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成熟之牢笼》第二章:希望的牢笼 第一节:重复的时间

(一)小焰和小圆

以下部分,以小焰和小圆的关系为中心。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她们的故事。

开头,小圆在梦中见到了与巨大的怪物战斗的少女。同一天,和梦里的少女一模一样的晓美焰转到了小圆的学校,对应该是初次见面的小圆叫出了名字,并让小圆带她去保健室。途中晓美焰给了小圆一个谜一样的忠告:你就绝对不要考虑去成为与现在不同的自己。

那一天放学回家途中时,小圆听到什么东西在呼唤“救救我…”。声音来自一只濒死的qb,而晓美焰是想要杀了他的魔法少女。沙耶加也急忙赶到,她们两个带着qb从晓美焰那里跑掉了,但是却在魔女的结界里迷路了。出现在那里的巴麻美击退了魔女,治愈了qb并把晓美焰赶走了。

两个人从qb那里受到了成为魔法少女的邀请,巴麻美指导她们关于魔法少女是怎样的东西。在这样的日子里,qb告诉小圆,说她作为魔法少女有着出类拔萃的潜在能力。另一方面晓美焰谴责巴麻美,特别是不要让小圆契约。

后来,在医院的小圆、沙耶加和qb发现了就要孵化了的悲叹之种。沙耶加和qb留在魔女那里,小圆把巴麻美叫来。在巴麻美和小圆到魔女那里的路上,晓美焰又出现了,要把这个魔女当作自己的猎物,但巴麻美用魔法把她拘束在原地。在到魔女那里的途中,小圆向巴麻美表达了要成为魔法少女的决心。巴麻美很高兴。她们终于到了qb和沙耶加那里。

但是巴麻美在那里战死了。小圆和沙耶加吓破了胆。qb逼她们签订契约。不过拘束魔法解除了的晓美焰并救了她们(这个时候沙耶加认定晓美焰对巴麻美是见死不救)。

之后,晓美焰仍为了不让小圆签订契约而继续关注她。另一边,沙耶加为了救恭介而签订了契约。担心沙耶加的小圆,虽然拜托晓美焰,希望她保护沙耶加,但晓美焰冷淡地拒绝了小圆,让小圆放弃沙耶加的事。

再然后,沙耶加和小圆与要来夺去地盘的杏子发生了冲突。杏子很可能杀掉沙耶加,在杏子的威势下,小圆为了救沙耶加而险些要与qb签订契约,但晓美焰介入并把事情摆平了。晓美焰在严厉斥责了小圆之后就走了。

晓美焰为了对付“魔女之夜”而和杏子合作,并约定了不要向沙耶加出手,但是杏子违背了约定再次向沙耶加挑衅。由于小圆为了制止战斗而把沙耶加的灵魂宝石扔了下去,沙耶加的灵核与身体失去了联系而变得和尸体一样。晓美焰拼命把灵魂宝石追回来。

沙耶加终于接近崩溃时,拒绝了晓美焰提供的悲叹之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晓美焰要杀了沙耶加,但被杏子阻止了。

与此同时,这次小圆为了救沙耶加而要和qb签订契约。晓美焰间不容发地赶到并射杀了qb,一边哭泣一边把对小圆的心情完全爆发了出来。

“给我适可而止吧!如果失去了你,会有人伤心的,为什么你察觉不到这一点呢!想要保护你的人又该何去何从啊!”

晓美焰的行为让小圆不知所措,小圆当即离开去找沙耶加了。但是这个时候,沙耶加已经眼看就要魔女化了。

晓美焰救出了因为沙耶加变成了魔女而动摇不安的杏子。杏子把沙耶加的尸体带了出来,小圆也到那里了。面对抱着沙耶加的尸体哭泣的小圆,晓美焰冷漠地说出了魔女化的命运。

翌日,小圆和杏子为了救出沙耶加去了人鱼魔女那里,晓美焰注意到这件事之后立刻去追她们。虽然小圆千钧一发地得救了,但杏子已经受了致命伤。面对动摇的晓美焰,杏子要求她别管自己赶紧逃。

