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柔软的纸片 × 最坚硬的钢铁——重型音乐VS二次元文化VS偶像 跨国对谈

本对谈是成都同人祭COMIDAY场刊《COMI DASH》Vol.17的特别企划之一,经COMIDAY组委会许可,这里放出这次对谈的文字版。

对谈者:上田METAO(上田メタヲ)、孔德佩、叫兽、三牛(UP主)

对谈主持:多魔

对谈主题:重型音乐VS二次元文化VS偶像 跨国对谈 

封面:《freesia》

 Illustration by 匙 © Beijing Photek S&T Development Co., Ltd. 

【自我介绍】

 

上田METAO:大家好,我是上田METAO,担当PC游戏的企划和设计工作,时常也画一些成人游戏的原画。现在一面投入到主机游戏的开发制作中,一面作为插画师接一些工作。我非常喜欢金属音乐,虽然说是业余的外行人,但在学生时代有过担当乐队鼓手、作曲的经历。今晚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孔德珮:我是孔德珮,网名使用的是战场原妖精。一直以来都在做音乐这块。从大学开始玩乐队,后来因为机缘巧合,接手到一些国产动画音乐的工作。大概是因为国内动画在重型音乐和摇滚乐方面有一些空白,我自己定位比较适合,就一直从事着这份工作。一边做配乐的工作,一边和朋友一起玩乐队,另外,也在做一些VOCALOID的原创曲目,以及动画、东方Project曲目的重型化改编。

 


叫兽:我是叫兽,从初中开始听摇滚乐,受B’z、X-JAPAN影响比较大,渐渐喜欢上了日本的各种摇滚乐队。另外对FALCOM的音乐情有独钟,特别喜欢《伊苏》系列的配乐。大学开始玩业余翻唱,后来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演唱了一些国产动画的主题曲,和孔爷也有合作。

 


三牛:我叫三牛,是个动画宅。大学时代对日本的老的歌谣曲比较感兴趣,就开始钻研这方面的内容。日本金属乐方面是受到了叫兽的影响才开始关注的,现在对昭偶像和平成年间的地下(现场)偶像也比较感兴趣。




【与御宅文化·重型音乐的相遇】

 

引言:金属从通俗的角度来说,是很硬派的一种音乐。不管是正面也好负面也好,都充满了力量和重厚感。而御宅文化,特别是萌系开始流行以后,形成了以“可爱”为中心的文化。二者之间有着极大的反差,而大家又是如何同时喜欢上这两种文化的呢?

 

孔德珮:我中学时代就对金属一直抱有浓厚的兴趣,到了大学时代终于有时间去玩金属乐了,于是就一股脑儿地在做乐队。当时想法比较简单,就是觉得金属乐很酷、够爷们儿。后来无意间接触了一部叫做《化物语》的动画,突然就感上了兴趣。因为当时觉得《化物语》的内容比较深刻、演出也很有冲击力。而这种深刻的、有冲击力的部分,其实和金属给我的主观感觉有一些共通之处。另外一方面是我一直有在做动画游戏音乐的改编,觉得东方Project的很多曲目改成金属还蛮帅气、挺对自己的胃口的。一开始是单纯地按着喜好去改,改着改着也就成了习惯。之后也做过很多动画主题曲的重型改编,比如《化物语》的《白金ディスコ》,还有《点兔》的OP,后来进《LOVELIVE!》坑以后就改过更多了,像《LOVE LIVE!SUNSINE!》的《未熟Dreamer》,我是整个全改了。感觉国内御宅圈现在对金属乐接触得还不是那么多,普及率也不算很高,还是想尽力推广一下。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化物语》吧,改变了我的很多观点。其实动画作品并不是像普通观众所理解的那样浮于表面或者低龄化,它能反映出很多深刻的东西,所以在这点上我觉得动画作品和金属乐实际上是有共通性的。

 

叫兽:我本来是一名老动画爱好者,那些动画的主题歌往往就很有摇滚范儿,和现在的动画歌感觉不太一样,以前看的热血机器人动画给了我很深的影响,特别是Macross 7和JAM Project后来出的一系列歌曲。再后来就是通过玩游戏接触到了Falcom的音乐,特别《伊苏》系列的音乐,非常有激情,和摇滚的演奏感觉特别像,特别符合我的胃口。其实我听金属乐主要不是喜欢主唱的唱法,更多是喜欢听演奏、编曲之类的,对这方面更感兴趣。而在十年前的时候,渐渐有不少金属乐涌入了动画的呈现平台。其中有两部动画我印象非常深刻,一部是《甲贺忍法帖》,让我知道了阴阳座,一部是《记忆女神的女儿们》,让我知道了Galneryus。以前听的B'z和X–JAPAN在大多时候更偏流行一点,而阴阳座和Galneryus是真挺重的。阴阳座把能剧和重型结合在一起的音乐形式,让我感觉听起来舒服,又特别新颖;而Galneryus是编曲上乘,演奏华丽,让我感受到了正统重金属音乐的魅力。既看了动画,又把喜欢的金属音乐给听了,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我基本上是两方同时进行的,没有特别地为了金属而去看动画,或者为了动画而去听金属。现在主要会去听的也基本上是旋律、力量还有速度金属。

