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IF】sakura&绘梨衣の梦(20)樱与你消失之日·下

【1】

“什……什么?!”

看着摄像机拍到的这一幕,凯撒和芬格尔都惊讶地瞪大了眼,只有昂热面色不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爆炸的冲击波使画面很快变成了一片乱码,芝加哥的监控系统本就被小怪兽给搞瘫痪了,只能靠加图索家临时布置的摄像机进行拍摄,而现在这唯一能获取战场情报的手段也无法使用了。

“……他们,就这么死了?殉情?别开玩笑了,假的吧,那么命硬的傻逼,那么漂亮的女孩,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凯撒难以置信地向昂热质问道,“听起来真他妈糟透了!”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面对凯撒的质问昂热缓缓回应道,“好消息是他们还没死。”

“???”凯撒和芬格尔两脸懵逼。

昂热犹豫了一会儿,沉声道:“而坏消息是……”


他的话没能说完,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扫荡了整个卡塞尔学院,宛如飓风过境一般,所有的建筑都微微晃动,看起来随时都会倒塌的样子。

办公室里的三人都感到一种发自骨髓深处的痛苦,都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只有EVA没有受到影响,她静静漂浮在原地看着他们,只是因为投影仪的晃动而使影像有些不稳定。

这种状况只持续了十几秒,风暴便悄无声息地停止了,几个人吃力地站起来,都不同程度地流了鼻血,但受到的伤害仅此而已,并没有出什么事。

空气中漂浮着淡绿色的发光小点,像夏夜绿野上款款飞舞的萤火虫,恍惚间整个学院宛如梦中仙境一般。

“额,发生了什么?”芬格尔第一个开口打破了这份梦幻的氛围。

“……还是让副校长解释吧,”昂热说,“EVA,连接副校长的频道。”

很快,一个全副武装从头到脚都裹在防护服里的人出现在屏幕上。

“嗨!昂热,看到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刚才可真的好险呢,那武器效果实在是有点猛,我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血统太优秀是一件坏事……”副校长滔滔不绝地说道。

“打住,废话就不用多说了,”昂热感觉自己脑袋上垂下了几条黑线,“你怎么穿得跟装备部那些家伙一个德行!”

“还不是你交代的任务太危险了,”副校长的声音竟然听起来有点像带着委屈的娇嗔,“我这种精英可不能死,世界末日之后我还得为人类延续做贡献啦……”

昂热伸手就要去按通讯频道的关闭键。

“诶诶诶别激动嘛老朋友,我就不开玩笑了,你们自己看看这段视频吧,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拍到的……”

说到这里,副校长的声音顿了顿,然后郑重其事地开口了。

“天空与风之王,双生子之一,确认击杀。”



【2】

龙王站在空旷的山顶,抬头望天,脚下满是尸体的碎块,尸守……人类……生前势不两立的两种生物现在变得亲密无间,他们的尸体碎片都混在一起无法辨认了。

“不杀我,是早就料到反正会有这种武器来杀我吗?”龙王笑着自言自语,听语气又像是在跟某个看不见的人说话,“人类用尽全力也是能制造点棘手的东西啊。”