晓美焰在自己家时qb出现在她面前。虽然晓美焰指责qb放任杏子死去,但后者冷漠地回答说这是为了让小圆契约。

这里揭露了晓美焰轮回的秘密,因此她目前为止的行动的理由也就变得明确了。

第十话的开头,刚转学来的晓美焰,对与她温柔相待的小圆怀抱向往。这时的晓美焰和现在不一样,是戴着眼镜、梳着麻花辫的笨拙的少女。放学路上,她遭到了魔女的袭击,被巴麻美和小圆这两个魔法少女给救了。小圆上周才刚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最终“魔女之夜”来了。巴麻美战死了。晓美焰劝小圆放弃,但是小圆还是前往战斗,死了。qb出现在抽泣的晓美焰眼前。晓美焰许愿要和小圆重新相遇。当即,她就成为魔法少女回到了和小圆相遇之前的时刻。

以下开始的是晓美焰的二周目。晓美焰和小圆与巴麻美过着打魔女的日子。再一次面对“魔女之夜”时,小圆和晓美焰虽然活了下来,但灵魂宝石完全污秽的小圆变成了魔女。到了这里晓美焰开始知道魔法少女的真相。

三周目。在这里沙耶加也成了魔法少女。晓美焰说了关于魔女化的事,极力强调“大家都被qb给骗了”,但是谁也不信。但是沙耶加变成了魔女(这个过程中已经和杏子成了朋友)。晓美焰虽然打倒了魔女,但是紧接着,恐慌的巴麻美把杏子给杀了。晓美焰也差点要被杀了,这时小圆杀掉了巴麻美。“魔女之夜”来了之后,晓美焰和小圆也要魔女化了。小圆给了晓美焰最后的悲叹之种,拜托她在过去的自己契约之前救她。晓美焰发誓一定要救她。

四周目,晓美焰不要任何人协助,一个人战斗。用魔法克服了视力问题并解开了麻花辫。外表上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但是她一个人无法打倒“魔女之夜”。小圆为了救苦战中的晓美焰与qb签订契约,打倒了“魔女之夜”,但也就成了史上最邪恶的魔女。晓美焰再次轮回到了现在。

故事回到晓美焰因杏子的事而对qb发怒之后。qb察觉了时间轮回的秘密,并指出晓美焰只要轮回就会让小圆的能力变强。小圆强大的潜在能力是晓美焰的行动的副作用。

小圆来到晓美焰那里。她已经从杏子那里听说了关于“魔女之夜”的事。晓美焰坚决主张一个人打倒魔女之夜,但她在小圆追问下再也忍不住了

“真正的感情怎么可能传达得到呢。因为我和小圆,是活在不同时间的人啊。”

晓美焰这么说,实际上是说出了隐藏的全部事实,而且晓美焰还说“拜托了,请让我保护你…”。终于“魔女之夜”来了。小圆和家人一起避难。晓美焰开始战斗。

qb告诉小圆,晓美焰若放弃了救小圆的话,就会绝望变成魔女。小圆从避难所出来,决定到晓美焰那里去。这里小圆和母亲发生了对峙,小圆说服了母亲。

晓美焰被魔女之夜的攻击压住了脚,她也知道已经过了使用时间停止能力的极限了。当她想要重新轮回之时,他想起自己越轮回小圆作为魔法少女的能力就越强,状况就越对qb有利。晓美焰的灵魂宝石也开始变黑。但是此时小圆出现,告诉晓美焰她决定签订契约。

(二)晓美焰的时间轮回

揭示了晓美焰这个谜一般的魔法少女的真面目的第十话,虽然已经到了故事的最后阶段,但这个发展实际上已经被一些观众预想到了。因为像晓美焰这样为了一个人物而多次重复同样的时间这种普遍的“时间轮回”设定,在2010年左右的acgn界是十分常用的要素,所以从晓美焰对于qb的企图相当了解等方面推测出在《小圆》中有同样的“时间轮回”要素并不是十分困难。

