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金钟云和神秘男人

金雪的玫瑰花照常一天一束,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公司上下习以为常,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渐渐失去了兴趣。

金雪不清楚这些玫瑰花到底是出自谁手,偏巧金钟云这两天又忙得很,本着不想让他操心的心情,金雪决心找到这个送花的人。



 周末,SM练习室

东海闷闷不乐地夹起盘子里的糖醋肉毫无灵魂的咬在嘴里:“我想吃嫂子做的便当……”

 “唉咦!真是的一C!”金希澈人未到声先起,吸引了正在进食中的成员们。很快,就看见他们的希大人手中抓着一大捧玫瑰花走了进来,黑着脸,抬手就把玫瑰花摔在桌子上: “休假了还给别人找麻烦!”

“看来嫂子是休假了,但是云哥并没有~~”银赫坐在桌子上一边伸手夹着菜一边打趣道。

结果下一秒他们打趣的主人公便风尘仆仆的进了门。

“YO,MAN~谁说我没休假?”

银赫筷子上的肉...掉了。

直觉告诉他事情有点不太对......

金钟云是一下飞机就拖着行李箱子直奔公司,因为每天打电话,根本解不了某金钟云想见到某人的迫切心情。所以特意提前一天回来想给金雪一个惊喜,但是却被告知金雪今天开始轮休两天。

 本来想直接回家的,但是一想,毕竟橱窗组合,既然来了,顺便看成员们一眼也可以……

“哥,我们不是说你这个休假,我们说的是那个!”李东海一副我都懂的样子,并伸手指了指被希澈摔的掉了一桌子花瓣的那束惨兮兮的花。

“莫拉古?”金钟云顺着李东海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花是谁的?”

金钟云的话像炸弹一样在练习室炸开,哥几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那花不是你送给嫂子……唔!”圭贤背后一凉,赶紧伸手把他东海哥这小傻子的嘴堵上。

但是金钟云的眼神却向他们传递着已经来不及了的事实!然后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离开练习室。

剩下一群风中凌乱的孩子。

完了,后宫起火了!

东海扒拉开圭贤的手,满脸天真“我又说错话了?”

希澈恨铁不成钢的伸手拍了一下李东海的脑门:“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



公司乱作一团,而金雪——

“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金雪向花店老板娘道过谢,转身,狰狞的呲了一下牙,一边走着一边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响了几声之后,对面传来了她最熟悉不过的乡音。

“喂?那位?”

“你什么时候到的韩国?”金雪没好气问。

对面明显慌张了一下,然后——

“我换个号打给你,这号没开漫游!挂了!”

那边手脚利落的挂断了电话,金雪心气不顺的鼓了鼓腮帮子,这边电话重新响了起来——

“回答我的问题?”金雪依旧没有什么好气性,但是那边显然和金雪不在一个气候上,

“我还在想着这都一个星期了,也该来电话了,不然就不好玩了!”这明朗轻快的语调,让金雪的血压更上一层楼。

“正经点,你这样冒然送花给我,我会很困扰的。”

“嗯?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吗?”听着对面的语气开始变得不阳光,金雪的血压才慢慢回到了正常值,正想回答他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了来电提醒,从耳边拿下来一看,致电人正是她那个一周没有见面的男朋友,

 “喂?小雪,你在听吗?”金雪现在什么都听不见,顺手就挂掉了电话,现在谁也没有金钟云重要!

 金钟云正在烦恼金雪电话为什么占线,正准备重新打回去的时候,金雪抢先打了回来。

 “阿一古,wuli金先生现在在哪儿啊?”金雪充满喜悦的声音瞬间扫平了金钟云的不快,

“本来想去公司接你的,结果扑了个空,轮休也不告诉我一声。”金钟云小小的抱怨声传来,金雪抿唇一笑,佯装生气:“你不也一样提前了一天回来?”

金钟云仿佛看见了金雪就站在他面前满脸不悦的讲这句话的样子,没有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在问了金雪的位置之后,十分钟之后金钟云便驱车赶到。

金雪上了车,刚准备系安全带,就被金钟云拉住了手,顺势带进怀里。

感受着彼此的体温,鼻腔充斥着彼此最熟悉的味道,这一幕已经连续几天出现在金雪的梦中,交往以来,两个人从来没有分开超过两天,而这一次,一别就是六天,这让金雪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自己大概是被金钟云宠出了坏毛病,曾经独居无所畏惧的她开始讨厌一个人吃饭,讨厌一个人看电视,现在思念的人就在自己面前,这极度不真实的幸福感使得金雪的眼眶一酸:“我好想你!”

