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9——光与影(96)

京八桥一定是察觉到什么了,她喜欢在猎物身边逡巡,就像是一条追老鼠的毒蛇,你知道她在阴影里舔舐着毒牙,也能听见“嘶嘶”地吐着信子,可你一回头她就消失了,她在等待,等你为了看清她而把脖子伸到最长。

自己最好还是安分一点,也许茂木忍会是一个突破口,于是宫脇说到:“我听说你杀过一个警察,是真的吗?”

茂木忍用手托着脸,想了一下说:“这件事啊,没什么好说的。”

宫脇又说:“反正现在我们两个哪里也去不了,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说着她用手指顺着茂木的脊梁划了下去。

“住手,痒死我了。”

“你的背真好看,背部好看的人特别有自信,那种舍我其谁的自信。”

茂木被她摸得很不舒服,“你给我批条毯子吧,我有点冷。”

宫脇拿过一件薄毯子盖在她背上,“怎么,害羞了?”

“有什么可害羞的,我只是觉得冷而已。虽然我不知谣言是怎么来的,但我可从来没有杀过警察,那个警察只是恰好死在我旁边而已。”茂木本不想说起那件事的,现在只是想引开话题。

“哦,怎么会那么巧?”

“那天我只是负责从另一个警察那里拿一件东西,结果她的嘴很硬,一个字也问不出来。”茂木不能说更多了。

“那么是她死了吗?”

“不是,后来我被机动队包围了,结果一名队员被另一个队员开枪误伤了,这笔账可不能算到我的头上,我当天连把水果刀都没带。”茂木把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样子。

“只是这样?”

“只是这样。”

宫脇不敢相信,“那你是怎么逃走的?”茂木说:“也很简单,楼下有一条电力井连接着主管廊,我事先把井盖换成了海绵的,在主管廊里准备了一辆摩托,只要跳进井里就好说了,当时因为有警察中枪现场非常混乱,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宫脇听加藤说过被绑架的是指原莉乃,“你想从她那里拿什么?”

“她(彼女)?你怎么知道她是女的?”茂木警觉地回头问,她可没说过指原莉乃是女人,宫脇的话引起了她的不安,卧底?在这个敏感时期多么小心都不为过,尤其是她现在没穿衣服,手边也没有称手的武器,无异于一只待宰的羔羊。

宫脇愣了一下,“还用你说吗,这个传说大家都传疯了。”

“是吗?”茂木将信将疑,但现在撕破脸她只有吃亏的份,“不该知道的不要多嘴,你呢,有什么故事讲讲吗?”

“京八桥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以为你们两个关系很好。”

“我们是那种话少的关系好。”

宫脇觉得今天是个机会,于是接着说:“我以前是个警察。”茂木反而不紧张了,能说出来的事都不是事,现在只是充满了好奇:“警察,那为什么要加入社团呢?”

宫脇装作很痛苦的说:“其实也说不上警察,只是个临时工而已,有一个晚上我在值班时偷闲出去吃东西,在饭店遇到了一个在外国的站街女,我以为这是个机会,没想到审讯时她自杀了,我的同事是正式公务员,她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我身上,我们的政府你也知道的,所有的错都是临时工的,我只能从阳光下消失。”

“从警察变成黑社会吗,我以前认识一个从黑社会变成警察的,名字是村山彩希,你听说过吗?”

“没有。”宫脇咽了一口口水,“她是在警视厅的卧底吗?”

“不知道,我觉得应该不是,换个说法,为什么要是呢,我和她不熟,但用脑子想想做警察多好,不用像我们一样老鼠似的东躲西藏,她不把我们供出来做投名状就很知足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