因此,有一部分评论家,就有把《小圆》评价为仅仅是向近年流行的元素靠拢的作品倾向。

本来娱乐作品之间会反复挪用同一要素,但是某个要素与其说是作者的手法,不如说是如何处理作品并表示其含义,体现在相似的具体作品中,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它没有原创性,这种评价是没有意义的。采用密室杀人要素的推理小说、鬼屋登场的恐怖小说、描写外星人和跨文明接触的科幻小说,想想这些作品是如何存在的就应该明白的说。

说起来,时间轮回在不同的故事中都能实现作用。比如说,它可以描写“无论轮回多少次都摆脱不了同样的命运”这种宿命,也可以表现“一旦轮回就使命运完全改变”这种人生的尘世变迁。虽说使用同样的要素,但做出来的并非全是同样的故事。

本来以前的时空穿越类作品就有这两种方向性,所以也可以说这么想是理所当然的。

在唐·泰勒(原注80)导演的《最后的倒计时》(原注81)中,现代核动力航母尼米兹号因为时空错乱穿越到了珍珠港即将遇袭之前。乘务人员决意要从日军手中守住珍珠港,但在即将开始之前回到了现代,结果命运也没能改变。反过来在罗勃·辛密克斯(原注82)导演的《回到未来》(原注83)系列,主人公穿越到过去并轻易改变了命运。主人公一不小心妨碍了父母的相遇,由于自己就这样会消失而为了恢复自己原来的命运而奋斗。

阿什顿·库彻和艾米·斯马特导演的《蝴蝶效应》(原注84)中也采用了时间轮回,但是一下子描写了相反的方向。主人公拥有通过移动自己的意识而在人生的分歧点回到过去的能力。他为了通过这种能力迎来与女主的happy end,而多次干涉过去。因此使得人们的命运发生了很大变化,连自己人格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但他的尝试总是没有好的结果。在由于各种突发事件而落下的各种各样的命运之中,唯独不存在能让两人结下幸福的未来。

如此就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晓美焰的时间轮回的强烈宿命色彩了。无论晓美焰如何行动,结果小圆都是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与“魔女之夜”作战并死去。晓美焰关于自己的状况曾经有这样说:

“轮回。我不管几次都会选择轮回。不断重复同一段时间,探寻唯一的出口。找到将你…从绝望的命运中救出的道路,小圆,我唯一的朋友。只要…只要是为了你,就算我被困在永无止境的迷宫之中…也没关系。”

只不过,不能忽视的是,《小圆》中不管有无时间轮回,作中的整个世界本身也带有宿命的色彩。世界是只能按照“常理”来运动的。晓美焰无法拯救小圆,也无法改变发生过的历史,这并不是时间科幻系作品会有的情况。

我觉得,时间穿越只是作为表现这个根本上是宿命论的世界观而使用的道具而已,或许这是从鹤田法男导演的《预言》中学来的。在这个以泰次朗的作品《恐怖新闻》为原案,基本上可以说是以其为剧本而展开的电影中,主人公里见英树(三上博史饰)得到了可预告未来的惨剧的报纸。若阻止了被预言的事情,作为代价,改变未来者的身体会溃烂变黑,最后完全变得像黑炭一样(这个描绘是受了《回路》的影响)。这里的感觉也和《小圆》有相通之处。还有,曾经因交通事故而失去女儿奈奈(井上花奈饰)的英树,在结尾时回到事情即将发生的时刻,多次轮回也没能救下女儿,终于救了女儿之后妻子绫香(酒井法子饰)却遇难了,他们被关进了这一时间轮回的地狱。

(三)反复

晓美焰曾关于自己的轮回说过“我不管几次都会选择轮回”,但是在《小圆》中,也有其她被强迫轮回的魔法少女登场。首先“希望与绝望的相转移”,其自身就是使得魔法少女反复的宿命的原因。在第十一话,qb说了:

“我们啊,有历史记录前就开始干涉你们的文明了。数不胜数的少女们和孵化者订下契约,实现希望,然后委身于绝望,以祈祷为始,诅咒为终。至今为止,无数魔法少女不断循环着这个顺序。”

