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一百五十四回 佟湘玉托店老伙计 李大嘴初尝掌柜瘾 (前二十分钟)

《武林外传》第一百五十四回


佟湘玉托店老伙计

李大厨初过掌柜瘾


 

猫猫在吃抗抑郁的药,状态好点就写一点,尽量多些点,也没剩多少集了,记得点赞。


【1】内幕、闺房、白日

 

(佟站吕白郭坐)

湘玉:额滴想法说完咧,下面请大家各抒己见

小郭:让大嘴当掌柜的,掌柜的你没开玩笑吧?

秀才:就是,您要是不想开了可以先关门,不至于先赔个底朝天吧?

湘玉:哎呦又不是让他一个人干,不还有咱们在一边帮着呢么,至于么你们

秀才:那咱先不说别的,您让大嘴当掌柜的目的是什么呢?

湘玉:哦,那咱们都走咧,这儿总不能闲着吧,明年还回来呢,再说了正好过年让大嘴把他老娘接过来一起过年嘛

白展堂:那为啥就得现在让他当掌柜的?等咱们走再给他不行么

湘玉:当然是为了磨且炼他了!当掌柜滴不是过家家,不先试试咋行嘛

白展堂:哦...那问题来了,如果他干的不好,咱是说还是不说?

湘玉:当然要说咧,必要的时候还要帮着管

白展堂:那怎么能达到磨以及炼他的目的?

湘玉:那就,不说,让他自己尽情发挥!

秀才:让大嘴尽情发挥...那不还是勤等着关门呢么

湘玉:那...还真是个麻烦事儿,你们说咋办!

小郭:要我说啊,您起码设定一个标准,他干成什么样算通过,什么样算没通过,也省的他一路南墙撞到死,要是他干的还不错就让他干着,如果不行立马撤下来让他好好学几天

湘玉:标准...那就..让他当掌柜滴三天,赚够一两银子,咋样?

秀才(掐指):我算算啊,咱们平均流水五钱一天,三天就是..只要他不瞎胡闹基本没问题

那就这么定咧

小郭:这标准也太低了吧?

湘玉:哎呦你懂啥,额不是想让他真滴管这个店,只要咱走滴时候,别把客人都得罪光咧就烧高香咧     

秀才(摇头):哎...我什么时候能过一下掌柜瘾呢

白展堂:嗯?不对吧,这店原来不就是你的么?

秀才:就我一个人哪儿能过瘾啊,当掌柜的关键是管人啊,呼来唤去的那多威风

白展堂:比如呢

秀才:姓白的,说你呢!麻溜的去给我把墨研了,慢了掌柜的我抽死你!
白展堂:葵花?

秀才:别别别我就是示范一下...

湘玉:好咧好咧一会下去给大嘴示范哈,走走走(转身)

小郭:等一下掌柜的

湘玉:咋?

小郭:额...我还有个不问难受问了更难受问不问都特别难受的问题

白展堂:那你还是问吧,让你膈应的我都难受了

小郭:去—掌柜的,你跟老白...还回来么?

湘玉(犹豫滴):额...你们呢?

小郭:我们...秀才写书在哪儿还不是一样,再说他这祖产也不能不管啊

湘玉:那额们,额自己要看额娘...可小贝还要上学呢,大不了就让蘸糖先带她回来

小郭:那无双呢?

湘玉(看白):无双...

镜头切门外,无双拎着衣服上楼正听见‘无双’,倾耳门听

小郭:实在不行就让无双去我那儿吧

白展堂:你拉倒吧,上湘玉那儿也比上你那儿强啊,我是她师兄沾个边儿,上你哪儿算怎么回事儿

小郭:喂喂喂,我拿无双当好姐妹啊?

无双脸一红、推门而进,湘玉:额...无双,你咋来咧

无双拿起衣服:这衣服,我刚刚路过西街裁缝铺,小伙计说是您订的?

