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三】【延谡】南中轶事(一)(可能有二)

“幼常啊,”魏延盯着桌上的图,眉毛拧成了“川”字形“你说丞相给我这几张图,到底是何用意呢?”

“丞相不是说了让你学学绳结的打法嘛” 马谡望着手中的兵书,心不在焉地答道,“那你就学学嘛,正好放松一下,这几天也辛苦了。”

“可是丞相好好地让我学这个干嘛…… ”魏延从那堆纷繁复杂的图画中抬起头来,“说起来,自从到了南中,丞相就有点儿不对劲了……”

转头一看,马谡依然沉浸在他的兵书里。“诶幼常你别看啦。快告诉我丞相最近到底怎么了?”说着去夺对面人手中的兵书,“你天天跟在丞相身边,肯定知道!”

马谡急忙收回拿着兵书的手,才使那脆弱的竹简逃过一劫。 “文长啊,丞相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说着从墙上拿下一捆绳子,放在魏延面前,“趁这几天战事不太紧张学学,免得下次又被丞相嫌弃。”

“下次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喽。”魏延只好拿起面前的绳子,对着桌上的图纸依葫芦画瓢了,“丞相这次把那个孟获放走了,他不知道又跑哪儿去招兵买马去了呢。”

“丞相这叫攻心——”马谡也拿了几张图纸,不慌不忙地研究起来,“孟获在本地素有威望,如果不能彻底降伏他,南中日后必定还会生乱。”

“道理我都懂,”魏延说着照着图纸将手中的绳子打了个八字结,“可是丞相就这么放了他,也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怕他下次会更嚣张。”

“丞相自有他的办法,”马谡轻巧地将手中的绳打了个缩绳结,“你还是乖乖听话,免得他下次又拿别的花样让你学。”

“哼,学就学,有什么了不起的”魏延心里本就忿忿不平,把绳子拽的咯咯响,“学不会他还能不让我上战场了不成?”越说越不服气,竟无意中把绳子扯断了——

啪!”

……

“哎……你这样怎么行呢,”马谡又拿起了一条绳子,“手伸过来。”

照着图纸打了个结。又把绳子的另一头递给魏延,“你也试试。”

魏延刚刚才扯断了根绳子,心情平静了许多,“这不就好了”便很快学会了。“诶 怎么解不开了?”

两人仔细一看图纸,才发现上面清楚地写着:

渔人结 此结易结不易解 不宜使用在质地上乘的绳子上

军营里的绳子多是用来捆绑战俘的,为了防止逃跑自然是用的质量上乘的牢固麻绳。看来这下是解不开了——魏延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佩剑,却忘了自己早将盔甲和佩剑卸下,挂在了墙上。桌案却在营帐的中间,走过去没多远,可现下两人的双手被绳子绑在了一块——不仅行动不便,就算走过去也很难拿到吧。

“那咱们就这么坐一晚上?”听完马谡的分析,魏延觉得这个夜晚格外漫长。

“文长啊”马谡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这急性子能不能改改,上次就把丞相气得不轻,不是我替你求情,估计这次都没有机会随军了吧。”

“我也是好心啊”魏延说着又拔高了声调,“那个李严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对了,别光说我啊,明明是你先提起的,怎么让我去说呢?”

“我之前就跟丞相提过,可是他说我不当讲,这才来找你了嘛”马谡轻笑了一声,“你也知道,关将军和张将军向来是向着先帝的,赵将军和黄将军年纪大了,我也不好意思麻烦他们。”

“……那你就好意思麻烦我了?”

“……不是你说有什么难处尽管找你吗还派人送了个低档的玉佩当信物?”

“我……”

“行啦行啦赶紧想想这绳子怎么办吧……”

“诶幼常你先起来,我们一起去拿剑割断不久行了嘛。”

说起来容易,可两个人光是走到墙边就费了不少力气——不是踩着脚了就是撞到头了,状况比战场之惨烈相比毫不逊色。

终于,胜利近在咫尺,此时却发生了插曲——魏延拿下墙上的剑,正欲割断绳结,胳膊却不慎撞到墙上,不偏不倚碰到了昨日新留下的伤口,“这蛮人可真狠,直接拿刀砍,昨日的伤口到现在还疼呢。”

“行啦你别弄了,快把剑给我,待会儿帮你处理一下伤口。”马谡拿过剑,割断了那坚固的、无法用人力解开的绳结。

营帐外透出一丝不为人轻易察觉的光亮。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