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世界树下是妹妹》

识,你谢你的光临。

又或许是一时手贱点击进来,但在你点击左上之前也依旧要说上一句感谢,萍水相逢,礼多人不怪。

其实up不是什么大文豪,也不是什么码字基,只是想讲上一个哥哥和妹妹之间的故事,一个很平常的故事,希望它能在哪里触动你的心灵,那便是我的荣幸了。


【序章 月夜凉】

  “哥,哥,哥...”月光下女孩的声音有些焦急,在男孩这不大的卧室中不断回绕,焦急中还透露着哽咽。女孩尽力呼喊着面前昏睡的男孩。

  许久,终于女孩的呼喊有了回应,男孩单手捂着额头缓缓睁开了禁闭的眼睛,意识从无边的黑暗重新回到这个有些微凉的月夜。

  “哥?哥!你终于醒来了...呜呜呜啊——”女孩扑进男孩的怀中,压抑许久的哽咽终于化作眼泪。温热的泪滴顺着脸颊滴落,沾湿了男孩的衣角,连带地击碎了男孩的内心。

 男孩温柔地轻拍怀中女孩的背部,一边不停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雪绮,害你担心了,哥没事了...不用再哭了……”一切都是已经轻车熟路,熟练到让人心疼。渐渐地待女孩的哭声减弱慢慢地变为抽泣,男孩伸出手拭去女孩脸蛋上的眼泪,宠溺地看向面前的妹妹,给她以安心的眼神。

  “哥,我好害怕,害怕你就这么再也醒不过来了。”名为雪绮的女孩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自己哥哥的衣角。

  “怎么会呢傻瓜,哥说过要保护你一辈子的,怎么会不醒来呢?嗯,不哭了,再哭我们的小美女就不漂亮啦……”男孩故作轻松说。

  “不漂亮就不漂亮,我只要哥你好好的。”不等哥哥说完雪绮争辩道。

  “是是是,哥哥我肯定好好的,雪绮也漂漂亮亮的,大家都会开开心心的。”似乎是自己的话语有了效果,男孩见眼前雪绮的表情慢慢放得轻松了些,于是便抚了抚妹妹的脸蛋,“好了,不早了,赶紧回房睡觉吧,明早还得上课呢。”

  “嗯……”听话的女孩随即起身坐到了床边,两只纤足轻勾住床下的拖鞋,而等小脚全纳入了拖鞋后,纤细的小腿忽然在月色下摇曳了起来,鞋跟打在床边发出哒哒哒的声响。顷刻,女孩又转回头来看向还在原处的哥哥。

  “嗯?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呐哥,今晚你抱着我睡好不好?”

  “……”

  月光下路琛洋侧躺在床上,身前雪绮已经睡着,微低头看着妹妹的眼睫,路琛洋浮起一丝笑容。转过头看向一片白色的天花板,脑海中开始跑过兄妹俩一齐度过的日子。为什么会突然就开始回忆呢?

  就算对雪绮是那样说的,但路琛洋真的也开始害怕了——对于这场昏睡。

如果喜欢的话能否点击 喜欢赞呢?

点个“喜欢”吧!



【第一章 记忆的始端】

  路琛洋是孤儿,从他开始有记忆起就住在了福利院,四面围墙的院子基本上就是他的全部世界。那时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双亲会抛弃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那个世界的孩子全都是孤儿,没人会给他解答。于是乎,不愿意面对现实的路琛

洋便一直窝在角落里,不与其他孩子一齐玩耍。特别是在外面的叔叔阿姨过来探望送玩具送糖果的时候——路琛洋说我不是孤儿!我不需要你们的东西! 

  似乎一切都走进了死循环,再继续走下去本文就该打上病娇的标签了。但还好(为了不走病娇路线)生活不会总是欺骗你,正如圣经所说的那样,当上帝关上一扇门后,总会有一个给你打开窗的人出现——雪绮出场了。

  “为什么不一起玩?”当这个新来的女孩发现角落里比她要高上些许的哥哥的时候,好奇地问出了这句话。当然,女孩的疑问没有得到答案,换来的只有男孩沉默的身影。但是吧,我们的女主角会是这么轻易放弃的人吗?上文接了没有下文这怎么能行?

  于是这种奇怪的对话持续了很久很久,福利院里就出现了一个只有桌腿高的小女孩整天追在怪孩子路琛洋后面跑的日常。期间有两人的滑稽,有路琛洋的吼叫,也有雪绮的眼泪。总体上两人都不开心——那时路琛洋就像块石头,冷冰冰的。但就算这样,两人久而久之的日常也慢慢变成了习惯。

  而在座的老爷们都知道习惯这种东西很特别,一旦被打破了会很别扭的。在某一天日常的午睡结束后路琛洋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身后:“宁雪绮呢?怎么不在?上厕所?不对啊阿姨还没来组织呢?”于是路琛洋就等啊等啊,结果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那个有点烦人的小跟屁虫。“怎么还没来?别不是自己去上厕所睡着了吧?”路琛洋嘴上说说,脚下却是已经开始在院子里寻找了。

  屋外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催使人去忽略那些阴影的角落。而就在那些阴影下,几个和路琛洋差不多高的熊孩子正团团围着宁雪绮:“把上午园长给你的糖拿出来,我看见你放进口袋了。”

