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哥大/开久组】作茧自缚Ⅰ

* 片桐智司×相良猛


*ooc预警!!!


*大概是一个不良团伙的二把手误以为自己想取代一把手当老大,反被一把手误以为是在引诱自己想挨曹,做老大不成反被老大做的痞贱不良的雨后小故事。









Ⅰ.


外面滴滴答答在下着雨。


这种鬼天气里不良少年都懒得出去惹事,放学后都各自结伴去游戏厅打游戏或是几个人一起回谁家打牌喝酒。


不过今天竟然难得想一个人安静的待着。


果然下雨天会让人提不起干劲啊。


相良恹恹地想。




银发背头少年静静地站在教室里,透过因为被雨淋着略有些模糊不清窗子看着外面空地上那个红色沙发,那里是他们下课后的活动场所。


要是在平时,这会儿那里应该挤着不少不良少年,都蹲着或靠着都围在那里计划着一会儿去哪儿打架。


当然,也包括自己。


有一个位置是专门留给相良的。毕竟他是这伙人的老大之一。


不过讲之一有点不恰当,相良觉得那个人才是真正的老大,嗯,他比较听那个人的话。


那个人平时就是坐在那个红色沙发上的。


坐姿还很有意思。


相良想着那人腰板挺直却双腿大开的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听着自己说话的样子,无意识的吃吃笑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犯傻的行为,并且立刻停下了。


啧,笑什么呢?为什么我会想笑?


相良有些想不明白,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很正常的,最近才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是不是关注那家伙有点过头了?


好像总是在看着他一样。聊天时是这样,打架时是这样,总是不由自主的想看着他。


相良觉得自己可能出了点问题,他索性把原因归结为那张红色沙发对自己的吸引力太大。


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准确来说应该是「听话久了也想试试压他一头的滋味如何」的关系吧。


自己对这种事情一向比较感兴趣不是吗?


不过那家伙啊,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敏感呢。也就只是拳头够硬了,脑子完全不如自己好使。


可自己意外的拿这种直率的人没办法呢。可能是太过习惯了这家伙,下意识的就会按他说的去做,明明自己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啊,却被吃得死死的。


现在想来的确是有点不甘心。


给他惹点什么麻烦吧,总看他坐得那么安稳就有点不舒服呢。


这样想着,相良又吃吃的笑了。勾着嘴角,一边眉毛挑的很高。


一想到那人一副拿自己没办法,想发怒又强忍住的表情就忍不住很想笑啊。


谁叫他是个威严又体恤下属的老大呢。




外面的雨终于下得小了。


相良耸耸肩,往教室门口走去。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从也不知道是谁的乱得像垃圾堆的桌肚里翻出一把黑色长柄伞,用一只手指头勾着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刷的撑开手中的伞,腿却习惯性的出了教室就拐了个弯往平时的活动场地方向迈步,等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那个人的红色沙发前。


啧。


这烦得要死的肢体记忆。


泄愤般抬起腿踢了一脚沙发,却因为伸出雨伞范围之内而被雨淋湿了裤脚,浅灰色的布料迅速被浸染成接近黑色的深灰,阴冷潮湿的贴在了相比较正常男人略有些细瘦的小腿上。


这种触感让相良一阵恶寒,他恼怒的咋了一下舌,用脖子和肩膀夹住伞柄,单膝蹲下将湿透的裤脚往上卷了两圈。恰好露出一小截跟腱分明的秀气脚踝。


好逊!


相良站起身来低头勾着脖子看自己两条卷着裤脚的腿,不算宽阔的肩膀习惯性的垮得恰到好处。


盯着裤子看了好一会,相良对于自己现在这幅造型只觉得实在是蠢毙了!


都是那个家伙的错。


反正无论如何怪他就对了。


某个只会推卸责任的没良心小混蛋暗暗想道。




雨滴落在红色沙发的皮质表面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跟其他声音比起来显得格外嚣张。


相良只觉得心里痒痒的,被那不厌其烦的啪嗒声一下又一下的骚弄着。身体里像有簇火苗在一跳一跳的腾跃着,惹得自己莫名的烦躁不安。


一个奇怪的念头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在脑海里产生了。


想试试坐在这个沙发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像那个人平时坐着的那样。


这念头刚一跳出来,相良自己都有些讶异于想法的幼稚,但立刻就用更加理所当然的理由说服了自己。


不过是有些好奇当老大的感觉罢了。而且这张沙发看起来就很宽敞舒服啊!


越是这么想着就越是想试试,怀着某种说不清楚的诡异心思,相良死死盯着那暗红色皮质沙发正中间的位置。


那个人平时就经常坐在这里,长时间承受重量使那块地方略有些凹陷而积了一小摊干净的雨水。从上往下看像一片小小的镜子,映出了相良面无表情的脸。


相良一动不动的看着。


现在这里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了。


雨水落在在光滑防水的伞面上,顺着伞骨的走向迅速流下汇聚在了珠尾处,最后啪的一声掉在了那片水镜上,将所有的画面打碎成无数片看不清的细小波纹。


不良少年那张天生就显得阴郁的帅气面容在水中支离破碎。




嘁,算了,会把衣服弄湿的。


相良在心里向自己解释道。


今天还是回去吧。


银发背头少年一手插兜一手撑伞懒洋洋的转过身朝着校门口走去。抬脚迈步的动作溅起了几滴泥点落在了雪白的小腿根上,显得分外扎眼。


啧。


……


果然还是讨厌下雨天。







——————「未完待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