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24 (第二版)

     阳光射进来,照在Evan身上。Evan睁开眼,落入眼眶的是易恩孩子般的睡颜,嘴角还带着笑,很满足的样子。

    Evan抬手想抚他的脸,这才觉得浑身酸痛。低头一看,是了,一身的红痕。昨天羞人的情景又泛上脑海。Evan小心的将易恩的手从自己腰上拿开,缓缓坐起身就看见了桌上摆着一整套干净且整洁的衣服。勾起唇角,谢谢易恩。小心的穿好衣服后Evan就提着几天前就收拾好的行李出了门。

    机票,是今天的吧?早上六点,正好。他拿走的是两张机票,他怕易恩醒来会追上他。可他忘了,过了点,有机票易恩也走不了。

    坐在飞机上,Evan一阵头晕,还没吃早饭呢。没关系,不重要了。易恩给他准备的衣服长袖,质软、又清凉,穿着格外舒服。说实话,Evan不悔,第一次给了易恩他很高兴。可不对,这是错误的。Evan知道自己是爱易恩的,不然昨天晚上他完全是可以挣开的。就算挣不开,只要他学着蹇宾的口气说声:“小齐,停下。”那易恩是绝对会停的。可他没有,他的推拒绵软无力,他甚至主动张开了双腿……算了,当是给易恩和自己圆一次梦吧。

     可惜,梦是该醒了的。也许他该回加拿大,该彻底与易恩划清界线。没错,是该回加拿大了,学业也还没完成呢。

     “易恩,别慌,我只是离开了。回台湾,不过明天又会坐上了回加拿大的飞机。昨天,当场梦吧。我是不怪你的。可我终究不是蹇宾,你也不是齐之侃。该放手了,忘掉一切吧。一年后我会回来,希望那时我只是你的Evan哥。当然,若你无法与我平淡相处,就帮我退出SpeXial吧,反正我的合约都在公司,你拿得到的。我已经在那儿放了一份委任书。好了,再见。Evan留。”

     易恩傻傻的坐在床上,看着手机上显示着三小时前的短信,泪滚到屏幕上,易恩却视而不见。王上,Evan,走了?不要我了。不!千年都等过了,怎么可能现在放弃,更何况昨天还发生了那种事。天堂到地狱,不过是昨夜到今日吧?Evan明天才走,也许还来得及。呵,是急傻了。横店飞台湾的飞机一天只一班。不对!还可以坐船!不,坐私人快艇!犯法?管不了这么多了!

      Evan终于打发走了Teddy他们。说实话,Evan很烦,离上飞机仅有一小时,可为什么心这么痛呢?是不舍吗?是的,他放不下易恩。可放不下又能怎样?

   Evan掏出手机,易恩的未接来电竟多达几百通,短信更是一条接一条。Evan微笑着拉黑了易恩的号码,一条条删着短信:“Evan,我错了,你在哪?”

      “马马,别走好不好?”

  “马马,我以后再也不动你了,连碰都不碰一下。”

      …………太多太多,泪糊了眼眶。

       “王上,你又不要我了吗?”只这一条,令Evan哭了出来。鸭舌帽压的极低,肩膀却抖动的厉害。再没勇气看,直接按了全部删除。手机中“易popo”的图库有上百张易恩的照片。Evan要删,可舍不得。终于一张张开始了自动删除。最后一张!Evan实在没忍住按下了停止。照片上的易恩一头红毛,正听着歌笑出酒窝,眯起眼对镜头摆出了个大大的“V”。这实在算不上帅照,甚至还有些崩坏。可Evan却将它贴在心口又哭又笑,仿佛是最珍贵的宝贝。

    “台湾飞加拿大,还有一分钟,请……”广播传出好听的女声。Evan下意识抬头看大厅,复自嘲的起身走向检阅口。

     Evan,你想看到谁?看不到了,他现在快的话还在横店飞台湾的机场上。

    “五、四、三……”甜美的女声开始倒数。

    “Evan!Evan!”焦急而熟悉的声音传来,Evan抬头,小声呢喃:“易恩……”

     易恩这一瞬正好对上Evan的眼,忙扯出一个放心了的笑。   

         可Evan却冲他摇摇头,快步进了飞机。门缓缓关上。

      Evan从弦窗看见易恩飞奔过来,却被保安扯住。他看见,易恩很急很怕;他看见,易恩衣服有点有些脏乱;他看见,易恩满身疲倦;他看见,易恩疯狂的叫着什么,他知道,是他的名字。

     再见,易恩。Evan缓缓闭眼,最后一滴滑过脸庞进了口罩,到嘴角,有些苦涩,还很咸。

       易恩失魂落魄的走着,根本不知去哪。家还是公司?无所谓了,真的无所谓了。没有Evan,哪不一样?

     “我爱,爱易恩,齐,齐之侃。”

    “popo乖,都过去了,别难过。”

    “易恩,别理手机那么近,会近视。”

      “popo,你咬我。”

     “屁恩,你是欠哦。”

      “popo,这次别咬我了哦。”

       “小齐在忙什么?”

       “小齐为何离本王那么远?”

       “小齐如今也算是本王的门人了,小齐难道不这样认为吗?”

        “小齐你没事吧?”

       “易恩,疼的严重吗?”

