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七橙鹰前戏篇【偏凡】【中短向】【已完结】【19】

拾贰。


日过正午,雨过天阴。
橙儿的仙术虽可以制止毒性蔓延,却无法根治。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找一个人间的郎中探明病情。
‘’姑娘,老夫斗胆问一句,这位公子可是得罪了什么显贵?这毒…老夫只听说过,极为名贵,非寻常人可得。‘’
‘’您是说,您也不知道解药可以何处求?‘’橙儿心一沉,急急问道。
‘’是,老夫行医多年,只接触过寻常人家的患者,怕是无力解此毒。‘’
……


‘’应是那丞相要置我于死地,除了他,我倒不曾得罪别人了。不过你既已为我止了毒,想来无碍。‘’黑鹰看着橙儿久久望着一方窗的天幕,似乎猜到她所想,心中害怕了,牵强的安慰显得无力。
‘’我比你清楚,我那点子法力一过,毒素依然会蔓延。依那郎中所言,即便有解药,也非你我能轻易寻到,倒不如我…‘’她还是叹了一口气,突然转过头来,用力扯出一个笑容,‘’黑鹰,我、很快回来。‘’
‘’…‘’黑鹰没有答话,低头沉吟片刻,出口仍是苍白的劝阻,‘’你先别动身、或许,或许天地宽阔,总能有办法‘’他的一番话竟是孩童般的天真,天真得无力,看她的眼神也前所未有的带着乞求,甚至绵懦。
橙儿感受到他的反常,眼前渐渐蒙雾,她从未见过他,如此畏惧慌乱,三两步走上前坐在床前,话音显得哽咽‘’你不该为我如此。今日、你算我的救命恩人,我为你跑一趟天宫,求一味药,怎么会过分,再说…‘’就算不回去取药,今日、也该回去了。
‘’…我后悔做救命恩人,还是头一遭‘’他冷冷一句,棱角分明的脸不带一丝情绪,只是墨眸中深邃若空的悲戚让橙儿看得心头一痛。


他躺下,不再看她。
她出了客栈,缓缓飞身而起,到了空中,没忍住回头看时,却看他强撑着靠在窗边,面色发白,骄傲如他,卑微地仰望天空那道橙光的模样,足以令她泪目。




橙儿自知自己下凡一事暂时不宜叫众神知道,如此母后必会为难,再说黑鹰的解药还未到手,自己若是被困住,何以救他?
她携了鲤鱼精出现在王母常常休息的亭中,蟠桃宴方散去,想必此刻众神不会来此。
‘’二公主,你不怕这一回,便是后悔吗?‘’二人双双跪在亭前,鲤鱼精看着一脸失神的橙儿。
‘’让他这样中毒身亡,才是后悔终生;且我不是无视天规的人,更不会去牺牲母后的尊严。‘’橙儿说得坚决,她知道,自己的责任。
正说着,两人面前金光凝聚,王母现了身,却见自己的女儿与一个陌生女子跪在眼前,略显疲惫的脸闪过惊诧。
‘’橙儿?你、你们这是作何?‘’
‘’母后、橙儿有罪…她正是瑶池中的鱼精‘’橙儿抬眼看向母亲,热泪几乎要夺眶,‘’蟠桃宴开始时橙儿碰巧见到这只鲤鱼精偷盗金莲藕,我为了追回金莲藕才与鱼精斗法,却误入了凡间,又在凡间一番周折才将鲤鱼精与金莲藕一并带回…‘’
‘’我的女儿,起来‘’王母闻言心疼地将橙儿扶起来,‘’照你这番说辞,你可是有功无过,既劝了鲤鱼精回天受罚,又何罪之有?还有那鱼精,知错能改,罢了,收你五百年道行,回到瑶池继续修炼便是…‘’
‘’…小妖谢娘娘宽宏‘’鲤鱼精松了一口气,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橙儿。 

王母拂手一挥,鱼精变回了一条青鲤,被一道金光送回了瑶池。王母心下一松,看向橙儿‘’橙儿你倒是最像你父王,处事周全,没有直接闹到凌霄殿,若让赤脚大仙知晓,这鱼精怕是难逃一劫……橙儿?橙儿?‘’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