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传统武术实战性各种借口中的逻辑漏洞

本文由百度贴吧格斗吧工作室成员共同撰写,本UP负责整理成文,谢绝转载,谢谢。


  1. 隐世高手

    一个人想要成为实战高手,在自己家里闷头练 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想要能实战,就必须多打实战,想要成为实战高手 就要和别的高手多打实战,而一个人不断地和各路高手实战,又怎么可能不出名?所以世界上完全不可能有隐世实战高手,因为在他成为高手的过程中 他就已经出名了,在这个成为高手的过程中 他根本没办法隐世。

    当然,隐士高手还是有可能的。只要此高手能做到和别的大量的高手一起训练以及实战的时候,每天跪下磕头,喊爷爷,求其他人不要把自己训练过的事说出去,而他接触到的人刚好都守口如瓶,没一个环节出错,没一个人泄露,结束训练后立刻沿小路跑回深山老林,这个过程要反复侦查确认,路上不会被其他路人看到。这样就能成为一个隐士高手了,虽然其动机正常逻辑无法理解。   还有个可能是隐士高手是外星人,每次和其他高手实战,训练过后,每次跑进深山老林的路途中,都能使一切见证者失忆,虽然以地球人的逻辑还是无法理解,因为有这本事还练打架干嘛。当然还有种可能,高人每次训练完都杀了所有的陪练,教练,对手,其他学员以及其他学员家人,以及通往深山老林路上的一切路人,但查阅近几十年的案件资料,也没发现全国格斗界有过如此恐怖的连环事件,当然此高人买通了警察另算,但就是不知为何要做这一切仅为了藏到深山老林,并且高人的道德素素养以及智商就值得怀疑了。

    补充一下,而且这类的高手(我们假设是有可能要成为高手的为B,从幼年时期,是如何去学拳的呢?不可能灵光一闪原地坐化升仙吧,总要有个学艺过程。而如此侦查与反侦查专家(高手A),只为了自已淡薄名利的高人,是不可能被幼年的下一代高手给得知的,因为高手A反侦察能力逆天,连他的周围邻居都不知道这里有个能一击出界王拳的绝世隐世高手,该,该小孩(有可能成为高手的B)从8-9岁开始找寻名师,苦苦到到99岁寿终正寝,进坟前最后三个字就是 MMP。

    我们再假设,有可能成为高手的B,机缘巧合,找到了绝世神功高手A,开始学艺过程,从8-9岁开始学艺,然后他可以不用管父母,不用管经济来源,不用管娶妻生子,苦练武功,而该神功据说全是杀人技,一出手就杀人,比如啥插眼,踢裆,打后脑,打咽喉,反正一出手不死即残,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是怎么练出这出手就杀人的技术吗?光靠脑补和单练行吗?不,完全不行,我们知道,现代搏击,比如拳击,最直接最干脆,就是直摆勾,教学中千百遍教基本动作,空击,打拳靶,前进后退各种走位中的打移动靶练距离感,打沙袋练打击力发力力量打完了,哪怕动作标准牛B到爆,真实战时,完全打不出来练的动作,还需要千锤百炼的轻实战,师兄弟学员间的拳拳到肉的实战,才能一点一点把练的动作能用到实战中去,没有经拳拳到肉百分百力的实战,练的动作根本完全使不出来用不上,再经高强度的比赛,和高水平,顶尖高手的实战,比赛,才能让自已把技术一步一步提升,所以有,一场比赛抵十场馆内实战的说法。


  2. 规则限制“阴招”发挥

    从两个方面谈 :

    第一、 如果出拳连网球大的下巴都打不到,怎么可能准确用手指命中玻璃珠大小的眼球?如果连柱子那么粗的大腿都踢不到,如何命中高尔夫那么大的生殖器?

