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宠 1

作者有话说:

没看香蜜,但在B站的各种剪辑视频中越来越喜欢润玉,润玉这个角色实在是太可怜,其他人偏心也就算了,连颗陨丹都要欺负他,就因为他不是男主!为了弥补这个缺憾,让自己好受点,所以,我让他成为主角,给他重新配了一个美男,双性/生子,嗯……可能与你们想像的不一样,如果不喜欢,请你现在返回还来得及,不然后面膈应到你可不许骂我!还有,我拆cp的,如有不适,先说声抱歉,请左转退出,谢谢配合。

主cp:   润玉×陵光(吕鋆峰)

           失忆温柔清冷攻×穿越呆萌心机诱受

正文:

金碧辉煌的大殿,白云依在地上,轻柔飘飘然,犹如绸缎,又似涟漪,代表光明的天界,有多少人为之疯狂,然而,身处其中才知它的冷清,再美,也不能掩饰它的绝情。

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好似知道,有好似不清楚,朦朦胧胧,模糊不已。

天帝右手捻着花,左手握着剑,长身玉立,像一根白玉柱子,清冷的容颜,在眉间落下了一万年的雪。

眼帘半垂,露出深若幽潭的眸子,盯着手中的铃兰,白色的花朵,像小灯笼,一个个的圆润小巧,攀着青茎蜿蜒而上,带着山谷般的清香和纯真。

铃兰代表幸福的回归,然而,他的幸福在哪?偌大的殿堂,是如此的空寂,他有些倦了,疲惫的磕上眼帘。

本来就是个万年孤独的命理,若是一直孤寂着也就罢了,但是孽缘没有饶过他,让他尝了热闹,又打回原形。

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就寝,一人掌管天界。

也许,他该放下了,去人间走走,看看,或许就能忘掉她。

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天帝将大小事务交给邝露处理,便去了凡间,与他的直属统领的凡间不同,那是一个偏远的小世界,名曰: 均天。

天璇国的王城,笼罩着愁云,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总有那么几丝凝重的意味。

在这纷杂中,有一人白衣加身,翩然若仙,气质出尘,走在闹市中,非常的不和谐,显得很突兀。

以至于大家能第一时间就将目光移到他的身上,当看到他的容颜时,惊为天人,到处都是吸气声,震撼不已,世界上怎会有如此好看的人?

颇为瞩目的白衣公子并未有太多的表情,也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白色的裙摆犹如浪花,随着步子前后晃荡,纤尘不染的同时,看着心里格外舒坦,他来到一个饮酒喝茶的小摊前,在一个褐衣男子面前站定。

“公子,万事皆有出路,不止一条,莫走极端。”声音温润,犹如暖玉,说着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俩认识。

褐衣男子裘振一顿,收回目光,沉声道:“多谢。”

除了谢谢,他不知道说什么,心意已决的事情,哪会因为陌生人的一句话就改变!天璇国杀了共主,灭了瑶光国,王上定会背负残暴的骂名,只有自己死了,才能免去谣言。

一条命,换他安稳,够了。

白衣人颔首,转身离开,飘逸的衣摆如天上柔云扫过桌椅地面,不带一点污迹,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

裘振心中一动,出声问道:“请问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表字润玉,一个闲散之人罢了。”润玉没有停下步子,声音也随之远去,散在空中。