 

叫兽 Galneryus相关CD收藏


三牛:我的话是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小的时候刚看动画的时候,由于《圣斗士星矢》当时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作品,其中的主题歌《天马座幻想》也很火。不少人手上都有这首歌的磁带。当时并不知道这类歌应该怎么归类,后来才知道它其实应该归到硬摇滚的范畴里。后来就踏上了OTAKU文化这条路,遇到了叫兽,知道了galneryus的存在,了解到了金属这种音乐。本身OTAKU属于是杂学家,需要去关注各类的信息、收集情报,所以就在网上翻这些金属乐队的事儿,就翻到了LAZY,发现80年代早期日本的金属乐热潮与LAZY,其后的LOUDNESS以及EARTHSHAKER这些乐队都有着紧密的关联。再后来接触到了《偶像大师》,就发现《偶像大师》中的部分角色歌有很浓重的金属的感觉。我觉得萌系文化和金属文化其实并不是完全不相干的,比如有些角色会被设定成很喜欢金属乐,那可能官方就会为她制作一首金属曲风的角色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比如角色带一点中二病的性格要素,就会用带哥特或者交响的金属音乐用迎合她的角色个性,我觉得这点还是很有趣的。

 

上田METAO:小学时代看了小山茉美版的《魔法少女明琪桃子》受到了冲击。当时的我年纪比桃子还小,所以并非是**控,但毕竟是面向小女生的动画,作为无法与朋友熟人交流的兴趣,我默默把它埋在了心底。当时也特别喜欢画画,临摹了很多桃子的角色设计师芦田丰雄先生的画。几乎在同时,又受到了JUMP上连载的《北斗神拳》的冲击,沉浸在男性角色的帅气之中,又开始各种临摹。结果,我的青春时代就是在一边凭着个人兴趣创作北斗神拳风男性和明琪桃子风女性共存的插画和漫画,一边被充满了恶趣味、色情、机器人、美少女、触手的OVA文化所侵蚀的状态中度过的。而与金属音乐的相遇则是在高中时代,被詹妮弗·康纳利的美貌所打动,开始集中看她的出演作品。其中有一部叫做《神话》的恐怖电影,詹妮弗·康纳利被推进了满是驱虫的水池的一幕让我心中荡漾……不,是插入曲,来自Iron Maiden的《Flash Of The Blade》,给了我醍醐灌顶的震撼,这是在我明确认知中的重金属的初次体验。听说詹妮弗·康纳利最讨厌的就是重金属音乐,真让人遗憾。在当日我就去买了Iron Maiden的专辑《Live After Death》的唱片,一个劲儿循环着听。听着《Aces High》窒息,听着《2 Minutes to Midnight》昏睡。之后,从金属乐同仁那儿借来听了Judas Priest的名盘《Painkiller》,在听完前奏以后,我就决定为金属献上我的灵魂。进入大学以后,一股脑儿地进了轻音部,开始练鼓。明明是超级外行人,最初却成立的是翻筋肉少女带的歌的乐队,真是太惨了。这时知道了Helloween、Yngwie、X等音乐人和乐队,渐渐喜欢上了旋律哀愁但双踩暴力的曲子。有一次在我们经常作为乐队出演的LiveHouse的庆功宴上,遇见有个鼓手大叔调侃我们说“经常会有那种从Helloween听到X就开始瞎倒腾的家伙”,我当时就下了决心,以后绝对不会变成这种藐视其他种类的音乐的家伙。还好这家伙后来乐队解散了。在我成为社会人以后,就把我的OTAKU兴趣和金属乐兴趣结合了起来,进入游戏公司就职,然后通过工作,在自己担当角色设计的游戏里加入金属乐,也给金属乐队画画专辑封面什么的,希望这辈子都能这样,把兴趣和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

 

上田METAO 收藏展示


 

【对各自国家的音乐·乐队的印象】

 

 

