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一百五十四回 佟湘玉托店老伙计 李大嘴初尝掌柜瘾(后二十分钟)

【9】外景、街角、白日

 

白展堂悲惨的吆喝中:卖皮!卖皮!狐皮兔皮野貂皮,还有河南进口小牛皮,谁来看看我的皮啊!

无人应答、大嘴出:嗨嗨,我说你

白展堂:干啥啊

大嘴:你在这儿能有多少人啊,你去路口喊啊!那一走一过多少人啊!

白展堂:那这凳子...

大嘴:全搬路口去啊!堵着路喊!

白展堂:行...

白展堂披着皮捧着一凳子皮堵在路口上吆喝道:卖皮!卖皮!狐皮兔皮野貂皮,还有河南进口小牛皮,谁来看看我的皮啊!

秀才依着门框道:是荷兰不是河南

白展堂:去,算你的账去-卖皮!卖皮!狐皮兔皮野貂皮,还有河南进口小牛皮,谁来看看我的皮啊!

此刻,一只老邢路过

白展堂:呀,老皮来了

老邢:谁是老皮?

白展堂:呸,老邢来了,快来看看皮

老邢:不是不是,你这是怎么滴了?投胎当黄鼠狼了?

白展堂揭皮笑道:没有,做点副业,整点外快

老邢:亲娘诶,西街不是有一家杂货铺子么,都是猎户专供的皮,谁还上你这儿买啊

白展堂:我们这就是它家的啊!

老邢:那就更没用了,人家干啥不去店里买非让二倒贩子手里买啊

白展堂:你看你老邢,那好货到哪儿还不是好货咋了,来,挑一个

老邢:得了吧,我可不买,当年买了一个牛皮面的靴子都心疼了我好几年

白展堂:老邢你看你就不明白事儿,谁说让你买给自己了?

老邢:嗯?你啥意思啊?

白展堂:跟苗夫人结婚有半年多了吧

老邢:是啊

白展堂:知道啥是婚姻不?

老邢:啥是婚姻啊?

白展堂:婚姻,就是出门时带走一袋垃圾,进门时捧回一束玫瑰—或是一件貂皮

老邢:亲娘诶,听起来很有哲理啊

白展堂:那你看看,婚姻保鲜的秘诀就在于时不时来点用心的小惊喜,就这小貂皮一买,小惊喜一送,小眼神一递,小情话一说,小眼泪一洒,小拥抱一给,那夫妻俩那小生活不...嗯?小老邢是吧?

老邢:嘶...(转眼、搓手)有那么神么

白展堂:你不送,就没有,你送了,啥都有!

老邢:那...你这多少钱啊

白展堂:貂啊,十两

老邢:亲娘诶回见吧咱!

白展堂:诶诶诶诶别跑别怕啊,便宜的也有,兔子毛,三两,卖你就内部价,给个一两就行了(低声)回去你就说是北面进贡的雪兔皮,反正她也不知道...

老邢回头看看周围没人,脱下鞋来

白展堂捂鼻:妈呀你干啥啊...

老邢不理白展堂从鞋里倒出一把碎银子

白展堂:亲娘亲妈以及亲奶奶啊..你也不嫌硌得慌...

老邢(递钱):一手交钱!

白展堂(递毛):一手交货!真味儿...

老邢抱着兔子皮、转身鬼鬼祟祟下

白展堂一颠银子:哼,五钱的东西一两卖,哎呀,看来我才适合当掌柜的啊(转身搬凳子回)

 

【10】内景、大堂、白日

 

白展堂进门一扔银子,坐掌柜位的大嘴接银子:呀?卖出去了?

白展堂:哼,啥叫老江湖,我就那么云里雾里的一忽悠,老邢乖乖掏了两倍的价钱,咋样李掌柜?

大嘴:行,看来我的眼光是独到的

白展堂:嗯?咋成了你眼光独到了?