“接下来就交给你啦,哥哥。”这是龙王的遗言,说完他便带着幸福的表情闭上了眼。

以山顶的水池为中心,一轮墨绿色的光圈绽放开来,从高空中观察的话,就像是漆黑一片的大地上突然泛起一圈墨绿色的涟漪,轻柔而迅速地扩散着。

被光圈扫过后,龙王的身体产生了骇人的变化:血管里的血液全部沸腾了起来,身体迅速膨胀,转眼间变成了一个肉球。

如果不明白这所代表的意义,只需想象在浴缸里泡了几十天的尸体好了,无论身前多么俊美或是威严,都会变成令人恶心的臃肿肉块。

而现在龙王变成的肉块上还冒着密密麻麻的血泡,他身边满地的尸体碎片加起来都不如他自身那么……丑陋?恶心?猎奇?已经很难找到合适的词语形成这个东西了。

几秒钟后,这坨已经很难继续被称为龙王的东西原地爆炸,变成一摊散发着腐烂气息的肉糜。



【3】

校长办公室里,加上EVA一共五个人对着这段视频所代表的真相默然无语。

密党屠龙系统的真相。

“阿斯忒里俄斯”是希腊神话中迷宫守护者的本名,传说必须要答对他的谜语才能走出迷宫。

密党用芝加哥市内几百上千个小型炼金领域组成了奇迹般的屠龙系统,这就是世界上最大最可怕的迷宫,用来守护学院本部不至于遭到毁灭,本来是密党的终极手段之一。

神话中,“阿斯忒里俄斯”那个著名谜语的谜底是“人类”,所以这是个对人类甚至混血种全都无效的武器。真正意义上的屠龙系统。

——只对纯血龙类有效,一击必杀。

“刚才那种导弹同时发射了几十颗,也不过是第一轮试探性攻击,”沉默良久后,昂热缓缓开口,“它们真正的作用是破坏芝加哥境内所有炼金领域的封印,这时候这个屠龙系统才算是完全启动。”

停了一会,他接着说:“以卡塞尔后山埋藏的能量源为中心,向整个芝加哥放射某种力量,在这范围内所有纯血龙类都会像刚才你们看到的那样死去,但人类会安然无恙,就算是混血种也只是稍微有些影响罢了。”

“……所以我才不想用啊。”昂热轻声总结道。

难以想象会有如此强大的现代武器,能令四大君主级别的龙类瞬间死去,而且死得那么丑陋。人类力量的巅峰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意思是那个女孩被白王附身之后已经成了纯血龙族,要是被这武器打击,就会落得和刚才那个龙类一样的下场?”凯撒难以置信。

“这他妈谁写的剧本?!”他一拳打在墙上,“如果这些都是什么三流同人小说的情节,那作者肯定是缺心眼的傻逼吧!”

连芬格尔都皱起了眉头,看着墙上投影出的芝加哥地图若有所思。

昂热静静地倚靠在窗边,拄着炼金长刀,细听窗外夜雨声烦。

视频里的副校长拎出红酒,像是要缓和气氛似的,小心翼翼问道:“来一杯?”

没有人回答他,每个人都在默哀,为一个即将死去的女孩叹息,就像哀悼一朵凋零的花儿一样自然,哪怕她是不被允许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敌人。如此丑陋的死法对这个女孩来说,终究是太残酷了。

“还有一分钟。”昂热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哀悼的寂静。

“再过一分钟,‘阿斯忒里俄斯’的能量风暴就该到达他们所在的区域了。”



【行间一】

路明非下学期的所有课程都是全勤 。

“S级在日本受到日本人如原子钟版精准的生活的感召了吧,决定向狮心会会长学习当机器人?” 

“每次重大会议提前半小时到也是继承自日本人的怪癖?”

“会议要穿黑色西装这么正式?他以为出席葬礼么?”

“体能课跑步项目全校前五是什么情况?他以前不是吊车尾呐?”

路明非只是不想有人再对他说:

“……你来晚了。”



【4】

路明非毫不犹豫地抱住了绘梨衣。

不是新生的白王,也不是注定死亡的小怪兽,她就是绘梨衣,上杉绘梨衣。

有着两个字的姓,三个字的名,普普通通的日本女孩名字。是个普普通通的日本女孩,有些怕生但是很温柔,有些蠢萌但心思很细腻,喜欢可爱的小玩意和香甜的零食,喜欢樱花露洗发水的淡淡香气。

她只是他的上杉绘梨衣。

“让你久等啦,”路明非紧紧抱住绘梨衣僵硬的身体,“这次我不会再迟到了。”

怀里的绘梨衣还保持着惊愕的表情一动不动,夜幕中每一滴雨点都凝固在空气中,周围爆炸的火光与碎片全部静止,就像烟花绽放的一瞬间被照相机记录下来一样,在最绚烂的时刻凝固起来了。

