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97)

“那个村山彩希是什么人?”宫脇急切的想知道她的底细,京八桥和村山彩希这这两个消息在几分钟没接踵而至,自己都难以相信。

“听说是孤儿的关系京八桥很关照她,老家失了火父母都不在了,一个人跑来东京投靠亲戚。好景不长,有一天姑父喝多了想要非礼她,正在争执的时候姑姑回来了,结果那个人渣反咬一口说是村山勾引他,然后村山就被扫地出门了。”

宫脇稍微起了一点恻隐之心,接着问:“然后她是怎么加入你们的呢?”

“不过是个小角色,加入了吗?我不太确定,反正那时我还没跟京八桥,我和京八桥在烤肉店吃饭时她正好在那里打工所以见过一次,很害羞很可爱的女孩子,但没什么活力,偶尔对京八桥笑笑。后来我又单独去过一次,结果她已经不在了,听老板说是考上公务员警官了。”

“见过一次就记得这么清楚?”宫脇觉得茂木不像是脑子那么好的人,茂木到时打开了话匣子,越说越来劲:“怎么说呢,就是缘分吧,那个人很特别,用一个童话形容她,你想到的是哪一个?”

“卖火柴的小女孩?”

“不是,是丑小鸭,他的眼睛里自卑与骄傲并存,她是一只天鹅,只是生在了养鸭场里。”

“我不喜欢你酸绉绉的说话方式。”

“你是没见过那么可爱的女孩子。”茂木嘴上不吃亏,“我困了。”之后便不在说qq话了。她并不是不喜欢樱木,相反她很喜欢樱木,从波塞冬号开始樱木就展示了自己的实力,一直到刚才把她接应回来,做事都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也有两个很可爱的缺点——贪财惜命,只是偶尔的八卦会让人很烦,是女人的通病吗?

晚上宫脇做了个噩梦,她坐在一个摇摇晃晃的箱子里,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上面有一个洞口透进来少许月光,她拼命往上爬,可箱壁是又硬又滑的铁板,她爬上去又摔下来,爬上去又摔下来,终于精疲力竭了,这就是偷渡者们待着的那个集装箱吗,她感觉空气越来越污浊就要喘不上来气了。突然“卡塔”一声!铁壁开始向内部缓缓移动,她竭尽全力向抵住墙壁,可一点用也没有,最后甚至听见了颅骨被压碎的声音。

“樱木,你醒醒,你醒醒。”茂木听见樱木突然“呀呀”的叫起来了,知道她做了噩梦立刻摇醒了她。

樱木惊魂甫定的喘粗气,“我去洗把脸”,看看表才凌晨四点,对着镜子里面无血色的自己说:“我是警察,我是警察,我是警察。”

两个小时后,京八桥带着村山彩希回到了自己的q住处,一边翻衣柜给她找衣服一边问:“你是怎么暴露的?”

村山穿着的还是睡衣:“不知道,搜查一课突然就出现我楼下了。”

京八桥接着问:“松下呢,他安全了吗?”

“他先跑的,我确认的确有危险后才走的。”

京八桥稍微放心了一点,又问:“复印机之类的呢?”

村山抬起脚晃了晃拖鞋:“你看我这个样子还有心情管它吗?被发现只是早晚的事,趁早做好相关的对策吧。”

“暴露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昨天的事吗?”

“应该不是,他们是直奔松下来的,后来来了一个昨天看见我俩在一起的女警,我只好跑路了。”

京八桥找好了衣服递向村山,村山拿的时候京八桥却没松手,“告诉我,是谁在一直调查我。”

村山抓着衣服不松手:“入山杏奈,冈田奈奈,田野优花或者其他什么人,我只知道这么多。”

“你觉得是哪一个?”

“我觉得另有其人,我说过了田野没有主心骨,入山是个糊涂虫,冈田是个书呆子,三个人都不可能。”

“你没说实话,自从杀了那个警视以后你变了好多,为什么不说实话。”

“我说我知道的,变得是你,你不再信任我了。”

京八桥松了衣服却抓住了村山的手,只要一用力就能扭开她的关节,“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那天逮捕过向井地的那个警察的名字,那个短发的女警是谁。”

入山和田野都是长发,村山毫不示弱,她紧紧盯着京八桥的眼睛说:“不知道。”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