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同人文】


戴莫

第十一章:神秘鬼降

在莫寒和李善勤走后不久,原本平坦的黄土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土面破开,一个满身是泥的黑影从黄土底下站了起来,看着已经消失的两个人发出了一声像是野兽般的叫唤声。随即又沉入了地下,随后土地开始一拱一拱的出现一座移动的小山包,慢慢的向村中心推移而去。

回到村中后,莫寒面对这些犯病的村民依旧还是毫无办法。自己虽然知道了前因后果,但是自己依旧没办法解决。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一串电话号码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思酌再三,莫寒咬咬牙,走向了村长家。云水村有一条路通往市区,受到的经济文化发展要远在金山村之上,起码还有电和电话通信设备在。莫寒走到电话边上,拿起话筒拨通了一串号码。几声忙音之后一个颇为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谁?”

“中海市南边,晔山云水村,有事情需要你处理一下。”

“需要什么家伙?”

“能带的都带来,价钱回头跟你另算。”对方不在回答,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莫寒摇摇头将话筒放回原位,接着走出来继续研究村民的病症。按理说火炽局所带来的高温灼伤,应当是蕴含在石条之中的法阵威能。但是这个法阵存在已久,根据土层来看少说也有四百年以上的历史。这么长久的法阵应该不会还具备如此可怕的威力才对。再者火炽局代表赤阳,按照五行相克的道理,对付至阳之状利用至阴之物应该就可以行得通。想到这里,莫寒取出自己贴身的一张符,这张黄符名为冰封符。乃是茅山教之中一种比较复杂,而且有些鸡肋的符咒。冰封符不能对付虚灵鬼怪,只能冰封一些实体物品。用冰封符压制伤势,也是一种十分冒险的做法,一旦出现不平衡的情况,可能会直接导致病者致死。莫寒也没敢直接动手,而是跟村里人商量。

“莫大师啊,你这法子有几成把握啊?”

“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的话,大概有六成把握。”

“六成。。这个。。得,干了!”李善勤牙一咬,喊了一声。身旁的几个老村民就开始一窝蜂的闹起来,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最后李善勤两眼一睁吼道:“喊什么呢?都给老子安分点!听俺说,咱全村上下青年壮力基本都交代在里面了,谁都没个法子。现在莫大师说有六成把握,俺认为可行。这老话说得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这帮崽子注定一死的,咱就是哭死拽活也拉不回命来。要是这帮崽子运气好,就有救了。现在俺们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与其让他们在那里活活受苦,不如赌他娘的一把。富贵险中求,莫大师,你别有啥顾虑,放手干。就先拿我家那两小子干,要是成,这些人就劳烦你了,要是死了,老子也不怨,就当老天爷要我李家绝种。”莫寒点点头,有了李善勤的态度,她也好放开手干。从人堆里揪起李善勤家的两个儿子,一个绑在石磨上。一边村民听从安排开始升起火来,七根银针在火焰中慢慢的被熏染上黑色,莫寒将银针取出其中六根银针穿上红线,三根刺入人的脑,心,腹三个点。红线另一头的三根银针则是插在冰封符之上。莫寒手里拿着最后一根银针,心里默念:“祖师爷保佑,成败看这一举了。”手一抖,星辰动,银针坠,如陨落。银针插在冰封符之上,黄符开始冒起阵阵白烟,一股极寒之力顺着银针攀起,循循而去,通过红线逼入人的脑心肺三点。

“啊!啊!”寒气入体,犹如伤口撒盐。烈火之躯被极寒之气所侵蚀,一会冰冷一会燥热,最后演变成了冷热侵心,五脏焚炎。男子受不住如此折磨,痛声惨叫起来,不断用头撞击磨盘,意图一死求解脱。莫寒努努嘴,众人会意,一把摁住他的头不让他乱动。再添威力,冰封符释放绝对寒气,源源不绝,一举压垮他体内的燥热之火。白气层出,淡化为雾,男子浑身发抖最后双眼一翻,陷入昏迷。李善勤抱着爱儿,心如刀绞,但身体接触时传来的阵阵体温却让他又惊又喜。自己儿子身上的那股灼热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常人的体温。

“莫大师,这。。。这。。我儿子的体温。。咋感觉好回来了呢?”