孔德珮:因为我自己是做乐队的,所以对别的国家的音乐都会关注得多一些。尤其是现在自己在做编曲、混音、制作相关的内容,就会更多地去YOUTUBE上看一看现在的流行趋势,有什么最新的手段之类的。然后我就发现,其实国内的乐队与日本的优秀乐队的平均水平还存在不小的差距。而且这个差距是全方位的,包括编曲、制作、包装等等。现在国内有这方面意识的音乐人,就会吸收国外乐队的优点,去学习去追赶。当然,特别水的乐队哪个国家都有,但你不能总去和他们比,还是得踏踏实实向前看。而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我们和日本的乐队也有了一些联系,比如日本有一支叫做abstracts的前卫金属核乐队,我们和他们的主唱Lin在SoundCloud上认识。去年他来上海演出的时候,我们还见了面合了影。总之,差距是确实存在的,我们这代人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去追赶。至于其他的印象,就是感觉日本对于重型音乐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更强。国内普通人可能连BABYMETAL这种形式都不太接受,而对面的重型音乐要素已经进入到主流的范畴了。包括《寄生兽》、以及三牛老师提到的《偶像大师》,我最近听了《∀NSWER》以后,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一直在想要是《LOVELIVE!》里能有这样的曲子就好了。后来就在《LOVELIVE!》的分支组合里各种找,发现《LOVELIVE!SUNSHINE!!》里Saint Snow的几首歌都比较重。本篇里边就没有什么特别重的,让我特别嫉妒。

 

与Abstracts Lin 合影


上田METAO COMMENT

从我个人的印象来看,实际上金属音乐在日本并没有被主流所认真对待,要么被当成笑料,要么遭到日本媒体的调侃,调侃完以后,才能出人头地的感觉。作为我个人来说,我非常喜欢日本金属的元老——LOUDNESS、ANTHEM和VOWWOW三支乐队,这些认真做音乐的乐队在日本其实很难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比如X-JAPAN,现在虽然是世界知名的乐队,但以前在一款叫《北野武的打起精神电视秀》的节目中登场时,是以“一边在拉面店表演喷火一边开LIVE”的形象示人的,也就是把金属乐队和“言行奇异”划上了等号。但通过在电视上作秀,反而引起了公众的好奇心,知名度上升以后,人们也渐渐开始去听金属乐队的音乐。不论是X-JAPAN的电视秀也好,SEX MACHINEGUNS用奇怪的歌词去吸引人也好,还有ANIMETAL,都是这样。比如ANIMETAL去用金属乐改编《魔神Z》主题曲,人们就会想“用金属乐演奏魔神Z?那是什么鬼?”。包括圣饥魔II,虽然不是搞笑,但是也是以一种以一种杂耍式的定位入行的,认认真真去玩的话,反而没人看。所以其实我以前是非常不想看到金属乐以笑料、杂耍形象示人这种状态的,就不知道这些大众的笑点在哪里。最近通过插画师的工作,渐渐了解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不能让别人认知你,那要推广创作首先就是不可能的,这些异常的推销方式作为一种推广战略,是可行的。整体来说,我对80年代到90年代日本金属的印象就是地位低。而到了00年代,金属乐队渐渐登上了各种不同的媒体,金属乐的地位也随之上升了。而在90年代,可以说是小室哲哉音乐席卷日本的时代,即便你打开电视收音机,也只有小室FEEL的音乐可以听。而其他类型的音乐则要疯狂的爱好者自己去各种调查,才能找得到。而在小室哲哉热潮退去之后,剩下的就只有杰尼斯和EXILE了。只是动画并没有受到这股潮流的影响,仍然使用了不少金属音乐,作为个人来说是非常开心的。但是,这些金属乐都是混入了多种元素的金属乐。比如将从前歌谣曲的旋律金属化,将柔和的键盘声压过刺耳的吉他声,或者是将小室哲哉的编曲电子化、工业化,所以说现在动画中的金属乐其实并非是纯粹的、硬核的金属乐,但这也是时代潮流,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像BABY METAL其实也并不是硬核的金属,而是一种特别专业的音乐集团,所以在我看来他们和Perfumue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看到这些音乐团体在世界上大受好评自然是非常高兴,但看到像LOUDNESS这样的乐队现在还能在世界上活跃,对于自己来说是更高兴的。另外提一下ANTHEM这支乐队,他们是与动画、游戏非常走得非常近的一支乐队,现在也在活跃中。以前曾经做过FALCOM《XANADU》的印象曲,虽然可能对于他们是像黑历史一样的作品。

 

 

叫兽:其实我觉得日本的音乐还是要分“主流”和“非主流”来看,主流音乐的话,在战后接受的西洋音乐影响比较大,我觉得当时也是百花齐放的状态,什么样的音乐都有。像细野晴臣做的音乐就糅合了很多西洋的要素在里边。再往后走的话,像80年代的松田圣子、中森明菜,已经是主流得不能再主流的了的偶像,但她们的歌、特别是明菜的歌里边融入了许多异国元素,比如吉普赛音乐、阿拉伯的音乐风格。到现在为止,日本的音乐已经汲取了各国之长,其实还蛮厉害的。而乐队方面,像B’z这类主流乐队,结合了相当多的电子元素,显得更有时尚感,而非主流的则呈现一种无拘无束的状态。像阴阳座结合了本国的能剧,而Galneryus是受到了英格威的影响,接纳了更多新古典的元素。还有像激流金属的FastKill,你很难想象它是一支日本乐队,和日本其他乐队的气质有明显的差别。总的来说日本的音乐对我冲击是蛮大的,我也很羡慕日本这种多种多样的生态。毕竟国内以前邓丽君都被说成是靡靡之音,现在主流音乐的风格也还是相对单一化,扁平化的,大环境上还是能感觉到差距。

