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系列番外(一)

(沈教授视角,时间为赵云澜离开虫洞之后)

“走了啊……”沈巍凝视着赵云澜消失的地方,未来得及说出口的道别就那样哽在了喉间。

伫立了许久,他默默低垂了眼睫,眼中的眸色晦暗不明,垂在腿旁的双手却是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良久,才听得一声长长的叹息,

“云澜,珍重……”


这里很黑,偶有微弱的光芒闪烁,沈巍随地盘坐着,身姿依旧是那样的挺直,但是仔细看来还是能发现略带颓丧意味的弧度。

许是久不打理的碎发,又或者是嘴角冷硬的下撇,也可能是手背上隐隐鼓起的青筋,让他整个人都显得不那么温和柔软,那些黑色碎发凌乱的垂在脖颈间,衬着久不见光的苍白的皮肤,倒是带了些身为黑袍使的冷厉。

他的眼睛闭着,看似平和,可是眉间的起伏早已显示了那颗并不平静的内心。

焦虑,心急,暴躁,懊恼,自责的情绪胀满了那颗干涸的心,混合成一种极其复杂酸涩的感觉,连呼吸的每一口气息都让人觉得更加心悸,仿佛是难以支持度过下一秒,沈巍不断回想着赵云澜对他说的那些话,真心的,喜悦的,躲闪的,最后…是失望的眼神和失望的语气。

只是一个眼神足以把他撕裂得粉碎。


沈巍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多强大,相反,他太过弱小了,尤其是在赵云澜面前,他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愿意用自己的全部去换得一个没心没肺的赵云澜,那个喜欢叼着棒棒糖说着俏皮话的赵云澜。

可是看啊,最后他对他说了些什么!

沈巍简直想把那个自己扔到镇魂灯里去,可就算是那样,云澜还会原谅他吗?

答案似乎也不难猜。

仿佛是时间行走的下一秒,那个一向挺拔的肩背就在一瞬间失去了生机,一点一点的弯曲下来,最后就蜷缩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

维持着这么一个僵硬的姿势,沈巍感受到了自喉间翻滚而来的甜腻的血腥气,心瞬间就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抓紧了,将里面的血液碎肉一起混杂着给飞溅了出来,所到之处都是灼人的痛楚,呼吸也随之顿了一拍。

原本深邃的眼睛,已不显得有神,只是呆呆地盯着一个所在,似乎是在思考些艰涩难懂的科研问题。

几分钟过去了,似乎是感觉眼睛有些干涩,沈巍慢慢阖上眼,在感受到了本不应该存在于眼角的湿润之后,浓密的狭长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又睁开,就要把眼角的水汽从那个地方扇落,以好隐藏起自己的不知所措。

……又何止是不知所措,简直就临近崩溃的边缘,沈巍只能尽量的克制那些强烈又不可控的情绪,

可是往往越是漫长的时间,就带来更深刻的绝望和疯狂。


……等待,你要耐心地等待,等到他来……

很久很久之后,耳边终于有个声音对他这么说,那个人不会轻易地放弃你。

微弱的声音还这样说,就像你,不会不爱他。

听到这句话,沈巍好像是笑了,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十足的喜悦,温柔的声音坚定地回答,“是。所以我会一直等他。”现在他所能做的也只是等待。

等待其实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只是一万年前我怕的,是等不到他。

而现在我怕的却是,等不到对他说不出那一句抱歉啊

他提起嘴角像是想露出一个笑来,最终还是按下了嘴角,渐渐黯淡了眸光,淡漠了神色,只透出一副不悲不喜的平静来,而那双深邃的眼睛也已掩藏在了薄薄的眼皮之下,将那些可见的不可说的悉数埋葬。

云澜,我等你来,无论多久



(正常视角,时间在赵处救出沈教授之后)


“沈教授,沈教授…沈巍!”赵云澜在一旁喊了好久却始终不见沈巍回神,眼珠子一转,贼笑了一声,整个身子坐到了沈巍的大腿上,嘴凑到了面前人的耳边,热气吹到耳廓激起一片薄红,极甜极腻地喊道,“黑袍哥哥……”斜眼一看沈巍似乎有点反应,赵云澜不怕事大地又加了一把火,“沈…爸…”话音未落,腰间就多了一双手紧紧勒着他

没等他开口调侃,就听到沈巍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云澜!”下巴死死的抵着自己的肩膀,有点疼,但是赵云澜一个字也没说,只是叹了一口气,随后也紧紧的回抱了他。沈巍眼中的害怕和悲伤他看得很清楚,一切都是因为他

等缓了一会,沈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和赵云澜之间的距离,他快速的缩回了手,磕磕巴巴地道着歉,“对,对不起。”目光盯着某人的下巴,那样子专注极了,可脸上的羞赧颜色又是极艳

赵云澜对着这个禁欲又经不起调戏的沈教授控制不住地露出了猥琐的笑,直接上手挑起了沈巍的下巴,活像个恶霸大少,

“我家的沈美人果然好颜色,比之其他粉珠罗黛简直是人间绝色,鄙人可真是三生有幸,”注视着沈巍,神色突然变得正经起来,凑近了轻声道,“我赵云澜何其有幸啊……”

后面的话赵云澜没有说完,但沈巍已然理解了,他轻轻的拥住了赵云澜,在他额上极轻极浅地印下一个吻,柔和的声音郑重地说,又仿佛是在宣誓,“亦是我之幸。”说着就侧头覆上了赵某人的唇

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浅尝辄止,却是让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稳

沈巍的眸色变得幽深,他不着痕迹的扫视着赵云澜已经变得有些红肿的嘴唇,不避其色地偏了头,“云澜,你可以从我腿上起来了吗?”喉结却不住地动了动

赵云澜抬手抹去唇上的湿痕,一双狡黠的眼睛紧盯着沈巍不放,自然就注意到了他那些自以为不明显的反应,扬了扬眉,“沈教授,亏你还是生物工程系的教授,你知道,有些生理反应是不能忍的吗?”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沈巍果不其然闹了个大红脸,却惹得赵云澜更加止不住的撩他,于是沈教授就很正人君子地搂住了某人的腰,狠狠的吻住了那张恼人的嘴,之后便是长驱直入,缠住了其中灵活的舌,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可惜接吻习惯性闭上眼睛的沈教授看不见赵某人奸计得逞的表情,不然哪容得赵云澜如此猖狂。

之后两人吻着吻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床上,然后……酱酿那酿(考虑到小可爱们还小,这船戏就不要了罢)

等到赵云澜第二天下午醒来,迷迷糊糊的想起了昨晚沈巍威逼利诱着让他喊“爸爸”的场景,赵某人当场就老泪纵横,双手掩面都止不住地抽泣,嘴角却疯狂的扬起,原来他家沈教授喜欢这个调调。

所以应该说是“抱”应不爽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