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的革命者 ——爱的战士虚渊玄


2011年1月一部关于魔法少女的爱救赎的故事在TBS播出,在日本,关于魔法少女的作品早已屡见不鲜,早在1998年,《魔卡少女樱》就把这个系列炒的沸腾,十几年过去,魔法少女早已是日本业界是家喻户晓的常见元素,虽然开播之前的宣发起到了一点效果,但是仍然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又是一部无趣的美少女日常动画(这种人的确应该拖出来打死),但其第三集播出以后,随着巴麻美学姐的人头落地,一场关于魔法少女的革命悄然拉开帷幕。

  此前的魔法少女动漫题材作品大多离不开友爱,亲情,暗恋等关键元素,过度的单一创作使该题材逐步失去活力,而这部动漫的出现则打破了这一切,创造者加入了黑暗,轮回,战斗等元素,完全脱离了之前一贯的马猴烧酒式的创作模式,并引发了黑暗魔法少女的潮流,比如后来的《魔法少女育成计划》等作品,这一切都和一个人脱离不开关系,他叫做虚渊玄。

   虚渊玄,1972年生人,日本和光大学毕业,毕业后进入了NIROPLUS,本来目标是成为文学家,却迫于生活变成了程序猿,如果就这样下去,也许他会抱着以前的文学之梦做一个安分守己的编程,(可惜天公不作美),意外的受到了提拔担当了《phantom》的剧本编写(万恶之源),开启了创作之路。

   从2002年开始,老虚的“爱的作品”就源源不断的产出,无论是游戏剧本,动画剧本,或是小说都有涉猎,不过咱们这一期是动漫杂谈,所以我们还是聊一下老虚的动漫作品。

   《phantom》(也被翻译为幻灵镇魂曲),是老虚早期的实验作品,这部仅有三集的OVA初步表现老虚的风格,作品讲述了杀手“phantom”遇上日本少年玲二后的一系列故事,让黑暗元素,枪战打斗以及虐恋有机结合,算是一部中规中矩的作品,早期的老虚已经有了较强的野心,但是对于剧本的把控能力还稍稍欠佳,这部作品由于计划集数较少,故事线长,所以压缩了不少剧情,节奏感不强却快的飞起,人物塑造也极其失败,不过这不并不成功的作品为老虚之后的创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大家如果想看的话可以去找2009的重置版,在重制版中算是极佳的表现了老虚原本的剧本设想。

   在重制版中,时长被拉到了25集,这使作品的叙事节奏可以被控制到正常的水准中,铺垫也更加完整,人设可以在较长的时间线内被塑造的更加丰满,当然故事还是走老虚常见悲剧式剧情,日本少年玲二,遇上了美少女杀手“phantom”后无奈入伙黑手党,接受训练(要是给我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少女训练我也愿意啊),但玲二渐渐使得女主感受到生活的温暖,从人形机器开始变成真正的人,如果剧情接下来按这个节奏发展,那恐怕你就看错了,老虚不会让剧情是这么个走向的。

    玲二遇上了无家可归的少女卡尔(女二),本来可以变成欧尼酱和一莫多的欢乐日常,但是老虚的笔下则成了:组织暗杀男主,引爆了男主的房间,恰巧男主不在,男主以为卡尔在爆炸中身亡,于是远走高飞,几年之后却在日本看见了已经被组织训练成一级杀手的卡尔……在组织洗脑大师的煽风点火下,卡尔把所有的仇恨全部转嫁于男主身上,男主只能选择与其开始你死我活的战斗,是不是感觉很虚渊玄。

   没错,老虚早在世纪初就开始玩这种古典主义式悲剧,而且放在动漫上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女二这种典型的复仇心理跟古希腊许多悲剧人物的创作模式如出一辙,对于观众来说,相信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反差感,前面还是一个好端端的**,再见面就成了被仇恨和愤怒支配的杀手,以前的纯真**越令人印象深刻,后面带来的复仇情绪就越令人痛苦,只能说都是时辰的错……当然,这还没有结束,男主说好了要带女主去寻找真正家乡,如果是正常的剧情结尾应该是:“不管找到没找到,王子与公主一定要开启新的幸福生活”。但老虚怎么可能允许这种美好的结局存在呢?在故事的最后30秒钟,随着一声枪响,男女主角双双倒地,结尾曲《transparent》响起,最终一个都跑不了……顺带一提,给**卡尔配音的后来大红大紫的泽城美雪姐姐,前面的**时期和后面的御姐时代都是一个人配音,而且毫无违和感,声优果然都是怪物……