    第二 、现代mma的前身巴西无限制格斗赛vale tudo与其衍生比赛rio heros完全没有规则,不戴手套,不分体重甚至不限制选手性别。 结果在长达百年的vale tudo历史上,可查实被插瞎眼珠的选手仅有一人(中井佑树于95年vale tudo Japan比赛中被萨瓦特选手插瞎一只眼 但是最终依然通过关节技绞杀了对手)而可查实被对手剥夺了性功能的选手则是零人 ,早年ufc同样踢蛋抓头发打后脑五毒俱全,结果是死亡零人,残疾零人。修斗零三年之前不禁止打后脑,结果死亡零个人。

    我曾经见过有人这么跟我打滚:“老外比赛虽然允许插眼 但是老外的格斗技里并没有相应技术体系” ,说这话的人浑然忘却了一点,需求决定供给,如果此类招数真的有用 又怎么会没有总结出相应技术体系?别的格斗体系在vale tudo模式下(不限制技术不限制性别不限制体重不佩戴任何手套及护具)都蓬勃发展 直至最终变化为现代精湛的mma技术体系 ,但是为什么插眼珠子踢老二神功一直是这幅怂样?只有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就是“在规则事先声明告诉双方选手 该比赛就是允许插眼踢蛋打后脑”的时候,这种一百年只能成功一次的招数,基本上就是没卵用。

    而那些所谓杀招,或插眼踢裆打后脑的所谓传武杀招(传武挡箭牌,和现代打不过动不动就提这些玩意)杀人技,没有空手杀过十个八个人,没有插瞎十双八双眼睛,踢爆十个八个蛋,怎么验证出杀人技术的实用性呢?而他们平时又是如何练习的呢?空想?讲手?这些根本验证不出来的,还有的杀人,如果一个门派里假设有100个学员,招招致命的话,死亡率又是多少呢?致残率又是多少呢?没死上八到九成的学员,残废八到九成的学员,怎么练得出出手就杀招的杀人技呢?因为靠脑补根本是不可能真到实战中使用得出来的。

    试想,每个练习者,都有战绩,插瞎个十双八双眼睛,那么一百个学员,要多少双眼睛,多少个蛋,才能满足他们 的训练需要,要是一个门派,名震天下,徒孙满天下,噢,卖糕,简直不敢想象那画面

  3. 技法无高低、一力降十会。传统武术只是力量不行,技术并不落后

    这个最简单,以后把各种擂台全部取消,把格斗技比赛变成力量举比赛,或者是举重比赛 ,传统武术全部改行去玩举重玩力量举,各位大师意下如何?

  4. 黄种人身体素质不如白种人,力量没有白种人大

    没毛病,吕小军、田涛、廖辉、龙清泉、毛晨雨全部都成了老黑和白皮,一点毛病都没有。

  5. 最后补充说说上面的所谓高山隐士的可能性。

    2015年时,在看了贝爷的野外求生系列,有两位国内的小伙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中一个是退伍的有野生求生经验的退伍军人,该2小伙子备了数块手机电板,在直播平台直播野外求生


    他们的野外求生地点在永川黄瓜山深处。这里远离城区,几无人烟。按照计划,付海龙将求生过程在网上全程直播,为此他还携带了7块充电宝。




    第一天的求生挑战没有想象的轻松。上山后要寻找到一个求生营地。这个地方要靠近水源、要相对安全、还要与树木植被相隔较远,避免因为生火引起火灾。


    一处小溪沟旁的山洼成了理想地点。“我们用竹子做‘房梁’,找了些茅草根搭建简易帐篷。”付海龙说。这项工作从上午11点持续到下午4点,住所问题才基本解决。

    更重要的是食物。野外求生,没有充足的能量保障,生存挑战不可能成功。搭帐篷几乎耗光了他们的储备体力,两人得先想办法把肚子填饱。幸运的是,黄祖宏在小溪附近挖到了几枚野山芋。


    生吃昆虫野菜充饥
    白天活动消耗的大量体力,几枚野山芋提供的热量无法满足。但他们对此早有准备。“来之前恶补了求生知识,吃那些虫子什么的,不会怕。”黄祖宏从土里挖到了蚯蚓,一只悄悄爬过的蜘蛛也被他捉住。“吃的时候什么都别想,直接往嘴里塞。”




