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八卦】投胎那些事儿(五)

“我还想再试一次!”


“不,你不想。” 


“不,我想!” 


“不,你的钱包不想……” 


蹇宾和陵光好不容易把踌躇满志急着早些投胎(当哥哥♂的)孟章从树上扯下来,用更为骨感的现实击碎了他那丰满的理想。


“我们真的没有钱了吗?” 


“诶……” 


“诶……” 


“诶……” 


奈何桥边的太阳永远西斜,不升不落,不炎不寒,却恰恰将落叶烘焙得片片干燥,踩在一层落叶上发出细碎的脆响。


突然,窸窸窣窣的踩落叶声打破了三只小神君的叹息。


“三只小可爱,你们今天是不是也想本(王)……啊——鬼呀——”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陵光白净的小手撑着自己的小包子脸,懒懒抬眼,果然是执明那只小王八……十分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哟,” 蹇宾发笑,矜贵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戏谑:“昨天还摸着本君的毛说本君的皮毛天下第一,今日怎么就跟见了鬼似的?”


执明吓得腿软,跌在地上,只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指着笑得一脸明(诡)媚(异)的蹇宾:“你你你……你不就是鬼嘛……” 


蹇宾挑眉一想:也对哦,本王似乎已经离开很久了呢……


那么这就意味着:


小齐也离开很久了——


小齐已经投胎很久了—— 


小齐下辈子会比本王大很多岁——


小齐思想辣么保守,会不会不允许本王年下攻X——


都怪小王八!


孟章倒是不含糊,一把扶起执明,冷静地开口道:“没错,我们三个都死了,我孟章,他蹇宾,他陵光,你都认识……吧?” 


孟章突然意识到,日常宅在家里混吃等死/朕与将军解战袍/喝酒丧志/未成年的大家似乎都没怎么见过面(小尴尬……) 


“我眼熟陵光,跟遖宿的二侄子一起,在战场上见过一次。回去以后阿离说陵光也是个美人,但是没有他好看。” 


???


陵光怀疑自己年纪大得快耳背了, 扯了扯蹇宾的袖子问道:“小王八说我什么???”


“他说,他家慕容离说,你没有他家慕容离长得好看。” 


“靠!” 小肥啾从地上蹦哒起来,冲着执明将这几天的气都撒了出来:“你们这群人居然说本王不好看?!!!公孙说孤王哭的时候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小包子!你们怎么敢在背后如此非议孤王!!!公孙……公孙……哇……孤王想你了……公孙,孤王想来找你,都怪执明这只小王八,这个大bug啊!”


“呸呸呸,你才王八呢!我天权的图腾是玄武,不是王八!” 执明反驳,不管哭唧唧的小包子。转念一想,执明现如今有缘能与三位已故君王斗嘴……


“所以我现在也是死了吗?”


难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巴不得你死呢,可惜王八命大命太硬,克不死。” 想到今日已经能举剑的转世小齐,蹇宾也憋着一口气要往执明身上撒。


最为年幼的孟章反倒最为成熟,直截了当地问:“你是怎么下来的?活人存阳间,死者归阴间,这是万物不变的规则,莫非你还能扭转乾坤颠倒阴阳不成?”


“哪能啊!” 执明伸手挠了挠脖子,“说来也巧,这几晚入梦都有一条土龙问本王要不要去吸猫,还能顺便遛鸟和玩蛇。自从那一晚我梦游吸了整夜阿离以后,这些娱乐项目在天权已经被明令禁止了……本王不过就当是换个地方过把瘾罢了,谁知会遇到你们几个……”


蹇宾:“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只猫……” 


陵光:“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只鸟……” 


孟章:“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条蛇……” 


执明似乎听见心碎的声音,比踩过落叶发出的清响还要脆上几分。


“实话跟你说了吧,我陵光是朱雀,小孟章是青龙,小煎饼是白虎,而你,小王八执明,是玄武。我们是四灵,曾经都是天上的神君,知道吗?” 


执明懵懂地摇摇头,内心其实仍然沉浸在失去三只小可爱本体的悲痛中难以自拔。 


陵光扶额,感叹天权真·人傻钱多,泱泱天权怎么就不败在这样的君王手中。想想天璇,拥有英武不凡又好看还能打的君王……好吧,其实宅在家里喝酒丧志的自己好像和混吃等死的小王八也没差。


小孟章扳着手指补充道:“你离,我土,他齐,他公孙和振,还有我家土那倒霉徒弟,都是八卦的一部分,除了我土和你离之外都去投胎了……” 


执明依旧摇头,沉浸在失去吸猫遛鸟玩蛇的悲痛中无法自拔。


孟章/蹇宾/陵光:“执明!迟出来挨打!!!”


“今天不把王八壳捶破,本王下辈子继续做仲堃仪身下受!”


“今天不把王八壳扒下来,孤王下辈子还被公孙钤君子之交!”


“今天不把王八留下来,本王下辈子就被小齐弄丢!”


背后穷追不舍喊打喊杀,执明落荒而逃,一边跑一边大声求援:“啊啊啊啊啊~应龙快把本王带走——” 


————————————


“执明神……国主,记得付账哈,现金也行。”


“要多少本王给多少,我天权有的是钱!不过你先摆脱后面三只鬼行不行!!!” 


———————————— 


执明轰地从被窝里翻起来,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


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被吓醒?


执明推了推身旁熟睡的慕容离,委屈地嘟囔着:“阿离……本王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慕容离见怪不怪地扯过被角,合上眼睛:“王上哪晚的梦不奇怪,继续睡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