 

上田METAO COMMENT

关于日本音乐的多样性这一点,我首先联想到了日本的宗教。日本人既信佛教也信基督,既过万圣节和圣诞节,也过盂兰盆节和新年,这是日本人杂食性的一种体现,只要有趣的统统吸收进来。而音乐上也体现出了这一点,本来说到日本音乐,代表性的是演歌,而战后传入的西洋音乐也好,中国音乐也好,只要有趣,就都吸收了进来。这样一来,偶像歌谣中有了丰富的要素,摇滚中也有了丰富的要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日本人就是无节操地抓住好的东西不放而已。

 

 

三牛:一般来说中国的音乐爱好者对于日本的音乐的印象,第一是旋律性,70年代有像欧阳菲菲、邓丽君这样的旅日歌手,80年代就有不少歌谣曲传到了台湾和香港,接着这些歌谣曲又传入大陆,大家觉得这类歌确实好听,间接地促进了大陆流行乐的发展。第二就是杂食性,很多玩音乐的人一提到日本音乐,都会觉得日本的音乐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会融合各种音乐元素的。什么东西都可以玩,什么东西都可以融,什么东西也都学得特别快。比如演歌,战前有一种调叫做都节调被认为是演歌的前身,后来融合了像朝鲜带过来的三拍子,然后又融合了一些西洋音乐的演奏。后来演歌甚至可以加上电吉他演奏,到现在演歌也变成了一种杂糅的、被精心包装过的一种日本民乐形式,可能它民族的部分只剩下一些调式或者唱法上的东西。战后由于细野晴臣等人的活动,只要在欧美流行的音乐形式,日本最多也就一两年后,就落地成形了,学得非常快。而要说乐队的话,就要分两个时期。一个是90年代的CD热潮之前,那个时候是以唱片为主,大家都想卖唱片。金属乐队不得不上电视去做一些搞笑性质的节目,因为必须得上了电视以后,唱片才卖得动,这个是唱片主导。CD热潮结束,也就是2000年以后,开始现场化,各种LIVE急剧增加,野外的音乐节也多起来了。这个时候,日本的乐团、乐队就真的是百花齐放了,这确实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

 

上田METAO COMMENT

大概是因为互联网普及的原因,这种百花齐放的感觉变得更强了。以前如果不上电视,没有媒体报道的话,是无法受到关注的。而现在,即使在唱片店里不在大手区摆放,也有很多方法可以把作品传递到大家手里。在这种时候,大家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可以介绍推广自己喜欢的音乐,大家发现这十年来,不用上电视都OK了。而且本来摇滚乐或者金属乐,如果太谄媚主流的话,就一点儿也不帅气了。这也是长久以来大家一直纠结的事情。本来有很多真粉,但却没法让真粉知道。而这些真粉现在也能渐渐找到自己原来不知道的乐队了,所以大家这么一说,我觉得今后玩音乐的形式和商业模式都会发生更大的改变。

 

 

【偶像·虚拟偶像以及音乐制作软件】

 