众人观望老钱同色系锦绣衣服

小郭:行啊掌柜的又偷偷给老白开小差

白展堂:去,给谁开小差,这衣服肥的,知道的是俩袖子,不知道的是俩麻袋呢,谁的湘玉

小郭眉毛一挑:还用说么?当然是咱李掌柜的

无双:李掌柜?

湘玉笑而不语:好好好,走走走,大家一会都配合一下哈

无双:额...那你们忙吧我先去巡街了—小郭,那我走了哈

小郭:额...回见回见

 

【2】内景、男寝、白日

 

大嘴坐炕边发呆中,众人闯进

小郭(调侃滴):嗨,李掌柜?

大嘴不语沉思状

白展堂:咋了这是,思考者?

秀才解释道:昨天掌柜的跟他说完,晚上回来以后就这样了,烧的

白展堂:哦..(耳边喊)李大嘴,李大嘴?

小郭:没用,看我的!呀,蕙兰儿啊你家孩子啊都这么大了

秀才:可不是么都能打酱油了!

大嘴慢慢抬头:诶呀,闹啥闹啊,她有孩子关我啥事儿啊,别说是打酱油,就是喝酱油那也跟我没关系,当然了酱油那玩意儿的确不是喝的,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不要模仿

小郭(拿衣服):别废话了,换上

大嘴:换上?换啥啊?

小郭:衣服啊!快快,脱脱脱!

大嘴:妈呀干啥啊你要,上来就脱衣服呢,我正经儿人!

小郭:瞧你说的,不正经也不找你啊

秀才:嗯?

小郭:...少废话,换上,掌柜的让的

大嘴看湘玉:掌柜的?

湘玉:别叫我掌柜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掌柜的了,这衣服就是给你做滴,让你找找感觉

大嘴:啊?这...真的啊,我琢磨一宿,还以为您跟我开玩笑呢!

白郭二人合力帮大嘴换上新衣,白看道:行了,挺合身的,起来走两步

大嘴起身弯腰驼背腿发抖,白展堂:干啥呢!中风了啊你!挺胸!

小郭:收腹!

秀才:提臀!

大嘴:提不动...

白展堂:那你有点精气神儿,你都掌柜的了还跟个厨子似的

大嘴:啥叫似的,那我就是个厨子,你就是给我穿上皇袍我也像不了太子啊...

白展堂:是啊..那...咱换个方式,你命令我们几声,找找感觉?

大嘴:命令?

小郭:对,就像平时我们命令你似的,大嘴,去给我弄个宵夜

大嘴:诶!(提腿便出)

小郭:回来!谁让你真去了!

大嘴:啊?

小郭:笨死你得了,让你学我!

大嘴:哦...我...

湘玉:没事儿,有额给你撑腰呢

大嘴:那...那啥,小郭,去把那凳子搬到门口去

小郭:啊啊啊搬它干嘛啊?

大嘴:嗯?

小郭:呃...遵李掌柜之命(搬凳子)

白展堂:看见没有,你现在说话有强制力了,感受感受

大嘴(喘粗气):强制力?哎呀妈呀,我感觉...咋这么过瘾呢?

白展堂:过瘾吧,那这三天你好好过过瘾

大嘴:三天?

湘玉:大嘴啊,三天之内,在你任下,咱们店能赚够一两银子,你就可以接着快乐滴过瘾到额们走

大嘴:那要没赚够呢?

白展堂:你就等着痛苦的呻吟吧—葵花葵死你

小郭:排山排死你

秀才:子曰曰死你

湘玉:额啥也不干

大嘴:还是掌柜的好...

湘玉:额扣你月钱(大嘴倒)—好咧,开始吧,李掌柜

大嘴(看镜头、难以置信滴):李...掌柜?真没想到我李秀莲..也有咸鱼翻身的这一天?

