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宠 3

双性/生子,慎入!

吕鋆峰笑够了,坐在床上,脸蛋红扑扑的,美如樱花的唇瓣喘着气,即使这样也不忘与美男肢体接触。

葱白般水嫩的手一只捂着自己有点儿酸的肚子,另一只搭在润玉的肩上。

“天璇王,可否高抬贵手?”润玉意有所指。

“叫什么天璇王,多生疏,叫孤王陵光!”

吕鋆峰想通了,无论怎样,现在他就是陵光,陵光就是他,至于身体上的问题,也许换个角度想也是好的。

要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反对同性谈恋爱,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不能生孩子,没法传宗接代,这就让许多家长接受不了了。

再者,如果爱一个人,自然想拥有属于他们的爱的结晶,此刻不是正好吗?

眼前之人,让他沉寂了许久的心,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就想奋不顾身的爱着他,宠着他,陪着他。

或许这就是上天安排的姻缘,让他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个架空的大陆,又让书中从未提及的人物出现他的面前,谁敢说这不是缘分?我跟他急!

想通了之后的吕鋆峰,脑海里都是各种调戏美男的法子,将邪恶的魔抓伸向了润玉。

而润玉在听到“陵光”两个字后,脑海里仿佛被一根针刺入,那种噬骨的疼痛,让他抱着脑袋,也无法得以缓解。

“陵光!陵光!陵……”润玉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使劲按着头,可是真的疼得他想撞墙,无意识地喊着陵光。

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不连贯的画面,一个穿紫衣的人,笑得天真懵懂,问他取什么名字好,他说:陵光。

然后那个人开心的应下。

画面太过杂乱模糊,只要他努力的想看清那人的脸,头就跟炸了一样,反而更加晕眩。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感受到那人的情绪,唯独脸模糊不清。

吕鋆峰被他吓死了,赶紧抱着他:“润玉!你怎么了?来人呐!传医丞!快!传医丞!”

“润玉!润玉!你不要吓我!你这是怎么了?”吕鋆峰慌了,看他痛苦的咬牙,汗水已经顺着消瘦的脸颊滑落下来,滴在纯白的衣服上。

心疼的将他抱到自己怀里,用自己学过的医学知识给他按压头上的穴位。

等到医丞不要命的飞奔赶来时,润玉已经好了许多,不过还是微微颤抖,面无血色。

医丞被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给惊到了,片刻间脑补了一连串逼人就范,受害人抵死不从等等换七八糟的画面,然后害怕得哆哆嗦嗦的提着医药箱:“参、参见王、王……”

吕鋆峰恨不得把他拖过来!大嗓门的吼道:“赶紧过来!人命关天!”

“遵、遵命!”

医丞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抖,好好的把脉,但是把了三次,都没什么问题,再去检查其他,也都是正常的。

“看出什么了吗?润玉会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吕鋆峰见他面露难色,欲言又止,心中咯噔一下,不愿去猜想润玉得了什么绝症。

“这……”

“说实话!孤王不会治你的罪!”吕鋆峰最讨厌这种说话得个开头,将别人的心都提起来的人!要不是为了润玉,他想一脚踢飞他!

“王上,润玉公子很好,没病!”医丞有了他的保证,说话也利索了!

“没病?你没看到他痛苦着吗?庸医!”

吕鋆峰生气的骂道,这像没病的样子么!

只要感受到怀中的人还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颤抖,紧闭着唇,眼尾微红,他就心疼不已,恨不得自己帮他承受这份痛苦。

“王上息怒!微臣已经竭尽所能,但真的没有任何发现啊!”医丞跪在地上,磕着头,就怕王上一怒把他杀了。

“滚!换人!给孤王把太医院所有的医丞都传来!一个都不许少!”吕鋆峰也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冲上去给他们两脚!

“不、不用了!老、老毛病,一会儿……就好了……”润玉虚弱的喊住吕鋆峰。

吕鋆峰怎么可能听他的,冲那些傻呆呆的人道:“还不快去!想让孤王把你们都斩了吗?”

“遵命!”留了几个待在寝殿手足无措,看着王上小心翼翼的给润玉公子揉着脑袋,眼中的疼惜都要将他们给淹没了。

润玉闭上眼睛,痛感在那双温柔游移的手中得以缓和,渐渐的,睡意袭来,他就这么毫无防备的睡了。

“哎~真没事了?这是晕了还是睡了?”时刻注意着润玉的表情的陵光发现他静了下来,呼吸有规律也不急促,很正常。

这时,所有的医丞都来了,排了一溜人,有几十号吧,殿里挤不下,所以没让他们全都涌进去,按照医术高低来排队,最前面的就是刚才给润玉把脉的人。

吕鋆峰嘴角一抽:“你让开,后面的上来!”