孔德珮:先说偶像吧,因为我本身很喜欢《LOVELIVE!》,多少会关注一点偶像相关的内容。但像正统的偶像,比如AKB48,我一般是不会特别去关注的。现在更多还是一个硬核纸片人宅。说到偶像,我的第一感觉还是音乐本身的多元化。比如之前提到的LOUD系音乐,我个人感受还挺深的,因为我一开始是从VOCALOID里接触到这个词的。前几年日本有一些VOCALOID作者出过一系列挺有名的合辑,名字就叫做《VOCALOUD》。其中的作者现在不少也都走了出来,做自己想做的音乐,走到了更大的舞台上。比如说ゆよゆっぺ,他现在就给BABY METAL写歌。另外像《LOVELIVE!》里,其实也有LOUD系的音乐。《LOVELIVE!》里有很多不同的小队,每个小队的气质不一样,从一开始的μ’s到现在的Aqours,总有一个小队的音乐会设定得比较重一点儿,于是她们唱的歌中摇滚的成分就会多一些,这也让我感到一丝欣慰。《LOVELIVE!SUNSHINE!!》里边有一个组合叫做Saint Snow,她们的歌全是新金属。从这个层面上来说,《LOVE LIVE!》也算在进步吧。毕竟初代里Arise的曲风,更多的是电子舞曲的风格,后来出了单曲。现在的Saint Snow是在第一季出了单曲,后来又和Aqours出了一张合集,感觉挺开心的。再加上《偶像大师》的《∀NSWER》,那真是太有冲击力了。因为我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做传统金属的,接触的老派旋死更多一些,渐渐地接触到前卫音乐的机会多了以后,就对这些新的音乐形式比较敏感了。只要哪儿出现了有前卫元素的歌,我就激动起来。感觉现在自己关注的二次元偶像和地下偶像里,包含有这类元素的越来越多了。像刚才说到的PASSCODE,整体的风格就是电子核。正好身边的朋友也有对地下偶像感兴趣的,于是慢慢也知道有其他的一些特别重的组合,包括前段时间出的broken by the scream,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偶像和重型音乐结合的路数是越来越多了。《BanG Dream!》现在不是也挺火的吗?里边的Roselia应该也能算是LOUD系了吧。Roselia我也特别喜欢,前段时间还去日本买了他们官方的谱子。而说到VOCALOID,她的出现给了我们音乐创作者更多的可能性。在国内环境下,你写完一首特别重的歌,很有可能会找不到人唱,这是最普遍的一个情况,VOCALOID出现了以后,就不用担心这种情况发生了。再来VOCALOID本身也跟“二次元”挂钩,硬核宅宅没什么抵抗力。像我们之前的社团平行四界运营的“星尘”,里边也有很多做LOUD系歌曲的P主,像我、ZOMiG、Zeno,还有上海的连殇P,感觉最近用VOCALOID做重型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可能归根结底,还是受《VOCALOUD》的影响比较大吧,通过这个合辑我们才了解到原来VOCALOID也可以这样玩。如果细聊到前卫这块的话,前几年好像全世界只有我在做Djent和VOCALOID的结合,最近也多起来了。不光是大陆,包括台湾那边也有人在做。现在信息是传播得越来越快了,Djent从国外起势,然后到国内被一部分人接触,最后由国内这部分人来做推广,这种进程比以前短了很多很多。而Djent这种音乐形式本身包含了多样的元素在内,其中或多或少会有被更多人接受的元素存在,我觉得这其实也是音乐本身的一种进化。

 

孔德珮 LOVE LIVE!相关收藏

BanG Dream谱子


 

叫兽:偶像和虚拟偶像其实最近几年我关注得不是特别多,近几年说起虚拟偶像我最熟悉的也只有Kizuna Ai(笨蛋)。但如果说道VOCALOID对我个人音乐制作上的影响的话,那确实是感触颇深的。作为一个翻唱者来说,体会最深的是,以前的音乐创作者往往不会提供伴奏,主流歌手有时候会在单曲里加上伴奏,但乐队一般都不会提供。所以有时候你想做一个翻唱,但是你发现没伴奏,没法唱。而VOCALOID不一样,像七八年前NICONICO动画还在全盛期的时候,会有层出不穷的“歌ってみた”,也就是“唱见”的存在。大部分UP主都会提供伴奏,甚至是考虑到男女的不同音域来提供不同版本的伴奏,而歌者也会主动联络UP主去索求素材,制作适合自己音域的伴奏。在这种交流状况下,各种翻唱都涌现出来,有时候一首歌甚至有上百种的不同翻唱版本。其中也有不少难度很高的曲目,不少歌者都唱得很好,我自己也是受到这个影响。另外就是作为VOCALOID的作者,可以自由写一些超越人类难度的歌曲,比如说特别高的音、或者特别快的曲子,很多时候这些作者之所以要使用VOCALOID,原因也是找不到人把自己创作的歌给唱出来。到现在,随着网络、软件越来越发达,录歌这种事儿自己在家里电脑前都可以去做了,而以前是根本不敢想的。总之我觉得VOCALOID不论是对音乐作者也好歌者也好,都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给了我们更多类型的风格,给了我们更便捷的音乐制作、演唱方式。

 

 