大嘴:我说啥来的,肯定能有人买啊!—当然了你的努力本掌柜也看在眼里了,这三文钱你拿着

白展堂:三三三文?我足足多卖了五钱啊

大嘴:不好意思,根据店柜第二百八十八条,商品溢价收入归掌柜的所有

白展堂:哪有这条啊

大嘴看秀才,秀才秒懂提笔道:嗯呐!原来没有,现在有了

大嘴:哎呀我算算,这一笔就赚了一两,扣出去给他的四钱,已经六钱了,算上昨天的收入,哎呀妈呀已经够数了!我果然是个天才啊,咋样啊掌柜的?                      

湘玉:额...好,李掌柜很有魄力很有眼光....

大嘴:那行了,别愣着了啊,你们都出去吧

湘玉:都出去干啥啊?

大嘴:这还有这么多没卖呢,去站胡同口,一个披一个皮,愣着干啥呢去啊!

湘玉:额还是拿狐狸皮吧...

秀才:我兔子...

小郭:我这件灰貂...

白展堂:我!行吧..反正.不剩啥了也

便勇敢的披上黄鼠狼皮出门去:本镇的鸡鸭鹅狗猫请注意,本镇的鸡鸭鹅狗猫请注意..我是你们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帅气的天敌...我是你们有生以来(出)

大嘴:哎,照这么下去几年,可以考虑考虑融资上市了                                        

 

【11】内景、大堂、晚上

                     

白铺被中,湘玉扶着腰下                                                                                      

白展堂:咋的了湘玉?

湘玉下楼坐道:哎呦...站了一天了,上午拉客人下午卖东西,腰还有点疼

白展堂:那明天你别站了,我来就行

湘玉:那咋行嘛,李掌柜都吩咐了

白展堂:你还真把他当回事儿

湘玉:诶你可不许胡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然何以服众,既然说咧就要做到嘛

白展堂:那你学着偷偷懒啊,跟我以前似的

湘玉:你以前?

白展堂:呃..我以前从来没偷懒

湘玉:哼...话也说回来咧,当一次小杂役额也感慨颇深啊

白展堂:咋了呢?

湘玉:哎,看着来来往往路人滴脸色,弯腰赔笑往里拉人,换位思考一下才知道你们也很辛苦

白展堂:那可不咋的,你以为啥活儿容易呢

秀才小郭楼上下,秀才接话道:那不一样的掌柜的,您那是劳心,我们这是劳形

白展堂:啊?还有老邢事儿呢?

秀才:不是老邢是劳形

白展堂:老邢咋的了?

秀才:是劳形,无案牍之劳形的劳形

白展堂:还是老邢啊

秀才:就是!...算了....反正就是每个岗位都各有辛苦的地方,问题在于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

小郭:那大嘴勉强算个合格的掌柜的么?

湘玉:从今天滴表现来看,虽然不太踏实,但还是挺有想法滴

小郭:那这是狗屎运,碰上个贼老白忽悠了个傻老邢

湘玉:那好歹想法也是他滴啊,咱们这店平时一天闲着滴时间不少,额就从来没想过卖点啥

小郭:那倒也是,不过这也不容易,都说不做中人不做保,一生一世没烦恼,赚钱他是见过了,就不知道担责任的时候他能处理的好么

湘玉:不碍事,只要他肯学早晚啥都能会,就怕他对自己没信心...再说咧,就随便卖点货能有啥责任么

小郭:希望如此吧...

大嘴出:嘿,你们在这儿干啥呢

白展堂:我们...随便聊聊

大嘴:那你别随便了,去上楼给我收拾个房间

白展堂:收拾房间?干啥啊

大嘴:睡觉啊

秀才:你不回屋睡了啊?

大嘴:我是掌柜的,我晚上还得研究经营方案呢,谁有空光听你鸟叫啊

白展堂:说你胖还喘上了...行行行给你收拾一个

大嘴:那姓郭的也别愣着了,到点了,平常这个时候该干啥了?

小郭:额...吃夜宵?

大嘴:那还愣着干啥呢?等我给你热锅呢?

小郭:好...我这就去,别撑死您...

大嘴:那啥,你也别愣着了,去给我写一本《挪威的森林二》

秀才:咱们这朝代哪有这么小资的书啊,再说一我还没写呢怎么就出二了,再再说了我能写你能看懂么?