也就可以说,无论自己是否化为僵尸,毁灭也只是时间问题。无论是交到朋友后大意的巴麻美,还是去救沙耶加的杏子,亦或是对小圆号哭的晓美焰。人类能担受“自己是丧尸”这一现实的时间很短。

反复的要素与“非人的秩序”的要素本来就是有相互重叠的一面的。《午夜凶铃》里的诅咒,使看了录像带的人不得不把录像带拷贝给他人看,并以这种形式,来强迫人们重复同样的行动。在《午夜凶铃2》中,表现了贞子无意义地反复“从井里爬上来又落下去”的过程。

重复生前行为的死者的故事,可以说是反复要素中最为脍炙人口的一种。比如说,没有日本人不知道“皿屋敷”(译注23)吧?文学方面,比如说雷蒙德·罗塞尔(原注85)的《单独段点》(原注86)(译注24)中,出现了让一个死者暂时复活,让他生前接受最强的印象时的行为反复重复的装置。在山岸凉子(原注87)的短篇漫画《螺丝的叫声》(原注88)中,已死的订婚者按照生前的习惯定时出现并卷入了大钟的螺丝中。死者进行反复——这一形象也依然和宿命论的世界观一样,是像人类从原始时期就拥有的观念。之前所提到的丧尸,也可以说是这种反复的死者中的一种。想象一下无意义地聚集在百货商场的他们(译注25)的样子也行。当然,反复过去的怨念的魔女也一样。《小圆》官网中就这么记载人鱼的魔女。

“命运的轮转只是装载她的回忆,已经不再向未来转动了。已经什么都无法传达了。已经什么都无法了解了。如今的她只是不能容忍任何妨碍她手下们演奏的存在。”

这里所有的只是过去的幻影的反复而已。

在与普通的怪谈有区别的,被称为心里惊悚的体裁中,也能看出这样的“反复”的形象来。重复过去的惨剧的亡灵的故事,还有被过去的心理阴影束缚的人类的故事,也都有很多意外的相似之处。

比如说亚弗列德·希区柯克(原注89)导演的《惊魂记》(原注90)的主人公诺曼·贝兹,在曾与亡母生活过的汽车旅馆中,与母亲的幻影一起持续反复着过去。作为多重人格者的他,在最后人格完全被母亲夺走了。这应当可谓是有一定意义的结尾。因为反复者本身就也是死者。

在反复的要素中,有像晓美焰的时间轮回以及魔女那种,同样的人物重复同样的行动;也有像重复“希望与绝望的相转移”的魔法少女们那样,复数个人照着同一个行为行动。为了以后便于区分,我们暂且称前者为单独型反复,后者为复数型反复。无论是哪一种反复,都是经常伴随着死亡现象的不吉之物。(其中,也有单数型和复数型都容纳不了的。贾克·希维特(原注91)的《塞琳娜和朱莉出航记》(原注92)的结尾,两位女主以被更换角色类型的状态回到了故事的开头,这是一种罕见而特殊的反复要素)

比如说像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原注93)的短篇小说《环形废墟》(原注94)。在故事中,主人公在梦中鲜明地想象了一个人,并要把这个人实体化。尝试成功,梦中的人物实体化并离开去了某个地方。主人公在结尾发现自己也是一个人的梦中生出的人,但这同时也是他死去的瞬间。

那么,到目前为止我举出了《魔法少女小圆》中的三个反复的要素,它们是晓美焰的时间轮回、“希望与绝望的相转移”、还有魔女。这么多个反复要素包含在一个故事中,其数量是非常惊人的。梦野久作(原注95)那本悲惨的《脑髓地狱》(原注96)中,主要的反复也只有“主人公吴一郎因为遗传的记忆而重演了祖先吴清秀的命运”还有“患了精神疾病的吴一郎,连绵不断地重复某一天的事情”,仅仅两个而已。魔法少女们则被反复的要素给紧紧地捆住了。

在此基础上还有一个在《魔法少女小圆》中很重要的反复要素登场,那就是孵化者。不带有感情,怎么杀都会回来的他们,也可以说是按照原样反复的死者吧?在下一节里,我们会再考察这个问题。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