三牛:VOCALOID这边我其实接触的不是很多,只是MMD的视频看的比较多而已,因为我自己不像其他两位一样参与到了音乐创作之中。但关于偶像我可以补充一点。一般人对偶像的感觉就是清、正、美,然后早期偶像唱的歌也更多是抒情的传统昭和歌谣曲。但在70年代末,山口百惠就已经和摇滚有了融合,从她开始,算是打开了一条通路。到80年代以后,中森明菜在电视节目上唱过一些硬摇滚的名曲,当时给他伴奏的是ACTION,也是当时比较有名的一支硬摇滚系的乐队。到了90年代就是早安少女组。但早安少女组和硬摇滚以及METAL都没有太多关系,她们的制作人淳君比较擅长做放克和Disco一类的东西,他把这些元素与偶像歌曲融合以后,就让早安少女组作品与一般偶像团体作品相比,在音乐性上变得比较出众。到后来地下偶像发展起来以后,像之前提到的PASSCODE、broken by the scream,以及death rabbits、BiSH等,都会带一些重型音乐的要素,她们都被归类到了乐曲型偶像。而早安少女组就是乐曲派偶像的鼻祖。意思就是说,虽然是偶像组合,但是很重视乐曲。而二次元虚拟偶像这边,我最近也就只关注了《偶像大师》。《偶像大师》属于是,当角色性格和金属比较接近的时候,唱片公司就会去做融合了金属要素的角色歌。而带中二病属性的角色,可能就会用带一些哥特元素的重型音乐去包装。不光是《偶像大师》,低龄向的比如《美妙天堂》或《偶像活动》,都有融合了金属要素的音乐在里边。现在只要是二次元偶像,几乎每一部作品中都能发现一到两首或者更多了融合了金属元素的歌曲。我个人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之前提到的LAZY和LOUDNESS,它的成员有影山浩宣、高崎晃和井上俊次。井上俊次在2000年自己独立成立了LANTIS,LANTIS给当时日本Anisong文化上的起爆提供了相当大的推力,比如《凉宫春日的忧郁》,可以说获得了巨大成功。而井上俊次和LANTIS,还保留了他的硬摇滚和金属乐的血统。之所以在LANTIS推出的声优组合、《LOVE LIVE!》之类的作品项目之中会有金属乐的要素存在,我个人认为是和其社长井上俊次的人脉以及血统分不开的。而《偶像大师》方面,之前孔爷提到了《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中的《∀NSWER》,它的唱片商是日本哥伦比亚,这是一个拥有一百年历史的老厂牌。老厂牌做歌下的力气、企划的合理性、组织度,都是做得非常好的。只要角色本身贴合金属音乐,他就会给你做出含有金属要素的歌曲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

 

偶像大师相关收藏(部分)


 

上田METAO:我实际上对偶像并不太了解,也就是在孩提时代听过松田圣子和中森明菜,那时候还根本不了解金属。而让我感受到强烈冲击的,并不是金属乐和偶像的融合,而是金属乐的重厚感与可爱女孩子的柔软声线的融合。比如与自己有过工作上的合作、也有认识的朋友在里边的Lantis所属的妖精帝国,最初主打的还是偏流行的、歌谣曲式的旋律,最近从编成音效开始就已经非常金属范儿了。虽然不能称为偶像金属,但也是属于“萌音金属”,近来感觉这样的形式变多了。然后关于《LOVE LIVE!》和《偶像大师》,因为我看得不多所以并不太了解,但以前有一部叫做《轻音少女》的动画,里边老师的设定是以前玩过死亡金属。虽然多少是当作笑料塞进动画里的,但其中配乐的吉他部分,都是由ANIMETAL、gargoyle乐队的吉他手尸忌蛇先生弹奏的。他真的是非常认真地去演奏金属乐的,所以我希望以后能有更多这样的动画。顺便一提,尸忌蛇先生现在组了一支叫做Volcano的乐队,演奏风格也是非常凶狠的。

 


 

小插曲 乐曲型胸部

 

三牛:到后来地下偶像发展起来以后,像之前提到的PASSCODE、broken by the scream,以及death rabbits、BiSH等,都会带一些重型音乐的要素,她们都被归类到了乐曲型偶派……

 

多魔:……乐曲型欧派?……

 

(大家爆笑)

 

三牛:乐曲型偶像乐曲型偶像(笑)。

 


【对两国金属音乐发展、交流的期望】

 

 

孔德珮:说到两国的交流我觉得渐渐已经开始有了,因为自己现在的工作就是给国产动画写歌,像我和叫兽合作的《狐妖小红娘》日版主题曲《万水依山》其实就挺重的,之后期望能做更多更重一点儿的曲子。我觉得如果还有机会能给日文版的国产动画去做音乐的话,可能在选曲上、对于风格的把控上可能会更开放一点儿。另一方面是自己在做乐队,以前做的乐队也好、包括现在做的视觉系乐队Scarlet Horizon,都希望能有机会有朝一日去日本巡演。其实这事儿一直有在计划中,但是目前来说,一个是时机上不太成熟,二个是财力上还不太雄厚。因为日本那边有很多我们都非常喜欢的乐队,希望能跟他们同台演出。另外就是希望国内做重型音乐演出的主办方能够再多请点日本的乐队过来。至于其他方面,其实很多已经都在做了,包括网上的沟通以及交流,总之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吧。然后,也有一个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希望国内做重型音乐的创作者中,能有更多接触动画、游戏文化的人。

 