时间静止。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做的,路鸣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手搭在路明非的肩膀上,发出叹息:“哥哥,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背上张开着一对巨大的膜翼,有种令人敬畏的威严,刚才导弹爆炸时,就是这对坚实有力的翅膀护住了路明非与绘梨衣。

路明非松开抱住绘梨衣的双臂,但是没有回头,而是凝视着绘梨衣暗红色的眼眸,轻声道:“我已经知道就她的方法了。”

“哦?说来听听。”路鸣泽饶有兴趣地问道。

路明非没有回答,而是从怀里掏出日本分部赠送的炼金短刀,刀刃泛着清冽的寒光,映照出他的眼睛,那对绽放着黄金般璀璨光芒的眼睛。

“绘梨衣,不要死。”路明非伏在女孩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这句话。

然后一刀捅进了她的后背。

路鸣泽没有阻止,只是站在他俩背后,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真是乱来啊哥哥,”他漫不经心地说,“这个方法虽然可行,却很容易死人呐。”

路明非手里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停滞,像是没有听到似的,金色光芒在他眼里闪烁,从中流露出的只有坚定不移的信心。

很快,一条寄生虫从绘梨衣的后背里露出,路明非下手时只是稍微有些犹豫,旋即便用刀挑着拔了出来,血淋淋的“圣骸”蜷缩在刀刃上扭动,仿佛在不甘心地想要回到宿主的身体。

路明非将“圣骸”钉死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一边踩一边发出愤怒的咆哮。

这把炼金短刀有着剥离生命力的作用,即便是白王的“圣骸”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过是一截生命力顽强的寄生虫罢了,没有坚持多久就变成枯树枝一样的东西,用脚踩几下就破碎成苍白的粉末。

真是可笑,路明非心想,为着这么一条恶心丑陋的虫子,多少人失去了生命,多少人的命运因为它而彻底颠覆。但它现在就这么轻易的被消灭了,让人毫无复仇成功的快感。

真无聊。

“这样就行了吧。”他有些疲惫地向路鸣泽问道。

路鸣泽面无表情地看着路明非的脸,沉默一会儿后终于轻轻叹了口气,苦笑着说:“好吧哥哥,这次是你赢了,恭喜你守护住了自己喜欢的女孩。”

“那么,接下来还有点小麻烦,不过已经问题不大了,你尽管放心。”他打了个响指。

静止的时间旋即恢复流动,爆炸的冲击波撩起了路明非和绘梨衣的衣摆与发梢,漫天的大雨落在他们身上,远远看上去,就像日剧男女主角在雨中深情对视一样,搭配从天而降燃烧着的导弹碎片,充满了末日战争里萌生爱情的味道。

“sakura……”绘梨衣的眼神里重新出现了普通女孩子的神采,“你来啦,你要和我一起去韩国了吗?”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可以正常说话了。

体内大部分龙血都被“圣骸”吸收,现在那东西没了,她的血统已经和普通混血种无异。相应的,也失去了被寄生之后的全部记忆。

现在的绘梨衣,记忆重置到刚刚被赫尔佐格骗走的状态,只是一个满心欢喜想要跟喜欢的男人一起去韩国的小女孩。

不同的是,她的血统再也不会给别人带来死亡与绝望了。

真好。

“好啊,我们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去,”路明非微笑着摸摸绘梨衣的头顶,“一起去看世界上最大的海棠花树吧。”

其实韩国根本没有那种随口胡扯出来的景点……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有一次成功反抗了命运,改写了神的剧本。

更重要的,是绘梨衣回来了。

“sakura……我有点困……”绘梨衣闭上眼睛,依靠在路明非怀中,脑袋枕在后者的肩膀上,失血过多的她现在很虚弱,但万幸没有生命危险了。

“嗯,你好好睡,睡醒了带你去玩。”路明非用尽可能自然的语气轻声说道。

他加大力度,紧紧抱住了怀里重新变得柔软的身躯。

紧接着,“阿斯忒里俄斯”的制裁到了,墨绿色的风暴扫过整片街区,路明非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只能将绘梨衣护在怀中,用并不宽阔的肩膀为她遮挡着风雨。

他已经无所畏惧,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行间二】

“啧啧,看不出来诶,老板也是会写这种大团圆结局的人吗?”

