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家为你而来





1940年5月26日,海风呼啸,大雾弥漫,铅灰色的汹涌海浪拍打着海滩,留下棉絮一样堆积如山的泡沫。夏天还没有任何到来的痕迹。40多万英法远征军(其中也有比利时和荷兰的部队)被困在8英里长的敦刻尔克海滩,一边是茫茫大海,另一边,德军坦克已在十英里外。




纳粹德国拿出了几乎全部家当(两个坦克集团,136个师,3000多辆坦克),要把这支从1939年9月1号开始,只宣战不打仗的联军彻底消灭在法国的敦刻尔克海滩边。




于是英国搞了一个代号为“发电机”的行动,动用大量民用船只,把大部队撤到英国本土去,以保存有生力量继续与纳粹抗衡。我们知道历史上40万英法联军最后成功撤出了33万人,知道这次大撤退某种程度上挽救了欧洲,保留了二战西线的火种,某种程度上拯救了英国与法国。


1

The Mole (a week)

这一条线讲是海滩上撤退港口发生的故事,叙事时间长度一星期。

 

电影去掉了沉闷的铺垫,一开头就呈现一支军队在枪林弹雨中逃亡的画面,时而是呼啸而过的敌机,时而是枪林弹雨的扫射。



一小支英军遭到了德军的扫荡,其中Tommy安全逃生,来到沙滩准备和大部队一起撤退。

在沙滩上,Tommy遇到了Gibson,他俩伪装成医护兵将一名伤员送上医院船。不料德军违反日内瓦公约将医疗船击沉,导致船员纷纷跳水。


落水中Tommy救了Alex一命,随后他们三人跟随大部队乘坐轮船撤离,不料途中再次被德军击沉。




他们迫不得已划救生艇回到岸边,试图等待涨潮时乘坐已搁浅在海滩上的荷兰人的渔船离开,却又又遭到了第三次袭击。最后,Tommy等人被“月光石(Moonstone)”号英国民用小船解救,然后乘火车踏上了返乡之路。


 2 

The Sea (a day)

这一条线讲的是从英国出发的Dawson老爷和他儿子Peter还有Peter的朋友George开着民用船“月光石(Moonstone)”号去海滩救人的事。叙事时间长度是一天。


英国海军为了救人,开始大规模的征用民用船只,Dawson老爷和他儿子Peter还有Peter的朋友George,义正言辞的加入了救援队伍。


途中,他们在海中救了一个受到战争创伤,神经不大正常的上尉。在得知Dawson老爷他们其实是去敦刻尔克救人以后,极度反对,声称回去就是送死。

争执扭打中,George被误伤磕到了头,眼睛看不见了。上尉看到这种结果很自责,于是渐渐冷静了下来。最后George因得不到治疗而不幸死亡,冷静后的上尉问刚才受伤的小伙子怎么样的时候,Peter停顿了一下,说出了“他没事了”。




随后遇到了一架英国战机在击落德机后也坠落海中,飞行员Collins马上就要被水淹死时,Dawson老爷驾着船赶到,救了他。事后得知其实Dawson老爷的大儿子也是飞行员,而且刚刚牺牲不久。Dawson老爷驾着船继续朝敦刻尔克开去,准备救更多的人。


 3 

The Air (an hour)

这一条线是讲三个飞行员出航保护救援的故事,第二线中的Collins就是其中一个飞行员,叙事时间长度为一个小时。


飞行员Collins和Farrier还有另外一个飞行员一起出行任务,打击德国空军。英国战机首先被击落一架。


Collins和Farrier配合默契把敌机击落,但是Farrier的飞机被零星的子弹击中,油表盘坏了,他用粉笔记下来了剩余的油量和返航的时间。


两架飞机继续飞行执行任务,之后的战斗中,Collins击中敌机,但是自己的飞机也被击中,降落在海中,被驾驶着民用船“月光石(Moonstone)”号的Dawson老爷救起。


这时Farrier发现了德国的轰炸机,他要么追击要么返航,追击的话就是自杀,因为油肯定不够,但是不追击的话,轰炸机会炸沉更多的船,炸死更多人。于是Farrier陷入两难,最后依然义无反顾的朝轰炸机飞了过去。



Farrier最后飞机油料耗尽,在敦刻尔克海岸线上空滑行,无法改变航向。发动机停止轰鸣,排气筒停止颤抖,天空中不再有敌人,也不再有同伴,听到的只有风声,英吉利海峡的风声。


敦刻尔克沙滩上等待撤离的所有人抬起头,望着这架飞机和里面为了拯救他们而决定牺牲自己的飞行员。Farrier打开机舱罩的舷窗,可能是想跳伞。他向下看了看,看到所有自己拯救的人在对着他行注目礼,而他那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的飞机,就好像绕场一周,和大家最后告别。



他忽然关上舷窗,打定了主意不跳伞,就好像决定了不抛弃自己的同胞一样,不抛弃和自己奋战沙场的战斗机,直到飞机高度过低,他得手动打开起落架,在沙滩上完美的着陆。


他可能想过自杀,但是后来没有。他烧掉了自己的飞机,在如血的残阳里,被德军俘虏。




电影被极度简化。无形的敌人正在涌来。海岸上是英法士兵看着北边的英国。于是这部电影,被简化成了,“敌人到来之前,我们要跨海回家。”

于是变成了一个,关于个体的故事。



这里没有典型的英雄形象,也许除了那个“我要为法国人留下来”继续指挥撤退的指挥官,那个驾驶民用船 “月光石(Moonstone)”前来救援的老爷子,以及那个义无反顾冲向轰炸机,最后一把火烧掉自己心爱战机的飞行员。



其他大多数角色,都只是芸芸众生。漫长的等候,茫茫的大海,最后却都被某种执着拯救了。这样悬疑着小人物的命运,想讨论的应该不是宏大的战争,而是 “战争中,每个个体的情绪与命运”。



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具有愈来愈大的信心和愈来愈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我们的岛屿。

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

即使这个岛屿或它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入饥饿之中,这是我一分钟也没有相信过的,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仍要在英国舰队的武装保护之下,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用它全部的力量和能力,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温斯顿·丘吉尔



这段话陈述时,镜头不断转到海滩,转到登陆点,转到岛屿和所有的地点,转到所有牺牲与生还的角色,转到大海。



在铺天盖地的事件以及宏伟如大海之前,渺小个体的恐惧与无助,那是难免的;但某些高贵的勇敢瞬间,某些渺小个体的举措(比如老船主那持续的沉静),可以显得多伟大;到最后,这些牺牲,都会是值得的。


海峡的另一端,三十万英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准备着五年之后拯救世界。



转自公众号:将军映画(jiangjunyinghua)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