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系列番外二(双更合一)


——切回结局线


在赵云澜背着沈巍回来的一路上,沈教授本人还是有点微微懵逼的,对于云澜不计前嫌的跑来救自己,先前悲伤的心情终于开始回暖,暗自忖度着,云澜应该是原谅自己了吧?

至于叫他爸爸虽说是因为自己想要逗弄一下他,可又何尝不是出于自己内心的歉疚呢

就这样,新晋的“沈儿子”沉默了一路,全然不顾愈渐疼痛的头,只是亲昵地贴着赵某人的脸,时不时蹭一蹭,十足表现了一个乖儿子对父亲的依赖(?)

Emmm

嗯,就是这样!

待他们俩人,哦不,一人一鬼出了无灵之地,赵云澜才反应过来,他和沈巍也算是同下过黄泉的“交情”了,按照世俗的说法俩人可谓是生死之交,死生莫逆,这要是一男一女,民政局登记婚礼什么的可是少不了。

而他们……

尽管他们之间早已互许过生死,久远可溯于万年之前,近早亦可追之三年前的命遇之赌,但是直言无畏如赵云澜,仍旧不敢当面对沈巍表白(梦中的那次不算)。

当然了,自认为是龙城第一A的赵云澜是绝对不会说出如此矫情的台词的。

……就算是沈巍向他撒娇都不行!

可是这个世上总是被打脸的人多。

下一秒,赵云澜就察觉到对方的脸颊不经意触碰到自己的微凉温度,只轻轻一下,却是极度舒适的感觉。赵某人有些怔愣,但也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偏过头,避免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表面上看着镇定,心里却在疯狂刷屏:刚刚是怎么回事!沈巍是蹭了我的脸吧,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不不,应该是我的错觉吧,沈教授怎么会离得这么近,还是脸贴脸的距离。大学教授啊,沈巍啊,黑袍使啊……不可能不可能,绝对是幻觉。

赵云澜这样脑补着,脸上也随之正气凛然起来,端的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像极了一枝傲娇的高岭之花

这副样子在沈教授看来,便是赵云澜还不肯原谅自己的标志了,原来云澜还是不肯接受他……

刚开始好转的情绪一下子降到了谷底,断续的呼吸逐渐变得滞缓,周身的气息不稳,脸色更是难看,因着之前被冰封的缘故本就苍白的脸直接变得惨白,体温更是直线下降,披散在肩上的长发瞬间凝结的寒气惊得赵云澜差点把沈巍摔到地上

转过头,赵云澜幽幽地看着那双流露着不安的眼睛,脸上面无表情,语气平和地询问沈教授,“沈巍,你非要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才好受些吗?你以为,爸爸我拼着这残破的魂体背着你是图个啥?”

不等沈巍反驳,他又继续往下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多少。可现在只是一个简单的背你的动作,你就能不能行行好,让我…小小的回报你一下?”

赵云澜觉得眼睛突然有些干涩,他闭上眼睛回过了头,但说话的声音一直持续着……

沈巍想张口说话,然而当他注意到赵云澜那明显流露出疲惫的脸,还是默默闭上了嘴,安静的听他说着

“沈巍,有些话…我不说你也一定知道,我对你和特调处的那群家伙不一样,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对我很好,还给我做饭吃,我那个小破屋子除了大庆,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忍受并且还会收拾它的人,屋子里有了你生活我真的很开心,真的……

但是我不喜欢有人骗我,隐瞒也是一样。你骗我还瞒我,偏偏我又不想和你绝交,你知道我心里多憋屈吗?当然最后我也骗了你,这样,我们也算扯平了。

但是,感情这件事…不就是应该互相亏欠的么?”

此刻沈巍的眼睛简直亮得出奇,就好像满天星河的璀璨全部装入了那双原本就深邃的眼眸,绽放出令人晃眼的色彩。这双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赵云澜,以及他的嘴唇。

嘴抿的紧紧的,神情专注,沈教授突然有种预感,那个人将会说出石破天惊的话,从此让沈巍的世界颠覆。

“……我很在意你,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要在意的多,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在意一个人。祝红向我告白,我拒绝了,那个时候我只想到了你,可是你被困在地星,生死未卜。

要是特调处的任何一个人被抓了,我就是拼了命也会救他出来。可唯独你,我实在难以抉择。如果是你殒命,我能做的也就是舍了这条命,陪你同走黄泉一路。这是我的真心话,……上次梦里说的也是真的。

与一己真心,盼一人偕老。沈巍,这个诺你应,还是不应?”