  金钟云紧紧的抱着金雪,恨不得把人揉进身体里,压低的声音些微颤抖:“我也是!”

  久违的温柔,落在额头,吻 开了金雪蹙起的眉头,落在眼角,吻 干了眼角沁出的泪珠,就在金钟云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非你不可》的旋律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好好的氛围,就这样被打断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的歌给打断了……金钟云哭笑不得。

  金雪抱歉的在金钟云的嘴上啄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喂?”电话中传来中文。金钟云却树起了警戒——

  男的!!!还是中国男人!!!

  金钟云的听力很好,一点细小的声音他都可以听得到,但是——

  前提是要说韩文啊,不然现在听得见却听不懂的他更难受啊!

  不知道金雪那便再聊些什么,金钟云慢慢的发动车子,一路上,因为过于在意,眼睛不时地瞟向金雪那边,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时不时地伸出手指敲来敲去……

有机会得跟圭崽子好好的学学中文……

在瞟了第N眼的时候,金雪终于挂掉了电话,而且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金钟云的不安金雪看在眼里,但是这件事情看起来容易但是说起来却有点复杂,不是一时半会能说的清楚的,金雪想着回家之后再慢慢地解释给他听。

见金雪半天也没有说话的意思,金钟云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一团火。赌气之下便不再去追问,就这样一直沉默到楼下。

进了的电梯,看着自己在一边闹别扭的金钟云,金雪先开了口:“其实给我打电话的男人是……”

“是给你送花的男人吧!”金钟云打断金雪,

“你都知道啦?其实那个男人是……”金雪还没等说完,她就被抵在电梯的一角,冰凉的墙板隔着薄薄的夏装冰的金雪一激灵。而金钟云压低身子,近在咫尺的脸庞明显黑了一个度,朱唇轻启,随之吐出带有淡淡怒气的声音:

“小雪,我吃醋了……”

随后而来的是比哪一次都强烈的*攻城略地,直到电梯到达,金雪拍拍他示意到家了,但金钟云依然没有放开的意思,就这样一路*推*搡着到了家门口打开了房门。

伸出长腿带上门,在玄关内,新一轮的攻略随之而来。

金雪的理智早就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直到上衣被扯了扯,金雪才恢复理智睁开眼睛!

“小雪,可以吗?”金钟云停下来,温柔的语气中夹杂着 yin 忍。到了这种时候,他为了不伤害她,他居然还可以唤醒理智征求她的意见,看这个男人,感动之情溢满心扉。金雪也不再多说什么,环**住他,以行动付之!早晚的事,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关系呢?

屋子里的气氛渐渐升温,就在这时金雪突然拍了拍某人“钟云…窗….窗帘!”

金钟云会意,伸手抄起枕头下的遥控器熟练的按下了关闭键。

是他太着急了,却忽略了金雪会因为没有相关经验而害羞这件事。

“♪非你不可~我不能没有你♪”

再一次响起的《非你不可》让金钟云差点暴走,这次金钟云没有给金雪接电话的机会,而是抢先一步伸出手把电话从金雪裤子口袋中抽出来解锁关机一气呵成……

然而就在最紧要关头,金雪却感觉肚子突然抽痛,

这熟悉的感觉……

金雪不好多想立马推开了金钟云。并以最快的速度换* 好* 衣 服 ,哒哒哒的跑向厕所……

金雪过激的反应吓到了金钟云,紧跟着换 好 衣  服 想去看看金雪到底是怎么了,直到打开窗帘,屋子里重新亮了起来,这才知道缘由。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今天处女座水逆吗?

 


金雪抱着红糖水蹲在厕所门口,满脸抱歉的看着蹲在里面洗着被她弄脏的床单的金钟云,

金钟云看着她那小样,宠溺的笑了一下“肚子痛的厉害的吗?”

