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番新推第一百二十八弹:《草莓棉花糖》

伸惠是短期大学的女大学生,妹妹千佳是普通的小学生。但这平凡的日子却总是充满麻烦,问题就在于千佳的同班同学,邻居美羽是个不折不扣的麻烦制造大王。经常从窗户跳入千佳房间的美羽,俨然成了这个家的一员。

千佳的好友茉莉是一个胆小又可爱的女孩,一天,她的班上转来一位名叫安娜的外国女生。实际上,安娜是一个内心完全日化的女孩,而这个秘密被茉莉不小心发现了。

五位女子最终聚集在了同一个屋檐下。冷笑话不断的同时,美羽的搞怪又让人哭笑不得。欢乐惬意的生活喜剧就此拉开序幕。

小孩子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那个世界离我太远,远得对我来说,只剩下回忆里面的片语只言。想想真是悲哀,世界永远是同一个,但是心慢慢地长大变老。老得已经无力再去扭曲一个正常的世界,老得已经无法像孩子一样去想象。

很早的时候看沈复的浮生六记,现在印象六记只余下其二。一是闺房记乐,二是闲情记趣。前面那个是说帮老婆画眉毛,对一个男人来说,实在是一大趣事。后面则是说,一个垂垂老去的男孩,回忆小时候一些蠢事。

沈复说:余忆幼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

盯着早上的太阳看,很有意思。尤其是在微微雾霭的天气中。天不是很蓝,盯得久了,太阳一下子像金鱼的眼睛一样从天空的背景中突兀而出。接着上下左右颤动。平面的天空忽然立了起来,层次分明。

不过现在不行,眼睛近视很深。朋友说我眼睛眯得像个流氓。一点的阳光都让我刺痛不已。她笑我是吸血鬼,向往太阳,隐匿在黑暗中。白天属于小孩,而我不是,夜晚才是我的处所。

我看《草莓棉花糖》的时候,朋友很是惊恐。此片是一部描绘四个小学女生日常生活的小动漫,实在是平常得不的了。她一度揶揄我是****控。

换一个温和一点的说法是,我还很幼稚,童心未泯。

我很不以为然。小孩的乐趣才是最纯粹的乐趣。世界再大,孩子的眼睛还是可以肆意扭曲,装在心里。佛说: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想必佛也未泯童心,不然,未必能超脱尘世。

前面说过,时间和经验已经让我知道世界的正常性。我知道人是不可以飞在空中,河水是不可逆流,人是一定要长大,树木是一定要老去。《肖申克的救赎》有说到体制化的问题。生活在世界的正常中太久,心也被正常化体制化。任何的胡思乱想都已经不能逃脱所谓正常的约束。

物质决定意识。这就太悲哀了。

个个粉嘟嘟的脸袋,可爱得任谁都想抱回家的**。让守在电视机前的一票**控们怨念重生妒忌到死的人的名字叫做伊———藤——伸——惠(记清楚咯)。别看她这样,也是4个孩子的妈了。(……)好吧,当我没说。20岁的短期大学生,除保持着吸烟喝酒这些不良嗜好外还是个十足的**控。就骑着摩托车瞎转悠这件蹊跷的事情来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又去诱拐小**了,你瞧她家都一屋子**了。”如此的怀疑也并非是无中生有的。让茉莉穿上猫耳装,并被茉莉的“喵”给彻底秒杀。这个大叔属性的大姐比起在电视机前干咽口水的怪蜀黍们可要幸福一百倍啊!!

遵守着“有其姐必有其妹”的古语,“伊藤千佳该不会也是个**控吧,真不愧是流淌着伊藤家的血液,这样,她不是自己控自己了吗。”而随后的剧情发展让我们的期待完全落空了。但是根据“**控要从娃娃抓起”的理论,伸惠姐,你可要好好调教你的妹妹啊,将来好继承你的衣钵。

虽然说松冈美羽是个天生的麻烦制造者,但是没有美羽的生活就像没有撒孜然粉的羊肉串一样缺少味道。无可厚非,人气最高呼声最响的非属这位可爱的淘气包莫属了。“啊,美羽,这样子长大了,可是没男生敢娶你的哦。”“难道长得可爱也有罪~”这位四次元思维的**以后的前途真是无可限量!

而比千佳和美羽小一岁的樱木茉莉却是个性格软弱温顺的眼镜娘。“好想欺负她看她哭的样子啊~”“变态~”迷糊的个性总让人担心会被某些坏蛋欺负。(XX:你不就是坏蛋嘛。)那么请伸惠姐要保护好我们的小茉莉啊。

和茉莉同班的安娜是个只会说日语的英国女孩,不会说英语也能算英国人吗。从这一点上可以说明“日语是比英语好学的语言哦。”(XX:又在鼓动人家学日语了。)

说是描写普通的日常生活的动画,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么些可爱的女孩的存在,才使得每天的生活有趣而充实。没有讨嫌的杀必死镜头,没有造作的搞笑桥段,同样是萌,却萌得那么自然清新,这就是我们的《草莓棉花糖》。

看《草莓》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寄生虫。不能直接吸收生活最纯粹的乐趣。我在孩童生活里面简直就是一个衣裳褴褛的乞丐,蹒跚在四个小****的后面,捡起她们丢弃掉的渣滓——如同甘蔗渣一样——我从里面,咀嚼最后的一丝甘甜。小孩子是无需这样的,《草莓棉花糖》对他们来说,甚至还比不上一个末流的电视连续剧。好比我们所推崇的科幻,在外星人简直是不屑一顾。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部经典的作品。关于四个小女生和一个披着20岁姐姐外貌的50岁怪叔叔,他们的鸡毛蒜皮。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