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不是我的错!回首曾经的阴影《魔法少女小圆》

在2011年之前,提起“魔法少女”这个词,你会想到什么?

是魔法少女身上漂亮的小洋装?还是她们嘴里“release!”的咒语?或是变身福利这样的“传统艺能”?

总之,那时候的“魔法少女”,像是砂糖和蛋糕一样,甜蜜而美丽。

可是,2011年过后,“魔法少女”却逐渐成为一种高危职业。

死亡,甚至是比死亡还要残酷的痛苦如影随形,她们不仅要用娇小的躯体对抗怪物,有些时候还会自相残杀。

“黑深残”的浓墨重彩,将砂糖与蛋糕,逐渐染成了枪炮与钢铁。

而背后的“罪魁祸首”,正是2011年面世的神作《魔法少女小圆》。

这部原创TV动画,将沉重的命运加诸魔法少女稚嫩的双肩之上,为观众谱写了一篇前所未有的黑暗童话。

有趣的是,《魔圆》问世之后,尽管“黑暗系”魔法少女作品层出不穷,可其中没有任何一部,能够复制《魔圆》的成功。

这并不能怪后继者不努力,之后的同类型作品中,也不乏《结城友奈》这样的优秀作品。

只是,《魔圆》这座高峰,太难以逾越了。

《魔圆》的质量,几乎是无死角的高,而这种全面的高质量,来源于她豪华的制作阵容。

可以这么说,《魔圆》是一部汇聚了三位大师心血的最高杰作。

虚渊玄的《魔圆》

提起《魔圆》,相信大多数读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虚渊玄。

这位“爱的战士”,在《魔圆》制作中担任剧本一职,说是他赋予了这部作品灵魂,也毫不为过。

而在《魔圆》中,他也贯彻了自己的特色,将“爱”进行到底。

当然啦,“杀角色”不过是老虚的特点之一,论心狠手辣的程度,其实老虚也不一定排得到很前面。

老虚的核心卖点,无疑是扣人心弦的紧张剧情,和故事背后蕴含的哲学思辨。

极富张力的剧情,让观众宁愿“被虐”也不忍挪开视线;而他通过故事向观众抛出的一个个命题,总能引起大家的思考和讨论。

而这两点,在《魔圆》的剧本中得到了绝佳的体现。

《魔圆》只有短短12集,全程高能,没有任何拖时间的“福利回”。

前两集的温馨日常、萌系人物和极具欺诈性的ED,在观众面前塑造了一个看似和其他魔法少女作品无异的世界。

然而,这个表面上平安美好的世界,却时常发出不协调的杂音。

随着第三集最后麻美学姐的惨烈退场,前两集营造的温馨氛围瞬间荡然无存。

人被杀就会死,魔法少女在战斗中落败,也会死。

这个任何同类型作品都选择性无视的事实,被虚渊玄以一种极为直接的方法摆在了观众面前。

ED也跟着剧情一起撕破了伪装,由温馨的《明日再见》(这个ED是蓝光碟才有的,是小圆的角色歌)直接变成肃杀的《Magia》。

然而,这个血淋淋的序幕,不过只是魔法少女真相的冰山一角。

魔法少女的灵魂和身体已经分离,魔法少女的末路就是魔女,魔法少女和魔女之间的战争,根本就是一场利用少女感情能量的骗局。

加上第三集的神展开,短短12集动画内,我们的内心至少坐了四次过山车。

每当我们产生一点点希望的时候,虚渊玄立刻引爆自己在前面早已埋好伏笔的神展开,把观众和魔法少女的希望尽数埋葬。

一个精彩的故事,大起大落必不可少。

很多半年番都难以做出这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观感,《魔圆》在短短12集里足足大起大落了四次。

这样短小精悍、环环相扣的剧本,简直只能用“艺术品”来形容。

通过这个沉重的故事,老虚向我们抛出了这样一个命题:

奇迹与魔法都不是免费的,祈求奇迹,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即使不是为了私心而祈求,即使是为了高尚的理由而祈求,代价就是代价。

这个命题很残酷,老虚却借着这个命题去歌颂“爱”,“爱的战士”名不虚传。

焰对圆的爱,让一个病弱的少女进化成军火女王,历经无数战斗而不倒;圆对于世界的爱,让一个平凡的少女化身宇宙法则,为所有魔法少女逆天改命。

爱使她们变得强大,甚至无所不能,却依然不能帮助她们支付奇迹的代价。

但也正因为如此,她们的爱才如此耀眼。

《魔圆》不仅充分体现了老虚剧本一贯的优点,同时,她也足以称得上老虚的完美之作。

首先,老虚在创作《魔圆》剧本的时候,正值他自己的黄金时期。

因为在写《魔圆》之前,老虚已经完成了一部大成之作——《Fate Zero》。

这部作品对于老虚来说有多重要呢?