赵云澜没有睁眼,只是默默把背上的人箍的更紧了,这张老脸他已经舍了个干净,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回应了


沈巍专注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孔,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的不得了,这个人也是如此,说的话更是……让人满心欢喜。

是的,沈教授已然痴汉了。要不是现在身体素质不够,他简直想给赵云澜来个亲亲抱抱举高高。

嘴角的笑意怎么也隐藏不住,他抬手抚上赵云澜的脸,抚平那人因为过度紧张而皱起的眉头,轻笑了一声,只是贴近了那人早已红透的耳朵(赵某人是不会轻易脸红的),呢喃着回了一句,“固所愿也。”

百年相守,晨昏与共;固所愿也,不敢求耳。

闻言,身前的人停下了脚步,转首回望,嘴角是熟悉的痞笑,“不敢求耳。”

沈巍柔和了眉眼,脸上有着明显的笑意,双手默默的环紧了赵云澜的肩膀,嘴角不断上扬,面颊在行走的上下颠簸中轻轻触碰着赵云澜的脸,墨黑长发也弥散了寒意,随风而动。

此生所求,终于此遂愿。




其二——赵云澜不可能是攻的!


赵云澜费劲洪荒之力终于回到了小破屋,十几层的楼梯真的是生命难以攀登的高度!

到了门口,赵大傻子才想起来还有电梯这回事,不过赵处长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想多背沈巍一会儿才下意识的忽略了电梯这回事的。

门没锁,想来是大庆考虑到他会回来才只把门合上的。

赵云澜尽量轻柔的把人放到了床上,沈教授在路上就睡了过去,应该是身体受到的损伤过大的缘故吧,不过……他看着那张显得过分苍白的脸,眉头还是狠狠的皱在了一起,得好好补补了

赵爸爸为自家的沈儿子操碎了心,然而当他翻遍了厨房,最终只找到了一柜子过期的桶装方便面和一堆辨别不清颜色的调味料之后,赵爸爸感受到了世界对他深深的恶意,只是想给沈·媳妇&儿子·巍做个饭有这么难吗!

赵云澜觉得自己瞬间苍老了十岁,他坐在床沿长长的叹了口气,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要给大庆打电话让他送吃的过来。

想法很好,可是你压根不能指望一只以前脑子里只有小鱼干,现在脑子里还多了棒棒糖的猫会记得给你交话费。

于是赵云澜只能听着电话听筒那头让他补交话费的语音面目狰狞,好你个大庆,看我还给不给你买小鱼干!

怒摔了电话,赵云澜终于稍稍冷静了,他决定看会沈教授的颜来降降火。

温润的眉目,睫毛也很长,鼻梁直挺,嘴唇…有点泛白但是弧度很漂亮,嗯……亲起来感觉也很好,还有那头长发铺了满床,赵云澜忍不住伸出爪子抓了一把,细细长长的,黑亮有光泽,而且顺滑极了

于是沈教授醒来就看到赵某人一脸痴迷的摸着他的长发不放,心下无奈,但是过了十分钟,赵云澜依旧只顾着摸他的头发,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醒来就让好脾气的沈教授有些生气了,当然,是生自己头发的气,对赵云澜生气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赵云澜。”

轻轻淡淡的声音让赵某人从痴迷状态回过神来,他抬头看见沈巍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小巍,你醒了。”赵云澜扑上去给了沈教授一个大大的拥抱,努力的嗅着沈巍发间冰凉的气息,满足ing

“嗯,我醒了,云澜。”沈教授被赵云澜的主动晃了一下眼,声音极度温柔,他抬起手臂回抱身上的人,眸光闪烁,云澜似乎太轻了,没有正常人的重量,更别说他有着高于正常人的身量……

赵云澜浑然不觉,他沉浸在自家沈教授沈美人的美色中,当初因为是兄弟不好盯着人家看,现在嘛,长发的沈巍简直不要太美,是自家的矿了。

不过想起没有着落的晚饭,赵云澜的情绪就有些低落,“小巍,你饿不饿?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大庆也真是没有食材准备也就算了居然连话费都不交%¥#@&”

沈巍听着他碎碎念,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我不饿,但是云澜…我想沐浴。”说着就直直看向赵云澜,示意他从他身上起来

赵云澜听到沐浴两个字,瞬间脑补了沈巍洗澡的画面,那身材,那精瘦的腰……

想想就有点刺激,鼻血仿佛下一秒就要流下来,想到这儿他抹了一下鼻子,确定没有之后为自己的节操默默点了一个赞。

为了不让沈巍发现他不纯洁的想法,赵云澜还是利索的爬了起来,狂奔到衣柜前,有点控制不住音量的回答,“我给你找衣服——”

话没说完就被狂涌而出的棒棒糖给埋了,霎那间空气很安静,之后就是一声怒吼,“大庆!老子再给你买吃的我就不姓赵!”