大嘴:也是啊,那那你给我画一本儿,我晚上入睡全指他了,快快去!

秀才:我!好好好又来一个腊月煮粥笋的...

大嘴:还有你!

湘玉:额咋滴?

大嘴:额...你先歇着吧,有啥事儿再安排你,都动起来哈动起来,哎呀掌柜的不好当啊,天天和你们这群白痴操心...

大嘴下,湘玉看大嘴背影咬咬嘴唇、不知所想

白展堂下:屋子都是干净的,不用收拾你就可劲儿造吧—诶,大嘴呢

湘玉:不知道

白展堂:想啥呢

湘玉:额在想啊,毕竟一个大男人,生意跟生活咋弄也理不顺,万一有一天他自己当咧老板,还不得大手大脚滴花钱...

白展堂:你的意思是...

湘玉:最好是能有个人帮着管管账,要是能管管生活就更好了

白展堂:有啊,他娘呗

湘玉:不一样啊..疼儿滴娘,有些四终归是不好开口...

湘玉转身出,白展堂:这么晚了干啥去?

湘玉:出去散散心,顺便再看几眼这个小镇子,以后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

 

【12】内景、大堂、早上

 

大嘴下楼,伸懒腰,从账台后取账本,坐佟位装模作样看

吕郭后院进,白展堂伸懒腰门外进:呀,大—李掌柜早

小郭:是挺早的,八成是新屋子睡不惯?

大嘴(头也不抬):凑合吧,伙计们早

白展堂:还挺高冷,咋不多睡会呢

大嘴:哎,睡不着啊,伙计们还没有奔向小康,客栈离着上市还遥遥无期,每天都内忧外患的,我身为掌柜的如何安眠啊

小郭:诶呀,这果然是衙门的亲侄儿啊,官腔打起来比小六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大嘴:去去去干活去别打扰我看东西

白展堂:看东西,看啥呢

大嘴:账本

秀才:账本?你能看懂么?

大嘴:看不懂

小郭:看不懂你看它干啥啊!

大嘴:哎呀看不懂也得努力看啊,身为掌柜的就要做到把每一笔账都记在心尖上,扣在指甲里—当然了,主要还是后半句

秀才:那是咱们掌柜的不是你

大嘴:我不就是掌柜的么

秀才:我的意思是...你不必什么都学咱们掌柜的,她是她你是你

大嘴:别管谁是谁,反正我没当掌柜的之前还以为多难的,当了也就那么回事儿吧,反正谁是掌柜的谁说了算,对错那也都是对的!

秀才:光是知道颐气指使的爽快还不够,等你尝过掌柜的承担的责任就知道难受了

大嘴:啥责任啊,不就是算算银子管管店面,没事儿领导大家做个大扫除啥的么,真没看出来有啥责任,还没当厨子难呢

话间,邢育森进,脸上一个红掌印

小郭:完了...责任来了...

白展堂:老邢,你咋来了呢,你脸上咋有个巴掌印儿呢...

老邢:那啥...没事儿,昨晚上落了个蚊子在脸上...我自己打的

白展堂:哎呀。那你对自己下手可挺狠啊

小郭:是啊,男人么,就得对自己下手,狠一点!

邢育森一扔兔子皮: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退钱吧

白展堂:退钱?退啥钱啊

老邢:我娘子不但识货,而且比猎户还识货,每年一入冬,那些猎户都是先在十八里铺卖,卖不出去的货才拿到七侠镇来卖...你这兔子皮最多值五钱银子...

白展堂:你说多了,三钱

老邢:拿钱来拿钱来!

白展堂:拿啥拿啊也不是我卖的

不是你是谁,你别想赖账啊老白那银子上面还有我的味儿呢

白展堂:别恶心人—不是不给你,钱在我们掌柜的那儿呢

老邢:佟掌柜?她人呢

白展堂:不是她—是他,现任掌柜李秀莲同志

老邢:他?算了算了...甭管是谁,拿钱,拿钱拿钱!

大嘴:不是那做生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凭啥退你钱啊!

