表,镜头并不是第一次对准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川渝方言的《山城棒棒军》几乎家喻户晓,成为了川渝文化对外输出的典型代表。不过,可能是艺术高于现实的美化表现,或者是年岁带来的生活体验,再看到《最后的棒棒》,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



导演何苦是一个退伍转业的正团级干部,因为自己曾经在重庆的工作经历,决心用镜头留下这些将重庆挑入现代化的棒棒最后的职业生涯。没有资金、没有人员、没有拍摄经验,面对三无,何苦选了一个笨办法:他带着1300元钱,和从影楼雇来的一个摄影师,就这么两个人,住进了自立巷53号,拜棒棒为师,用一整年的时间,记录出了这样一部作品。




 03 

他的师傅老黄,是一个20年的老棒棒,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一直就受到排挤和打压,他娶不了老婆,与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凑合着过”,育有一个小女儿,却又被第三者插足,只能一人靠做棒棒,养活自己的女儿。



他能够为了20元钱,无视别人嫌弃的眼神,弯下去去掏厕所;也可以在与客户走失后,背着客户几千元的货物晃荡一天,原物返还。别人想感谢他,要给他100元,他却找补70元“20元是说好的,我背着货物走了一天,耽误了别的活儿,所以多收10元。”他总是把棒棒好好地背在身后,还交待他的“徒弟”也这么做,“这是吃饭的家伙”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是我的就是我的。倘若事间道理都是如此,可能老黄的日子可以好过些。



今天的哔娃,排版单调,语言贫乏,因为我怕太多的色彩或是辞藻的修饰,都会让这部纪录片,少了点味道。


当然,故事的主人公不止老黄一人,不过哔娃不想剧透,有些东西,还是自己品比较好。


13集的故事,我一口气,看了个通透,最后又化为一口郁气,卡在咽喉。今天的哔娃不想嘻嘻哈哈,世间皆苦,请继续负重前行。



如果你有看过这部纪录片

或者今天就去看看这部纪录片

欢迎到后台和我们分享

微波炉:_小声哔哔_

工粽号:小声哔哔哔


请给我们点赞!关注!投硬币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