 

【3】内景、大堂、白日

 

大嘴从后门入、穿新衣、背手、趾高气昂、吕郭佟笑观

大嘴走到佟平日所坐之位、掸裤腿、冷哼一声、缓慢坐

小郭边鼓掌边道:行啊,果然是马鞍佛金,这衣服换上了立马就有掌柜的气势了

秀才:然也,从表情到动作都焕然一新,腰不酸腿不疼了人也有自信了

大嘴:哎哎哎,我说你俩干活就干活能不能别老墨迹

小郭:咳...遵李掌柜之命,走侯哥

大嘴:等会

小郭:还干嘛?

大嘴:你俩干活就干活能不能离得远点?非得一起干啊?

吕郭:远点?

小郭:呃..我们这其实是男**活搭配不累

大嘴:拉倒吧干个活心思都在眉来眼去上能干出啥来啊

秀才:哪有那么夸张啊?

大嘴:哎,掌柜的说话不好使啊?

小郭伸手: 我!

门口湘玉看郭、郭收掌道:呃..那你说怎么样我们配合就是了

大嘴:从现在开始,你俩干活保持一米二的距离

秀才:一米二是多远?

大嘴:立正!(吕郭立正)

大嘴:稍息!(二人稍息)

大嘴:立正!

大嘴:向左向右转!(二人面对面)

大嘴:翻过来!(二人背对背)

大嘴:向前一步走!(二人向前一步)

大嘴:向后转!(二人向后转)

大嘴:行了,低头看看你俩之间现在这距离就是一米二

白展堂拎抹布上:诶呀行啊姜儿老本行都没忘

大嘴:你说你演个伪诗人你就贫,你演个跑堂的还贫,你家三代贫民啊,从现在开始,你你把语速给我放慢点!

白展堂:慢不了...我跟客人打交道咋慢啊

大嘴:哎,掌柜的说话不好使是吧?

湘玉:咳咳!

白展堂:额...能能能,你说咋慢

大嘴:你给我一分钟控制在六十个字以内

白展堂:哦,那就是一秒钟崩一个字儿呗,行!

白展堂:李、掌、柜、您、吩、咐

大嘴:没啥吩咐,去该干啥干啥去吧

白展堂:好、我、这、就、去、回、见、了、您(下)

大嘴:还有那个姓佟的

湘玉:啊啊?姓佟滴,哪个佟

小郭:就是你,佟湘玉的玉

湘玉:额...李掌柜你吩咐

大嘴:吩咐啥啊,杵门口那儿装电线杆等鸟落呢,出去拉客人啊,还得我教啊!

湘玉:你!
吕郭:咳咳!

湘玉:好..额这就去...

湘玉出门大嘴起身也出门

湘玉:诶你不看这店干嘛去?

大嘴:哎呀,第一天当掌柜的,出去见见友商谈谈合作啥的,顺便见见敌军,给个下马威啥的

小郭:那祝李掌柜一路顺风,您也别忘了,钱夫人能单手捏碎核桃

大嘴腿一软踉跄几步出门去

小郭看着大嘴背影道:哎,也不知道能撑过几天

秀才:才一两银子,怎么都撑过去了,只要他不赔钱就算赚了

小郭:一米二

秀才:什么一米二,他都走了嘛

小郭:哼,我看这个距离挺好的

秀才:为什么,你不想离着我近一点么?

小郭深情道:想,但比起寸步不离,现在的我看你的帅模糊但更神秘了

秀才:嘶...还真是啊,我看你的美也抽象但更诱惑了

白展堂掀门帘道:你、俩、能、不、能、别、膈、应、人、了

(白笑、众人笑)

 

 

【4】内景、大堂、白日

 

李掌柜大肚便便大摇大摆归来

小郭:呀,这不是咱李掌柜么,看这肚子就是经常考察,咋样了?

大嘴:别废话,倒水

白展堂:考察出啥结果了啊

大嘴:嗯?谁让你这么说话的?