    小溪里发丝粗细的小龙虾、腐木里的虫子、白蚁、生长在大山深处的野菜、野果,只要确认无毒,通通成了他们的果腹食物。“最好吃的是土里的蝉。”付海龙描述,那是一种蝉的幼虫,还没从蝉蛹爬出来,藏在土里,吃起来特别脆。


    依靠就地取材,生吞活吃,两人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前两天生存挑战。但另一个不好解决的麻烦是淡水。小溪里的水显然无法直接饮用。在确保防火安全后,两个小伙子把带来的灭火器劈开,用瓶身底座做了简易的“烧水锅。”
    几枚石块搭起简易灶台,打火石这时发挥了作用。”第一次煮沸的水,不知为啥黑黑的。”付海龙说,经过几次改良,煮出来的水才勉强能喝。


    夜晚,山里的气温开始降低。黄祖宏、付海龙捡来干柴生火,但他们得轮流“值班”,看住火堆,防止发生火灾。“我们每人最多能睡三小时。”黄祖宏说。


    屋顶漏雨遭遇饥荒


    荒野求生挑战到了第4天和第5天。这两天对他们来说是最难熬的。生存挑战的艰难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吃那些东西根本填不饱肚子,每天都觉得浑身无力。”


    楼主语:到第五天的时候,他们快要挂了。


    之前带到山上的一桶铁线,黄祖宏做了几个简易陷阱捕捉小型动物,但一无所获。周围能想到的食物都已翻了个遍,他们遭遇了始料未及的饥荒。这时,黄瓜山上下起了大雨。芦苇根搭建的帐篷开始漏雨,住所被淹。烧着热水的“锅子”突然翻倒,浇灭火堆,周围变得一片漆黑。


    相比食物匮乏和寒冷,他们心理上的恐惧也在这一刻被放大。“第5天晚上,山上莫名其妙传来了巨大声响,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像是动物。


    ”“那一刻,我差点崩溃,选择放弃。”付海龙提到那晚上遇到的事,不禁哽咽。借着手机灯光,他们连夜转移到一处废弃的农家房避雨。寒冷和饥饿再次侵袭而来。


    直到第6天凌晨,他们才找到食物。“太幸运了,我们在一处田坎找到了一些黄鳝、田螺。”靠这些食物,他们才度过了最困难的时间。


    在心理和身体濒临极限的时候,观看直播的网友给了他们很大鼓励。黄祖宏说,许多网友一直在为他们加油打气。
    捕获野兔山中过元宵


    或许是因为经历磨难,两人的求生挑战开始柳暗花明。黄祖宏设置的陷阱起了作用。“捕到一只野兔和一只田鼠。”
    这是他们吃得最好的一顿。烟熏火燎下,野兔和田鼠变得焦黄。付海龙和黄祖宏说:“那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下山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荒野求生挑战取得成功的两人。“我们都还好,只是有些疲劳。”付海龙说。
    “你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记者问。


    面对提问,付海龙和黄祖宏紧紧握着装备,答案一致:“以后遇到什么难事,想想这几天的经历,都会觉得不算什么了!”




    他们只是五天,五天,五天,再次重申,五天。
                                  

    要是长期在深山里生存,一是要花费体能去种植需要的粮食,食物,搜集需要的生活必备资源,油盐,点火工具,还有千万不能生病,千万不能生病,千万不能生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能想象一连数天拉肚子,却还要自已搞定食物啥的痛苦吗?拉稀或肠道疾病能轻易要人命。


    而且这两个小伙,挖野菜,球茎时花的体能,和他们吃下去补充的不成正比,是负的,他们花费的比吃下去的能量多,还要提防猛兽,毒虫,毒昆虫,毒爬行类的骚扰,比如被蛇咬一口,必挂。

    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这个人资产过百亿,生意都交给妻儿打理,他就在深山里盖一个健身房和别墅,所有仆人都是聋哑人,定期有格斗教练被蒙上双眼进山里给他教授武艺,定期有一批人上山被他练习插眼踢裆,打后脑,一次给每个人支付五千万,应该有人愿意来,并且为防止泄露自己行踪,这些人也不能回。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