金雪还是轻轻摇摇头,经过金钟云几个月的调养,她的痛经好了不少,虽然也会痛,但是不会像以前一样难以忍受。

“钟云……关于那个男人……”金雪吞吞吐吐,而金钟云好不容易转晴的脸色迅速转阴ing……

“其实他是……”

“明天约他出来吧,我想见见他!”金钟云又一次打断金雪的话。他倒是想看看,这个趁他出差挖他墙角的究竟是哥什么三头六臂的妖孽!

金雪本来想告诉他那男人的身份,但是看他这副吃醋的样子,金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约他出来倒是没什么,但是你确定不用我告诉你他是谁?”金雪挑眉,看着用力搓着床单的赌气的某云。

“约出来不就知道了吗?”疯狂洗床单2.0 ……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要听……”金雪看着洗床单洗到接近暴走的金钟云问道。

金钟云依旧用力的搓着床单“我不管,我不听,我心眼小……”

看着这个钻牛角尖的现役傲娇爱豆,金雪心想:合着你三番五次的打断我不让我说出这个人是谁,就是为了亲自揭开真相是吧……

这样一来,金雪到是要谢谢这个男人了,要不是他,自己都不知道金钟云吃醋这么可爱的!

 


第二天,

金钟云如愿的见到了让他打翻了醋坛子的男人。

在见面的那一刻,金钟云心中就开启了打分模式:身高,和他差不多,长相,不相上下,气质……和马始差不多油腻,估计也是个多金的海归富二代什么的……综合指输不低,总而言之,是个棘手的对手….

看着金钟云的样子金雪强忍住笑意,在他快把人盯穿之前赶紧开口: “那个,钟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刚从英国回来……”

金钟云想过无数种可能,但是就是没有想过眼前这个人会是金雪的哥哥,自己的大舅子……

“你好,我叫金煜!”

见金钟云愣在原地,金雪冷不丁反应过来,冲着金煜挑了挑眉:“讲韩文!”

金煜也意识到是自己失误了,转而用韩文重新说了一遍:“你好,我叫金煜,很高兴认识你。”

这回金钟云反应过来,瞬间恭顺:“您好,我叫金钟云!”

金钟云的最高敬语让金雪差点笑出声!

内心OS: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件事情起转承就是金煜的身份,是你不让我说的......

 

【彩蛋】

 

整顿饭,金钟云吃的是坐立不安。金煜本来会讲韩语,但是却一直和他们讲着中文……至于内容……全程吐槽金钟云……

奈何金钟云听不懂只能在一边干瞪眼,然后在尴尬之余猛灌水。

金雪瞪金煜瞪到眼皮抽筋,可他视而不见,就是不肯说韩文。她知道这个哥哥一直对她异**往方面严格把关,看他这个样子,这一套显然就是在试探金钟云!

结果整顿饭苦了金雪,不仅要做翻译,还要把金煜的吐槽适当的镶上点金边。结果一顿饭下来光顾着给金钟云做翻译,她什么都没有吃上……

 

 终于把这一餐饭熬过去,看着正优雅的喝着水的金煜,“谢谢招待,我们就先回去了。”

为了让金钟云听懂,这句话金雪是用韩文讲的,但是金煜只是笑眯眯慢条斯理的喝着他的水,

“还是我来结账吧!”最高敬语金钟云站起来准备起身去结账。但是金雪却拉住了他:

“按辈分他最大,理应他去结账,还有按年龄你比他大两岁,你可以不用对他说敬语的……”

86年的!!!席间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洪荒之力,结果现在告诉他这家伙和李赫海同岁!金钟云几乎在暴走的边缘,但最终还是深呼吸一口气,迫使自己镇定下来。

可谁知金煜却在此时放下杯子,接着慢条斯理的开口,流利的韩文从齿间流出:“就算大十岁,哥哥就是哥哥!谢谢招待~”说罢拿起餐巾轻轻擦了擦嘴。

金煜语毕,金雪发现身边的男人隐隐散发着黑道气场……

但是金雪为什么觉得这场景有点眼熟?

上一次金钟云是不是就是这么说钟真的???

金雪头疼的看着这极度相像的两个人,一个表面慢条斯理实则笑里藏刀,一个嘴上谦逊却散发着黑道气息。

这…简直就是猫狗大战啊!


结论就是——

这两人个切开都是黑的。

现在金雪只希望金煜不会在韩国呆很久,不然守着这两个男人,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