“算不上大团圆吧,毕竟死了那么多人,还毁了小半个城市。”

“这么说我才想起来善后费用真的吓死人嘞,幸好大部分可以让美国政府自己去头疼。”

“呐,你没想过路明非心里的绘梨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怎么说?”

“其实很简单吧,路明非本质上只是个缺少关爱的衰小孩,绘梨衣就像是……”

“是少年心里最柔软的角落。”

“……说的没错呢。”



【尾声】

路明非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

他坐起身,发现自己在宿舍的床上,房间里的情景没有任何变化,零食袋和换洗衣物到处乱扔,笔记本电脑的网线缠在一起,到处贴着动漫美少女海报,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废宅的房间。

我这是怎么了,路明非对眼前的一切有些难以置信,他脸上是一副刚睡醒的懵逼表情,眼角却不由自主地流下两行眼泪。

对了,这次醒来,没有暗红色头发的小巫女坐在床边拉着他打游戏了。

“不是梦哦。”

路明非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路鸣泽正挂着一脸贱兮兮的笑容坐在窗户上。“早上好,哥哥。”他笑着打了个招呼,“他们看你身体没有大碍,直接送你回自己房间睡觉了。”

路明非露出失望的表情:“卧槽怎么是你,可以的话我想要可爱的巫女服少女坐在床边跟我道早安啊。”

“少女没有,不过小弟我对自己的姿色还是有点信心的,”路鸣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可疑的红晕,“你喜欢的话要我穿巫女服伺候你也不是不可以啦。”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路明非一脸嫌弃的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废话少说,绘梨衣在哪?你刚才说不是梦,那我的记忆应该没错吧,我应该已经救了她才对。”

路鸣泽耸耸肩,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放心好啦,现在她被密党暂时扣押着,还不能放出来。”

“什么?!”

“瞧把你急的,”路鸣泽撇撇嘴,“现在的她血统等级降低到A级,不会有暴走的风险了,至于杀掉的人都是白王的血债,跟被附身的她没有关系,虽然在普通人社会那边有点麻烦,但密党是不会追究的。”

“随便调查一下就会放出来啦。”路鸣泽最后总结道。

路明非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放松身体躺回了床上,说起来从发现绘梨衣复活,到现在一切事情结束,仅仅是过了一天的时间,他却觉得经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让他想明白了不少东西。

“呐,哥哥。”路鸣泽开口叫道。

“嗯?”

“你喜欢的究竟是谁?现在你心里有答案了吗?”他露出坏坏的八卦笑容。

路明非却一改平日里不靠谱的样子,反常地认真思考了很久。

最后只说出一句:“我不知道。”

路鸣泽看着他的脸,会心一笑:“我明白了。”

“那就不打扰哥哥休息啦,”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空气中,“昨天的烂摊子收拾起来可真是麻烦呢……”

路明非躺在床上,伸出手举到头顶,看着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穿过自己的指缝,留下明丽的光晕和暖洋洋的温度。

“……我喜欢的,是谁吗?”他喃喃自语。


路明非没有注意到的是,窗边那株从日本带回的樱花盆栽违反季节地开放了,微风吹拂中一片粉色的花瓣脱离枝头,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落到楼下。


男生宿舍楼下,暗红色头发的巫女伸出手,接住了这片花瓣。


END





——假装分割线——

这一篇算是结局了吧,感谢一直支持并喜欢着这系列拙作的读者们,多亏了你们的鼓励我才能写这么多,喜欢的话不妨点赞投币收藏素质三连吧(笑)

今天下午还会更新一篇小彩蛋和关于绘梨衣的想法,以及写完这个同人文系列的感想,还请为看这个系列才关注我的粉丝别急着取关啊(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么,待会见咯(◜◡^)っ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