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14)

   易恩、晨翔、Dylan、执和风田一起出发去了大陆,几人都是第一次演古装,说不出的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讨论个没完,就连一向沉稳的执这次也很激动的样子。可平时最闹的易恩却明显是在强笑。

   是的,易恩不开心,他很纠结。才拿到剧本时他是震惊的,这明明是真实存在过的事,如今却只是一场戏,且这戏如此残酷,要将千年前的痛再重来一遍。血淋淋的展现在眼前,逼他再次成为齐之侃,逼他再次亡国。更重要的,是逼他再次跟丢蹇宾一次。

    易恩多么想拒绝!可不能,他知道这样拒绝掉他会更加不甘心。接受,意味着再次见到蹇宾,意味着让Evan体会一下他们千年前的感情。易恩在期待,期待着Evan记起他。

   明天Evan就要和伟晋出发去大陆了,两个星期没看到易恩,说实话,Evan想他。中间他们通了几次电话,他还看了易恩古装的扮相,真的是很帅!想不到屁孩竟还有几分少侠的英气,只是,眉宇间似乎带了愁绪,虽是笑的样子,可就是让Evan感到一阵悲伤扑面而来。也对,这是部悲剧,他们的结局都很惨,易恩这样说明是入了戏,该为他感到高兴的。

   Evan赶到时易恩正在拍戏,看着屁孩这认真的模样Evan莫名感动,忍不住就勾起了唇角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Evan,你不热吗?我们还是先回房吧。”伟晋在一旁催他。

   Evan抬头看一眼明晃晃的太阳,再看一眼身着厚厚古装的易恩,皱眉:“伟晋你先回去吧。”然后抬步走向一旁的工作人员要了杯温水。

   这一场终于拍完,易恩没看到Evan,自顾自的低头走开。Evan笑了:“小齐.”

  这一声让易恩如遭雷击,猛的抬头看到Evan,泪竟毫无预兆的滚落:“王上……”

    Evan吃了一惊,立马上前两步柔声道:“易恩,你怎么了?”

   易恩眼中显出迷茫:“Evan?”

   Evan皱起眉不说话,易恩这是怎么了?

  “是了,你是Evan。”易恩摇摇头转身欲走。

   Evan立马拉住他:“易恩,我是Evan啊。”

   易恩抬眼看他,眸中是大片的伤痛,竟让Evan有种一把抱着他的冲动。

    Evan放柔声调,抬手为易恩擦去汗:“PoPo,才下戏热不热?把这水喝了,防中暑的,比冰水要好。”

   易恩乖乖接过水喝了,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装作平常的开口:“Evan你什么时候到的?”

   Evan笑着拉过一旁的行李:“刚到,现在准备去房间,这次我和伟晋一个房间,你现在送我去好吗?伟晋他和工作人员先走了。”

    易恩想说些什么,却愣了片刻后点点头就带着Evan走了。

    之前和晨翔他们通电话时Evan就从他们嘴中知道了易恩最近怪怪的,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不论谁和他搭话他都是冷冷的表情,完全是活人勿近的状态。可Evan想不到易恩会对他也这么冷淡,把他送到房间后和伟晋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Evan心里闷闷的,明明之前自己冷淡他时他还厚着脸黏过来,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还有刚才,自己只是按戏里的称呼叫了他一句“小齐”,怎么他就落泪了呢?易恩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Evan惊喜的回头……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