“看来冰封符起到了作用,他应该只是暂时昏迷很快就会苏醒才对。不过我想这只是暂时的镇压,要想根除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

“哎啊,莫大师,你简直就是活神仙啊。俺给你磕头了。”李善勤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不由分说就磕起头来,其余村民也是纷纷效仿,把莫寒当成救世神仙一样看待。

“众位快快请起,折煞我了。”再度拿起冰封符,明显的感知到里面蕴藏的灵力,已经消耗了近四分之一,也就是说这张符只能再救三个人。莫寒看着众人为难的说了出来:“这张符咒只能再救三个人就不能再用了,我手上也没有多余的符咒了。你们看,这三个人救谁?”

“啥!咋就只能救仨人了?莫大师啊你可要想想办法,俺们这起码还有三四十号人呢,这只能救仨,救谁啊。这救谁对别人都不好解释啊,谁家娃子不是娃,那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这。。我也没办法,我身上只有这一张符咒,而且我没有刻画这符咒的器材。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要啥东西,你开口,俺给你弄去!”

“无字黄符,朱砂,还有一支狼毫毛笔,以及无根水。”

“嗨,俺当是啥贵重玩意呢,这些东西村里有。那些个先生啊啥的以前来都有剩下,至于这个无根水就是那雨水吧。俺村虽然干旱,但是以前啊可是有不少雨水收集来,俺这就给你拿来。”李善勤带着几个人嘚吧嘚吧得跑向一间房子,随后抄着一堆东西冲了回来,,片面看了看确实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人命关天,不容自己再推却。卷起袖子,将朱砂泡在无根水里,将其搅拌均匀。用毛笔蘸上朱砂水,在黄符上开始描画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咒印。不一会三十来张冰封符就完工了,这些冰封符不等同于莫寒手里的那张,第一点就是它们是批量生产,所用的心神度不如前者。第二就是莫寒自己的这张冰封符,采用的是赤硝搭配童子眉刻画而成,具有极好的灵力。这些符咒用的都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大路货,效果自然是差很多,能不能一张保住一个人都是悬的慌。

画好符咒,莫寒继续开始自己的救人大业,正所谓纵使铁打汉,难经鬼磨盘。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需要极大的精神力去引导寒气进入身体压制燥热。莫寒就是再厉害也经不起这般催磨,浑浑噩噩的治好十来个人,已经头昏的分不清东西南北,站起身来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李善勤等人见状,赶忙把莫寒扶到屋子里休息。乖乖这可是全村唯一的希望,要是她给倒了,村里那可真是完了。一声令下,村民一哄而散,有的去杀鸡,有的去拿补气的药材。剩下的那些人自然是择日再救了,反正只要这尊大仙还在村里那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不急。

夜里,莫寒走出房门,站在村口,凝望西边远处暗暗在谋划破解火炽局的办法。这时候背后阴风忽然紧吹而起,带动无数秋后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猛然回头,面前出现的是一出极其诡异的现象。一颗人头悬浮在半空之中,伴随纷纷落下的树叶,伸出了猩红的舌头。

“啊”虽然见惯了牛鬼蛇神,但毕竟还是女孩子。大半夜的突然看见一颗伸长舌头的人头,还是难免害怕。莫寒惊叫一声,连连退步。

“桀桀。小女娃,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能够破火炽局带来的痛苦。倒是有些小看你了。”人头缓缓张口,一字一句的说着。这让莫寒脑筋一动,如果是鬼的话那么必定是虚体而非实体。实体情况下人头能说话的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飞头降。