在与武内崇、奈须蘑菇的(白学)对话中,老虚坦言:“这部作品挽救了他。”

在他写《FZ》之前,他也曾陷入过瓶颈,甚至怀疑“自己写这些究竟有什么意义”。

不过,在《FZ》的创作过程中,他逐渐找回了信心,写作技术也日臻成熟。

老虚也因为《FZ》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

他与《魔圆》制片人岩上敦宏的相识,正是因为对方读了他《FZ》的小说,《魔圆》的构想,和他认识之后才逐渐形成。

在《FZ》动画的制作中,他也得以和梶浦由记合作,而这位音乐才女也继续在《魔圆》中为观众献上了一场听觉盛宴。

有了《FZ》积累下的经验、信心与人脉,才有了《魔圆》的巨大成功。

不过,这还不是全部的原因。

虚渊玄在创作《魔圆》的时候,绝非闭门造车。相反,他从过去各种类型的作品中,博采众长,吸收了众多的优点。

《魔圆》从其他魔法少女动画里借鉴了不少模式,而虚渊玄表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就是《魔法少女奈叶》。

《奈叶》讨论的话题已经有些沉重,之所以没有变成《魔圆》这样的暗黑系动画,也许只是因为主要角色身上挂了“不死”buff。

而在“魔女结界”的设计上,虚渊玄参考了新房昭之早年的作品《柯塞特的肖像》。这部3集动画的画风十分前卫大胆,充斥着强烈的色彩与摇曳不定的分镜。

而《魔圆》中的战斗系统,也有一部分来自于《假面骑士》系列特摄片。

老虚本人是个特摄厨,而他最喜欢的是《假面骑士空我》和《假面骑士Black》。

不过,要说哪部特摄和《魔圆》看起来关系最近,那一定是《假面骑士龙骑》。

《龙骑》打破了“骑士一定是英雄”的潜规则,这部特摄中的假面骑士,大都是为了自己的愿望而战的人。

他们与“镜世界”中的吃人怪兽签订契约来获得力量,如果长时间不去猎杀其他怪兽,契约兽就会反噬自己。

骑士与骑士之间,亦敌亦友。面对怪兽,他们可能并肩作战;但是下一秒,他们就有可能会为了“抢怪”大打出手。

老虚也认为,《假面骑士龙骑》是“大逃杀”类型作品中的顶峰,无论《魔圆》怎么写,都难以避免的和他有些相似。

(《fate》系列其实也和《龙骑》有相似之处)

《魔圆》能有今日的辉煌,虚渊玄功不可没,把老虚称为头号功臣也毫不为过。

但是,《魔圆》的成功,也不仅仅是老虚一人的功劳。

接下来,我将带大家走近另一个《魔圆》:新房昭之的《魔圆》。

新房昭之的《魔圆》

提起新房昭之,大家的第一印象会是什么呢?

……专治颈椎病的“新房45度”?

新房昭之的风格,用一个词来概况,那就是“夸张”。

“新房45度”,就是他那夸张风格最明显的一个表现之一。

在他的作品中,夸张的色彩表现随处可见,各种堪比《JOJO》的奇妙变色只能算基本操作。

在他早年的《悠久之翼》里,他甚至用满屏的文字、锁链和其他几何图案,把人物内心的纠葛与变化直截了当的摆在观众面前。

这种夸张的表现风格,与《魔圆》中“魔女结界”的概念不谋而合。

新房昭之做出来的魔女结界,在本来就是虚幻的动画中营造出了一种更加虚幻的感觉。

各种毫不相干的元素,被新房巧妙的拼接在一起,再辅以飘忽不定的分镜,共同营造出了一种噩梦般的诡异感和非现实感。

这种夸张的表现风格,让新房昭之在对话戏和内心戏上非常占便宜,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试想一下,如果不用新房式的夸张表现手法,那些长篇大论式的对话戏和内心戏,看上去观感就和视觉小说一样,完全达不到动画的标准。