老邢:不退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拍手)...小六子

小六:哇呀呀呀呀呀呀呀,哈哈哈,李掌柜,我们又见面了!

大嘴:你你啥意思啊?

小六:你卖假货,还问我什么意思?       

大嘴:你凭啥说我是假货啊?证据呢?

小六:证据,哈哈哈哈哈—没有!

众人:嗯?

老邢:没有你哈哈啥啊!

小六:师傅,这事儿的确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自己愿意当冤大头我也没辙

老邢:你!六儿啊,这银子吐不出来师傅回去就活不了了...

小六:放心吧师傅,看我的—咳咳,我这次来不是为了你们卖假货的事儿

小郭:那是啥事儿啊?

小六坐放刀道:你们昨天,违规占道经营了吧

众人看大嘴,大嘴:没..没有啊

小六:没有?哼,经多名朝阳群众举报,一大个黄鼠狼堵在胡同口卖毛皮,吓的来往的鸡鸭鹅狗猫都绕道而行还大小便失禁,造成了严重的交通堵塞,现在那狗拉的屎还在衙门口呢,还想抵赖不成?!

白展堂:呀!六儿啊,那这事儿跟我没关系,都是我们掌柜的安排的

大嘴:我我我...

小六:哼哼

大嘴:六儿..喝水不

小六:不喝

大嘴:吃饭不

小六:不吃

大嘴:六你看你咋俩啥关系啊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

小六:什么关系?

大嘴:那简直就是亲兄弟之亲兄弟之亲兄弟啊!

小六:哼,亲兄弟?有结拜证么?

大嘴:没有

小六:卖身契呢?

大嘴:也没有

小六:独生子女证呢?

大嘴:咱俩要有独生子女证那不出事儿了

小六:什么都没有你凭嘛说咱俩关系好?

大嘴:六你看你还记仇呢

小六:行了别废话了,衙门走一趟,顺便带你认认亲!

大嘴:别啊六我姑父知道了肯定打的更狠啊

小六:甭废话,是我用刀押你走还是你自己走!

大嘴:最好是不走...

小六:那就别怪小六翻脸不认人了,帮我照顾好我—

湘玉下楼打断道:诶小六你干啥呢?大早上就舞刀弄枪滴?

小六:佟掌柜,你来的正好,都强调了多少年了门口不让摆摊,昨天你们还犯,小六只能翻脸不认人了,走!

湘玉:诶诶诶!那为啥带大嘴不带额?

小六:因为昨天他是掌柜的啊,他自己承认的啊,走着!

湘玉:慢着!

湘玉哒哒哒下楼抓小六道:小六六,坐坐坐,大嘴他就是一时糊涂,你给他一个机会嘛

小六:哼,我能给,大明律不能给

湘玉:咋不能嘛,以前也没少给嘛

小六:以前他又不是掌柜的,身份不同,待遇不同,既然当了掌柜的,那就要有掌柜的魄力,李掌柜,走吧?

湘玉:哎呦!小六小六小六六...大嘴他知道错咧,以后再不给跟你做对咧,你就小人有大量放过他一次吧

白展堂一怼大嘴:说话啊干啥呢...

大嘴:我我我以后再也不顶撞燕捕头了要茶喝茶要水喝水要啥喝啥,还有无双愿意做饭就做不愿意做就不做她要累了我给她做也行...

邢育森:那我这货..

大嘴:我退钱

小六:人家可都是假一赔十?

大嘴:我也赔十

众人:嗯?

大嘴:我多赔十文...自己掏腰包

小六:师傅你看

老邢:都是街坊邻居的把钱退给我就行了,哪儿多要你们啊

湘玉掏钱:好好好,老邢,你滴钱

又掏钱道:小六,这是额们滴罚金,两年前在外面摆摊交过一次

小六:罚金..就算了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下不为例,

秀才:还是小六大肚...

小六:可以后要是谁再敢难为无双,哼哼,看刀!哇呀呀呀呀呀!

(乱耍一通,一刀把老邢袖子挂出一个口子)

老邢看了看衣服上的口子,又抬头安静的看着小六

小六:我我我先巡街去了...回见了各位!

