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的魔法日常·起源

第一篇文章给疯化了,那么第二篇就来说说DEC吧!

亲手画的DEC拍摄布景中的画,40cm×50cm,丙烯

时间回到疯化2的上映时间,2013年10月1日。大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上映之前的9月20日,我举办了一次萌凤吧吧聚,而这次吧聚的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观摩疯化2的正片,这也算是首映前的内部放映了吧。我悄悄找了学校里的一个教室,然后给这十几个参与者放映了疯化2的第一版正片,对,第一版,然后收到了不错的反响,当时决定这个长达27分钟多的版本就当最终版放映了。然而本着谨慎的态度,本凤还是把这个片子给学校的老师也看了一遍,得到了很多建议,其中一条就是减少一部分解说来适当增加片子的受众群体。于是本凤在首映前直接大刀阔斧的砍掉了三分钟的解说内容以及全部方程式,同时重新调整了片子结构,最终的首映版本也就变成了现在的24分48秒了。然而,疯化2在获得广泛好评的同时也收到了一些诟病,就是很多人觉得看了疯化没办法学到很多新东西了,当时因为我对于疯化2的定位就是纯提高兴趣,所以在做出简单回复之后就没再处理。

就像上一篇文章写的,接下来人民邮电出版社的一位编辑找到了我,出版了疯化BOOK。而同样的时间,中国科协的科普中国计划也如约出台了,且在招投标环节,新华网中了其中的几个表。在2015年的下半年,我的书的编辑带着新华网科普中国科学原理一点通的负责人来学校找到了我,同时也说明了来意,希望我能参与到这个计划里,由于我那个时候正在准备第二轮的考研,因此当时只是约谈了一些化学类科普文章的写作。(共7篇文章,在新华网相关位置可见)真正开始诞生DEC想法的,实际上是16年的三月份。

交代一下这个时候的背景。疯化2首映之后我开始策划疯化3,这时从国内外的多种渠道已经收集了200多个不同的趣味实验;疯化2及疯化BOOK的部分粉丝抱怨内容太浅学不到东西;而我的老师当年首映前提出的另一个建议就是“为什么不把这些实验分开做成好多集呢?”,这时候我便想到了出一个系列的视频,将这些没有被选入疯化3的实验一一做成短小的几集。而同时,我也想到了年前谈过的科普中国项目和新华网。

这个时候,我有可以做的内容,但没有资金;

新华网有相应的项目和资金,但没有内容;

而我的粉丝,希望我能有新的视频作品。

于是在几轮交谈之后,这一系列关于化学实验的短片便具有了雏形。当时就有人说过一句话“萌凤不会物理攻击,只会魔法攻击”。既然物理对应了物理,那么化学就自然对应了魔法。因此“实验室的魔法日常”这个名字就这么确定下来了。在思考英文名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直译。最顶级的反翻译永远都是基于两种语言的文化与历史环境所作出的重新表达。魔法是Magic,但是这个词的感觉缺少了一定的科学性。illusion虽然也是魔法,但它更倾向于魔术与幻术,也就是相比于架空于现实的Magic,illusion会更适合于对于这个系列中“魔法”的表达。因此我用illusion对应的illusionist这个词,加上构词法加上表示化学的chem-前缀,创造了chemillusionist这个词,可直译为“化学魔术师”。因为这些实验都是基于化学的,而且增加了表演趣味性。接下来,给这个词加上一些恰当的点缀,这个系列的英文名便呼之欲出了:Daily Experiments of Chemillusionist,简写为DEC。

接着,我便亲自设计了DEC的拍摄布景,定制了专用的柜子和桌子,挑选了特别的壁纸,然后亲自画了一幅画挂在了画面的右上角用以平衡画面。当然,玻璃器皿和各种试剂也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只不过给上百种试剂装瓶太累人了……

DEC拍摄布景

总之在布好光,调好摄像机位置,以及做好防火设施之后,DEC的拍摄开始了!2016年7月8日,DEC预告片发布,7月9日第一季第一集发布。接着,DEC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拍摄效果也随着摸索一步一步的发展了过来。

这便是DEC的开始,大家觉得怎么样呢?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