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棉花糖》萌即是正义,治愈系同人美文:别动我的童年

天空里,大朵大朵的白云温柔地团着身子,好像那个夏天,姐姐买给我们的、巨大的棉花糖。

 我们的童年,是烈日下附着在油绿花叶上的光斑,随着太阳的升高,开始逐渐地刺眼、逐渐地发热。或许走过10年,20年,记忆里的那支香烟,那些曾经踏在脚下的树荫,都会像盛夏午后忽然袭来的睡意,如丝雾般,如飘如流地滑进生活的间隙。

午夜,流星拭出钢白色的轨迹,好像是欢庆的烟火,好像是湿软的泪线。童话里总会有伤悲的一角,任何花束都不会纯粹地靡香。

过去,不懂寂寞的我们,熙熙攘攘凑在了一起。在学校后的树林里滚打,用玩具枪打女老师的屁股。那个时候,天就是普通的天,也没觉得有多蓝。花草也是最普通的植物,不会有太鲜明的味道,然而,在时光的酝酿下,谁也不知自己被推进了哪里的世界,被磨出了怎样的棱角,依然傻笑的我们一无所知冲进了未知的山谷,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就这样懂得了孤单、学会了逃避。

我们在没有味道和颜色的城市里发呆,因为寂寞,我们相互吸引;因为胆怯,我们彼此排斥。在进退两难的时候,风还是同样地流动,雨还是同样地嘀哒,只是没有了光泽,也丧失了生气。

孤单的背影吞并了阳光,我看到了人们的疲惫与难过,在沉重的都市里,他们渐渐变得淡漠和慵懒,于是他们最终选择了离开,决定带着最后的纯真,去寻觅湖边的沉香,聆听季风的呓语。


伸惠:在梦里,泪水竟在皮肤上划出了声响。坚信过度的心为了难过而难过,所以在门口偷看的你才会笑,我,才会哭。

我不是催眠师,所以即便在内心平和的时候,也不会成天挂着一张虚伪的笑脸。那个时候,他总以为这样能催眠什么,能改变什么。事实上,他只是扮了一个乞讨同情的傻瓜而已。有些人输给了回忆,开始沿着难过的溪流缓慢地变换轮廓。他们蜷缩着身子,好像一只失去斗志的野猫。或许,在我的世界里,只有那些纯净的童心才是最有效的药草,一点一滴地洗涤伤口,然后一点一滴地积蓄快乐。在尝试之前,谁知道烟是那么呛浊,酒是那么刺烈,可是它们却制造了一个隔离伤痛的屏障,这样我才能安然入睡,才能保护单纯。回忆很难改变了,它们在那些遗忘的过程里,早已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我才这样需要你们。草莓们……

吸烟,酗酒,暴力。俊酷的样子有什么不好,可是换来那些的代价,谁知道又是什么。


 Whisper:那个烟灰缸依旧很美……谢谢…… 


美羽:我也是孤独的……姐姐说过的。我总是最后一名,安娜是第一。我摔倒了也好,被嘲笑了也好,只要能听到笑声,我就很快乐。

我也很快乐。我也不是一个人。

飞荡的秋千上,那双滞在天空里的眼睛,久久地发着呆,身边的景色快速奔跑,然后快速倒退。大脑空白了许久,季风带了湖边潮湿的白花清香,我终于记起了,原来明天……是姐姐的生日。  


曼联球迷美羽

Whisper:自恋也好,变成傻瓜也好,只要大家能够看着我。 


千佳:做甜点,或许会成为我一生的兴趣。每当我看到大家的嘴角沾到白白的奶油,就会莫名地欣喜。我们对视谈笑,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最纯粹的表情。

姐姐看起来有些冷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尽管脸上被她写了三个字(家出中),可身上的被子还是很暖。还记得姐姐的手机里,我们那些奇怪的叫声,尽管吵闹得要死,但却成为了纤细年轮里最明亮的刻痕。那些白花和大家的照片,一切都那样柔和,好像所有的森林都下了雨,所有的植物都发了芽。我们的感情和梦想就像那些含蓄的花苞,带着耀眼的翠色,一瓣一瓣地开放,坠入枝叶油嫩的年华,然后放出环绕一生的纯芳。

姐姐在便利店,接了美羽的电话就开始抓狂了(笑)。

恶魔来电

Whisper:我还是那个没什么特征的女孩……

 

安娜:为什么我姓柯波拉……英语有点难,我又被嘲笑了……

美羽居然说我矮,如果我买了字典,她就不敢跟我比个子了吧。

飞机场啊……姐姐下次还会给你买牛奶的。 

Whisper:讨厌,美羽老学我说话。圣诞老人都快被你折磨死了。

快乐的味道总会有的……我最感怀的,就是五个人围在被炉旁的温暖气息。 


茉莉:美羽老是挨打,老是挑衅。夏天的影子真小,书包也变沉了…… 

Whisper:只要我傻傻地站在世上,过一种永远有大家的生活就好了……

圣诞老人……真的有吧……

 童年因为有那些柔软的小草莓而变得酸甜有味。四月里匆忙盛开的白花打乱了冰冷的气节,青草有了拔节的欲望,和风有了温暖的呼吸。海边,在这个琳琅的夏天,我们拿了大朵的棉花糖,遮住了烈日里大根大根的暖光,于是光影投射过来,让稚嫩的脸上有了细碎的光丝,瞳孔被分成几瓣,就像一对流彩的万花筒,倾泻着美好而温柔的色泽。海浪喧嚣,所有的水珠都很清凉,白色的浪花夹了海藻的腥绿,一寸寸漫过脚背,在润湿皮肤的一瞬间,身旁竟不知不觉响起了旋律,漫起了果香。

童年伸出了双手,抱起了依然年轻的我们。在这融混着快乐和悲伤的世界里,快乐的心被童年的友谊紧紧相连,在这个被无限蔚蓝包裹的世界,我们的暖意将被无限续写,不管那些蔚蓝色的是天空还是海洋,只要是曾经一起游览过的地方,“我们”就从未衰老过,从未消失过。 


作者:阿馨

文章出自:阿馨二次元美文集《第二世界》(实体书)

如喜欢,点个赞支持一波,

记得加上关注,小众作者,关上就没,

阅读阿馨更多文章,请查阅我的B站专栏↓ 

https://space.bilibili.com/8216460/article

阿馨二次元美文集《第二世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