“润玉。”是个好名字,人如其名,温润如玉,裘振默念着这个名字,耳畔还是他那好听的声音,徒惹得人耳朵发烫。

想着自己也是个将死之人,还胡思幻想什么呢?再说了,他爱的人是王上,从小到大,从未变过。

裘振摇了摇头,一口饮下杯中之酒。


两天后,天璇祭祀大典上,本该册封,享高官厚禄的裘振自杀在王上面前,王上陵光受不了刺激当场晕厥,昏迷不醒。

那帮老臣急了,连忙贴皇榜招医术高超之人,救醒王上,赏黄金千两,封官赐田。

润玉来到皇榜前,轻轻揭下皇榜,卷成直筒状握在手中,在旁边惊呆的两位侍卫面前晃了晃,唤回他们的神智。

侍卫一个激灵,醒过来,歉意的笑笑,结巴的开口请润玉跟着他们去王宫。

王宫里人人脸上带着忧色,但是当看到被带进来的白衣男子后,都呆若木鸡,忘却了所有,说他令山河为之失色都不为过。

本来以为王上已经是这个世上最美的人了,可是没想到,还有更好看之人,与王上的美不同,他是俊,带着阳刚的俊美。

老丞相一看润玉先是一呆,后是失望,这么年轻的孩子,哪能有精湛的医术使王上醒过来,看着他手中的皇榜,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大夫请跟我来。”

老丞相领他进寝殿,一股药味扑面而来,润玉面色并无太多变化,只是细细打量着周围的布置。

这里的装扮并不张扬奢华,反而很温馨。

将目光转向床上,穆然瞳孔一缩,脑子一闪而过“紫葡萄”。

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疼的额头,被回头的老丞相看到了,不由心又沉下去几分。

“大夫,你这是?”

“无碍。”润玉摇头,走到床边,看了一眼,便知道是什么问题,对老丞相道:“丞相大人,王上这是心病,沉迷于梦中,不愿醒来。”

说白了就是不想面对现实,自欺欺人。

老丞相急了:“这可如何是好?”

“简单。”润玉说完,伸出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点在陵光的额头上。

老丞相看得一头雾水,就这样?会不会太随便了?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润玉起身,“王上一个时辰后便会醒来,可烧点温开水等会儿给他润润喉,再煮点粥备着。”

老丞相将信将疑,吩咐下去后,再次看向润玉,见他一脸坦然自若,不像是唬人的那种人,也不由对他多了几分赞许。

不管他有没有将王上救醒,单是这份沉稳的气质,就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来的。

“大夫请坐,不知大夫大名,又师承何人?”老丞相问道。

润玉浅笑道:“润玉,没有师傅,也不精通医术,一个闲散之人罢了。”

老丞相对他更是赞许了,谦逊的人,总要多讨几分喜欢:“哈哈,年轻人谦虚啦,请喝茶!”

润玉静静地品尝,“丞相大人,好茶。”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陵光悠悠转醒,嘤咛了几声,闻言老丞相立马过去。

侍从也端了水凑到床前,陵光坐起来,抬手扶了扶有些晕晕乎乎的额头,当看清是自己的寝殿后,情绪有些失控。

侍从犹豫的端着托盘:“王上。”

“滚!”陵光大力的将之打翻。

老丞相看得头疼不已,转头看向一脸淡然的润玉,“这……”

“他醒了。”润玉的意思是我只负责把他弄醒,其他的不管。

老丞相一噎,想了想还是道:“均天动荡,天璇需要王上来主持大局,还请大夫能再帮一次,想要什么尽管提,我们尽量满足!”

润玉看着床上悲伤逆流成河的王上,一身紫衣将他衬得格外的白,波西米亚大卷发披散在肩头,一根细细的头绳在脑后还编有凤凰羽毛,红红的眼眶,泫然欲泣。

葱白的手指,一遍一遍的抚着手中的短剑,呢喃着:“裘振,裘振……”

润玉突然的心中一刺,模糊之中好像他最珍视的那个人,也是一身紫衣,在自己的面前,喊着别人的名字,貌似喊的:凤凰,凤凰。

但又想不起他们是谁,只知道看着这一幕他很不舒服,仿佛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给夺了去,再也拿不回来!

朝老丞相点点头,走到床边,“王上,看着我,我是裘振,我一直在你身边。”

润玉的声音实在是太温柔,像打磨过的玉石那般光滑,没有棱角,十分好听。

陵光闻言,差点暴怒的情绪和缓下来,如受到蛊惑般的抬头看着润玉。

“裘振……不,你不是裘振!”陵光忽然清醒,一边摇着头一边挥开他,“滚!孤王要裘振!”