老邢:小六子你给我站住!你倒是跟我回去解释解释啊!你师娘还以为是哪个女人撕的呢!

吕郭白笑,湘玉:行咧行咧,都别笑了,事情过去就好

大嘴发抖中,湘玉:还有你也别抖咧,再抖也不掉肉

白展堂:咋样啊大嘴,啥感觉啊

大嘴:我我...我没感觉

白展堂:咋能没感觉呢?昨天不还挺冲的么?

小郭:就是,掌柜的架子呢?一听说去衙门就怂了?

大嘴:我...我就是弄明白了,我压根就不是当掌柜的料

湘玉:嗯?为啥这么说?

大嘴:我以为做生意就是使唤使唤人,然后投机取巧赚点钱啥的,哪知道这么复杂啊,伙计伙计得笼络好,关系关系得处好,客人客人得打理好,里里外外啥都得操心,虽然说都不是啥体力活,但架不住心累啊,就这破账本,我里里外外翻了一早上,满本书里密密麻麻就写了俩字儿

秀才:吃人?

大嘴:扣钱

众人笑

大嘴:反正...不管咋说吧,我也算是认清我自己了,我还是好好当个厨子吧,你们要走也没事儿,我让我娘替我管着也比我自己强啊

湘玉:哎,大嘴啊,你先坐

大嘴:咋的了掌柜的

湘玉:你刚才说滴都对,但你不知道一点

大嘴:哪一点啊

湘玉:额刚开始,也和你差不多

大嘴:嗯?

湘玉:你忘了么,三年前咱们刚聚到一起滴时候,咱们跟谁都不熟,额跟老邢因为几文钱也红过脸,额背后还跟你们嫌弃小米在门前影响生意,也因为你们提出长月钱就翻脸

白展堂:最后一点倒是一直没变

湘玉:去,额以前也没做过生意,家里啥四也不用额管,所以本来以为啊,当掌柜滴就是打理好自己滴事情就行咧,把饭做好把屋子收拾好就行咧,可看看钱夫人,看看葛掌柜,再看看郝掌柜,看看行行业业滴生意人额才明白,做生意,做到最后是啥啊,其实是做人,你滴生意要是天下独一份还好,可只要是重复滴,那拼到最后剩下拼滴就是人品与人缘

大嘴:我知道,不能瞎得罪人,当掌柜的就的八面玲珑...

湘玉:不得罪人只是倒不是关键,关键是自己滴态度,对生意滴态度,这世界上没有一蹴而就滴事情,当掌柜滴也好,当厨子也罢,你以为赚钱那么容易呢?随便卖点东西就能赚大钱?哪儿环节不用心出了个差错都不行,你以为别人风风光光一笔买卖赚一大笔银子,那你知道他们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啊,你以为他们能从那么多同行里脱颖而出靠滴全都是投机取巧啊,做生意,远比你想象滴难的多

白展堂:是,要不是我这三寸不烂之舌你一份儿都卖不出去了,更何况卖出去还给退回来,别老看不起开客栈,赚的少但学问不少

大嘴:我知道了,下次有机会我肯定好好努力

湘玉:别下次了,这次还没结束呢,不还有一天么

大嘴:别了,要不是掌柜的面子光交罚款就赔死了,最后一天我还是不当了

小郭:那这些皮毛?

大嘴:不卖了,反正也卖不出去...我这就拎着送回去,把掌柜的押金退了

大嘴收拾皮毛挂在肩上,出门去,正撞见江雅芝

江雅芝:诶诶诶,胖子你干嘛去?

大嘴:我我我送点东西

江雅芝:嘶...你这狐狸皮不错啊

大嘴:啊?不错么?

江雅芝:品相挺次的,应该是入冬的新兔子皮卖剩下的

小郭:这您都看出来了?

江雅芝:嗨呀以前见的多了,多少钱,卖么?我买了

白展堂:您都说品相次?

江雅芝:嗨,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奸啊

秀才:正反合着就是傻...

江雅芝:买的就是品相不好它便宜啊,反正保暖的效果都一样,再说了给孩子做靴子在乎什么品相啊,胖子,多少钱啊?

