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金泰亨】台上那位是我的舞见对象

金泰亨他亲了亲你的额头,老老实实的把外套拉链拉到最上端再翻下领口,工作人员已经在跺脚催促了他还握着你的手迟迟没放开。

金南俊:“……”下次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答应这臭小子带家属来后台。

你有些尴尬的想要挣脱,金泰亨拖着长音带着撒娇意味叫了你一声,你应声一抬头就看见他鼓起的脸颊。

“亲一个。”


待他们都走了以后,你坐在后台看他们的演出。

金泰亨平时在家里也会把脸部遮的严严实实的拍舞蹈视频,戴口罩压低帽檐。录完酷酷的视频后摘下口罩翻下帽子百米冲刺跑过来给你一个熊抱,亲切的喊你名字把你抱紧,蹭到你开口夸他了为止。

家里煤炭这个时候会边叫边跑来凑热闹围着你们转圈圈,而他亲爱的阿爸金泰亨这个时候一改寻常,提起它的后颈肉往沙发上一带,“乖点。”

“该乖点的是你吧。”你敲了敲金泰亨的脑门,心疼的把被扔在一旁委屈巴巴的煤炭抱在怀里。

知/乎里“家里有俩狗,一只大型犬一只快要大型犬互相争宠怎么办”的问题就是你问的。

可惜至今无人理睬。


你还在开小差,屏幕里的金泰亨就突然露出肩膀对着镜头耸了耸肩。

他精瘦的手臂肌肉一紧一松,线条好看但只存在了两秒。

但足够勾人。

你觉得自己有点缺氧,美好的画面存在不过几秒却在你的脑子里循环了好几遍,等你反应回来时金泰亨已经喘着气回到后台了。

“享受舞台吗?”你明知故问。

金泰亨今天应该是蛮高兴的,不管你说了多少废话都充满耐心的一一回答。

你有些手足无措,镜子里的自己目光虽然算不上闪躲,但确实通身透着暗恋人要表白的那种状态。

“阿米是不是更爱我啦?”金泰亨像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一脸调笑的反问道。

“……”你觉得你只要一点头,以后的行程多半都要陪着了。

——但是摇头也不对。

他见你不怎么积极,有些难过的塌下肩膀,“是哪里不够好吗……直说没事的阿米。”

……直说什么。直说你现在有点头大吗。

你摇摇头,“不是,刚刚被你的一个画面惊艳到了。”

“哪个?”

“耸肩那个。”

……



现在你有些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告诉他是哪个镜头了。

——大冬天的天天穿阔腿裤搭无袖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到底是要干嘛。

“金泰亨,阔腿裤和无袖只能选一样。”都穿的话得冻死。

男人坐在沙发上正对各款阔腿裤无袖精挑细选好不容易挑出各一件,一听你这话整个人都焉了下去,眼巴巴的看你越走越近,委屈的说:“运动后就会热起来了的…。”

你看着他因为水肿所以鼓鼓的脸,耳根红透别过头去。


“……没有下次。”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