首席医丞:“……”

经过十几个人的诊断,都得出一样的结论:睡着了,没病!超级健康!

吕鋆峰就纳闷了,好端端的怎么就痛成这样呢?出了一身汗,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似的。

难不成是装的?

不可能,润玉那种小正经,才不会这么无聊!

吕鋆峰遣退所有无关的人,吩咐两个奴才打了水过来,然后亲自给他擦洗脸和手臂。

撩起右手的袖子时,吕鋆峰发现他手上那串珠子有两颗闪着淡蓝的光晕,漂亮极了。

想不到这人还戴这么娘的东西,不过跟他气质很搭,没有一点违和感,吕鋆峰这般想到。

等一切都弄完后,已经天黑了,寝殿了点满了灯,橙红的光晕给空旷的寝殿带来了温暖的气息,不会觉得孤寂。

吕鋆峰给他把被子盖好,看着他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花痴的笑了,暗叹,长这么好看干啥子,把他的魂儿都勾走了。

吃了点晚膳,发现这菜是好菜,就是怎么说呢,有些单调,让他怀念现代的火锅,酸的,清汤的或麻辣的火锅底料,然后把所有菜煮一起,贼好吃!

因为不太合胃口,吕鋆峰就吃了一点点,随后勤政爱民的他第一次批奏折,拿着那个奏折。他就想起了天玑的蹇宾,那人可是摔得一手好奏折啊!

搞得他手痒痒,也想摔一下试试,感觉怎么样。

不过最后还是没摔,拿着毛笔沾着红色的朱砂,在上面圈圈画画,让他有种当小学生班主任的错觉。

看到有好的法子的,圈出来,写上同意,一般般的就说知道了,大概就是这样,有的呢,还给他出选择题,给了他三个方案,让他抉择。

吕鋆峰一看,啧啧,考验他数学呢!作为一个现代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盈亏给弄了出来,对比后,在第二个利润高,风险一般的方案上画勾。

其实这些题对于古人来说真的很难,吕鋆峰想了一下,要不要开数学课,给这些个大臣提高整体业务水平。

然后由学府的人,再大肆推广,还要鼓励经商,全民努力,把天璇的GDP给整上去!毕竟经济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太重要了。

看看西北的天权,人家豪得跟个啥似的,凭着那股豪劲和赤子之心,得了阿离的芳心,最后其他国家都灭了,只剩他的天权和慕容离的瑶光还在中原。

如果自己成为最有钱的,养着润玉大美人,得到美人的爱,当着国王,有一堆人拍马屁,这小日子过得肯定滋润!

“唉~不能再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大主角慕容离的仇恨给化解,不然,在男主的光环下,天璇迟早得完!”

吕鋆峰顿时没了构想美好未来的心情,要知道,那可是灭国之仇啊!

越想越烦,赶紧把奏折批完,然后沐浴洗漱,回到寝殿,在不把润玉弄醒的动作幅度下,将他从中间挪到里面。

然后自己侧躺在边上,心跳极速上升,仿佛小鹿乱撞,有种做贼的感觉,轻轻的拉着被子把自己盖好。

润玉完美的侧颜显露无疑,纤长的天鹅颈性感又魅惑,精美的锁骨若隐若现,吕鋆峰脸有些烫,忽觉鼻间有股热流涌动。

靠!这血真没骨气!

吕鋆峰捂着鼻子,仰着头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找了一方小手巾弄了好半天才控制住。

哀怨的黑着一张脸,把这具身体里里外外骂了个透彻,心想原身什么命?克夫也就算了,还没福享受美男?害得他现在也跟着遭罪!

越想越气,索性把润玉的被子拉倒下巴处,将天鹅颈盖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又抱了床小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手搭在床边,就开始闭眼睡觉。

不敢再去多看美人几眼,就怕自己把持不住,做了出格的事,要是把润玉给吓走了,他找谁哭去?

凡事还是要将眼光放长远一点,对待像润玉这样的纯情小美男,就要温水煮青蛙,慢慢的走进他的心里,不能一下子给逼急了!

想着明天润玉一觉醒来,就看见作为一国之君的自己为了他,一直守护在床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肯定会感动得稀里哗啦!