大嘴:他说让卖五两给我提成五钱

江雅芝:这也就值三两吧,算了,看你的面子(掏钱),五两

大嘴:这这这...

江雅芝:不要?那算了,改天去左家庄淘也一样

大嘴:要要要!哪有不要这一说...掌柜的

湘玉:啊?

大嘴(举银子):我够数了...

湘玉:咋?那你接着干?

大嘴:可别啊...您不扣我月钱就行了...我先去送皮吧(喊出)卖皮!卖皮!狐皮兔皮野貂皮,还有河南进口小牛皮,谁来看看我的皮啊!

江雅芝:啊对了佟掌柜,你叫我来干嘛啊?

湘玉:啊,楼上说,楼上说....

 

【13】内景、闺房、白日

 

湘玉合门:江掌柜你先坐

江雅芝: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事儿啊?

湘玉:江掌柜,额看你胭脂铺不咋开咧...

江雅芝:嗨,这个季节就这样,不开着一天做不了几笔生意门还冷,把念慈冻坏了不值得

湘玉:咳,那下个月您就搬过来吧

江雅芝:咳咳...你你你说什么?

湘玉:咳,是这样滴,额跟蘸糖还有小郭都要走咧,到时候店就留个大嘴咧

江雅芝:所以呢?

湘玉:大嘴你也知道,他根本不是管店滴料,起码还得学一阵子,所以额想把店托付给你

江雅芝:这这不太好吧?

白展堂推门而进:哎呀,要我说您就别客气了

湘玉:嗯?蘸糖,你咋进来咧

白展堂:你昨晚出去我就知道你要干啥了,咱俩想到一起去了

湘玉:那你不露面,天黑滴那么早吓死个人咧...

白展堂:我那不是暗中保护你么—咳,那啥,江掌柜,按辈分来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妹妹,咱都不是外人儿,你就帮我们这个忙吧,到时候赚了多少银子都算您的

江雅芝:不是,我实在不太好意思..这是说哪儿的话啊

湘玉:哎呦那有啥嘛,大嘴跟他娘还住他那小屋,你跟念慈就住楼上额那儿,主要就是让店里一直有个人气,不然等额们回来,镇上滴客人也都生了

白展堂:还有啊,我再多说一句话,念慈肯定不反对,准确的说是念慈那张嘴肯定不反对

江雅芝:她啊,是吧...她这几天正嫌我除了萝卜就是白菜呢不会做菜呢...

白展堂:那就更对了,到时候您就管管账,大嘴做个饭,人也不多,他娘也能打打下手摘个菜啥的,没个三五个月我们就回来了,平时你该走就走,也不用管他娘俩,他们自己也能活

江雅芝:这....

湘玉:江掌柜,额也找不到别人咧,你就答应额吧...

江雅芝:哎...那胖子知道么

湘玉:我们走滴时候再告诉他

江雅芝:好吧,反正我们娘俩也挺没意思的,杜家也不能回,就当是凑个热闹了,到时候赚的钱我给你合上账,我们五五开

湘玉:还啥五五开,你让额倒贴额都乐意嘛

白展堂:另外...江掌柜,我还有句话

江雅芝:什么话

白展堂:大嘴是个独苗

江雅芝:嗯?什么意思

白展堂:没什么意思,说不定有一天您能想起这句话

江雅芝:啊?

白展堂:没事儿..当我没说,辛苦您了

江雅芝:嗨,不碍事不碍事,那到时候你们临走时候告诉我,顺便给你们送送行

湘玉:辛苦你咧好姐姐

白展堂:辛苦你了好妹妹

湘玉:你咋比额大

白展堂:是啊我比你小啊

江雅芝:哎呀算了算了,咱们的辈儿还是别论了,太乱!

湘玉:江掌柜,那..就辛苦你嘞

江雅芝:只要还能再见面,一切辛苦都值得

白展堂:咋这么严肃呢...也不是现在就走,我先下楼了,等大嘴回来弄点菜,我去把念慈接过来,您就别走了

江雅芝:哎哎别麻烦了

白展堂:不麻烦,反正也不是我做,另外的找大嘴还有点事儿

湘玉:啥四?

