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情(执离)第一章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写。

(世人常道,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却不知流水即便有情,也抵不过宿命的摧残。)

世上那么多人,每天都有人出生,又有人死去。有的人还没生下来,就倍受期待,一出生就衣食无忧,高高在上,有的人从他刚刚落在娘胎时,就是个错误,一出生就注定没有自我,一生飘零为别人所活。而我就是后者,我叫阿离。你看,我的名字都透漏着悲哀。什么?你问我姓什么?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出生在烟花之地,我娘是一名青楼女子。估计连我娘都不知道我爹是谁又或者说她不想我知道我爹是谁,更不用说告诉我姓什么了。我娘是在与别人的行乐中发现我的存在,当时就有出血之状,还把客人吓得不轻。青楼妈妈当时决定让我娘吃堕胎之药。许是一人孤身太久,想找个依靠,又许是想给自己留个念想。我娘竟一心想把我留下。青楼妈妈当然不肯,说什么风花雪月之地不留闲人。当时我娘愣是把存了一年的赏钱,全给了青楼妈妈,妈妈才准许她留下了我。虽说在青楼留了下来,我娘的日子并不好过,没了收入,只能靠仅存的钱财度日,没有补品,外加她长期服用避子之药,我娘生下我半月之后,就离开了人间。而我自然也被青楼妈妈弃在路边。幸而被身为乐师的义父发现并收养了我,否则我没有死在我娘的肚子里,也会被外面的寒风冻死。义父一生未娶,最是宝贝他的洞箫,常常对着萧自言自语,偶然听义父说是一位友人所赠。义父将他超群的萧技全都传授给了我,在我17岁那年,义父突发病症,在他辞世之前给了我一封信,并告诉我在他死之后会有人来接我,让我带着信跟着来人走,说那家主人见信会收留我。殊不知我不平的一生也就是从这封信开始。

在慕容复死的当天,就有一群带着丧葬品驾车而来的人到了阿离家,说是来替慕容复处理后事,这群人将慕容复的尸体葬到了山下一个墓穴的旁边。便带着阿离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17年的地方。等到了目的地仆人让他下车的时候,他还一直处于不知所以然的状态。下了车,阿离便看见两个石狮子蹲坐在门前,抬头“执王府”三个大字映入眼中。阿离心中不由一惊,义父向来讨厌官宦人家,说官宦人家是非多,不是我等小民可以惹得起的,所以即使许多官家仰慕义父的萧技,多次下帖,义父也都不曾答复。可如今义父怎会把他送到这儿来,义父和执王府又有着怎样的纠葛。“慕容公子,请随我来。”仆人的一声招呼,把阿离从纷杂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哦,好”阿离小声应答,跟着仆人入了执王府。经过小桥,凉亭,花园,期间经过水榭时,有一群人在吵吵闹闹,阿离不由得停下脚步,看过去:只见几个仆人在亭子上,抓着一个身背风筝的仆人,背风筝的仆人,大喊着少爷饶命。而被称为少爷的人,则坐在亭子里吃着葡萄,一副悠闲之态,嘴上说着:快点跳,再不跳,本少爷的脖子都要望断了,是你的命重要,还是本少爷的脖子重要。领路的仆人感觉到阿离停下了脚步,便回头朝他看着的方向看去,仆人边示意阿离向前走,边说到:亭子里坐着的那位,是我们家少爷,少爷天生顽劣,老爷很是头疼,吓人们也都怕他。阿离听着仆人的话却不以为意,他觉得这家少爷挺有意思的,虽说他让仆人从亭子上跳下来,此举不妥,但他却找了楼下有水得亭子,而且亭子也不算高,其实人从上面跳下,不会有什么大碍。可见这少爷其实心地还是善良的。兜兜转转不知走了多久,阿离只觉绕的头晕,仆人才停了脚步,推开一扇门,说:“慕容公子,先在此等候片刻,我家老爷稍后便来。”阿离向他点了点头。坐了没一会儿,就有一位身着官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踏门而入,阿离吓得急忙站了起来,来人开口便问:你是慕容复的儿子,阿离。阿离小声回答:是养子。“他走时可曾给你信物?”“义父曾给我一封信和他的一把萧。”阿离说着便把信和萧一同递了过去。“萧你留下就好,信给我吧。”中年男人看了信后,叹了一声“他还是这般固执。到死不休。我是执王,你以后就住在执王府吧,你我以叔侄相称。”还没等阿离回答,就听门外一人吵吵着:听说我们府上来了一位红衣少年,很是俊俏,本公子倒要看看是否如……  话还没说完,只见执公子的眼牢牢盯在了阿离身上。阿离被他看得很是尴尬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忙低头查看。最先打破这份安静的是执王,“咳 咳,那个明儿啊,这是你远房表……  阿离啊,你多大了。”“17。”“17啊,明儿18了,这是你表弟,明儿。”“老莫,去叫人给阿离收拾一间房间。”“爹,就让阿离住在我左边那一间吧。阿离刚来府中,很是陌生,住我旁边我可以多多指点。”“你还指点阿离,你别把阿离带坏了就好,阿离你觉得呢?”“全凭王爷安排”“还叫王爷?”“哦   执伯父。”“既然阿离同意,就住在明儿旁边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