上田METAO:实际上在接受这次对谈邀请的时候,我仔细想了想中国大陆的金属乐队,意外地发现自己对大陆的金属乐还一无所知。日本虽然有一本非常有名的金属乐杂志叫做《BURRN!》,但基本上都没有介绍大陆乐队。要么就是美国,要么就是最近在日本很有人气的北欧金属,比如旋死很强的芬兰。即便在网络上用日文搜索中国金属乐的状况,也只能看到在个人博客上“中国有这种金属乐真是帅死了”之类的介绍,或是在YOUTUBE上偶尔看到官方的PV,一边看一边觉得“这还挺酷”。而除此之外,大陆乐队的情报是出人意料地难以获取。一方面是希望中国有更多帅气的金属乐队能进到日本来,另一方面反正要开LIVE的话,要能两边共同努力举办个亚洲圈的重型音乐节之类的就太有意思了。我非常喜欢郁乐队,也非常喜欢霜冻前夜,我觉得这些乐队来日本,也能被日本的金属乐迷所接受。所以真的希望情报流通能更顺畅,还是得让日本乐队了解到这个东西。而我也想知道现在在中国大陆玩金属乐究竟有多难,这也是我想了解的内容。

 

孔德珮:其实现在要演出已经不是那么困难了。如果你感兴趣,并且愿意投入一些精力去练习技术,然后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一个乐队,接着就是排练、创作,再到演出,这个过程在如今已经不是很难了,不像以前是非常非常难的事。以前首先能演出的地方就很少,现在北京LIVE HOUSE已经很多了。其中有针对各种风格的LIVE HOUSE,所以主题性的演出也非常多。就是说单纯是想把作品拿出来的话,这件事儿本身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进一步说,以做乐队为生计的话,那基本上是养活不了自己的。因为做乐队不挣钱,吃不上饭。另外,现在要想推广自己的作品也比以前要容易很多了,国内有微博微信,国外有YOUTUBE的推广频道、推特、FACEBOOK,如果你创作的内容足够好的话,其实是可以走得出去的。然后大型演出的话,就得去一些音乐节,这些音乐节审查乐队水准的门槛会高一些。但如果乐队本身足够优秀,再加上有一些人际关系的话,会更容易能上到一些大型的音乐节。因为现在中国的乐队要想挣钱的话,主要是靠音乐节的。如果有机会一年可以演很多很多的音乐节,可能乐手本身就可以专心投入到音乐上,不用再去做什么别的工作了。但如果是刚起步的小乐队的话,可能还有些困难。我觉得这个东西全球都差不多,大型音乐节的门槛还是比较高的。

 

Scarlet Horizon(绯色地平线)现场演出


叫兽:说到交流,我记得当时我和孔爷合作《万水依山》的时候,因为《狐妖小红娘》日语版是在NICONICO生放送放的,我有注意播放当时的弹幕,我看了弹幕以后我惊呆了。因为我最早唱的《从前有座灵剑山》的主题曲是只提供给国内放送用的,按道理说日本那边是没有听过的,如果有听过,除非是翻进B站看中文版。结果第十三集一换成新的主题曲,也就是《万水依山》的时候,马上就有人在弹幕上问“灵剑山?”,我就非常惊讶他们竟然能够认出我和我以前唱的歌。能够马上认出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国外歌手唱的歌,我觉得还是相当了不得了,心里还是挺暖的。所以我一直希望如果有更多国内的动画能在国外播放的话,做的歌也不会受到那么多的限制,曲风也能更多样化,说不定哪天又能跟孔爷合作一曲。再往后大胆地预想一下,如果哪天我们在日本有点儿名气了,日方要是能找上我们给他们的动画做个主题曲片尾曲什么的……就太好了。

 

《从前有座灵剑山》片尾曲《夕山谣》


三牛:我接着叫兽和上田的来说吧,ANISONG并不是一种特定的乐曲类型,它只是一个标签,在这个标签下,什么样的音乐类型都可以出现。作为重型音乐爱好者来说,肯定是希望在这个标签下能有更多重型音乐出现。只要企划做得好,并且能够匹配角色的话,即便加入重型音乐,大家也会认可这种做法,同时,重型音乐本身也得到了宣传和推广。这也是日本音乐文化以及乐队发展程度比较高的一种侧面体现。日本很多乐队、以及从乐队退下来的老人转到了幕后,做了制作人,而新的乐队又乐于与偶像、动画这些内容做结合,实际上也是以这种新的方式把重型音乐向世人做推广。并且会有OTAKU文化爱好者会去买这个账,我觉得是挺好的现象。而地下偶像方面,随着乐曲型偶像的增加,其中稍微重型一点儿的有了一个专门的分类叫做“LOUD系偶像”。如果说乐曲型偶像的先锋是早安少女组的话,那么LOUD系偶像的带头人就是BABY METAL,在BABY METAL的风潮带动下,现在这类偶像发展也比较迅猛。作为一个会去听重型音乐的音乐爱好者来说,当然是希望重型的地下偶像能越来越多,最好以后能有专门给LOUD系地下偶像举办的音乐节,如果能发展到这种地步,我感觉就非常棒了。关于国内的感想就和叫兽、孔爷差不多了,因为现在国产动画越来越多,乐曲的需求也应该是越来越多的,所以还是希望能听到各种各样的音乐。当然不光是重型音乐,像孔爷现在是偏向重型发展的,但是其实EDM之类的也都可以进行一些尝试,毕竟动画和偶像现在包容性这么强,我觉得作为载体用起来是非常好的事情。