这俩一个人啊啊啊

    老虚在这部作品中就已经展现了了对枪械的热爱,然后的很多作品中也对此进行多次展现,比如男主用枪就是Beretta M92,SIG SAUER P226,H&K USP等,我们所熟知的魔法少女小圆中,晓美焰的武器库百度百科是这样的。

。。。

    当然老虚在自己的作品中不仅融入了戏剧理念,而且还有更强的电影观感,其中也多次对著名电影进行致敬,比如《phantom》中,教堂对决那场戏,就是对吴宇森的《喋血双雄》最好的致敬。


“我觉得教育小孩世界上没有黑暗世界很糟糕的事”虚渊玄如是说道,(这就是你把我巴学姐三集搞掉头的理由???)对于自己会怎么处理剧本,虚渊玄其实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当他被告知自己会去处理魔法少女小圆的企划时,他还是吃了一惊,他对于制片如此说道:“让鄙人来做这个真的好吗……”“这样也许就可以把自己的爱传递给孩子们了……”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当然上面只是老虚对于自己的自嘲,不管他自己当时有没有把这看成一场对于魔法少女历史的革命,但是效果是显著的,当这部惊世骇俗的作品初次亮相时,日本的民众都震惊到了,《魔法少女小圆》彻底打破了业界对于魔法少女题材的认知,魔法少女小圆也因此传遍日本的每一个角落,当时的制作人员的确豪华,剧本由老虚负责,导演是后来负责《三狮》的新房昭之,这也是他的《化物语》后的又一成名作,音乐是老牌名将梶浦由记负责,凹酱(悠木碧)负责小圆的配音,这么一手好牌,怎么会输?

故事相信我已经不用多说了,魔圆在动漫界早就已经成为了指路牌一样的存在,剧本创作上,老虚大胆的采用了轮回系的精妙叙事,前三集算是制造一个假象,之后才渐渐露出制作组的深深地恶意,魔法少女需要为了拯救世界而战斗,而战斗的对象则是最后拯救了世界的自己,魔法少女的最终形态永远是魔女,就像是生的最终形态永远是死亡,其实小圆并不是在单纯和魔女战斗,晓美焰也是,他们都算是在和命运战斗,在一遍一遍的轮回中找出新的生存方法,在时空的夹缝中作出无意义的挣扎,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才是让观众感觉受到鼓舞的最大力量。


小圆播出时正好赶上11年日本大地震,最后一集只能延期播出,但是也许是天意,苦难中的日本民众渴望看到小圆的结局,小圆生活的悲惨世界和极富悲剧性的命运,让灾区民众仿佛找到了认同感,这样无疑增加了最后一集的热度,在某种意义上,小圆也成了灾区民众的精神支柱。

     在这部作品中,老虚延续了其古典悲剧式的创作风格,依然营造了一个天注定的悲剧模式,也就是只要是成为了魔法少女,就不可避免的陷入悲剧的轮回,而QB则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天神一般的角色,他们并不在意个体的死亡,只在乎整个集体的命运,在他们看来,生命是可以用数量进行计算的,拿一个换一群很值得,群体中总得有一些人来当牺牲者,正是因为这样,富有人道主义精神的观众群体才会对其进行不断的抨击,因为生命是不能用数字衡量的,否则也就不会有《拯救大兵瑞恩》那样的故事,在这样悲惨的轮回中,小圆找不到答案,晓美焰也找不到答案,甚至老虚也找不到答案,因为是这样无解的悲剧模式,人们才会因为小圆的自我牺牲精神而感动。

