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民国甜向】10有何不可?

“这封信是给我娘的,这封信是给大哥二哥的,这封信是给你的。”赵云澜摆在桌子上,“家业就这么大,如果我回不来,你随时可以走,娘给你多少你拿多少,还请你不要计较,日后你娶妻我也不气。只可惜你我没缘分。”

沈巍拿过几封信看了看,把自己那封还给赵云澜:“这两封我给你留着,我的那封等你回来读给我听,如果你不回来,我就替你孝敬娘到老,我不会娶妻,你也别想甩开我。如果你能平安回来,我答应你,你想娶几房就娶几房。”

赵云澜低着头,嗤嗤笑了起来,抬起眼睛亮亮的看着沈巍:“娶多少个都行吗?”

沈巍咬着牙说:“行!”

赵云澜站起身走过去,把沈巍环抱在怀里说:“可是我只喜欢你一个怎么办?这辈子再娶老婆都不太可能了。”

赵云澜的军装硬硬的硌着沈巍的后背,他口中带了些酒气,热气呼在沈巍发梢,又痒又麻,居然也不让沈巍讨厌,只是这情话听起来让他脸红心热,耳根渐渐泛红,无意识的一杯接一杯酒下肚,沈巍很快就开始酒劲上头。

赵云澜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沈巍拧了拧身体说:“你走开,热!”

赵云澜眼里只有沈巍此时略带醉酒娇憨的样态,他的手在沈巍脖子上划着:“我今晚上不走可以吗?”

“......”

过了一会儿,赵云澜明了的叹了口气:“好的,我知道了,我不能强人所难。”

他站起身准备走,沈巍一伸手抓住了他:“你我既已...成亲!睡在一起有何不可?”

赵云澜弯腰把他一把抱起来:“恭敬不如从命!”

“我有点别扭。”

“我也是,先试试?”

“你别,赵云澜!我自己来!你放手……”

“你太慢!”

“你放手……我……”

“沈巍……”

“……”

第二天清晨,赵云澜早早醒来,他盯着沈巍看了很久,他看着沈巍沉静的睡颜,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他的额头,深深吸了口气,把他身上青草药的香味牢牢记在心里。

然后,轻轻的打开门走了。

沈巍睁开眼睛,手放在留着触感的额头,久久不曾离开。

赵云澜走后不久,沈巍喊来小石头,把赵云澜的被褥,书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搬来了自己的屋子。

他整理了一下书架,左半部分给赵云澜,右半部分自己用。看了看,不由得笑了。

赵云澜的书,大多是军事、政治。

自己的书,大多是医书、文学。

我们两个性格迥异,能凑到一起还真是缘分。

他拿起一本书,鼻子凑到书脊上闻了闻,书墨香中间夹杂了隐隐的烟草味,沈巍是顶讨厌吸烟的人,所以他对烟味非常的敏感。但这次不同,他透过烟草味,回味起了昨晚上流连在身上的赵云澜,他的皮肤上就泛着一点这个味道,脑子里反复想着昨晚上两个人的行径,耳根渐渐红了起来,心跳不止。

赵云澜喜欢喊着他的名字,那一声接一声的呢喃就好像在一层一层剥掉沈巍的保护层,最后只剩了纯净无邪的灵魂。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