 


小插曲1 关于放克

 

多魔:说起各种各样的音乐,我之前觉得Electric Lady玩的STONE还挺有意思的,感觉挺适合去做一些配乐的。另外感觉国内玩放克的特别少是吧。

 

孔德佩:对,很少。

 

三牛:很少,但放克应该属于是甚至比重型音乐都更容易被大众接受的类型,就是说你单纯做放克舞曲的话。

 

孔德珮:放克国内听到的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如果你想做放克这种东西,你需要自己的功力很深厚。如果你只是想玩一些重型的东西,可能稍微练练琴,还勉强能搞定。玩放克如果你乐理不行的话,基本写不出特别好的。国内玩这类的更多是科班出来的,也都比较高冷。我接触过放克圈子里的一些人,他们也做音乐、也玩乐队,但我感觉他们给自己玩的路子比摇滚乐还窄。比如说北京有一个地方好像叫BLUE HOUSE,反正是一个专门演爵士的LIVE HOUSE,他们很多人都会去那儿演出。那个LIVE HOUSE还是有最低消费的,挺可怕,等于是还是自己给自己玩窄了。你要想往流行上边推的话,还得再过几年,现在主流乐坛上比较能掌控风向的人可能现在对放克还不是特别感冒。现在比较火的还是EDM、TRAP,这些就是他们意识到了,如果带这种风潮,就能够挣钱,放克的话,我估计他们还没有看到什么商机。

 

多魔:这说得特别现实。

 

三牛:另外补充说一点,日本现在主流偶像因为杰尼斯和AKB(之类的数字系)基本上都霸占了,所以动画、地下偶像也是比较好的路子来推广一些硬核的东西。

 


小插曲2 关于乐队自主主催音乐节

 

多魔:现在日本搞这类无差别音乐节,把很多乐队的演出频率搞得非常高了。而且他们是乐队自己主催的。比如SiM去了武道馆,有知名度了,能卖了以后,他就自己为其他乐队搭设一个平台。它接受的内容是特别宽泛的,POP ROCK也能上,雷鬼也能上,重的也能上。

 

孔德珮:这个我知道,Crystal Lake之前不也办了一个音乐节吗。近年来我也有观察,让我特别羡慕的一点是,日本近似风格的乐队会非常抱团,它们特别团结,要好大家一起好那种。但相对来说,国内这方面还做得太不够了。

 


【总结——互相想说的话】

 

 

上田METAO:我希望能有更多大陆的金属乐能进入到日本,说来也是日本的运营推广本身的问题,但能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大陆金属乐就心满意足了。然后关于动画和御宅文化,感觉对谈里我提到的好像不多……如今日本动画产量很高,一季一口气能做40来部,产量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这感觉这种模式下会牺牲很多质量。虽然说起来对动画制作者很失礼,但作为观众来说觉得很可惜,感觉稍微减少一点制作数量,也不会有太大问题。而最近以中国的漫画为原作,由日本或中日共同制作的动画在不断增加,这些动画和日本动画有着不同的有趣之处。在大家对日本动画习以为常的时候,加入了其他国家的作画和演出方式。如果相应地,能将动画的配乐也做成大陆的金属乐就好了。用不同的感觉,让日本观众体会到不同的趣味,并且能成为双方前进的动力,我觉得这样挺好。

 

 

孔德佩:我感觉和刚才说的一样,其实国内乐队如果想做一些国外方面的运营,包括推特、FACEBOOK、YOUTUBE啊,其实是有困难的,首先要看看你用的某些软件好不好用,只能说尽我们所能吧。因为目前环境就是这样,我们也是在同命运做抗争的人。(笑)其实真的,我觉得大家的愿景都是差不多的,就是合作的机会能更多一点儿吧。因为国内现在其实有很多已经走在世界前列的一些作者,可能就是因为环境各方面的原因,他们的作品没有能推出去,其实挺遗憾的。创作者还是需要多做一些推广的。然后希望和日本这边同样走在世界前列的创作者朋友们有更好的沟通,这个就是最重要的。

 


【尾声】

 

多魔:上次Scarlet Horizon过来我错过了,感觉小酒馆豆瓣更新有点儿慢,Arch Enemy我错过了,去年窒息过来演我也错过了。

 

叫兽:这么巧啊!我也错过了Arch Enemy。

 

孔德佩:没事儿!还来呢!

 

叫兽:多魔你还记得上次郁乐队不,你给我打电话,结果我加班,霜冻前夜,我还是加班。这次Scarlet Horizon都是小伍敲我说,嘿,这次我们过成都演,我才知道这回事儿。结果事情太多,刚看完就走了,都没来得及跟孔爷他们打招呼。

 

多魔:主要现在微博时间轴也特难用,下次多叫几个朋友帮着推推,省得错过。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