而这样的长篇对话和心理活动,在新房的两部代表作品《魔圆》和《物语》中,都占了很大一部分。

12集的短小篇幅,让《魔圆》的剧本能够写得环环相扣,小巧精致。但是,这个短小的篇幅,同时也是一种限制。

这样的篇幅,让虚渊玄难以展开一个完整的大世界观,而这,一般都是虚渊玄作品的标配。

所以,老虚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一个不那么高明的办法:把很多设定和内容,直接通过人物对话讲给观众听。

第八集中杏子的悲惨过去,还有第十一集中,全篇最核心的设定——孵化者的目的以及与人类的关系的解释,都是通过对话强塞给观众,而不是通过具体情节去揭露。

作为故事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法。但是,为了在小篇幅里塞下足够的信息,老虚又别无选择。

新房昭之用魔女结界一样的诡异画风,将对话的内容,用皮影戏一样的方式,直观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他的夸张和表现力,在这个时候大放异彩。在其他动画中略显无聊的长篇对话,在新房的画面里,就能拥有如此的表现力,如此深入人心。

顺便,新房昭之同样也参与到了剧本的写作中。

《叛逆的物语》最后20分钟,就是新房昭之要求加上去的,老虚并没有让晓美焰恶魔化的鬼点子。

老虚不想让晓美焰继续受苦,可惜,在那一天,新房产生了新的想法(求求你做个人吧)。

梶浦由记的《魔圆》

老虚为《魔圆》赋予了有趣的灵魂;新房为《魔圆》提供了完美的观感;

而梶浦由记的神奇配乐,则让《魔圆》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视听盛宴”。

由ClariS演唱的OP《Connect》,充满了她们一贯的萌系元素,在刚开始极具欺诈性。

等我们看完全剧再回头看那些歌词的时候,简直是吃了一嘴玻璃渣。

而kalafina的ED《Magia》,适时的于第三集片尾才现声。

暗黑系的曲风,配合背景里魔法少女的不同的剪影,和小圆不断加速奔跑的身姿,完美契合了作品的主题和魔法少女各自的形象。

《魔圆》的插曲中也大量使用了“梶浦语”,由梶浦自创、只为歌唱而生的语言。

简简单单的罗马音,在梶浦由记的妙手串连下,既能变成魔法少女的华丽处刑曲《Credens justitiam》

也能化作丘比的传销神曲《Sis puellamagica!》——

梶浦由记的配乐,让《魔圆》真正直击每一个观众的心灵,不分文化,不分语言。

尾声

正如EVA新剧场版迟迟不推出的最后一部一样,《叛逆的物语》之后,《魔圆》也很久都没有推出新作了。(最近甚至去做了垃圾手游!)

不同于一直嘴上说着“在做”,实际上却一直咕咕咕的痞子,老虚要实诚很多。关于后续剧场版,干脆就一直不提。

《魔圆》的传奇,不仅其它动画难以超越,就连它自己也很难延续这个传奇。

首先,老虚本意就是以《叛逆》为《魔圆》做一个收尾,结束晓美焰的受苦生涯。

简单点说,就是他自己也没想好怎么往下编……

即使以《叛逆》目前的结局作为《魔圆》系列的一个开放式结局,也未尝不可。

其次,并不是每个公司,都能像日升爸爸那样财大气粗,直接把10年前的原班人马全部凑齐,再搞一个《复活的鲁路修》。

现在SHAFT想要凑齐《魔圆》的黄金制作阵容,简直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而且,就算凑齐了,将军宝刀老,美人容颜逝,他们也不再是当年的那批人了。

在《物语》和《魔圆》之后,新房基本只挂名“总监督”,说白了,就是在带新人。

梶浦大妈的曲风日渐趋同,你把《刀剑》和《FZ》的很多bgm互换一下,也毫无违和感。

老虚沉迷布袋戏和特摄,最近的新作是《东离剑游记》和《假面骑士铠武》,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再回来给动画写脚本。

《叛逆》之后,小圆会永远生活在伪世中吗?

还是说,终有一天,她将从虚伪的幸福牢笼里苏醒,和晓美焰相爱相杀?

这个结局,也许永远只能靠我们自己脑补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