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大师阎立品与豫剧《西厢记》

说到阎立品主演的豫剧《西厢记》,可能会有人与常香玉大师的《拷红》搞混。虽然这两出戏都是讲崔莺莺与张生的爱情故事,但前者是全本,以崔莺莺为主角,更接近王实甫的原著;而后者只是其中一折,以红娘为主角。

阎立品22岁在安徽界首演出过豫剧《红娘》(在界首请京剧男旦郝效莲教授身段、化妆,并按照京剧荀派剧目《红娘》给阎立品排演了豫剧版的《红娘》),35岁在洛阳豫剧团移植越剧《碧玉簪》和《盘夫索夫》期间,又加工整理了豫剧《西厢记》。62岁退休后又重排《西厢记》,在郑州连续演出了7天,常香玉等名家莅临现场观看,受到了专家及戏迷的一致好评,这出戏也成为她的告别演出。《西厢记》也和她的《秦雪梅》那样,阎大师为此都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并写下了《演<西厢>,谈<西厢>》的文章。

豫剧大师阎立品与豫剧《西厢记》


在豫剧名旦阎立品的代表剧目中,除了《秦雪梅》,就数《西厢记》了。因为在这出戏中,把她的唱腔“精细”的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每一句唱腔,每一个声韵,甚至具体到个别音符她都要经过反复的雕琢。演唱时她注重行腔,注重人物内在感情的抒发,不显山,不漏水,于细节上显示她的唱腔有许多过人之处,可以说是明暗、浓淡相宜,尽显出阎派声腔艺术的神韵。

豫剧大师阎立品与豫剧《西厢记》


一提起王实甫的《西厢记》,马上就会想到那段“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的唱词。阎立品演唱的《西厢记》,虽没有这样文皱皱的唱词,也不及田汉先生改编的京剧《西厢记》那样唯美,但在一向被认为品位不高的豫剧中间,却见少有的雅致与典雅。先看她在十里长亭送别张生的一段唱词:

离人怕听一声去,离别情的相思味更加难息。

(伴唱:君不见满川红叶如血洗,尽是离人眼中滴。)

却不料合欢未饮离愁相继,只为了小小前程蝇头微利,就让(使)人生生离别鸳鸯分栖。

若能够常相守枝生连理,强似那状元及第夫贵荣妻。

此一去鞍马秋风君自调理,路途遥自量力你要惜身体。

饮食热冷自留意,天寒风凉多添衣。

荒村雨露宜眠早,野店风霜应起迟。

关山万里信要常寄,你休要一去无消息。

金榜上中与不中你莫在意,你休要金榜不中无归期。

得官不得官那你要早还故里,莫叫我望穿秋水常在西楼倚。

千言万语说不尽离情别绪,千张纸也写不完咱这悲恨的别离曲。

(伴唱:离恨多七香车都载不起,化作白云翩翩飞,……)

有句话儿均须记,莫招惹那异乡花草免生是非。

此一去应视若及第,且莫要停妻你再娶妻。

(伴唱:夫妻痛哭泪如雨,山野悲来地也泣。

泪入黄河河水满,恨压华山山峰低。

眼泪可随黄水去,这离愁怎化白云向空飞。)

另一段初见张生后的一段唱词:

庭院内静悄悄花筛月影,夜沉沉想起了那位书生。

初相见引得我心神不定,他的身影却印在我的心中。

实可叹婚姻事父母主命,女孩家虽有口难诉苦衷。

豫剧大师阎立品与豫剧《西厢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