  “不给不给,我的糖为什么要给你们?”宁雪绮撅起小嘴,一副与糖果共存亡的架势。

  “因为你和路琛洋一块玩。”其中一个在一旁说道。“路琛洋是坏孩子,你跟他玩就也是坏孩子,园长说坏孩子不给吃糖果。”“对对对,就是这样。”

  “不给就是不给。”雪绮的小手将口袋捂得更紧了,而微微地颤抖暴露了小女孩其实是害怕的。

  “怎么办雄大?她不给。”“要不直接从她口袋里拿过来吧?”“要是园长知道了怎么办?”“阿姨们都不在呢,又没人看见,我们不承认就好了……”一番议论完事后,几人似乎打定了主意,渐渐朝雪绮靠了过来。

  “你们…不给你们…不要拿…这些糖是我留给哥哥的…还给我……呜哇……”雪绮想追回来,可刚一起身就被石头绊倒了。

  “哇这么多!赶紧吃掉走吧,她这一哭一会阿姨要过来了。”“居然还有草莓的,我好久都没吃到了,她居然还留着,还是留给怪人的。”“别说了,走吧走吧。”

  几个熊孩子其实也挺怕的,闹得这女孩子哭了,还哭这么大声,园长和阿姨最烦的就是这种事了。于是几个熊孩子也没怎么看路,只知道朝人少的地方跑——那里没有阿姨。结果几人没跑多远,带头的雄大就撞上了人。有意思的是冤家路窄,嘭得一声给出来听见雪绮哭声的路琛洋撞得不轻。

  路琛洋回过神来,头还是有点发昏,但眼前的场景又是如此清晰——一边是哭着在后面追的雪绮,白色裤袜上面还有绊倒在地时粘上的泥土,一边是面前嘴角残留糖漬神色紧张的雄大几人,手上还紧张地往口袋里藏着什么。一瞬间,路琛洋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然后下一秒手上捏紧的拳头就出去了。

…………

  大多时候在大人看来小孩子世界的打架(或者说是打闹) 一般都源自于很幼稚的理由——无非就是为了几颗糖果,几个玩具(殊不知其实大人的世界也只是为了多少钱多少权);而打架其实也就只是你拍我一下,我撞你一成,然后闭着眼睛张牙舞爪罢了。从来就不会有大人会去深究其内在的真正原因,甚至在对于对错的判断方面也是“以貌取人”。就比如路琛洋被园长从雄大身上扯开,然后被园长甩了一巴掌,究其原因是因为雄大那满脸的鼻血,无论什么事打人总归是不对的。但是吧雄大那也只是看起来挺渗人,终究是没多大事的(鼻血大半还是被他自己抹上去的)。嗯,几颗糖果引发的血案。

  “血案”发生后的第二天,路琛洋就被园长在戴着有色眼镜buff的加成下罚面壁思过一整天(顺带还停掉了一周的零食)。而雄大等人以自己只是和雪绮闹着玩加上自己负伤debuff为由,竟然仅仅只是被口头教训了一顿。世界本来就是不公正的,可那时候路琛洋他不懂。委屈,愤怒,哀伤以及内心的倔强画满了路琛洋面前的黑灰色围墙,让他看不见一丝希望的色彩。

  “簌簌”,一只小手扯了扯路琛洋身后的衣角。路琛洋没有理会——他知道小手的主人是谁。“簌簌”,小手又扯了扯。路琛洋还是不为所动。“簌簌簌”,这次捏着衣角的小手扯动的力度稍微大了一点,然后下一秒就被路琛洋用手无情地拍掉了。

  “唔—”雪绮轻轻闷哼一声,揉了揉刚刚被路琛洋拍到的小手,眼睛中没忍住泛起了一层薄雾。顷刻,小雪绮从身后走到了路琛洋的身边,侧身抬头望了一眼一旁倔强的路琛洋,而后就便如她也受罚了一般静静地站在了这里,眼睫毛上闪着光芒的水珠宣告着作战失败后的委屈。

  “真是女孩子,我拍得你很疼吗?明明就没怎么用力……在跟我赌气吗?随便你了,反正站不了多久就会自己走的……”路琛洋如此想到。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还不走吗?还要继续?不过也是,天天粘着我的人总是有些耐心的……”路琛洋有些惊讶,撇过头看了眼雪绮,就和最开始一样,身子那一边的小手依旧攥得紧紧地。然后,一小时,一个半小时,两小时“还能站吗?这么能撑?我都有些站不住——不行,连雪绮这个小女孩都能站,我……”就这样,一高一矮两个孩子,男孩盯着黑灰色的围墙,女孩紧攥着身侧的小手,一直站到了中午。

  “喂!路琛洋,吃饭了!吃完再站吧。”园长从一个窗户探出个头来,冲着围墙喊了一句。

  人是铁,饭是钢,主角不吃也饿得慌。肚子已经报警好几次的路琛洋还是败在了这句俗理上。闻言路琛洋转过身来,背对着雪绮说到“先吃饭吧,算是你赢了。”然后就开始朝屋内走去。“真是输得不服气啊,怎么就吃饭了呢?”

  “唔。”女孩孱弱地一声回应。

  而后。

  “噗通!”雪绮纵直倒向了地面。

感谢你能在百忙之中耐着性子看完这篇有些羞耻的短文,十分感谢你没有直接左上点出,萍水相逢,路琛洋和雪绮的故事就此开始。

喜欢的话点个赞和关注,那便是对我的最大鼓励了!

就是那,对,只需一下,素质三连,轻轻松松三秒钟!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