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七橙鹰前戏篇【偏凡】【中短向】【已完结】【16】

犹记得那夜他大醉,虽想不起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却记得那一身抓眼的橙红色,她定是看了自己醉时的窘态。但酒醒后见她在自己面前不再盛气凌人,甚至略略低眉顺眼,面色绯红,便知道自己说了那些压箱底的浑话,既不能保证什么,便不要给予希望。

所以他提前离开了,但离开前,他还是犯了一回浑,想到这里,黑鹰不禁为自己傻气不受控的行为扬起唇角。


黑鹰决定提前出发,晨起便和蓉依打了招呼,蓉依只如常嘱咐几句,仿佛有了对他此行有了什么把握。
‘’也好,不必跟她啰嗦。‘’黑鹰还是没忍住,路过橙儿房门时鬼使神差停了脚步,轻佻的话语里露了一丝失落。
‘’黑鹰可是在等橙儿姐姐‘’蓉依看他那痴样,低声酸酸的一句。
见他只是呆看没反应,便顾自忙去了。
‘’罢了‘’他暗暗道。
眼看黑鹰就要转身,说来巧得匪夷,‘’吱哑—‘’一声,橙儿竟在此时开了门,水眸初醒,桃面盈盈,谁知一开门,抬头一看便是高她一个头的身板,这身板的主人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二,三…这眼神渐渐变得橙儿前所未见的复杂,不,或许暧昧?也许,迷离?橙儿承认,经过黑鹰那晚的醉后真言,她的凡心已经越发的‘’龌龊‘’。
两人就这样对望…非也,应是黑鹰两只热切的眼珠子恨不得锁住橙儿一般盯了她半晌,而后者本是姣好清冷的面容,也被整得渐渐红得像烧得正旺的火炭,眉眼低顺,不敢与面前的人有一瞬对视,双手攥成拳紧贴在衣裙两侧……
‘’那个、听蓉依说过了,保重。‘’半晌,橙儿强作平静打破沉默,低头硬是挤出了这苍白的寒暄,她自然知道他要离开,她也想好如何跟着他,一切都在她与蓉依的计划之中,所以此刻更是演不出半点不舍。
‘’…‘’黑鹰终于垂眸,喉结动了动,沉吟片刻,缓缓道‘’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回……橙儿…既是后会无期,黑鹰,只期你日后周全。‘’
橙儿被他柔软温情的语气吓了一跳,这还是这木头第一次唤自己的名字,她惊讶地猛然抬头,如此一对望,她真正相信了黑鹰醉时那句喜欢,这个木头!
‘’你这是…‘’习惯了他的冷漠,橙儿还是下意识地想问他怎么突然变了样,但是上半句没有吐露完,双唇便没出息的合上了,因为橙儿——突然被黑鹰一把拉过,几乎是圈在胸前。
颈肩交合,他胸膛的温热触感让她周身一阵酥麻。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恍然过来的橙儿便慌乱无措地抬手挣扎,却被他轻松箍住,大手握住她的小手,稳稳覆在他胸膛。
‘’…你‘’橙儿舌头打起结‘’为何、突然‘’
‘’因为我的万般自控,都抵不过如此一去的冲击。黑鹰本不能承诺什么,多有冒犯,一切珍重。‘’一席话下来,他的语气又恢复了平素的淡漠坚硬,只是他温热的语息已经快将她的脸烧着了。
黑鹰松开了橙儿,转身大步离开,再没回头。
‘’承诺与否,终是后会无期。‘’黑鹰没有看到橙儿呆驻原地,茫然心语。


思绪终了,黑鹰关了窗,再如何为她所感伤,他也不会忘了眼前头等之事,一日的奔波,他难免疲累。在床上盘坐数刻,稍事调息后,黑鹰强迫自己闭目休息,以养蓄精力,即便当他闭上双眼,又回到数年前那个噩梦般的日子。


眼看着床上的人眉头渐松,一直隐身在房中的橙儿现了身。她缓缓走近他的床榻,席地坐下,双臂环抱搭在床沿,头枕在手臂上,目光流连于他的眉宇。
橙儿心里骂自己傻,明知明日助他了结那件事后,自己还是要回去;明知自己不会学那嫦娥与织女,却又贪恋这在他身边的每一刻。
不过既然自己终究会回天,于黑鹰,自己同样无法承诺什么。
橙儿也不知该如何处理这般纠结的情绪,有一瞬间,她恨自己不是凡人却生了凡心。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