所谓飞头降,是源自于马来西亚一代的降术。是那边流传的降术里面最为恐怖的一种降术,修炼者需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修炼,每天晚上身首分离,人头开始在四处游荡遇人吸人血,遇狗吸狗血。用鲜血来增强自己的法力,但是飞头降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一旦他的人头离开了身体被什么东西缠住没能在日出之前返回到自己的身体上他的人头和身体就会变成一滩血水。刚刚修炼飞头降的降术师一般身首分离的时候人头都会拖着长长的肚肠在不断地飘荡着,在夜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怖。走在街上冷不丁看到一个人头下面挂着一串肚肠在那飞来飞去谁都会吓坏的。所以在马来西亚那边屋顶上都会倒挂带刺的东西就是防止飞头降飞过他家的房顶,倒刺的东西能够勾住飞头降下面的肚肠这样就能拦住他。拖到天明他就必死无疑,当然碰上了只有一颗头的飞头降那么这种办法就彻底失效了,只能请法力高强的人来破解。

“你是降术传人?”(降术也称为降头术,在如今的东南亚一带特别的流行。起源于宋末,是一种利用阴阳五行的特殊力量,残害触发了某种必要条件的生灵的法术,比如后世日本的一些巫术,用一根头发一个草人便能致人于死地,便由降术演变而来。最早的降术从茅山术演变而来。

是一个叫洛有昌的人发明的,这洛有昌曾经是当时茅山教的门人,后来因擅自以茅山术中的法术谋取私利或报复恩怨,被当时的茅山教掌教陆祥凌陆真人,打断双腿后逐出师门。洛有昌被逐出师门之后,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满腹怨恨,续而又将这种怨恨转嫁于所有人,干脆放弃了对茅山术的钻研,开始专心将茅山术的某些法术研易为害人之术,并广纳心术不正之徒。

时至元初,洛有昌自立“降教”,降术之名由此得传。元朝是一个对统治极度缺乏自信的王朝,想尽了各种办法来防止中原人造反,其中,降术便是元朝政府用以镇压反叛情绪的法术。相传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曾经招纳数百降师于各个州府,设“降台”百座,以“顺风耳”之术听窃民间怨语,被听者均以周身溃烂而终,当时各地老百姓甚至到了谈降色变的地步,民间歌谣《清阳曲》曾经写到:“街亭无心言朝事,三更惨毙月露屋。”意思就是,白天无意中说了对朝廷不满的话,晚上便会惨死在四处漏风的破房子里。也正是因为得到了统治阶级的支持,降术在元朝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一个降术运用的好的“降师”,每月可得银俸三十五两,这在当时是绝对的高收入了。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将降术运用得如火纯青,降术是一种逆天的法术,每施降一次,便折阳寿一次,大多数降师年不过四十便无疾而终,最终也导致了降术的失传,到了明初,真正意义上的降师已经所剩无几了,出于人为财死的心理,没个万把两银子轻易是不出手的,但即使已经到了降术的没落年代,随便一些入门级的降术,也足够折磨死一个正常人。)

“哦,没想到你还挺博学的嘛,竟然知道降术的存在。我还以为你只不过是一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野狐禅。”

“邪门歪道,看你的飞头降已经练至大成,一定害生无数。今日让我撞见,姑奶奶就来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个败类!”左手一转,剑花阵阵,斩铁剑赫然出手。虽然放出豪言,但是面对这种从没碰过的又是实体有灵智的对手,莫寒还是颇显得谨慎,以守为攻等待对方扑过来。

“怎么?大话说的挺响亮的,不敢攻过来吗?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陪我的几个小弟好好玩玩吧。”话甫落,面前黄土开始不安分的乱动起来,随即土破影出,几具软趴趴的肉体从土地下钻出来,双眼无神看起来是死尸。场面一下就变成了四对一,莫寒处于绝对的下风。

“去,陪她玩玩。”施术者发下了进攻的指令,三具尸体空洞无比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红光,举起双手朝着莫寒一步一步的靠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