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园薰的信

敬启

有马公生,明明刚才还在一起的呢 现在却给你写信,感觉怪怪的,你是一个很过分的人,废物 榆木脑袋 呆瓜,我第一次见到你 还是在我5岁时,在当时我学钢琴的教室举办的钢琴赛上,一个笨拙的孩子登场了,他一屁股撞倒了椅子 惹得台下观众忍俊不禁,但是 当他面对着比自己还要大的钢琴时,弹奏出第一个音的时候,他便成为了我憧憬的人,他的一色犹如24色调音版一般色彩斑斓,旋律仿佛在起舞。

旁边的孩子哭的时候把我吓了一大跳,即便如此 你却放弃了钢琴,明明已经影响了别人的人生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差劲鬼 榆木脑袋 呆瓜。

知道和你就读同一所初中时,我简直兴奋的欢呼雀跃了,但是要怎么才能和你搭上话呢?我犹豫着要不要去小卖部买个三明治呢?但是到头来 我所能做的不过只是远远地看着你,因为你和你的伙伴很要好的样子啊,要好到 几乎没有我介入的空间了。

我小时候做过手术,要定期去医院复查,以初一时病倒为契机,不停地进出医院,在医院度过的时间慢慢变长了,学校几乎都不怎么去了,我知道自己身体不太好。

有天晚上 我在医院的候诊室里,看到爸爸妈妈在哭,我便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奔跑了起来!为了不让遗憾与懊悔在之后也会伴随着我,我开始过起了随性的生活,戴上了曾经一度害怕的隐形眼镜,不顾体重飙升地疯狂吃蛋糕,随便指定曲谱 并用自己的方式来演奏,另外...我说了一个谎,这个谎就是,"宫园薰喜欢渡亮太",而这个谎言 将你,将有马公生君 带到了我面前。请替我向渡君道歉,嘛 不过,阿渡君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忘记我的吧,虽然作为朋友而言他很有趣,但是果然 我还是喜欢比较专一的人,另外...也替我向小椿道个歉吧,我不过只是你们生命中稍作停留的一个过客而已,因为不想留下奇怪的祸根,所以当初就没拜托小椿,应该说 就算我直言请她将你介绍给我认识,我猜她应该也是不会同意的,因为小椿她 最喜欢你了,大家早就知道了,不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只有你 还有...小椿两个人。

被我那胡诌的谎言带过来的你,和我想象中有些不同,比我想象的更内向胆小,固执 烦人 还是个偷 拍狂,声音比我想象中要低沉,比我想象中更有男子气概,和我所想的一样 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从桥上跳进河水里真是冷透了呢 但是很过瘾 对吧?偷看音乐室的那轮圆月,看起来就像馒头一样美味,和电车赛跑是觉得自己真的能够赢,璀璨星空下 我们合唱的小星星,很有趣吧?夜里的学校一定潜藏着什么吧?雪花就像是四散的樱花花瓣一样吧?明明是演奏家 内心却满是台外之物,真是奇怪呢,让我难以忘怀的光景竟是这种琐碎的小事,真是奇怪呢,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是否已经住进某个人的心房了呢?我是否已经住进了呢的心房了呢?哪怕只是须臾片刻也好...你是否会想起我呢?我可不允许你的记忆清零哦,别忘了我啊,约好了哦,果然 选择了你真的是太好了,传达到了吗?要是传达到了就太好了,有马公生君,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卡纳蕾没办法全部吃光了 对不起,打了你很多次 对不起,净是那么任性 对不起,很多很多事 都很对不起,谢谢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