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25 第二版

   “小熊,求你了,你就帮帮忙嘛~Evan不肯接我电话,执打又不合适。只有你了……”易恩睁大水汪汪的眼睛抱着Teddy一只手撒娇。

  Teddy本来想再傲娇一会的,谁让易恩今天撂脸给他看的。可实在架不住易恩的死缠烂打加卖萌,无奈的拿出手机:“好了,松开爪子!”

     易恩见此立马就没了刚才窝囊的表情,忙说:“Teddy,音量开到最大,让我听听Evan的声音。”

    “事还真够多!”Teddy嘴上这样说,却还是乖乖照做了。

    “喂,Teddy。”Evan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还透着疲倦,几乎让易恩落泪。

    Teddy嫌弃的看一眼易恩,开始了“自己”对Evan的关心:“嗯,Evan,你现在到家了吧?”

    “刚到,怎么了吗?”

    Teddy又瞟了一眼在一旁认真听电话的易恩,那样子仿佛真的已经把自己的耳朵给竖起来了,叹口气说道:“你明明只是去完成学业,结果易恩这小子搞的半死不活的,好像是你死了一样。”

   “易恩怎么样?他没事吧!?”Evan的声音有些急。

     易恩几乎脱口而出:“我没事!”却被执眼疾手快的捂住。冲他摇摇头。易恩只得又低下头,执这才松手。

    “不知道,反正今天失魂落魄的回了公司。你没看见,跟个乞丐一样。后来被经纪人骂回家了,放他三天假,你说,这算不算因祸得福啊?我们可是求都求不来假期的。”贼眼一弯,骗人好像还挺刺激的!  不对!这是在帮易恩!

   十分焦急的声音:“Teddy,你去看看易恩好不好?他万一出什么事呢?”

    “你急什么,他十九了,不会出事的,不过是暂时离开个哥哥……”

    “Teddy!”Evan急急打断他,头一次失了风度:“你去看看,现在就去。”

      “好,我去。可台湾这边正天黑,我明早去。再说了,你担心他的话,一个电话不就解决了吗?他可是因为你才成这样的。”Teddy一脸无语,舍不得还要走,走了吧他还担心……貌似刚刚自己还说骗人好玩、刺激,没想到这边被骂的就是自己了,我……

    “Teddy,”Evan声调下沉,很严肃的样子:“你现在去,算我求你。回来后立马给我电话,谢谢!”

    Teddy一时有些慌:“Evan你别生气啊,我又不是不担心易恩。好,我现在去。你等着我的电话。对了,把你在那边的作息表整理好电邮给我,以后方便联系。再见!”

    “再见,谢谢你Teddy!”

    Teddy气哼哼的挂了电话,没好气的看着易恩:“我才是局外人好吗!你们俩都朝我撒气!你都把Evan带坏了,他以前从来不这样跟我讲话的!”

    易恩却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只一味地傻笑:“Evan他,担心我,很担心。”

     Teddy气到要冒烟,真想给易恩一拳!

   执在一旁笑着,可眸中却漫上大片哀伤。真好,他们是相爱的。可我……

     Teddy听了执的话过了三个小时后才给Evan回电。故意把易恩说的惨兮兮的,就像要死了一样。Evan果然是很焦急,恨不得自己再飞回来。而易恩却抱着手机出神,他在等,等Evan打给他。他知道Evan会的,不过是时间的问题。Evan,你终于像王上一样心中有我了。可你终究与王上差太多。王上,是全心全意爱着我的;而你,名声比我重要的多。可没办法,你是王上的转世,也就是王上。无论你变得怎样,永远都是我的王……

    手机响了!易恩快速回神低下头。Evan!竟会这样快!立马接通:“Evan,你终于理我了!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混蛋,我不该对你做那种事!你相信我,我保证……”

    “易恩,”Evan平静地打断他。

    “Evan,我在,怎么了?你说。”

   “我,我不怪你,而且那天我是自愿的。不过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等了千年,太辛苦了。我即是蹇宾转世,也该替他还债,那晚就……”

   “还债?”易恩笑了:“Evan你说是替王上还债?Evan,这就是你与王上最大的差别,我于王上,是君臣,是朋友,是爱人,是他唯一的信任。他可以对我做任何事。可我于你,竟是债?”

   这话中的悲伤Evan怎会听不出来?可他张口却不知如何解释。呵,如何解释,解释什么,这不就是自己要的吗?“是,因为他爱你,而我只是可怜你。易恩,清醒吧。你是齐之侃,我却不是蹇宾。我们之间有太多阻碍。所以,我的离开很正确。你也不必为难自己。回到遇见我之前的易恩吧。好了,我也没什么好和你说的了。希望这是你我之间最后一次通话。再见。滴……滴……滴……”

    易恩笑了,泪还挂在脸上。王上,我想你,很想。Evan终究不是你。

    “Teddy,执,谢谢你们,我走了,今天的事你们忘了吧。”易恩来到客厅,面无表情的说完这段话就要离开。

   “易柏辰,你要放弃吗?”执冷冷的声音响起。

    “从未得到,何来放弃。”易恩头也未回。

    “齐之侃.”

      易恩定在原地,Teddy也是一惊:“执你刚才叫易恩什么?”

     “Teddy,我有些话想单独对易恩说,不好意思。”执说着就进了易恩的房间。易恩立马抬步跟来。

    刚关上门易恩就冷下脸:“你到底是谁?!”

   “跟你一样,”执亦是冷淡如冰冰。

    “公孙钤?”

     “不错,正是在下。”

     “你就是孟婆口中那另一个清醒着的人?”

    “我也未曾想到,今世会遇见你,齐将军。”

     “你是何时知晓我身份的?”

     “你在片场将Evan当成天玑王亲吻的那次。对了,是第一次亲吻的时候。”

      “那你为何现在才说?!”

       “我为何要说?”执笑了。

        易恩皱眉:“公孙钤,你变了太多。”

        “彼此彼此,谁也想不到千年前的战神齐之侃如今是孩童一般,更想不到真实存在过的钧天成了场戏,我们,都是戏子。”

     “都千年了,你还放不下这些吗?”

      “你又何尝放下过?刚进组那两天你不也是整天冷着张脸吗?还是Evan来了一个星期你才正常。”

   “Evan?又他提做什么?他说得对,他不是王上,我也该放过他了。”

    “看吧,你的关注点永远只在Evan身上。易恩,别傻了,你爱他,离不开他。他也是爱你的。你要知道,他早轮回过数次,将你忘得一干二净。你能重新得到他的爱是有多幸运。所以,无论如何不要放弃。”执眸中涌上悲伤。

   易恩拍拍他的肩:“执,那你呢?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叫执了。孟婆告诉我,除我外还有一人是清醒着到的三生桥,所以我们有意识拒喝了孟婆汤。而只有执念至深的人才能如此。我是因放不下王上,那你呢?真如剧中一般是因陵光吗?”

    执苦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千年前他是我如无物,千年后却与我称兄道弟。更可笑的是,我数次轮回,数次遇见他,始终不敢表明心意。只有一世,我醉了酒,竟吻了他!果不出所料,他以为我是变态,从此消失在了我的世界。我只能恪守着界限,再不敢表露半分。易恩,你是多幸运啊!”

     “执,陵光的转世莫不是吕鋆峰 ?   ”

      “是.”

      “执……”

      “易恩,不用安慰我。”执笑了:“现在我很满足,最起码他在我身边啊。好了,不早了,你休息吧。就在这住下,反正Dylay在大陆拍戏,一时半会回不来。”说着执出了门。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