白展堂:哦...我重说,考、察、出

小郭一把推开白:你你你先闪远点,一个字儿蹦半天恶不恶心,别耽误李掌柜发言

大嘴:哎呀,成果可谓非常及其以及特别丰硕,我有了一个特别的想法,晚点开会再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众人嘴一撇下,小六入而坐、大嘴自己嘟囔中

小六放刀而道:哎,渴死我了,来人啊,倒点水!说你呢,嘟囔嘛呢,给我倒点水啊

大嘴:嗯?你跟谁说话呢?

小六:跟你啊,恁么地了

大嘴:我?我是谁?

小六:嘛玩意儿,你自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大嘴一抖新衣服的袖子:哼,没眼力价儿的东西

小六:你说谁?

大嘴:说你呢咋滴?

小六:好小子,几日不见你皮痒了吧,(抽刀)帮我照顾好我!

大嘴:姑父以及李掌柜

小六:嗯?李掌柜?哪个李掌柜

大嘴:在下,本镇优秀企业家李掌柜是也,(指刀)我现在怀疑你蓄意恐吓我以挑拨衙门与商户的关系

小六迷茫道:李...李掌柜?不对吧,佟掌柜哪去了?

小郭:那不门口呢么,刚进来没看见啊?

小六回头见—

 

【5】外景、门外、白日

 

 

湘玉拉扯客人中:哎呦葛掌柜快来快来

葛掌柜:诶?这不是佟掌柜么?你伙计们呢,今天你怎么亲自接客?

湘玉:接接接客?你才接客,你上哪儿上多咧

葛掌柜(笑):呸呸呸,瞧我这张嘴,迎客迎客

湘玉:哦,额迎客很正常,正四儿...(回头)有我们李掌柜管着呢

葛掌柜:李掌柜?哪出来个李掌柜?你这店盘给别人了?

湘玉:没有,交班咧,看里面坐着那个

葛掌柜(望):哦...是他啊,这不是娄知县的侄子么?

湘玉:是啊,咋咧?

葛掌柜:他当掌柜的了?果然是上面有人好办事儿啊,(低声)诶我说佟掌柜,是不是娄知县准备对本镇的优秀民营商户动手了?

湘玉(拖拽):啥啥乱七八糟地...哎呀快进来吃饭吧...

 

【6】内景、大堂、白日

 

小六看了看一脸笑容拉客的湘玉

扭头又看了看趾高气昂的李大嘴扶了扶帽子道:天啊,疯了,疯了,都疯了,我还是走吧!

小六拿刀起身出,大嘴喊道:站住!

小六回头:你还想恁么地?

大嘴:哼,祝无双是你们衙门的捕快吧

小六:废话!本镇还有第二个衙门么

大嘴:那代我转告她一声,明天开始,本店的晚饭由她做

小六:啊?凭嘛!

大嘴:不凭啥,就说是李掌柜的安排,既然她是捕快,那就是为衙门效力,既然是为衙门效力,那就不能白吃白住啊

小郭低声对秀才道:看见没有,平时无双拿两份工钱还管吃管住,他嘴上没说心里都酸死了,这会儿小心思爆发了

秀才:言之有理

大嘴:说啥呢,我是掌柜的,这是为了削减本店成本,哪儿那么多闲工啊

小郭:好好好您嘴大您说的算

小六:不行,无双是本捕头的人!凭嘛听你安排!

大嘴:你的人,哼,有卖身契么?

小六:我!

大嘴: 嗯?

小六:没有....

大嘴:那有结婚证离婚证以及暂住证么?

小六:没有...

大嘴:有独生子女证么?

小郭:喂喂喂现在都鼓励二胎了

大嘴:少搭腔—啥都没有你凭啥说是你的人啊,别废话了,去把我的话带到了,小心我去衙门告你

小六:好!好,好一个李掌柜—你可千万别让我抓着你的把柄

大嘴:八饼?我还七条呢,诶,我忘了哈,老白跟我戒赌了,你是抓不着了(笑)

小六:你有种!你给我等着!(出)

秀才:李掌柜,我们都知道您跟小六有那么点小过节,但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你这么得罪人家...