       “易恩,我是不是很重?”

       “小齐不想要本王的赏赐,可本王却想把最好的好处都给小齐。”

             ……………………

    “易恩,你怎么了?”Teddy焦急的跑过来扶住易恩。

    易恩无神的抬头,半天才辨认出人:“Te,Teddy?”

     “是我,你没事吧?是因为Evan回加拿大了吗?他会回来的。”

    “Evan不要我了,又不要我了……”易恩嗓子喊哑了,可话一说眼又红了。

       Teddy叹口气,一招手拦了出租车,将易恩塞了进去直奔自己租的小公寓。

      开了门,执却坐在里面。“执?你怎么没去公司?”Teddy很疑惑。

     “今天嗓子不舒服,我让明杰替我请假了。易恩?哦,是因为Evan吧?”执起身扶易恩坐下。

    “你也知道?”Teddy皱眉。

     执笑笑:“拍《刺客》时我就看出来了。”

    “也是,”Teddy也一笑,揉揉易恩的头:“这小孩太不会掩饰自己对Evan的爱意了。”

      “Evan?”易恩迷茫的抬头,神色却很是激动:“Evan在哪?!”

     “在飞机上!”Teddy没好气地说:“我真想把你提扔出去!”

    “算了Teddy,Evan说走就走,易恩难免这样。你去给易恩准备吃的,我来开导他。”

     “好吧,不过别太刺激他。”Teddy进了厨房。

    执蹲在易恩面前抬头看向易恩双眸,开口很直接:“易恩,你和Evan做了是吗?”

     这句话成功炸醒了易恩,易恩眨眨眼又点点头,有些害羞。

    “是强迫吗?”

   “不是,Evan,Evan是自愿的。他事后主动吻了我。”

      “是了,这就对,易恩,请一定相信Evan是爱你的。”

     “不,Evan是可怜我!他可怜我!”易恩失了控吼出来。

    执按住他双肩:“易柏辰,你想追回Evan就给我冷静下来。”

     “追回?”易恩睁大眼一脸不可置信。

   执松开手一声冷笑:“不过是在加拿大,你不敢去追?”

    易恩双眼放出光。是啊,可以去追!易恩起身要走:“多谢。”

    “急什么。”执一把拉住他:“你英语几乎是白痴,问路你会吗?Evan住哪你知道吗?你去加拿大哪?”

     “我……不知道。”易恩垂下头。

    “好了,我和Teddy都会帮你,你先住下。不对,先吃饭洗澡。”执笑着看他一眼。

   Teddy正端了面出来:“是啊,看你这乞丐样。你偷渡回来的啊!”

    既打定了主意,易恩也不再垂头丧气,上前端过面:“是,就是偷渡。”

    “天呐,易恩你为了Evan疯了。”Teddy很不可置信。

   易恩低头吃面并不说话。执却脸上挂笑。

    “执,你这家伙怎么感觉有故事的样子。”Teddy上前用胳膊肘碰他。

    “会吗?我觉得这是成熟。”执很温和的说。

   “少来!没什么能瞒过我。想当年易恩才入团一个月我就肯定他喜欢Evan。我这双眼,可灵敏的很!”Teddy指指自己的眼又指指执,笑的很得意。

     “好,那就当我有故事好了。”执无所谓的耸肩:“可现在当务之急是帮易恩追回Evan。”

    “追回Evan?天呐!”Teddy不敢置信:“Evan要知道易恩喜欢他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执还未说什么,易恩冷冷抬头瞪他:“Evan早知道了!”

   “怪不得,怪不得急匆匆的就要回加拿大,还说什么去完成学业,躲你才对吧!”Teddy有些气还有些怕,屁孩刚才的眼神太过冷厌,完全是个陌生人。

   易恩将筷子往桌上一拍,冷冷说了句:“我吃饱了,先去洗澡,执,借我身衣服。”

    “好.”执领易恩进了他的房间,剩Teddy一人目瞪口呆。天呐!那人绝不是易恩!差太多了吧!不会Evan一走小孩就疯了吧?!

     “你也别怪易恩,他现在很难过。”执走出来坐在沙发上。

   Teddy没接话,也坐到执身旁示意他接着讲。

    执笑了:“你看出Evan喜欢易恩了吗?”

  “怎么可能!Evan绝对是直男,他对易恩只是哥哥对弟弟!”

   “你会跟弟弟接吻吗?”

    “你…你是说Evan,Evan和易恩……”Teddy已说不出完整的话。

     执点头:“在片场时看见过几次。易恩把Evan抵在墙上亲吻。”

   “Evan是被迫的吧!”

   “不,易恩吻的很温柔,并不是强迫。Evan的手垂在空中,看样子是犹豫着要不要抱上去。只是还跨不过那道坎,最后都没抱回去。”

    “不可能,Evan是,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是怕伤了易恩的心。”

   “Evan昨天回来时脸有些白,七月却长衣长裤,连脖子都遮的严实。你猜为什么?”执玩味的看向Teddy。

     Teddy张大嘴惊呆了。

     “没错,他们上床了。你这你还认为是哥哥对弟弟吗?嗯?Teddy?”

   “既然发生了那种事,那Evan为什么还要走?”

   “因为,”执收回笑意,眸中低沉了许多:“都是男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