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七橙鹰前戏篇【偏凡】【中短向】【已完结】【20】

‘’看你这般反常,从前言行利落,今日却温吞,说吧‘’王母揽了橙儿坐下,不动声色轻轻握住她手腕的脉穴处,一道光晕淡淡从王母手中凝出,潜入橙儿脉搏。
橙儿对母亲向来是最无防备,鼓足了勇气开口‘’母后既说橙儿有功,橙儿斗胆求一味百愈丹,救人一命!‘’
‘’人?‘’王母的手渐渐松了,神色变得严肃,那道光晕缓缓潜出,王母眼色一变,似想听橙儿的说词。
‘’是,于橙儿有救命之恩,今日在人间为救橙儿而中了毒,求母后恩典,允橙儿带百愈丹下凡了了人情债,即刻便归。‘’橙儿虽自认这不算说谎,只算匿了最敏感的部分,却还是感到心惊肉跳,她决不能当母亲知晓,自己动了凡心,她不能让黑鹰得罪天宫,她要叫他,好好地。
‘’仅是如此?那你又能否将你与他这交情细细与母后说道说道,救了我的女儿,我还想当面谢谢他。‘’王母试探地看向女儿,一脸意味深长。
‘’橙儿…绝无隐瞒!‘’橙儿垂眸,不敢与母亲对戏。
王母叹气,‘’橙儿…我与你母女连心,方才我施术至你的心脉一探,你这几日在凡间所历所想,已是逃不过我了。方才我那一探,你竟毫无察觉,心不在焉至此,若他于你仅是救命的恩情,又何至于此?!‘’王母的语气愈发严厉,站起身,没有让橙儿看到自己满目的忧心,‘’你一向是母后最省心的孩子,此番误入人间,却也逃不过一个尘世的情字,母后不会声张,因为按天规,你在凡间的荒唐行径,虽不会剔掉仙骨,却也是万年的苦痛囚禁…罢了,我可以给你机会,了却人情债,但是你,必须彻底忘情!‘’
‘’彻底、忘记么?‘’橙儿闻言,不好的预感陡生,她心中明白,神仙忘情,不过一杯忘情水…
果不其然,王母手掌幻出一个白玉瓷瓶,又朝瓶口散下一缕白末,坐到橙儿身侧,怜爱地抚了抚她的背,柔声道‘’来,母后施了法,让这忘情水迟些生效,你莫要怨怪,母后不可能让你继续沉沦,这情字到真正一发不可收拾之时,便是嫦娥织女的下场…你喝了它,便带着百愈丹下界吧,早些归来。你喝下后,手心会出现一颗朱砂,那可朱砂会慢慢淡尽,朱砂消失之时,便是你得以忘却苦痛之时。‘’
橙儿坐如石尊,满面的泪,哽咽道‘’多谢、母后!‘’一把抓过瓷瓶,仰头一饮而尽。


橙儿取了丹药悠悠向南天门走去,事情至此,她不着急了。
她的理智让她丝丝守住那根线,她知道,黑鹰的毒拖不得,千般不愿嗔怪,都抵不过他身中剧毒危在旦夕,忘情水灌入她喉中的时候,想起今日黑鹰的那句话‘’此前任何其他的畏惧,都抵不过你身处险境‘’,很巧,自己亦如是呢,他的生死,甚至抵过天凡相隔的苦痛。
她的目光扫过天宫的花草楼阁,所见冷清,幸有他给的热烈,心还是很痛,痛感带来的炽热却烘得她心坎暖融融的,温暖得让她无畏分离。




橙儿回来前,黑鹰做了一个很美的梦,过去黑鹰压抑的生活令他万般情绪只能生生咽下,藏在心中,通过梦境有所疏泄,故从前的都是噩梦,但说来稀奇,遇到橙儿之后,竟开始做好梦。
‘’你瞧,我这不是回来了?‘’黑鹰脸上挂笑着睁眼时,眼前是橙儿放大的俏颜,眉目盈盈,‘’快,张嘴吃了它。‘’
橙儿说着,要把一颗百愈丹塞进他嘴里,黑鹰却不肯张嘴,而是缓缓坐起身。橙儿没辙,也跟着在床沿坐下,又要催促他服药。
黑鹰先开了口‘’方才,虽不自信你能回来,我还是做了一个好梦。‘’说话间,握住橙儿的手,温柔地摊开,把玩着,又道‘’人间有个说法,梦与现实是相反的。我偏偏想试试,到底是不是真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