白展堂:没啥,对前任掌柜表示表示尊敬,你俩聊你俩的(出)

江雅芝(笑):你能摊上这么个男人真好

湘玉:他?勉强...及格吧

江雅芝:呦,及格?看您笑的,那您心里可就没有满分的了

湘玉(捂嘴):哎呦,你也别光说额啊,你也努努力

江雅芝:哎,缘分这东西哪儿是努力就能遇见的

湘玉:但是不努力一定遇不见啊,就算遇见咧不努力也一定会错过

江雅芝:得得得,还是先操心操心你这店吧,我自己的事儿以后再说

湘玉:好,那额带你四处逛逛,反正你算过账,其实也没多少名目,临走之前几天你过来,就当当客栈掌柜滴先适应几天,管人好干滴很,比自己做生意容易多了(起身出)

江雅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14】内景、大堂、白日

 

白郭吕站门前等候,大嘴归来

小郭:大嘴,回来了?

大嘴:嗯呢,咋的了?

白展堂:没事儿我们仨等你半天了

大嘴:等我干啥啊?

小郭(笑):哼哼哼哼哼

大嘴:干啥啊你狐仙儿啊

秀才:大嘴,一米一米二哦

小郭:大晚上喊人做夜宵哦,没放鸡蛋还被骂了两句哦

白展堂(伸手指):每秒钟六十个字以及替你收拾房间哦

小郭:掌柜的架子很足哦

大嘴:你们啥意思啊?

白展堂:哎呀,眼看着就是冬天了,冬天呢,排在秋天之后

秀才:老白的意思是说啊,有一句话呢,叫秋后算账!

大嘴:不是...那啥,有话好好说,等哪天你们说不定也当掌柜的了呢

小郭:少废话!点他!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小郭:排山倒海!

开门声、佟江有说有笑下

江雅芝:诶?他们这是干嘛呢?怎么打人呢?

湘玉:蘸糖干嘛呢这是...

小郭:呃.没打人,这个其实是我们店独特的一种文化了啦

江雅芝:文化?!

秀才:对对对,只要是当过我们店掌柜的人,必须要体会一下我们的武功,这样才能切身的了解我们的内力,才能通过量化指标更好的分配适合他的工作

江雅芝:这么科学?

秀才:那当然了,不然为什么老白跑堂芙妹扫地...那是因为掌柜的挨过老白一脚,挨过芙妹一掌

江雅芝不可思议的看佟

湘玉:呃...好像他们说滴...有那么一点道理

江雅芝:等一下!当掌柜的要先挨打?佟掌柜!告告告辞了!(跑)

湘玉:哎哎!江掌柜!江掌柜!别听他们胡说!是开玩笑滴啊(追出)

二女追逐而出,大嘴倒在地上轻声嘟囔:解穴..解穴...解穴

小郭:李掌柜在那儿嘟囔什么呢?

秀才:我听听—

大嘴: 解穴...解穴...解穴

秀才:哦!他说他刚刚与江掌柜擦身而时,他目测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超过了一米二,但是他依然听见了她心跳的声音,人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如此,这世上有多少人躯体的距离甚至是零,但心灵的距离却已经超过了十万两千里,人世间最大的悲剧也莫过如此,但在悲剧与喜剧之间还有一种既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的默剧,那就是你认为你与一个人心灵的距离是一米二,但在她眼里你们的距离却是十万两千里—

白展堂:你你你你给我打住!不太对吧,那我看他嘴咋就说了俩字儿呢?你咋嘟噜出这么大一堆呢?

小郭:而且我听着他读音差不多啊?

秀才:呃...他说的是英文,英文就那几个读音,但表意非常丰富

白展堂:哦...这么回事儿啊.

秀才:对对对,那啥,我去算会儿账了...(逃)

小郭:哦..那我去扫会地..

白展堂:行...那我去偷会懒...

众人纷纷下,大嘴倒地看镜头:我..再也,不当...掌柜的了...

 

《武林外传》第一百五十四回—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