床上的沈巍看着赵云澜被埋的窘相,挣扎着就要下床去,赵云澜仿佛知道他的想法,努力的把头探了出来,严肃的叮嘱,“沈教授,麻烦你好好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要动,我找好衣服,放好热水会叫你,现在你给我好好休息。”

沈巍不明觉厉,只好乖乖的待在床上看着赵云澜找衣服,烧热水,忙的不亦乐乎,终于半个小时后,赵云澜出现在床前,喊他去浴室。

沈巍看着面色泛红的赵云澜,笑了笑,只是眼睛的弧度又弯了些,因为下床的动作有些大,一些垂落在肩头的长发顺着方向滑进了衣领之中,看得赵云澜有些不好意思的偏了视线,嗓子有些发干,“我扶你,去。”

沈巍没有拒绝,反倒往赵云澜的方向靠了靠,轻轻“嗯”了一声,眸色幽深得很。

赵某人心里乐开了花,连带着嘴角也不断往上扬,等到浴室之后再找个借口留下,这样……扶着沈巍的手也有些渐渐发烫,沈巍弯了弯嘴角,没有说话。

进了浴室,两人相顾无言。

赵云澜想了很久的台词还没出口,沈巍首先开口,“云澜,我的手……还是有些无力,头发…你可以帮我束起来吗?”

赵云澜这时候脑子终于开始运作了,他看着眼前犹豫的脸,深怕沈巍下一秒就后悔,连忙应声,“可,可以啊。”不敢对上那双眼睛,只是盯着那垂在颈间的头发

沈巍看着赵云澜突然腼腆的可爱模样,急忙转移了焦点,不行,再看下去……

他突然觉得喉间有点发紧,微侧过身,把满头长发拢起来放到赵云澜手里,随后开始解扣子

赵云澜呆楞楞的盯着手里多出来的头发,握了握,冰冰凉凉的,质感很好,傻笑了一下,之后看到身前的人解扣子的动作,脑子又宕机了

沈巍等了半天,也没感觉身后有什么动静,不解的皱了皱眉,转过身看向赵云澜,发现那人双眼无神,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他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有些担忧,“云澜,云澜……”

赵云澜被沈巍的呼唤喊得恢复了理智,刚想说话,陡然看见沈巍已经敞开的衣襟里面的锁骨、白皙的胸膛以及……

鼻血立马喷涌而出

倒是沈巍慌了神,赶紧托起赵云澜的下巴,让他不要低头,随后一块毛巾覆上他的面孔,“云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云澜被挡着脸,只好摆手以作回应,“我,我没事。你赶紧洗澡吧,别着凉了。”

沈巍低低的应了一声,转身接着脱衣服,之后就是水龙头被拧开的声音,哗哗的水声……

赵云澜坐在浴室的角落里,听着声音想着沈巍此刻的动作,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想着想着,突然脸上的毛巾被拿了起来,他睁开眼,看见沈巍在灯光下尤其闪耀的笑容,微笑着说道,“云澜,我洗好了,你也去洗洗吧。我帮你。”

于是在美色诱惑下,赵云澜被拉着站起来,然后衣服迅速就被扒了个干净,之后又是一阵热水当头淋下,然而他眼里心里只有那个清浅又极惑人的微笑,完全没有反抗的被沈教授给看光了

嗯,所以说,美色误人啊

当沈巍的手拂过他的脖颈时,赵某人终于正常了,他盯着眼前的手,恶狠狠的说,“沈教授,请问你在干嘛?”

沈巍丝毫不慌,平静的回答,“帮你洗澡。”

帮我洗澡?是谁刚刚说双手无力束发?现在还能帮我洗澡?

赵云澜咬牙,“那真是谢谢你了,沈教授。不过,我觉得,这个上下的位置还是应该分分清楚比较好呢!”

说着,就把沈教授隔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是所谓的“壁咚”了。

沈巍好笑的瞥了眼那只手臂,淡定的抓过那只手把人直接拉进怀里,相当稳,“嗯,我也觉得。”

赵云澜:喵喵喵?

察觉在腰间的爪子有往下的趋势,

赵某人彻底炸毛了,奋起反抗,“沈巍,我劝你善良!”

沈教授不为所动,仍旧我行我素。

…上多了种不属于自己的体温,赵云澜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爸爸我是要在上面的男人……”语气却弱了不止半分

沈巍把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认真的附和,“嗯。”

之后省略1020字…(文字和图片都不过审,_(:_」∠)_)


作者有话说:社会主义接班人从不开车!锁稿退稿什么的我才不生气呢з

想开的可以私戳up,人数如果达到50就有去幼儿园的车з不过我相信小可爱们还是纯洁的,绝对不会想无证驾驶 : )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