老虚的剧本总是编的很巧,让人们根本看不出来做作的感觉,让悲剧还原最本质的目的,也就是通过打碎最美好的东西来获得振奋人心的力量,也就是俗话说的打醒观众,魔法少女小圆仅仅一季,后面虽然也有剧场版,但随着叛逆的物语的结束,小圆的故事似乎也走到了终点,但老虚都创作之路还远远没有结束。

如果说小圆只是小试牛刀,那么《fate zero》便是真正意义上奠定地位的成熟之作,当初有多少人是因为《fz》入的坑,这部作品在业界的地位相信我已经不用多说,在此之前的fate系列在动漫界只有《fate stay night》(2006年1月)和2010年的剧场版,前者制作一般,人设不讨喜,制作贫穷,故事改编也一踏糊涂,完全没有展现fate系列应有的魅力,后者大量压缩剧情,很多泪点被阉割,也是不成功的作品,市场上反响平平,几乎没有人看好。

而在《fz》之后,不仅出现了《fate stay night UBW》等重制名作,也诞生了例如《卫宫家的饭》,《魔法少女伊利亚》等日常作品,以及《Fate/Apocrypha》《Fate/EXTELLA 》等经费充足的后续作品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市场回报率极高,周边销量良好,saber一跃成为动漫界的女神, fate系列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这一切当然和作品的原作者老虚脱离不开干系,在《fz》中,老虚沿用了他一贯的硬派创作风格,将英灵乱斗的奇幻剧加入更多的哲学思辨,fate系列变得更加具有深度,而改编动画无疑放大了这一点。

故事的大体剧情相信我已经不用过多阐述,fate系列的火热早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但是我们思考的是它为什么能如此好看?如此吸引人?老虚到底又做对了什么?

首先《fz》作为硬核向作品,但是它却并不无聊,开篇召唤英灵,然后直接开打,丝毫不拖泥带水,特效燃烧经费,要lo莉有lo莉要御姐有御姐,既没有对设定的长篇大论,也没有对背景过多解说,观众仅需要知道这是个召唤英灵神仙打架的故事就可以了,具体是什么?当然是看了以后才知道,简化说明让观众可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剧情上,也促进了观众的观影兴趣。


 在娱乐作品尤其是商业化作品中加入一定的哲学思考,往往是难能可贵的,如何平衡商业与艺术之间价值的比重一直都是创作者们面临的难题,太深邃了观众不愿意看,太简单了观众嫌傻,重要的是在引人入胜的故事中体现创作者的思考,而老虚便在《fz》中做出了很好的典范,在作品的主线渐渐明晰,人物塑造初步完成,主角卫宫切嗣自身的内在矛盾才逐渐显露出来,也就是拯救与杀戮之间的矛盾。

在作品的最后切嗣第一次直面圣杯,希望许愿池可以解开他的矛盾,他只是想当一名理想主义战士,但他却不能击碎自己的现实囚笼,大圣杯却向切斯提出了反问,摆在切嗣面前的是一道选择题,拯救or放弃,圣杯一语道破真相,切嗣面对的是无解的悖论,切嗣实际上是用放弃少数人的方法来获得更多的人的生存空间,也就是用杀戮来拯救,这看似合理,切嗣也用这样的方式一直履行着自己的使命,但问题来了,当累积的杀戮数高于拯救数时,自己又为什么要去拯救呢?


生命真的可以用数量来衡量吗?我们不觉间又绕回到了小圆的命题上,在某种意义上,切嗣的做法和Qb是一样的,用少数人的生命换取更多的人的生存,但是这样并不符合人的自然逻辑,生命不等于货物,生命对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义,所以我们的晓美焰才会一遍一遍的循环痛苦的过去,只是为了救小圆。实际上这个问题几乎贯穿老虚的所有作品的始终,我们在之后的《心理测量者》还会继续探讨,但是我们在这里先思考一些关于切嗣的问题。


生存或者毁灭的命题,并不是靠大圣杯就可以解决,大圣杯的实质实际上是虚假和谎言,所谓的拯救必然建立在毁灭的基础上,切嗣在最后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虚无缥缈,所以他命令saber摧毁一切,作品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悲剧,saber在某种意义上和切嗣是一样的人,她也是理想主义的战士,所以她希望用大圣杯来改变不列颠的灭亡,但实际上这一切还是不可逆的,他们都只是为了自我意识而擅自做出决定,所以最后和兰斯洛特交战时,兰斯说道“到了最后你还是为这个理由而作战吗?”从他们第一步走起时,两个人就已经错了,也许这就是悲剧的不可逆性。

