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98)

京八桥松开了手,村山毫不回避的开始换衣服。

“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是发育不良的样子,又小又瘦,还总是被人欺负。”京八桥看着村山的身材发出感慨。

村山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嗯,那时候我刚从亲戚家跑出来没多久,而你还是一名受人尊敬的警察,看看时间都做了什么。”

京八桥继续说:“那是个晚上吧,我去你打工的那家烤肉店吃饭,正好有几个不良在找你麻烦,而你只会不停地向后躲。”

“我很感谢你救了我,帮我租房子,帮我要工钱,帮我考公务员,你没必要说这些陈年旧事,我没有忘记,我记在心里呢。”说着村山换好衣服拍了拍胸口,“真的,我也没有骗你,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在调查赤部社。”

“那你是在埋怨我让你偷警视厅的情报吗?毁了你的未来,你本应该做一个本本分分的警察,相夫教子举案齐眉,坐在档案室里从此与世无争,可我还是把你拖进了江湖的打打杀杀。”

“不,我从来埋怨过你,做警察也好,做社团也好,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我站在这里只是因为你需要我,怎么,现在不需要我了吗?”村山走进厨房拿起一把尖刀抵住自己的脖子,“活着挺好,死了也不差,我早就应该去追随那场大火。”

京八桥立刻过去夺下了刀,“别这样,我只是在为毁了你的人生自责,这和天鹅一样美丽的脖子可是人间的至宝,太令人心疼了。”刀尖刺了一个小伤口,一滴血流在雪白的脖颈上有一种别致的好看。

于此同时武藤十梦快步走进了红磨坊的大门,保安伸手拦住她:“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接待女宾。”他们以为这里来这里找夜不归宿的客人的妻子。

武藤骂道:“不长眼的东西,给我闪开,立刻让佐佐木优佳里出来见我。”保安一看来者不善立刻请进了贵宾室,过了两分钟佐佐木走了进来,“现在才六点,你就不能换个时间霸凌我吗?”武藤当然没有霸凌过佐佐木,不过在佐佐木眼里并没有什么情况区别,武藤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自己的童年阴影,他们两个自小相识,上的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没上同一所大学是因为佐佐木没考上东大。武藤当然

“是拯救,警视厅拿到了一份叫赤部社的社团的账本,据我所知你们和他有非法交易,现在不仅仅是你,整个佐佐木财团都处于危险之中。”

自乱阵脚乃是兵家大忌,佐佐木虽然心中大惊但仍镇定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对于自己是否参与了交易不置可否。

武藤当然清楚佐佐木的小九九,这种模糊的官方辞令她也很擅长:“我有我的消息渠道,你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现在我了解到的情况是账本还在一名警员的手里没有交到警视厅,我们要行动起来。”

“怎么,赔不起保险金吗?”佐佐木财团在武藤保险投了巨额保险,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