大嘴:我是掌柜的你是掌柜的?

秀才:您是您是..

大嘴:他捕头咋了,我还是衙门的亲侄儿以及本镇优秀企业家呢,那啥,低调,都低调

湘玉门外进:诶大嘴

大嘴:嗯?

湘玉:呃...李掌柜,额也拉了不少客人咧,您该屈身做饭咧吧?

大嘴:我做饭?掌柜的哪有儿做饭的啊

湘玉:那您不做客人吃啥啊

大嘴:小郭去啊,她不挺乐意做的么?

白展堂:呀?您就不怕客人吃完看见啥不干净的东西啊

小郭:去—我做就我做,反正也不是我三天要赚一两,哼(下)

大嘴:三天一两,哼,我让你们看看啥才是做人的本事,啥才是经商的头脑,啥才是(词穷)—那啥!

 

【7】内景、大堂、中午

 

小郭:开饭了开饭了!

湘玉:诶?小贝呢?

小郭:后天书院彻底放假,这两天大扫除,书院管饭

秀才:用童工是犯法的

小郭摆菜说道:放心吧,小贝擦书院累不着,她不顺手拆了书院就不错了

白展堂入而看菜道:诶,这午饭小郭做的啊?不像啊

小郭:怎么就不像?

白展堂夹菜道:这萝卜丝儿竟然没切成擀面杖?

小郭:谁切成擀面杖了,我那是怕太细你们吃着不过瘾

白展堂又夹菜道:这鸡蛋里面也没蛋壳?

小郭:我我那是让你们忆苦思甜!饥荒来的时候别说鸡蛋壳了连树皮都一起吃

白展堂尝道:不对,这味儿也不是小郭做的!

湘玉:行咧行咧,是人家无双特意回来做滴

小郭:哼,把人无双也折腾进来了,小六指不定报复什么呢

大嘴:说啥呢,我让她晚上回来做也没让她中午做啊,她这是自己主动奉献,本掌柜先记下他的人情了

秀才:喂喂喂,李掌柜,咱今天中午才入账三钱不到,冬天天这么冷晚上也未必能有多少人

大嘴:怕啥啊,我心里都有数

湘玉(严肃滴):大嘴,你有啥数?你可不许胡闹

大嘴:哼,掌柜的不是我说你,你知道咱这店为啥不赚钱不?

湘玉:为啥?

大嘴:因为开客栈它压根就不是赚钱的活儿啊!

湘玉:啊?那啥意思嘛你?

大嘴:我今天出去一考察,咱们这店也就仅强于丐帮了,唯一比咱穷的小米人现在也升职了,你再看看人家倒腾古董的!开钱庄的!弄典当行!开青楼的!

众人:嗯?

大嘴: 我的意思是...其它行业的哪个不比咱暴利啊

白展堂:你那是光看见贼吃香没看见贼挨打!

众人放筷、安静望白展堂

白展堂会意:呃..我说的不是我自己!

湘玉:大嘴你接着说

大嘴:哎呀,所以,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准备扩大咱们店的经营范围

湘玉:经营范围?具体来说...

大嘴:我上午跟西街的杂货铺子联系好了,狐皮貂帽啥的弄点来,反正这大桌子平时咱也不用客人也不用,不吃饭就摆上,来吃饭的买一个咱提成一个,卖俩貂皮就比住半个月店赚的多

湘玉:额....这额以前倒的确是没考虑过

大嘴一伸手:那行,拿来吧

湘玉:拿来啥?

大嘴:押金啊!

湘玉:押金?

大嘴:是啊,就十两!

湘玉:你还没赚够一两就想要十两!