实际上刚才的问题远没有结束,在2012年10月,老虚再度出山,拿出了他的《PSYCHO-PASS》,这部作品同样是硬核向剧情片,在这部作品中,老虚担任编剧,同样继续探讨刚才的命题。

这次带来的是反乌托邦故事,故事发生在架空世界,日本进入了高度的机械化管理时代,庞大的数字系统SIBYL SYSTEM(西比拉系统)管理着整个社会,每个人出生都会被系统自动判定,通过每个人出生所携带的数值来判定其未来是否有可能成为潜在犯,而故事就发生在警察总署搜查一科。

主人公狡啮慎也以前是搜查官(监视官),因为在职期间处理重要案件而忽视了自己的数值变化(可以理解成犯罪指数),而降级为执行者,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实际上我们从设定就已经可以读出浓浓的魔法少女小圆的味道,魔法少女的最终形态就是魔女,魔法少女是为了打败魔女而存在的,放在这里也是一样的,搜查官是为了数值高的潜在犯而存在的,而当他们涉及案件时,自己的犯罪素质也会膨胀,所以最后的结果就不可避免的变成潜罪犯,老虚的故事从设定上就已经不可逆的走向了悲剧。

反乌托邦作品的特点就在于夸大某一领域的实际现象,我们现在处于的社会就是法制社会,所以会出现很多法大于情的存在,但我们不得不更多的依赖法律,但是多少都会有极少数人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中走向毁灭,西比拉系统就是扩大法律的存在,当一切被数字化之后,一个人虽然没有犯罪,但是已经可以断定未来有可能犯罪,所以就会把这种人进行隔离,不公正的对待少数人,而让更多的人获得利益。


大反派槙岛圣护就是这样的存在,因为自身身体的特质不会被系统锁判定,也就是所谓的法律盲区,而他的犯罪会被公正化对待,那么谁又来制裁他呢?制裁一个普通人视为犯罪,那么犯罪就被正当化,系统的弊端也就暴露出来,槙岛圣护只是想通过犯罪来让系统妥协,但实际上社会的运作离不开系统,这就又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次的主人公依然是理想主义者,并把这种理想主义情绪带给他的下一任女主常守朱,在某种意义上他也想改变,但是自己并不能改变,忤逆比拉系统就是与社会为敌,但是这样少数人永远会被放弃,之后人会有更多的多数人成为少数人,问题永远无法得到解决。


实际上老虚在这三部曲中探讨的是同一个问题,既然矛盾无法调和,那又该如何应对?革命者死了,改革者输了,剩下的顺从者只能成为待宰的绵羊,社会又会朝哪个方向进行发展?也许朱带来的是最好的答案,它既没有完全妥协于西比拉,也没有一味的强行革命,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份内事,她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关闭你的电源。”弊端永远是存在的,但并不能缺少法律,没有人能够代表法律,西比拉也不行,制定的不合理的法律是对法律的轻视,自然的法律永远存活在每一个人的内心。

~老虚在平时的生活中实际上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性情随和,从外表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大叔,谁知道在这样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恶魔般的心,也正是因为这样恶魔般的心才带来了动漫界璀璨的一支笔。

虚渊玄每次在写完主人公的bad end以后都会十分伤心,甚至会偷偷流泪,这样的萌点实际上和几个世纪前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如出一辙,写《三个火枪手》时他也是这样啜泣的……不过也许正因为这样,才体现出真正对于故事的尊重,不会一味的迎合一些人,而让作品失去了原有的味道,有时候悲伤的结局才符合真实的现实生活。

虚渊玄实际上在这二十年间贡献的作品远远不止这些,但是因为篇幅原因,这次我只介绍到这里,希望大家再次刷老虚的作品时会有新的感悟。在大家看新番中的百合花,龙傲天时,希望不要忘记曾经还有这么一个创作者,让悲剧的群星在动漫界的夜空发出不同的光泽。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