吕鋆峰止不住的嘴角上扬,心情好的不得了,伴着美丽的幻想沉沉入睡。

凌晨天未亮,还是一片漆黑,润玉醒来,转头就看到一个人在床边睡得东倒西歪,毫无形象可言,不由皱了皱眉。

起身把他轻轻的抱起来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然后悄无声息的回了自己的寝殿。

不久后,吕鋆峰晕晕乎乎的被人叫起来洗漱穿衣上朝,因为没睡醒,眼睛都睁不开,所以被人架着,走路都像是踏在云朵上,飘飘然,没落到实处。

坐在宽大的凤椅上,两侧放了柱形的小圆枕,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可以蜷缩在上面睡一觉。

止不住打了好几个呵欠,眼泪花都出来了,忍了许久才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让它们整个团到椅子上睡觉。

心里还一直在想,我是个好王上,我不能睡,我要努力听大臣讲,再坚持一下,等下朝我就回去睡个回笼觉!还是睡成傻/逼的那种!

官吏们也发现他们的王上真的好困,索性也没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商讨,就随意说几句,走个形式,然后老丞相出来问道:

“王上,听闻昨日润玉身体不适,可查出是何原因?”

一听到润玉,吕鋆峰立马精神了,猛的瞪大双眼!一拍桌子:“孤王怎么给忘了?”

我是在哪起来的?好像今天早晨没有看到润玉啊!

下面的大臣被他一惊,面面相觑,老丞相更是暗自抚着自己的心脏:“王上,您忘了什么?”

“额……”总不能说攻略美男吧?

吕鋆峰挪了挪屁股,端庄的坐到正中间,一脸严肃的道:

“忘了件大事!孤王有个想法,教育上面除了经书,再加个算数!如何?”

没等大臣回答,吕鋆峰又道:“嗯……这样,今天就到这,你们回去商讨一下,明日给我个满意的答案!”

“臣,遵旨!恭送王上,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干臣子跪在地上俯首。

吕鋆峰忍不住腹诽:我能活百岁都谢天谢地了,还万岁,简直好笑!真活那么久,岂不成了老妖怪?

大步流星的回到寝殿的偏房,结果润玉不在,连个影子都没有见着。

吕鋆峰问伺候润玉的侍从:“润玉呢?”

侍从立马答道:“御花园!”

吕鋆峰只好朝服都不急换,就拖着厚重的衣服摆驾御花园。

正值四月,御花园里百花齐放,有国色天香的牡丹、较前少了分大气的芍药、洁白如雪的梨花、魅惑人心的罂粟、在风中犹如蝶儿翩飞杜鹃。

还有牵牛花、迎春花、百合花、桃花,水仙、报春、山茶、紫玉兰、白玉兰、君子兰、玫瑰、紫荆等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犹如人间仙境。

然而这些再美,也抵不过陶醉于花丛的白衣仙人!只是一个背影,就能感受到那份掩盖不住的孤寂清冷。

吕鋆峰心疼的驻足观看,并不想惊扰到他,仿佛那样做就是种不可饶恕罪过。

和煦的阳光给他罩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柔和的暖风撩起他的青丝与素色的发带缠绵。不知是什么布料做的衣衫,也随着风在空中如水中涟漪般微微荡漾,勾勒出精细的腰肢。

润玉抬手轻轻划过一朵朵花,暗沉着眸子,也知道在想什么,当触到一朵带刺的玫瑰时,尖利的刺毫不留情的刺进他的皮肤。

润玉这才嘶了一声,缩回手,看着指腹上的血珠出神。

吕鋆峰惊呼,紧张的跑过去拿起他的手指放入嘴中将血吸出来。

“天、天璇王!你!不可!”手上湿/热/柔软的触感,大过疼痛,让他一下子结巴起来,想抽回手,不过被紧紧的握着,抽不动。

吕鋆峰将吸出的血吐到一边,擦了擦嘴道:“润玉,口水可以止血,你看,不出血了!”

“咳咳!”润玉右手握拳放到嘴边轻咳,然后发自内心的笑了,与之前的笑不同,现在的笑容,是没有疏离感的笑。

吕鋆峰一时又看呆了,满园春色哪抵得过佳人的倾城笑颜!

润玉见他呆呆的模样,只觉万分可爱,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天璇王,回神了。”

吕鋆峰霎时满脸通红,捂着脸转过身去,太丢脸了!犯花痴就算了,还被当事人抓了个现行!

不过头上的触感还在,让吕鋆峰忍不住心神荡漾,一想到是美男主动摸他,他就激动不已,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不洗头了!顶着这个头过一辈子!




( up主:大峰,你清醒一点!!)

欢迎大家来评论区畅聊哦☆彡▽`)ノ

封面2


封面2

看一下你们喜欢哪张?是封面1好看,还是封面2好看?说真的,陵光清晰、大一点的剧照少得可怜,我扒拉了好久才得几张,(欲哭无泪)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