润玉扳着他的肩,让他与他对视,用裘振的语气道:

“王上,我是裘振,我的灵魂会一直伴着你,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不希望我的死换来的是你的一蹶不振!王上,江山社稷为重!”

陵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紧紧的攥着润玉的衣袖:“你真的是裘振?”

“对,王上,我只能借用一下他的身体,完成我未完成的心愿,我希望能看着吾王长享盛安!”润玉脸不红心不跳,一脸热切与忠诚。

“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陵光开心的抱住他,也不管在场的其他人,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激动的喉间哽咽。

“裘振,你就在孤王身边,哪里都不要走!”

“嗯。”润玉安抚的拍着他的背,让他缓缓,又道:“王上,我也不能在他的身体里待太久,会伤到他的,所以,王上……”

“不,不要走!”陵光一听,立马又开始失控了。

不过润玉推开他,用润玉式语气,淡淡道:“莫过贪心,裘振他现在很好。”

陵光静了下来,环顾四周,看着看着,好想真的看见裘振在某个地方注视着他,并未离开。

擦了擦模糊的眼睛,收敛了一下情绪,目光放在面前之人的身上。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有如此俊美之人,说是天神都不为过。

“你……你……”陵光想到自己刚才的模样,顿时结巴起来,太丢脸了,简直是对眼前之人的亵渎!

“我怎么了?”

润玉被他逗乐了,咧嘴浅浅一笑,犹如昙花,好看得令人窒息,只是时间太过短暂。

“刚才孤王失礼了,”越说,陵光越不好意思,好歹自己现在也是一国之君,这么失态,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无妨,天璇王是性情中人,润玉能理解。”润玉站直身子,被揉皱的衣服,轻轻一甩,又变得柔顺,那一片泪渍也消失不见。

“王上!”老丞相将全过程看在眼里,对润玉从开始的失望,变成现在的佩服不已,见王上没事了,激动道:“王上,这是润玉,民间高人啊!”

陵光点点头,悲伤淡化不少,经过刚才的嘶吼,声音有些沙哑:“润玉,好名字!是你将孤王唤醒的吧?”

“嗯。”

“孤王备些薄礼以表谢意,还望润玉不要推辞啊!”

“相逢即是缘,润玉无所求,王上不必破费,”

“这……”陵光没了法子,当一个人无欲无求时,最难偿还恩情,不由觉得头又开始疼了。伸手松了松头绳,才好受点。

老丞相看出王上的难处,立刻出来排忧解难,对润玉道:“可否请润玉公子在王宫住几日,就当是游玩了。”

陵光给了老丞相一个赞赏的眼神,这个主意不错:“润玉就不要再推辞了,不然孤王心里难安啊。”

润玉略微思索,便答应了,他以四海为家,在哪都一样,无所谓,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走,来到这里,也是种缘分。

而且天璇王让他觉得很熟悉,想靠近,又抗拒。很矛盾的感觉,一方面开心,一方面又伤心,太纠结了,所以,留下来住几日倒也无妨。

润玉微微颔首,道:“嗯,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陵光松了口气,顿时疲惫感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他昏昏欲睡,努力睁着眼睛道:“丞相,孤王有些困了,你去安排润玉的住处,嗯……就在孤王隔壁,不可怠慢了。”

“臣遵旨!”

老丞相去安排润玉的住处,配备相应的侍从,格外的重视。

陵光也在侍从的劝说下喝了粥躺下去,静静的整理思绪。

他吕鋆峰,穿越了!穿到他最近看的一本《刺客列传》中,成为那个前期野心勃勃,后期要死不活,颓废的天璇王陵光!

我擦!倒了八辈子血霉吧!

怎么是个男配?

吕鋆峰有点难以接受,花了两天时间消化原身的记忆,对目前的情况也大致了解,凭借他戏精的灵魂,生动的演技,暂时瞒过了老丞相。

松一口气的同时,有些疑惑,润玉哪来的?不记得原著有这个人啊,长得这么帅,在书中竟然一次都没出现过!

也许,是上天嫉妒他的美貌,让他路人甲都当不成!




陵光×润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