大嘴:你看你!要不说你不赚大钱呢,您就是没魄力,那赚的钱我也一分不拿都是店里的啊,再说了这钱也不是花出去的,你要不想卖了三天之后退回来呗!

白展堂:大嘴啊,那些东西是真货吧?别哪天三一五上整个同福客栈的名儿出来

大嘴:绝对的真货啊,都是清风岭的猎户亲手扒的皮,刚洗毛的时候还带着血呢

小郭:哼,掌柜的你不是要锻炼大嘴么,机会来了

湘玉(犹豫滴):那好...你是掌柜滴,你也有权投资,但你可小心点(掏银子)

大嘴:哎呀您就放心吧,这店要给我管早把这条街都兼并了(接钱出)那行,我先去交押金省的夜长梦多,你们吃完把店面好好收拾,等着跟着李掌柜吃香的喝辣的吧,哎呀李掌柜啊李掌柜,白白胖胖的李掌柜(蹦跳出)

小郭:还兼并一条街呢...我看他别把这店鼓弄黄了就不错了...

白展堂:湘玉,你真信他啊,咱这儿都是平民阶层,偶尔几个中产自己也不管钱,那皮货可不好卖

湘玉:哎...管他呢,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让他折腾吧,吃饭吃饭

 


【8】内景、大堂、下午

 

白展堂(嗑瓜子):哎,大嘴咋还没回来?

小郭:会不会是回来的路上被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抓走了,他拿着那么多皮一看就像偷猎的

秀才:那倒是不会,咱们这个年代的人还不是什么都吃呢

话间、大嘴扛着一肩皮毛进:来来来伙计们快搭把手!

湘玉:额滴神啊你还真弄回来咧

白展堂:快给我看看啥啊都是?

众人纷纷挑皮毛,大嘴笑道:掌柜手里那是白狐狸毛,就钱夫人去年冬天脖子上挂的那个

湘玉摸道:哎呦还真是暖啊

大嘴:小郭那是西域的野貂毛,大款青睐,值得信赖

小郭:我摸摸...嘶,跟我在京城见过的差不多,就是品色差点了吧,好像是淘汰货...不过在咱们镇上也算是好货了

大嘴:还有秀才那是兔子毛,便宜但好卖!

秀才:哎,早知道把小白利用一下了

大嘴:还有老白手里馁最特殊!

白展堂:看看!看看!就我眼神儿好最识货!

小郭:啥啊那是?

大嘴:黄鼠狼毛

白展堂(扔):我滴妈呀!

(众人笑)

大嘴:哎别扔啊!坏了你赔啊,我跟你讲老白,你穿着这身皮出去,全镇的鸡鸭鹅狗猫都怕你!

小郭:不穿也都怕他,尤其是羊

秀才:为啥?

小郭:顺手牵羊呗!

白展堂:去—大嘴啊,呃,那啥,李掌柜,这真能卖出去么,人进店都是为了吃饭的,要买人也去店里自己买啊,还能现场摸一摸换一换的

大嘴:你懂啥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卖出一个,哼,光提成就够了

白展堂:那要是卖不出呢?

大嘴:那也不耽误咱做自己的生意啊

湘玉:行咧行咧,那咋摆弄你说吧

大嘴:那啥,小郭去弄个凳子摆门口,挂几条出去

小郭:哇塞你不怕丢了啊?

大嘴:哎呀让贼祖宗站门口看着我看谁敢偷

白展堂:我站着?

大嘴:嗯呢,顺便当人体模特

白展堂:模模模特?

大嘴:你就披个黄鼠狼的皮吆喝去呗

白展堂:我不去,谁爱去谁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兔子啥的是我逮的呢!

大嘴:行,那不去拉倒,反正卖出去有提成,到时候别说李掌柜不够意思,那你们谁去?

白展堂:咳!就不麻烦大家了,论黄鼠狼的气质,没人能比上我

说着就披上狼皮走出门去

小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披着狼皮的堂?

 

 

中幕

过场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